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青春,停歇在千丝流动的发间【彼岸】

作者:花开暖年 来源:原创 时间:2013-05-1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青春,停歇在千丝流动的发间

                                   文/彼岸

我想知道,为什么一瞬间,我们就在风里长大了,那些花开,那些日落,那些单纯清澈的时光,那些明亮的青春,以及年少的忧伤,究竟是怎样穿过我的身体,流淌的如此干净。
——引
阿三终究还是恢复了单身。她说:“我该停下爱情,开始我的工作。”
老帮和男友从巴厘岛游玩归来,空间相册爆满各种甜蜜,羡煞旁人。
国庆,人潮涌动的日子,原本约好了三人的约会却剩我一人旧地重游。记忆的牵挂所在。一个人走三个人走过的路,有一起看过的风景,有过生命里最美丽的笑容。一个人吃着三串贡丸,逛常去的超市。
晚上阿三打来电话,她说该说些什么呢,还是什么都不说,我说那就放在心里好了。她说今晚总觉得物是人非。这样的心情总让人想起一些伤感的事情,可是又觉得其实没什么,那样似有若无的心情或许大家都应该有过。有些事看不清就会挖根究底地整理明白,看清了还不如看不清。
很多时候干着一件事大脑却突然像短路了一般。好像生活被格式化,一切回到了原点。此刻总是会静静地拾起点点滴滴的记忆,像一幅水墨丹青或浓或淡的勾勒出每一个细节。原来那时的笑可以纯真的如此逼真,原来当初憧憬的永恒被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原来当时的“我们”已经分道扬镳成“你”“我”“她”。
科学地诠释这一现象就是成长。书上说生活是一把天枰,你得到什么便会失去什么。我看着自己的左手,我想很多物质就是随着时间在掌纹的空隙中悄悄溜走,聚少成多的那天才发现丢失的怎么也数不过来。
百度说青春期到十八周岁为止,想着马上来临的生日,竟连尾巴都遥不可及了。每每看到群里学生们议论作业考试之类头痛话题的时候总也有股寒意油然而生。长江后浪推前浪,暴走的作业,乱飞的考卷,恍如昨天,还未细细留恋,却已死在了沙滩上。
前段时间热播的《北京青年》取巧地煽动了大批热血青年。全国的辞职率一下子突飞猛进。想来熟男职女们还是不甘臣服瓜熟蒂落的现实。重走青春,算是烦躁生活的喘息。试卷满天飞的教室,作业堆成山的课桌。曾经骨子里那么叛逆的一切。突然想起了比教科书还内容丰富的课桌桌面。赶在Miss谢默写前飞快地写上无法及时送进脑中的单词,想着该好好学习了便一本正经写上的励志格言,听课无趣打发时间时在上面涂鸦的连环画。还有桌角那句用透明胶死死粘住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斑驳缭乱,准确地镌刻了我们跌宕起伏的青春痕迹,横亘在记忆中。
那时自称韩寒粉丝的阿三竟内牛满面地把《梦里花落知多少》看到了末页。她说,他们的青春怎么可以悲壮的那么如痴如醉。然后自顾自得讲着他们的友情、爱情。记得当时我没有接话茬单单看着她在空气中喷唾沫酶。过了好一会儿老帮拉耸着脑袋进来说某人拉着隔壁班女生的手,某人便是她暗恋两年的学长。随后三人全票通过翘掉晚自习陪老帮疗伤。枕着操场的草坪,看着天空由浅至深,倏尔听到大雁苍白无力的回音。只是清晰记得迂回于彼此发间的洗发水的香味,恍若肆意迸流的青春荷尔蒙。
末了,阿三冷不丁来了句“如吾等绝代佳人,追随男子必当门庭若市也。”她总能有效地控制气氛。想到这突然想起陈希妍在镜头前露出“沈佳宜”式甜美酒窝,说道“我觉得电影圆了我作为一个女生的梦——女生都希望被男生热烈追求。我很幸运演到这个角色,让我人生中有这样的记忆。”一语道破,只是那时候爱情的纯粹随着时间的发展生生从幻想剥离到现实中。
毕业那天,老帮念了一段文字“风,渐渐吹起,吹乱了我的发丝,也让我的长裙有些飘动。绿叶仿佛在风中起舞,离开了树,投向了大地,却不知这样会枯萎,我弯下腰,轻轻拾起一片树叶,那非常有序的茎脉,是一种美的点缀。我有些哀叹,绿叶啊,绿叶,你这般美丽地从树上轻轻飘下,随风起舞,却不知已被人称之为落叶。”
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么些年过去了还记忆犹新,可此刻在键盘上敲打出来,却开始体会那种未曾理解的情结。
氤氲的玻璃窗爬上了厚厚的水珠,远处暮色下的秋,泛黄的秋叶在舞旋魅力,散乱的碎片,就这样静静地躺着。离的好远,却感觉那么的接近。手机一阵微颤,是一条简讯,来自老帮。她说“秋来风凉,勿忘添件衣裳”。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确感有一丝凉意,就随手抓起了一旁的外衣。
看着右手,十年如一日。
阿三说:“等我领第一份薪水的时候请你们胡吃海塞一翻。”
老帮说:“你们俩明年等着收红色炸弹吧。”

    标签:花开暖年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