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奇葩

作者:侧帽少年 来源: 时间:2014-07-2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蛰伏了十七年的蝉,终于到了人间,只为鸣叫那一个夏天。
  
  露珠不惜将自己打磨,终于晶莹到透明,只为闪亮一个太阳照射前的黎明。
  
  蝉尽管没来过人间,到底有种隔世经年的味道。
  
  也许是因为他的先人默默躺在他的血液里只为他死的时候再死一次的通感让他对人间也有种旧相识的幻觉。
  
  这不是什么要紧的,因为只要他爬上那棵树,就可以脱掉暗灰的死壳,拥有透明的双翼翱翔,拥有长长的吸管享用树枝鲜嫩的汁液。哦,多么美好的明天!
  
  许是他出来的晚,又许是他爬的慢,也不能排除根本不是他的问题,当然不是时间的错误,那么,这颗旁枝上的露珠是怎么回事呢?
  
  他没有停下,而是爬到离露珠不远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颗略显奇怪的露珠,没到清晨,而是生在深夜里的露珠。
  
  露珠不敢动,因为他自知自己不是在叶子上,没有空间滚动,他无意中瞥见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蝉,他没法表达他的愤怒,被赤裸裸盯着的愤怒。只能平白的让他看光了自己去。
  
  似乎是在对峙,又似乎毫不相干,因为蝉在卯足了劲的蜕变,露珠在极力的寻找下方可能供他一跃却又不至于一下就到地上的叶脉。
  
  黎明瞬间打破了沉默,这时的露珠和蝉都有些尴尬,因为蝉还没有蜕变完,屁股还有几分在那灰暗的自己瞧不上眼的壳里,露珠还是小心翼翼的存活在那狭窄的旁枝上,这树生的磊落,周围没有灌木丛,身下也没有遮羞叶,一片光秃秃。
  
  不过,到底是慈悲的主,这样的蝉还是如愿的鸣叫了自己的整个夏天,临死的时候记挂着那颗奇怪的露珠,这样的露珠还是如愿的闪亮了整个黎明,惊得好几个小姑娘围着他直呼漂亮,直到太阳穿透自己身体的那一刻,他也是带着满足的,惦念着那只同样奇怪的蝉。
  
  究竟是怎样奇怪了,原来,果真是蝉爬的够慢,直到快黎明了才爬到树的第一个分支间,果真是露珠够个性,为了就着高闪亮自己的生命,就那么怪异的把自己撂到那么高的旁枝上,动也不能动。
  
  可是啊,不让人活得好,还不让人活的奇葩吗?这里的蝉和其他的蝉并无不同,速度却奇慢,这里的露珠与其他的露珠并无二异,虚荣心却极强。有不够的人生就得有东西补上啊,于是上帝让他们活的很奇葩,他们彼此都记住了彼此,也算留痕人间了啊。
  
  不让我活的比别人好,还不允许我比别人活的奇葩吗?
  
  可以。上帝笑笑说。转身是狂笑。
 
    标签:世俗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