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月隐鹤归山

作者:葱葱 来源: 时间:2016-06-2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玄鹤……玄鹤……”林惜月轻轻地念着南宫玄鹤的名字。上官清歌抱着半死不活的林惜月离开了皇宫,没有人阻拦他们。南朝现在唯一的主人南宫玄鹤,头发蓬乱,面容憔悴,手里拿着那把象征皇权的绝世名剑站在大殿中央。他周围满是死尸,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充斥着整座皇宫。
  
  两年前的一个夜晚。
  
  “这里到底藏着什么宝贝呢?” 江洋大盗林惜月观察这座石冢已经很久了。“这肯定是南朝君主的陵墓。”林惜月一口咬定这就是 年事已高的南朝君主南宫信为自己修建的陵墓。据说里面的墙壁都是黄金玉石,随便敲下一块就够她风风光光过一辈子了。
  
  林惜月已经二十岁,在那个时代属于大龄老剩女了,她打算干完这一单就收手,然后去绑架她爱慕已久的南朝上卿上官清歌,带他一起归隐山林。
  
  借着夜色用毒烟迷晕了几个守卫、穿过一段冗长曲折的水上走廊之后,林惜月终于进入石冢内部。里面不是墓穴反而更像城堡中的大殿,墙壁上挂着一排一排灯,林惜月心里“咯噔”了一下。几丈高的石柱和穹顶虽然宏伟,却远没有林惜月想象的那么豪华,到处都是石头砌的墙壁,家具倒都是上好的檀木,然并卵,太重了根本搬不走。
  
  林惜月提着那把从上官清歌那儿弄来的涵星软剑走进了一个拱门,又是一条水上走廊,波光粼粼,走廊尽头有些许光亮。她拔出剑来照亮前行的路,涵星剑闪着幽冷的寒光。走廊的尽头有很多个房间,只有一间是亮的,林惜月在门口蹲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和以往的作风一样,她撬开了隔壁房间的门,根据她行盗多年的经验,一般主人会把珍贵的宝物放到卧房的隔壁。走进去还没站稳脚跟,林惜月的脖子上就架了一把匕首,接着被点了穴道,黑暗中她啥也看不清。哎呀我去!还没来得及拔剑就被俘获了,真是天大的耻辱,碰上高手了,倒霉!那个人先拿走了她手上的剑,然后把她扛了进去,扔到了一张铺好的床上。
  
  林惜月当时心里挺忐忑,都准备收山了,可别晚节不保,要是上官清歌因此嫌弃她怎么办?黑暗中她根本看不清那个人的脸,要是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都不知道找谁索命,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憋屈,她竟然没出息地哭了。那个人倒也没把她怎么样,只是用食指和中指轻轻按摩她腰间的穴道,不一会儿她就沉沉地睡着了。
  
  林惜月醒来的时候,看到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身着合体玄色长袍,黑色短披风被长发压住,身形颇似上官清歌,只是上官清歌从来不穿这个颜色的衣服。
  
  “这把剑是你的吗?”那个人头也不回,指着桌上的涵星剑问林惜月。
  
  “不是。”林惜月通过衣服上的图案推断,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属于南朝王室。她的推断是对的,他是南朝世子南宫玄鹤。
  
  “这把剑是你从哪里得到的?”南宫玄鹤神色冷峻。
  
  “捡的。”林惜月也不是吃素的,起身拿了剑就要离开。
  
  南宫玄鹤以极快的速度站在了她面前,林惜月恰好被他胸前粗犷又奇怪的金属配饰晃了一下,昨天,就是这个人。
  
  “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林惜月仰头看了南宫玄鹤一眼,又看了一眼,他长得真像上官清歌。
  
  “看够了吗?回答我的问题。”
  
  林惜月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扑通”一声掉进了水池,好尴尬啊!池水貌似深不可测,由于不识水性,她拼命地挣扎,本以为屋子里那个僵尸脸会出来救她。南宫玄鹤仍旧面无表情,端起一盏茶轻轻抿了一口。外面渐渐没了声音,林惜月最后一点希望都要破灭了,她没有力气挣扎了,只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会希望他来救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明明看见水池为什么还要跳出来,她有一点时间可以反应的,是太紧张了吗?为什么会紧张?是因为他吗?
  
  她正在绝望地一点一点往下沉,心里默念:上官清歌,等着我,来生我一定要做一个强盗把你抢走……忽然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带着她向上浮,一直浮到水面。
  
  南宫玄鹤将林惜月抱到一间干净舒适的房间,林惜月昏迷不醒。由于石冢里没有女仆,他便将自己的眼睛用黑布蒙上,给全身湿透的林惜月换了一套自己的衣服。
  
  这座石冢建在荒僻的南朝边界,是南宫信为南宫玄鹤准备的藏身之所。南朝的政权掌握在南后手里。
  
  当年南宫信贪恋南后美色,利用权势把她从上大夫上官瑾身边抢过来,虽然后来生下南宫玄鹤,但是南后一直对上官瑾念念不忘,也对南宫信恨之入骨。上官清歌便是南宫玄鹤同母异父的哥哥。
  
  如今南宫信年事已高,南后密谋废除了南宫玄鹤的世子之位,计划让位高权重的上官清歌当南朝的君主。南宫玄鹤带着象征皇权的紫微剑逃出皇宫,来到父亲为他准备的避难所。这里的确藏着很多金银财宝,为了壮大势力夺回政权。
  
  南宫玄鹤很是疑惑,涵星剑本是南后的佩剑,相传南后将它送给了上官清歌,怎么会流传到了这个女子手上?难道上官清歌已经发现石冢了。
  
  “公子,属下认得她?”
  
  “说。”
  
  “她是江湖上有名的江洋大盗,名叫林惜月,是官府通缉名单上的头号人物。”
  
  “这样啊!”南宫玄鹤那张冰山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南宫玄鹤来到关押林惜月的石室,林惜月临墙而立,身上穿着南宫玄鹤的紧袖黑袍,手背在身后,英气十足。南宫玄鹤本是多疑之人,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如此迫切地选择相信林惜月,相信她不是上官清歌派来的探子。
  
  “你是为了躲避通缉才来这儿的?”南宫玄鹤似问非问。
  
  “我的剑呢?”林惜月回过头看着南宫玄鹤的眼睛,语气很冰冷。
  
  “你就在这里住下吧!那把剑我会给你的。”南宫玄鹤似乎有些难为情,把手背在身后,眼睛看向别处。
  
  “你是谁?”
  
  “将来你会知道的。”南宫玄鹤转身离开,“阿金,给林姑娘安排住处。”
  
  “是,公子。”
  
  阿金为林惜月安排的房间正是她一开始住过的那一间,她曾经一时头脑发热从这儿的窗户跳出去,被南宫玄鹤从水中救起。
  
  知道南宫玄鹤是被废除的世子后,林惜月的心里就像被灌了铅水。南宫玄鹤一直谋划的事情她也略知一二,难道他一直招兵买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杀掉上官清歌吗?她不敢相信,更不敢想象。
  
  南宫玄鹤曾许诺她,“等我得到南朝的天下,便封你为后,与你共享江山。”
  
  其实林惜月的内心是拒绝的。她知道上官清歌有危险,她要去救他,但是用尽各种办法她都无法离开石冢。
  
  她永远忘不了与上官清歌初识的那一幕,那一年她十六岁。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翻墙进到上官府邸,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夜巡的府兵发现。慌乱之中她躲进了一间屋子,就在她觉得有惊无险的时候,灯突然被点亮,一个面容清秀的白衣少年正端着烛台向她走来,原来这是人家的房间,这次死定了!
  
  少年和善地向她微笑,“你是新来的表妹吗?”
  
  “啊?”林惜月不知道怎样回答。
  
  这时府兵来敲门,“清歌少爷,府里进了盗贼,您要小心!”
  
  “我知道了,你们不用担心,盗贼不在这里。”美目流转间透着诗情画意,林惜月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翩翩少年。“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府兵离开后,清歌小声对惜月说。
  
  惜月在上官清歌的房间里躲了一夜,第二天全府禁严,上官清歌弄来一套府兵的衣服帮助林惜月顺利离开。
  
  从那之后林惜月的魂就被上官清歌勾走了,整天魂不守舍。只要收到上官清歌出行的消息,她总是悄悄潜伏在他的必经之路,只为看他一眼。后来他官拜上大夫,有了自己的府邸,他们见面就容易多了。
  
  “表妹既然来了,干嘛还赖在房梁上?”上官清歌支开仆人后大笑着说。
  
  “我要走了。”林惜月为了救难民盗了官粮,正被官府搜捕。
  
  “去哪里?”
  
  “能走多远走多远,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
  
  “你不用走,惜月,我可以保护你。”
  
  “我去意已决,你不必阻拦。”
  
  “这把剑送给你。”上官清歌摘下他的涵星剑交到林惜月手上,“必要的时候它会救你性命。”他温柔的眼神忽然变得坚定,“你一定要活着,等到大赦天下。”
  
  “哈哈,好,等到大赦天下的时候我就回来找你。”惜月觉得他在开玩笑。
  
  “一言为定。”上官清歌的语气无比坚定,仿佛不久就要大赦一样……
  
  想到这里,林惜月终于明白,上官清歌答应南后篡位当国君,就是为了大赦天下。
  
  再过半个月就是上官清歌的继位典礼,南宫玄鹤的军队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出发。林惜月跑到南宫玄鹤面前求他,求他不要出兵,她可以去说服上官清歌,让他把皇位还给南宫玄鹤。南宫玄鹤大怒,叫人把林惜月关起来。
  
  行军途中,林惜月趁看守一时疏忽逃了出来,快马加鞭赶往南朝国都。她女扮男装混进侍卫的队伍终于溜进皇宫,经过一番打探,她来到上官清歌的住处。
  
  上官清歌正在房中批阅奏折,灯火通明。记得以前他说过最讨厌帮南后处理政务,可是为了她,他选择了这条路。惜月难过地趴在房梁上看着他,眼泪忍不住流出来,恰好滴到了清歌的手上。
  
  上官清歌支开身边的侍卫和婢女,抬头一看,林惜月已经离开。不过她留了一封信,告诉上官清歌南宫玄鹤的军队正向这里行进,计划在继位典礼的时候围攻皇宫,让上官清歌早作打算。
  
  跟南宫玄鹤一起生活了两年,林惜月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林惜月。见到上官清歌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胆怯,不敢面对他。不知不觉中,她已经爱上了南宫鹤玄,只是她一直拿回忆来麻痹自己,她不敢相信自己会背叛上官清歌。
  
  当读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惜月,为什么不肯见我?”上官清歌痛苦地伏在案牍上抽泣,像个孩子一样。
  
  上官清歌没有调遣军队,也没有告诉南后。等南后收到南宫玄鹤带兵来袭消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调度军队了。
  
  继位大典提前举行。南宫玄鹤带着精锐部队在继位大典的时候杀进皇宫。
  
  一场激烈血腥的厮杀过后,只剩下南宫玄鹤和上官清歌。林惜月倒在上官清歌的怀里。
  
  她扮成侍卫一直保护着上官清歌,当南宫玄鹤举着剑向上官清歌的后背刺过来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替他挡了一剑,随即倒在血泊里。
  
  南宫玄鹤如愿当上了国君。上官清歌带着林惜月归隐山林,从此不问世事。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