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两个人岁月交织的温情

作者:葱葱 来源: 时间:2016-09-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挑几本喜欢的书装进背包,在校园里四处走走,听着口袋里硬币碰撞的节奏。遇到心悦之处,水边也好,树下也好,蓝色玻璃装饰的房子也好,坐下来看一会儿书。微甜又淡涩的时光,纤细如发,一丝一丝飘远、逝去。
  
  落花深处蝉鸣紧促,我拿着刚买的你最喜欢的橙色水笔,在你留下的桃色便笺上写下一行情书:杜敏端,你在德国还好吗?我是你的木清学长……
  
  “在我毕业之后,攒几年钱,随便找个人结婚,平平淡淡,终老一生。”这是两年前的我,已经大四了依旧吃喝玩乐不思进取。
  
  “既然是随便找个人,为什么就不能随便到我头上?”你真的很傻很天真,大二,在我创办的文学社担任宣传部部长,其实就是负责运营微信公众号。不得不说,你的文笔真的很烂,病句连篇,还有很多错别字,要不是你哥送我十几个lol英雄,我早把你驱逐出去了。后来知道你是电气自动化专业的,我竟然莫名其妙地原谅了你,我从不介意身边多几个粉丝,尤其是女粉丝,况且你还是我们文学社宝贝主编杜敏贤的妹妹。
  
  我和你哥出去撸串从来不带你,但是每次我俩喝得烂醉或钱没带够都是你来收场。你一边把我和你哥塞进车里一边还骂你哥:“杜敏贤你这个讨厌鬼!猪!我欠你的啊?这是最后一次……”不得不说,你的力气真大,这是我在你身上找到的第一个优点。当你明目张胆地把我俩送进男生公寓的时候,门口的楼管阿姨拦都不拦你,不是阿姨眼瞎,而是因为你身上实在没啥女性特征。胸平得跟华北平原似的,剪着中性的蘑菇头,V领T恤哈伦裤,不像女生,像个小娘炮。
  
  你总喊我“木清学长”,其实我更愿意你像她们一样喊我“木清哥哥”,只是我知道你与众不同。只有你见过我最狼狈的一面,毕竟我被几个流氓暴打的时候是你报的警。那件事之后我们一起进入了学校的散打特训班,我坦白,当时我是为了感谢你的报警之恩才没好意思拒绝你的邀请陪你报名的。特训班上课的时间刚好跟我审稿的时间冲突,所以每次都是你一个人去一个人回。听你哥说你们班有个男生死皮赖脸地大声喊着要当你男朋友,被你一脚掀出好远。从那之后,你的头发剪得更短了,像鸡毛掸子一样,你哥跟你说他敬你是条汉子的时候,我在窗外憋笑憋出了内伤。
  
  我一边给你写情书一边细数我们相处的时光,一片淡紫色花瓣落到脚边,一抹淡紫色的牵挂升上了心头。书上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是为什么在时间的冲刷下,我对你的思念越加浓烈?
  
  文学社聚餐的时候我说你的样子很可爱,没想到你竟然从桌子另一头绕到我身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虽然对你来说很残酷,但我还是拉过旁边一个没看清是谁的女生的手放在胸前,向你做了个“学长无奈”的表情。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当时心里美翻了,明明很想靠近你,却还要故意疏远你。看着你抹着眼泪跑出去的背影,我狠狠灌了一口酒,那夜月光太冷,我却不能为你披上外套,因为你哥跟我说过,叫我不要祸害你。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哦!大概是你哥去外地实习的时候,我开始厚着脸皮接近你,给你讲段子逗你开心,给你买感冒药,带你去撸串喝啤酒……我给自己的理由是我要代替你哥照顾你,鬼知道我当时是不是把你当你哥用。
  
  那个初春的夜晚,冷气回流,我喊你出来吃火锅。那是第一次你在我面前喝得烂醉,毫无防备。你开始批评我,说你讨厌我的玩世不恭,讨厌我颓废的样子。我又何尝不是呢!我讨厌家里为我安排好的未来,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我爸就在电力局为我留好了位置,多残忍!还没等我学会张开翅膀就为我修好了牢笼。那天我们说了好多,后来你哭了,你捏着我的耳朵问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你?我假装喝醉没有回答。其实不是不能,是不敢。
  
  第二天上午被姑姑的电话吵醒,宿醉造成的头痛伴随着眩晕像虫蚁一样咬噬着我的每一寸神经,我还是听懂了姑姑的话,家里出事了,得回去。给妈妈打电话,她在那头哭哭啼啼什么都不说。
  
  爸爸被查,奶奶旧病复发医治无效去世。我回去办葬礼的时候,爸爸已经进去了。我们住的算不上别墅的那栋房子被查封,全家只好搬到市郊的老房子里住。家里的存款全部被冻结,仅靠在报社工作的妈妈的工资生活。那段时间的我就像刚被孵化出来的小鸟,没有力量去撑起一个家。
  
  后来你来找我,暮春时节,花满庭除,你穿着深蓝色绒线套裙站在开满花的树下,风吹花落,落到你的肩头裙边,阳光正好,看到你的那一刻永生难忘。我失魂落魄地抽着烟,瘦了一大圈,一脸黑线的样子,在妈妈工作的报社实习。原来失去爸爸的庇护我什么都不是,安排好的肥缺随着爸爸的下台也烟消云散了,但是我觉得生活其实很实在,什么都要自己去努力去争取。
  
  我问你此行的目的,你只是淡淡地说想我了。我知道没那么简单,你满脸的顾虑和欲言又止已经出卖了你。我忍住不去问,我不能再跟你一起愉快地玩耍了。我的生活出现了断层,你认识的只是那个断层之前的我,这样就好。
  
  我一边实习一边恶补功课,考上了本校的文学院研究生,我再次回到学校已经是毕业季,很遗憾没来得及跟你说再见。你走了,什么也没留下,就像你的出现,就像一缕云烟。我跟你哥偶尔见面从不提你,但是后来我听文学社的女生说你去了德国,要在那里读三年大学。算算时间,你读完大学我也刚好毕业,希望下次再见到我的时候你会眼前一亮,你的木清学长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
  
  阳光透过树荫打到纸上,笔尖划过流年,撰写着对你的思念。我把这张纸和几片花瓣一同装进牛皮纸袋,它承载着两个人曾经岁月交织的温情。
    标签:青春,文艺,暖心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