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日暮山有枝,风浅落成诗

作者:玖月之歌 来源:原创 时间:2014-06-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日暮山有枝,风浅落成诗
玖月之歌


      岚因风起。风起因岚。日暮里访长安,一地落花。花落一地,长安里访日暮。斜阳依山,山木有枝,风浅落处,处处连成诗。山间隐然曲水流觞,是谁执传世孤笔,一笔纸上洇开一度轮回?
 

      山山秋色不晚,日未西沉。枝枝归叶殆尽,风过无痕。终是遗了一地嗟叹,念桥外黄昏不改,寒声渐侵,踏过亘古秋阳,我才明了何谓等待。
 

      等山木落尽,日薄西山时,我期许如昨。一茶一卷书,一宿一盏灯,阶下芳华,指间流砂,恍恍一世而已。我从容山水之际,就此别过烟火,求得半世自在不争。我道山间有枝,山木盎然,微风清浅,眼前风景处处可入诗——悠然坐涧边,素手捻一枚棋子,踌躇里,松子蓦地折断一柄松枝,轻弹足边。清流石上泠泠淙淙,只消一晌,你我两相一视,笑意覆了一场残局。
 

      是日恰遇长天晚晴,远远消逝了一尾云外虹。陆离光影之中,山木柔枝缠绵,不免感时伤嗟——几度黄昏斜影,多少风雨相随,斯刻于彼岸打捞市井沉浮,当往事一如云烟寂寞无声,谁还依旧赏心悦目?当繁华百般游离,一心所爱背道而去,谁仍依旧与子不弃?弱水三千终成空,挥尽浮名不重来。当梧桐枯老海棠瘦,凋落来时路,谁可依旧安然无恙?甘作困兽之斗,不过戏里戏外曲终人散后。
 

      日里深深是暮,风可浅浅成诗。如若夜间海枯石烂,清风尚且随遇而安,何苦菩提树下袖手拂尘。人世上善若水抵过万千,浮华事变梦由谁生?纵然沧海桑田,惟愿不悔初心,无愧宿命。一生一世,多少惆怅不得,多少寂寞不知,心如牵丝茧,中有何人可解?未若待到羽化日,破茧蜕成蝶……
 

      于缓缓陌上行,日暮之初,是悲喜拆两半,昼有时,夜无尽。生亦喜,死徒悲。日暮以后,向着寂夜中一痕青堤,熄了一抹阑珊灯火,一场风间话别悒悒山木。一顷风外,淡逐云来云往,闲藏花落花开,不觉索然寡味,心下却清欢有味。
 

      新枝临,风浅吟,残阳渡口拾荒芜。纵我湿了薄衫,还是远走。一败涂地只缘那烟火太重,盛世才道一身孤独。待欢颜作罢,褪下残妆,一切纷纷扰扰灰飞烟灭。倘若抵不过地老天荒,悲与喜深深浅浅,莫若山木依依相织。倘若逃不出尘虑鹊起,心与身分分合合,亦许清风款款成诗。
 

      俯首听清风倏然落地成诗。由此目静心晴。孤身守一亩麦香,素面朝天,便开出淡淡稼穑味,甘之如饴。陪一帛花信风,曛暖流落的苍苔,扣住一记得得马蹄  声。望一片山木参差间,茫茫十里花海吹泪成雨,枝影婆娑无由。遣一轮明月,系于我的窗台,无边的清光打落一袭夜露,盛满岁月的脉脉温情。
 

      向道人情淡薄,历过炎凉,惟有素心无欲无求,轮廓经年不改,错落成一行行斑驳诗句。闲日深透晓云边,若是流光老去,鬓霜漫染,我忘了当初,亦抛却了痛苦。敌不过波澜壮阔,何妨细水长流,青山犹有尽时,往日陈迹斑驳难再。仿若于漠海行涉,伶仃沙洲冷。如果放不下,如果舍不得,更无力行走下一壑,城堞未远,业已滞步于此。人世亦大抵这般,舍不得的不应该,放不下的不值得。浮生百味,甘苦皆无果,不问旧交几何,有些人,有些事,权作黄粱一枕,烟消云散之后,风轻日暖如故。
 

      谁谓人间有味?日暮处,山木有枝,随风浅浅成诗。我愿此身淡然烟火之外,纵使寡味亦长在。

      【玖月之歌,荏苒喜欢】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