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守不住的幸福

作者:洪树 来源:原创 时间:2014-04-3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守不住的幸福
文 洪树


 
      年少时不知道爱恋意味着什么,既没挽留,又没珍惜。我并不是靠回忆或翻看日记才能想起那段青涩又朦胧的回忆,因为那些都还没有我现在的感觉来得真切。注意到皓是源于我们高一6班和9班的那场篮球赛。
      第一次遇见皓,就认定他是众人追捧的“阳光男孩”。他篮球打得很从容很帅气,总爱露出他的白牙齿。特别是在他球偶尔没有投进的时候,羞涩一笑,我从没有见过这么谦和的神情。他球打得很棒,举手投足间都能显现他的完美球技,还有他凌乱的长发,我不知道为什么老盯着他看……男生比赛结束后,皓在旁边看女生打球,他把篮球当了凳子来坐,我那时就站在他旁边,能清楚地看到他凝神时眯起的眼睛上的睫毛。他很专注地看着比赛,说专注或许不够恰当,用投入更好吧。我深深惊讶他的投入,这让我既嫉妒又崇拜。我和室友到寝室后还一直讨论着皓,在我们看来这永远是个不朽的话题,远比古文言文、微积分有意思得多。
      后来,关于9班皓的消息就像潮水一样涌过来又退回去,但主要的消息也就那么三次。
      第一次是我们寝室长在餐厅碰见了他,皓端着盘子送到餐具回收处,然后拿出两张手纸,分给同行的男生一张。我从寝室长的描述中断定皓很谦和外加注重公德。第二次是我的室友从同学那里打听到皓学习也不错,数学特别好。像数学这种学科,我们女生真的既挫伤又无语,遇到数学尖子生都会发自内心的竖起大拇指。第三次是无意中得来的。听别人说,有一次皓生病,在医院里对他那兄弟说,他真可怜,也没个人给他削苹果。后来我就开始练习削苹果,这只能是无意识的举动。大致情况就是这样的,我对皓的了解就是这些。有时候我走路或去食堂时也会遇到皓,但我遇见的机率并没有我的室友多,我不喜欢下课出教室转悠,总喜欢静静的看书。
      可有一次我去上实验课时,我指着教室里还在上课的人说,皓一定在里面。其实我是瞎说,结果下课时那班同学出来,我真看见了皓。这可把我乐坏了,就好像我平白无故地捡了个便宜。我就看着他出教室,甚至他走出教室好一会儿我还没回过神找个座位坐下。于是我的好闺蜜一起起哄,可除了我们外没有谁明白里面的秘密,弄得别人有点儿莫名其妙。
      高中自习很多,毕竟老师们留了一堆的作业,总得给点时间去完成。可那天比傍晚晚一点儿时我遇到了一点麻烦。那麻烦破坏了我的心情,让我简直不想呆在教室,我背着书包去9班找皓。我觉得我必须找到皓,把那麻烦从我心里倒出来。我要跟他说话。可快到他的教室门口,我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去说,那麻烦弄得我一点儿心情也没有。我发觉自己根本就不想进去。最后决定去图书馆借书。我从图书馆借书回来,真是奇怪,我的心情慢慢地好了起来。
      回来后我边听歌边看英语,我的心情从来没有那么舒畅过,那讨厌的英语一点儿也不让我厌烦了。我的心情越来越舒畅了,于是我就想起了应该给皓写信。等熄灯了,室友们爬上床后,我打开台灯开始给皓写信。那封信简直糟糕透了,我完全是瞎扯一通,我认为写情书就是瞎扯。我大概写到凌晨两点,写完后我把它装进信封,写上皓的名字,还贴了邮票。其实根本用不着贴邮票,我只要把它往年级信箱里一投,他就能收到,哪里用得着邮票。可是还是贴了,我以为这样才可以表明我是多么的真诚,我那时的确是诚心诚意的。我真想知道他有什么反应。当然我不可能得到有关皓收到信的任何消息,我没在信里署上名字,我认为这样可以表明我是纯洁的。
      没几天又写了第二封信,那天晚上我感到孤独得要命,我觉得非写不可。我的第二封信投完后,学校就开始举行校运动会了。就在运动会的最后一天晚上,我的室友发现皓在对面男生宿舍楼的阳台上弹吉他。这可让我们兴奋坏了,我们一起在阳台上尖叫,喊皓的名字,一直嚷嚷他弹得真好,让他再来一曲。我一点儿也不懂音乐,可我还是喊着弹得真好,我只想好好夸夸他。皓的眼睛好像是瞅着我们阳台的,我们就断定他一定从信里发现了蛛丝马迹,知道了信是我写的。这简直让我的室友们嫉妒死了。那天晚上我激动得几乎失眠了,我洗涮时手握着牙刷,就像抓着了皓的手臂一样具体。我相思了那么长时间终于有了点儿回报,有了点儿反应。我突然心痛起来,那是令人幸福的心痛,我真愿意一直这么痛着。
      第二天我的一个室友私作主张,通过她们什么朋友问皓怎样处理那个给他写情书的女孩。室友的这个举动真是给我添乱,我乱得不得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天,我那个室友一脸沉痛地跟我说,皓说他要考重点大学。我听了差点儿没笑死,他考什么大学和我有什么关系。笑过后我才回过神,皓在拿这个理由拒绝我。这本来是我的室友私作主张的行为,根本不是我的意思,可不管怎样,遭拒绝的是我。被人拒绝实在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我简直沮丧得要命,我一沮丧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这校园到处是人,根本就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空间。我独自在操场上慢慢哭了起来,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我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有这反应。为这件事,我伤心了两天。后来,我就平静下来了。于是我写了第三封信,想作个有始有终的了断,在信的末尾,我没忘写上“这个游戏一点儿也不好玩,不玩了。”我差不多要忘了那让人伤心的事时,我那个常在一起疯,几乎总是形影不离的闺蜜对我说,皓昨天去找了我。
      天哪!我完全想象不到事情从此起了变化。他也真是个不爽快的家伙,既然已经拒绝了,干嘛又来找呢,他简直存心戏弄我,存心又来勾起我的幻想。我本打算死心了事,可是我还是禁不住激动起来。天知道我究竟想干点儿什么才好。皓留下话,可以认识一下,我最好能去找他一下。在考虑到底还要不要认识一下皓,或许我该忘掉这个不可能的家伙时,我已经打定主意要找他了。我要会一会这个让我伤心两天的男生。我找到皓时他手里正拿着明天的早餐走着,我叫住了他说,“我就是那个给你写情书的女孩,我们谈谈吧。”他一下明白了过来,不好意地看了看手里的早餐,说:“我先把它拿上去。”我看着他极尴尬地走掉,还真觉得有点儿意思。等皓再出来,他的鼻梁上就多了副眼镜。我蹬实了脚上的高跟鞋,站直了身子,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我还不习惯把谈话当作战场上作战似的,所以想什么就说什么,那很像很熟悉的朋友间的谈话。只不过皓在说话的过程中老是把他的黑色上衣翻上翻下,这动作还真让人猜不透。但我得承认,皓既健谈又理智,谈话结束后我说声bye撒腿就跑,完全不顾他正在后面盯着我。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完全没了什么激动,浑身懒洋洋的,打着呵欠夹着书本去上课了。以后再遇见皓咧嘴笑笑,打个招呼就完了。就这样,我们交往不深不浅,普通同学仅此而已。
      也许是那时年轻,对真正的爱懵懵懂懂;也许是处在高中校园,对谈恋爱有所顾忌。但爱并不是几封情书,几滴眼泪。这个带着些许美丽哀愁的故事,也许是我走向成熟的一段见证,也许是场可爱又可笑的幸福。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