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回首劝蝶入梦来

作者:玖月之歌 来源: 时间:2016-03-2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我是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木心一语,悲哉情怀无出其右了,反倒引人听出了几丝惨淡的壮烈,当日盛况义无反顾地去,竟不枉风光。
 
恳切说来,我对一只蝴蝶最同情。这厢阴差阳错扎入一场旧梦,也无辜被一句叩问追了千年。
 
何当动情,对蝴蝶又不免恭敬起来,也是化蝶的人儿,感天地之肺腑。要待它们相敬如宾座上客,许见它们中的任一只,来世还入梦来。吻开笔墨,端看纸上洇了几行字,真真切切:轮回无妄了。缠绵的曲调,又歌了千年。
 
近两日风大作雨大作,怕已牵起万斤花瓣,太息成尘。原来洒下的都是一树树呕心沥血开就的,几番殷殷皆随风化作乌有了。
 
衣带憔悴瘦尽宽,此情到底有还无。
 
乍见是红墙白壁,东边千呼万唤,西侧梅花都应声去。迎面走,三株,又三株,再三株,喏喏开到花事了,荡气回肠。青草茵柔,不在意染上一茬茬碎秸,只着一怀小心思等梅花雨潇潇下。梅树疏疏若干枝几要被劲风捧下来,仍矜持腰身,依旧不肯垂。这些花树,玉碎香残也不失骄傲,与生俱来地不低眉。空流放了一夜两夜,再看花,春梅早樱白梨似乎只有一瓣胜一瓣吹得远了,仿佛花的肋骨绵长了一地,再无期料中的山穷水尽之色。只是辛夷被惊心动魄地,有些难堪地,冷落在草窠间——曾经盛大的花瓣,而今蜷着荒凉,紧紧地不语。
 
花的落,到此各有千秋了。想要尽善尽美些,免不得选一种不过于惊世骇俗的落法。虽独占鳌头一日三日,终当花月写证——万事空了。花开浑然是眼中美好无限的初心,你又该如何凋去才更教人念念不忘?以浇花心情去赏花,绕过那无人问津的,你的目光终于要被万紫千红夺走的。何妨怀花心事去赏花,遑论高山低水,有花开处是归路,一程又一程。花如何凋落,左右也不出你眼目。
 
只是鸟鸣黯了些,草香深了点,春风酣畅而起:沸沸扬扬,经过的蝴蝶不意闪了腰肢,千里之外的山谷,或又平地起了风漪。
 
蝶恋花,可是寻常。花恋蝶,也合情理。又道蝶来,你梦中翩跹的可非蝶儿了。我自觉荷了一肩头的香气,谁教我在花前是褴褛的。因此生了一种心思,我要回首来劝蝶。
 
万千不可再入花入梦了。劝蝶儿全安生起来,不再采香。你担了几多的香气,也要偿几多的香债。日前遇见一朵跌跌撞撞的蝶,不小心跌到我掌中,我谆谆劝道:你可从此别往香去了罢。
 
蝶儿气澌澌地,翕扇着它那柔妙不胜的翼骨,不屑一顾地飞远了。徒留着我原地神伤了。枉了我的一番心意。它执念不肯,将就也莫许。罢了,罢了,你往后只顾香,不顾其他。更兼得风雨时,且入梦来遮。哪管梦缘太宽太瘦,直等云淡风轻再行罢。
 
蝶爱望香,梦若不香,何尝劝蝶来?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标签:蝴蝶 梦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