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狐狸大叔与白纸女孩儿的童话

作者:Aily 来源: 时间:2013-03-1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在遇见狐狸大叔之前,白纸女孩儿一直在感情的游戏中流离,不肯离开。
   10年的九月,白纸女孩儿只身来到了成都这座被称为休闲之都的城市。高考因病休学的她,最后只勉勉强强地上了个三本院校。在认清这个残酷的事实后,她决定离自己以前的生活圈远一点,所以,她报了一所远离自己家乡的大学。
原以为,换一座城市,来到另一个陌生的环境,自己的生活会有所改变,至少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暗淡无光。可,来到大学之后的她才开始弄清很多事实的真相,比如,分数不是唯一,排名并不重要。这个认知让她对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深感同情。她想起了一起那些挑灯夜战的日子,那些吃着大把大把的药还要拼命看书的日子,那些医院里边输液边背着枯燥的政治的日子。那些斑驳的记忆成了现在最血淋淋的讽刺。
时间总是喜欢在我们毫不察觉的时候悄然而逝,比如,现在窝在某所不知名大学的破旧的宿舍楼里的某个狭小的床上打字的时刻,电脑显示着是2012年11月14日。这个时刻离白纸女孩儿进校的时间已经相差了一年多的距离,而这一年来,每天,她除了上课、吃饭、睡觉、玩电脑。她的生活再也没有了其它的新鲜色彩。每一日她的生活就这样围绕着这几件事旋转着,偶尔她会小小的偏离下轨道。可更多的时候,她还是照旧如常地面对着这重复的大学生活。
         她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到大学结束的那一刻。谁知,老天嫌她生活太过单调,冷不丁的给她加了点儿调料。
      让时钟调回2012年9月26日左右的日子,白纸女孩儿回到宿舍照常打开电脑。再进入自己的QQ邮箱后,她又开始在漫无边际的大海里捞着漂流瓶。一个交往瓶捞上来的时候,她想着准是又是些什么求女友的信息。她点击鼠标打开漂流瓶,里面的话语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一个交往漂流瓶里写着:嗨,早: 红光的冒菜犀浦的干锅郫县的兔头,好吃啊~。她笑了笑,忽然想起前几天,寝室的一个同学刚带回来郫县的兔头回来吃过。于是,她便回了句:我们寝室有人带了滴 ,很好吃哦。对方回了句:嗨,早: 带回去还好吃么?你是哪个学校的啊?在她打她们学校名字的时候,她再一次真心觉得这破大学的名字真的很难打,二本和三本院校还有一个区别是,三本院校的名字永远那么长。回答依然是意料之中的嗨,早: 在哪?我学校就在犀浦附近。没听过啊。她回了句:不知道是正常的,这所大学本来就不出名,还坐落在这么荒凉的村落,理所应当的被人遗忘。不知何时,她和这个名叫嗨,早的漂流瓶聊着聊着就交换了QQ号码。其实,她并没有加这个号码,只通过了验证而已。因为,她始终觉得两个陌生人不必要那么深入了解,也不想他们进到自己的空间去了解自己。她想,可能又是和以前的那些网友一样,聊着就开始问,你多大,有男朋友没。再接着就算咱俩凑一对吧。在网聊十分风行的今天,对白也开始变得格式化起来,来来去去终究那么几句话而已。
     29号晚上,她依旧隐身登陆QQ后,就到自己写东西的网站看了看自己曾经写过的文章,整个看完时,心差不多又被割出了几道伤口。等她想找个人诉说自己的心情时,才发现自己的QQ上有一个可爱的狐狸头像在显现。她好奇的打开,是这样一句话:Lysmoy.Ⅲ 23:24:33
      你是不是只通过验证了,但是没加我。。她回了句,我不知道呢,等下我加你。对话框又出来一条信息:你学什么专业的。汉语言文学,这个一直是她梦想的专业。因为在高中那么拥挤的时间里,她还是会抽出很多的时间来看些小说,写些文绉绉的文字,装似无病呻吟。好似在那个年龄段里,忧伤开始成为一种时尚,甚至已成为每个人的保护色。她问了句:你呢。计算机专业,是不是觉得很无聊,对方发过来一个很可怜的表情。她好心地表示了下深深的同情。一句接一句的这样聊着,他们慢慢地了解彼此。她告诉对方,自己刚大二呢。在知道对方是电子科技大学的研三的学生后,就把备注改成了电子科技大学滴。这样,她才不至于再下次聊天的时候又要绞尽脑汁的想,这是哪个呀?
       一直以来,她都很健忘,别人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儿,她都喜欢遗忘。因为,记得有一个男生这样告诉过她,对于那些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的人我们要学会淡淡的面对,你的心很小,容不下那么多的事儿,在意不了那么多的人。从此以后,她季牢牢的记住了那个男生说的话,也慢慢学着这样去对待别人。以至于到了后来,连她身边最亲近的人,她都会忘掉,而别人对她的伤害她更是忘得无影无踪。这样过着也挺好,因为很少有人能伤到她,她学会了不去在意。
      某一次,和同学视频时,她的电脑还是没法听到声音,而视频那头,她的好朋友在为她唱着歌,她急得快哭了。或许别人会觉得奇怪,这有什么好哭的。可是,对于她所认定的重要的人,她就会全心全意地对待,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所有她也愿意。这样的她有些极端,可她还是无法改掉自己这样的怪癖。好朋友告诉她,没事儿,等你电脑有声音了,我每天唱给你听。关了视频后,她就急急忙忙地查找Q上懂电脑的人。在朋友这一组里找到了电子科大滴这个备注名。她迟疑了一下,打开了对话框,打了这几句话,你是学计算机的,那你知道开视频的时候麦克风没声音是怎么回事儿吗?她发过去的时候,Lysmoy的头像是灰色的。可下一秒,Q信息就闪过来,一个问号的表情。她解释了一大通之后,对方终于明白了她所说的意思。在商定后,她决定申请远程协助。在协助的过程中,她还是很担心的。因为毕竟是一个不太熟的陌生人,室友曾告诉过她,不要随便申请远程协助,一些人控制了你的电脑后,容易盗取你的重要的信息。当那个电子科大的控制了她的电脑后,Q上显示了一句:备注好难听,我是电子科大滴。她笑了笑,你自己说的呀,我怕把你和其他人混淆,就这样备注了。那边没有再回什么,控制电脑的那个人开始捣鼓着声音的各个设置。大概弄了很久,久到她看着电脑差点睡着。最后,她关掉了协助,她说了句谢谢。不用弄了,等周末我自己拿去修。对方貌似很伤心似的说了句,我还是学计算机的,我愧对这个专业啊。她发了个安慰的QQ表情过去。声音还是不行,她还是不能听到好朋友唱歌。她便打开Word文档,写下这几个字,无声的对话。写着写着,她便看到了一个狐狸头像在闪烁,打开是这样的几句话,我找了戴尔的官方网站,你看看吧,你把你电脑的型号发给我,我再给你弄弄。
     就这样,白纸女孩和狐狸大叔因为电脑视频没声音这件事儿变得熟悉起来。在狐狸大叔捣鼓了几个小时后,声音依然还是不行。最后,他们都放弃了,开始天南地北的聊天。一聊才发现,彼此都是很相似的两个人,虽然读着不同的专业,是不同生活圈子的人,但是有着相同的爱好,有着惊人相似的人生观、价值观。那晚,聊到很晚很晚。直到成都灰蒙蒙的天空开始露出鱼肚白。
大学的生活就这样平淡的继续着,期待已久的国庆长假如期而至。第一天,满寝室的人都一走而空,就只剩她一个人了。这种满室的寂静令我很难受,她把酷狗音乐声音开到最大,又是打开文档,开始疯狂码字。每次心情难受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窝在床上,什么话都不说,一个劲儿的打字。那时,听着音乐,打着字,这种感觉可以让她暂时的忘掉现实的一些烦恼。忽然她又想到了电子科技大学的那个男生,想到了可以把自己写字的网站推荐给他。她把网址分给那个男生后,两个人又开始疯狂的聊起来,然而,这一次的谈话慢慢的偏离既定的轨道发展了。聊到了唱歌,男生答应给她唱童话听,可是想到电脑视频没声音。她发给那个男生说,可以打电话唱的。于是,他们下了线,开始了电话通话。听筒那头,男生唱歌的声音传来,只是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心悸动了,并且久久不能停下。歌声还在继续,她的泪水却在眼角悄然滑落。连她自己都觉得很奇怪,听一个陌生的男生唱歌,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哭了。她隐藏好哭腔,说到,唱得很好听哦。两个人便没了话语。她找了个话题,你到阳台上看看天空吧,灰蒙蒙的夹杂着一丝丝鱼肚白。没说几句,两个人都有点尴尬,便挂了电话。她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着,想了许久,给男生发了一条短信:看来我们更适合网聊呢。电话、视频喜欢冷场,晚安吧。等了许久,在眼睛实在倦的不行的那一刻,男生回了条短信:大叔还是很闷骚的,第一次通话或见面都很害羞的,好梦。
      故事讲到这里时,开始发生了偏离,白纸女孩儿与狐狸大叔的童话开始有交集,他们之间开始发生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改变。
          

  • 文字惹的祸
     习惯靠文字过活的白纸女孩儿每天少不了的一件事就是码字,昨晚听了自称是狐狸大叔的童话后,她把手机铃声也设置成了这首歌,每一秒都在重复不断的听这首歌,可不知怎么,就算是原声版的童话,她也听不出感动的味道。可能,在听狐狸大叔的童话时,她带了感情吧。
     世人都这样说,当一个女人陷入爱情的时候,总是会做些十分疯狂的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白纸女孩儿也不例外。她头脑一下发热,就写了一篇名为一生一次、一次一生的文章发表在她经常写字的网站上。写完后,她静坐了许久,打开狐狸大叔的对话框,把文章的链接地址发给他,并带上了这样一句话,我借我们之间的事儿发挥了一下,不介意吧。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大约几分钟后,Q信息显示:对号入座了,咋办?她回了句:你也知道,写文字的人大多爱幻想,所以,不需要想太多的。狐狸大叔发了个委屈的QQ表情,还写上一句:我倒是不希望我的票是无座的。当然有座的,车上就我们俩,你不坐,就没人坐了。白纸女孩儿就这样回答。短暂的沉默后,QQ提示声又响起了,安全带系上了,往哪儿开?不知道,下一站还没想好。白纸女孩儿问了句,你说呢。犀浦吧。看到这个名字时,白纸女孩儿还以为是一个国外的旅游胜地,百度一看才知道,这就是狐狸大叔所在学校的位置。那一刻,她笑了,因为,这不是她一个人对对方的感觉。狐狸大叔对她也还是有感觉的。在偷笑中,她回了句,首先说好,本人驾车技术不好,一切安全事故,后果自负。我纯粹是出于自愿的。狐狸大叔发了个可怜的QQ表情。这样聊下来的最后结果是,狐狸大叔要从他所在的学校骑车到白纸女孩儿的学校来接她去一个地方玩儿,车程大概有60公里呢。想想都觉得可怕。他们约定好,狐狸大叔骑车到了,白纸女孩儿就得坐上大叔的车,狐狸大叔去哪儿,白纸女孩儿季跟着去哪儿。
这个看似荒谬的约定只源于白纸女孩儿的一篇文章,或许,如果当初没有白纸女孩儿写的那篇文章,也就没有狐狸大叔和白纸后面的故事,也就没有那么浪漫的一生一次、一次一生的美丽约定。
从那以后,文字在白纸女孩儿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就如同每天都呼吸的氧气。
 
 
 

  • 疯狂的骑车约定
狐狸大叔在QQ对话框上留了这样一句话:等着我,我推车去了。白纸女孩儿就看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边写东西边哭,哭着的时候嘴角还有一抹微笑。室友还以为她怎么了,还热心地给了她一大卷纸。她对室友笑了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因为,这一次的心动的感觉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那种对爱的期待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记得以前,因为被初恋狠狠伤害过,所以她便开始在感情的世界里游玩,答应着每一个追求者,谈着一场又一场无关痛痒的恋爱。每一次的恋爱,白纸女孩儿都是对对方爱理不理的姿态,尽管她也知道,这对另一个人来说并不公平,但,她的心始终无法为之所动。就这样,在遇到狐狸大叔之前,她在每场感情戏里伤着自己和另一方。即使她不喜欢另一个人,她也答应人家的追求,因为有人告诉过她,忘记一段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于是,在这样兜兜转转的恋爱里,她逐渐丧失了爱的能力,失去了对爱的向往。她开始变得越来越敏感,甚至陷入无爱的恐慌里。
在等着狐狸大叔骑车来找她的时间里,白纸女孩儿什么事儿也没干,她还是照旧窝在床上,写着一篇又一篇胡言乱语。其实,她还在害怕,害怕狐狸大叔是骗她的。因为,在被那么狠狠地伤过后,她变得难以相信任何一个人,更何况只是一个聊得来的陌生人。每过几分钟,她就看看时间,时针滴滴答答的转着,从来没有这样一刻,她深刻的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伤感。听着狐狸大叔唱的童话,写着和狐狸大叔之间无聊的对白,她就这样等到了天空开始染上淡淡的黑色大叔真的是骗她的呢。她发了条短信:真的来了吗?要是挂在路上了咋办。等了许久,一条新的短信来到,上面显示着这样一句话:真挂了,你就要在心里永远给我留个位置,死后我会变得很小,位置不用太大。看到这条短信时,她好像仿佛真的看到了狐狸大叔惨死在路上的情景,仿若也看到了若干年后自己留恋尘世烟火的样子。
当时针滑向六点那一刻,白纸女孩儿的心开始变得绝望起来。她这样告诉自己,狐狸大叔不来很正常,这么远的距离,谁会骑着自行车来只为见一个陌生人呢。下一秒,童话的歌声响起,狐狸大叔来电话了。我到了,你下来吧。狐狸大叔有点喘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来。她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声音说了句好。临走前,她把室友为她借的防狼刀放进了包里。两个陌生人的见面或多或少还是让人有些害怕的。
走向学校大门的时候,她一直在想,如果狐狸大叔是一个坏蛋怎么办。自己该怎么逃生。她一直想,知道来到学校大门那一秒,她看到了校门外的建筑架上坐着一个穿衬衣的男生,旁边还停着一辆自行车。直觉告诉她,那个男生就是狐狸大叔,但白纸女孩儿没有直接叫他。而是,刷了卡出校门后,拨通狐狸大叔的号码。背对着狐狸大叔所站的方向,假装找着。下一秒,她转身便看到了一直自称是会大叔的男生。和想象中的样子没有相差多远,戴着一副眼镜儿,看上去还有点腼腆。
昏暗的路灯光下,白纸女孩儿坐上了狐狸大叔的单车,双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腰侧。这还是白纸女孩儿第一次坐在一个男生的自行车后面,感觉很美好。两个人偶尔说上一两句话,但更多的是沉默。
那一晚,夜空还是漆黑一片,偶有几点星光在忽隐忽现。初秋的时节有一点点阴冷,她忍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狐狸大叔问了句:冷吗。可是我才穿一件呢,脱下来给你穿就是在耍流氓了。她笑笑说没事儿。狐狸大叔在白纸女孩儿的指导下来到了一家名叫美妈的餐馆,这家餐馆以后他们再也没去过,尽管里面还有着很多他们的美好回忆。因为这家餐馆的食物不是很咸就是很淡。吃完饭,白纸女孩儿带着狐狸大叔逛了一圈这个萧条的老县城,在过马路的时候,狐狸大叔很自然地牵起了白纸女孩儿的手,白纸女孩儿的手很凉很凉。而狐狸大叔的手又大又温暖,牵着白纸女孩儿手的时候,狐狸大叔一直不断地摸着白纸女孩儿的手。狐狸大叔说了句,手好凉,不过很嫩。
白纸女孩儿害怕很早的就进到宾馆去,于是她带着狐狸大叔来到了县城的一条叫做韩滩桥的江边。水里中各色的烟火闪烁,琉璃的灯光倒影在水里,偶有一丝水波略过,灯光瞬间变成好看的五线谱上下起伏着。看着此情此景,白纸女孩儿心里一阵阵暖流划过,她从来没觉得自己所在的城市这样美丽过,美得好像百花齐放的桃花源。这时,她才明白,原来,身边的风景不管在美,它给我们带来的喜悦也终究比不过陪在你身边看风景的那个人那样令人幸福
60公里的路程,5 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车程,两个多小时的携手看风景的时刻。这一切的时间构成了白纸女孩儿与狐狸大叔最初的美好相遇,然而,有关这次心动的相遇的持续性会是多久呢,这个时间两个主角都不知道,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我想,唯一知道这个时间的人应该只有这个名叫时间的老人了。
 
 

  • 他们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这个名字是狐狸大叔给取的,因为每一次的见面他们都约在一个叫遇见的宾馆,他对白纸女孩儿说,这个地方只能我陪你来,其他人都不允许,因为这里面满是我们俩的记忆,不容许第三个人来插足。
那天,在时针指向9点的时候,白纸女孩儿和狐狸大叔走进了这家名叫遇见的宾馆。前台阿姨是个三十多的温婉女人,白纸女孩儿在她身上好像看到了自己妈妈的影子。因此,在拿出自己的身份证登记的时候,她说了句:阿姨,我要两个单间。他们俩的房间不在同一楼层,白纸女孩儿的房间在四楼,狐狸大叔的在五楼。在上楼的时候,白纸女孩儿才深深地感受到狐狸大叔这一路骑车的辛苦。看着狐狸大叔每一步都走得那么艰难,她放慢了自己上楼的速度。在陪着白纸女孩儿看完四楼的房间后,他们俩一起来到了五楼。一进房间,白纸女孩儿就打开了电视机,因为对两个同样都有点儿内向的人来说,看电视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一进房间,狐狸大叔就倒在了床上,白纸女孩儿看着他疲倦的神情,心里不免一阵难过。她拿过遥控板,把频道转换到湖南卫视。放的正是快乐大本营,看着屏幕上主持人一副滑稽搞笑的样子,白纸女孩儿不禁笑出了声。白纸女孩儿挪了挪位置,倚着墙壁坐在床沿边上,可是冰冷的墙将一丝丝的寒意毫不留情的传入她的背脊。正感到后背凉的刺骨时,一阵温暖瞬间从后背袭来。原来是狐狸大叔坐起来把手放在白纸女孩儿的背后了,还说了句:墙很凉,你这样会感冒的。那一秒,白纸女孩儿觉得很感动。手机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想起,白纸女孩儿拿起手机,在轻轻关上门后,才接通了电话,是妈妈打过来的。话题照常是围绕着白纸女孩儿要记得按时吃药,按时吃饭。注意自己的身体,药吃完了药记得去买。妈妈的话语就这样从话筒那头传来,白纸女孩儿心头时不时涌起一阵难过与感动。接完电话的时候,已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白纸女孩儿和狐狸大叔道了声晚安后就会到自己房间睡觉了。
躺在床上,白纸女孩儿久久难以入睡,她脑海里一直在想,狐狸大叔会是那个属于自己的对的人吗?这样越想着心里就越难受,她打开手机,编辑了这样一条短信发出去:今天累了,好好休息吧,晚安。其实,她很想问狐狸大叔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天生的性格使她无法直接问出自己心里所想的话。就像她爱一个人爱得很深很深,可如果她觉得那个人对自己毫无感觉,那样的话,白纸女孩儿死也不会说出自己隐藏在心中的秘密。一会儿,狐狸大叔回信息了。睡不着啊。短信上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白纸女孩儿以为,狐狸大叔会说些其他的话。她拿着手机纠结了很久,最终发出了这样一条短信,你说,我们俩合适吗?这一次,她绝对敢拍着自己胸脯说,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和一个男生说感情的事儿,就算是自己以前的男朋友,她也没这么直接问过自己心里所想的东西。几分钟左右,新信息到了。在深呼吸一下后,白纸女孩儿打开了收件箱,一段话就这样引入眼帘:牵手的时候,仿佛找到了初恋的感觉,还有点害羞。牵的时候手还不自然的冒汗。这一次,我已在Q上给你说过,我们俩都是对感情极其敏感的人,对分手有着莫大恐惧的人,所以,我所希望的是,这一次,一定要一次一生。看完短信,白纸女孩儿想了很多很多,她在想,他们俩来自不同的省份,狐狸大叔只有一年研究生就毕业了就回去了。那时,他们这段恋爱还能继续吗?这样想着的时候,她这样回了短信:等明早天亮给你答案吧。现在好好睡觉吧,晚安。狐狸大叔却冒出一条短信说:等你睡着了我再睡。白纸女孩儿看到短信的时候不自觉露出一抹笑容,可是你在楼上,我在楼下,你怎么知道我睡了没呢。下一秒,白纸女孩儿在狐狸大叔的幽默中扑哧笑了出来。别给前台阿姨说,我在地上挖了个小洞,被发现了要扣钱的。白纸女孩儿也装傻的回了句:我不会告诉前台阿姨的,我只会说,五楼房间的手机莫名其妙的掉到了我的床上,惊扰了我的好梦。没想到狐狸大叔却满腹文采的回了句:你就说,天上掉下个刘哥哥,地上钻出个玲妹妹。在短信的幸福传递里,白纸女孩儿沉沉的睡去。
第一次见面的晚上,白纸女孩儿与狐狸大叔少了那份在网聊时的健谈和随意,却多了一份真实与关心。这样的开始不知道算是好还是不好呢。
             (五)所谓的心有灵犀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白纸女孩儿就醒了。
 

    标签:童话、一生一次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