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烟火

作者:蔡克兢 来源: 时间:2018-05-1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上了火车,路过一丛去年的芦苇,一大片农田,困意袭来,窗外的景物眯成飞驰的一条线。一觉醒来,徐州站就到了。
入目繁华,不似淮安站在城郊。公交坐了几站,转弯处的一树杏花就在风中抖落了睡意懒懒的看过来了。身后是红墙黑瓦,远处的山影苍茫。
站台处小桌上,红色铁皮盒年代已久,白色的字迹略斑驳,辨认却还不难——“彭城晚报,一元一份”,顶上一个细长条的开口,恰能投进硬笔一元。几份报纸被细绳松松的绑在桌上,愿者自取。
水果店前,缝了层花布的荸荠小竹篮里,樱桃似玛瑙,趴在篮边,水灵灵的眼睛滴溜溜转着。大了一圈的竹篮里,红艳艳的草莓顶着翠绿的小帽,不经意向路人撇去一眼,简直勾人魂。
各色糖豆堆在车上,簇成座座小山,红是红,绿是绿,黄是柠檬,白是糖霜。卖糖豆的拿起勺,边吆喝着“糖豆——嘞——”边铲起一勺,糖豆扬起声音沙沙,仿佛摩擦出了甜腻的气息,小孩儿就被那一声吆喝引了去,大人们耐不住小孩儿的央求,多多少少,买一点吧——解解馋。
糖炒栗的总是多,最前面的那一家,炒栗的香气飘出好远,连吆喝都不必啦。收钱的盒子旁,窄口玻璃瓶里那株风信子开了花,紫红的一簇,风吹栗子香,她也闻得到,抖着花瓣呢。白净的根须直伸进水里,水里映着闪闪的日光,晒得久了水气也蒸腾起来,雾气附在瓶口上。可别以为只有糖炒栗子哪,热乎乎油亮亮的栗子旁,可不是冰冰凉酸酸爽的山楂球么,红红的山楂裹着一层白白的甜浆,白里透着隐约的红,一口咬下去,舌尖是淡淡的甜,咀嚼着,山楂的酸便慢慢释放出来,却又因甜的遮盖变得悠远朦胧了。
白天总是热闹繁忙,生活气息就在鼻尖上。深夜却也不孤寂啊,卖馄饨的小摊,锅里的水总是沸着,在路灯下冒着热气,昏黄,氤氲的都是面食温暖的气息。烧烤摊上看不见温暖,可是木炭燃烧着,火星吹在风里,蘸了油的食物在炭火上滋滋响,孜然和着肉香直钻进人的心里呢。
往更深的夜里走去,街道阒静,树影都被风吹冷了。路灯下的小摊都不见了,只有蓬下阴影里,桌凳在悄悄说着话。霓虹都没力气了,机械的变换着色彩,忽闪忽灭,一顿一顿打着瞌睡。
然而不多时,天就快亮了。玉兰又整理好了一树的花。豆浆的热气蒸腾着,直爬上碗沿。筷子夹起热乎的油条,一口咬下去,能温暖隔夜的胃。走在街上嗅一嗅,满城是温暖。

    上一篇:论雨街动物小说的生命意识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推荐,散文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