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忽略

作者:冰曦 来源: 时间:2014-10-1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忽略
  
  如果有台摄影机,请把焦点投到这个叫九儿的孤儿身上。
  
  他,一个十岁的沉默寡言的男孩。记不清是何时,反正是从记事起就一直住在福山孤儿院,每天过着千遍一律的生活。多年简单而便宜的饭菜,那块油漆都快掉尽的滑滑梯,还有一小块永远不变的沙地。是这个孤儿院穷么?可是九儿曾偷偷看到院长乐呵呵的将一沓沓红色钞票装进包里,然后开着高档轿车出去,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张银行卡,从未在孤儿院出现过的银行卡。
  
  每天的生活就是玩玩滑梯,沙粒。偶尔有一两对夫妻会过来瞧瞧,意欲领养一个孩子。这时,那些孤儿会飞快的跑到屋子,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然后出去,翘首以盼的希望自己被带走,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可是每次,九儿都会被三儿死死的压在后面,然后看着那些夫妻领着新认的孩子走远。久而久之,他也不去争了,在其他孩子等着被领养的时候,他会蹲在沙地里,默默的抓起一把沙子,从一个手滑到另外一个手。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是他很喜欢。
  
  说起三儿,他是一个胖嘟嘟的八岁的男孩,却有着一股傲劲,总是以打败比他大的男孩为乐趣。特别是欺负九儿,他觉得特别爽快,因为九儿特别软弱,不会向院长打小报告。
  
  而现在,九儿一个人坐在公交车站牌下,暮色四合。路灯微微亮,打在灰色轮廓的物体上,也打在九儿身上。陆陆续续有公交车来这停下,然后离开。而九儿只是坐着,不说一句话,眼泪在眼眶打转。如果仔细看,他的衣服会有拉扯过后的裂缝。脸上也沾有污泥。晚风吹过,他的肩膀会因为寒冷而微微抖动。那么他为什么会在这呢?上午的时候,明媚的阳光顺着繁多的叶片细细碎碎的洒下来,漏近那片沙地,细密的沙粒也变得暖和和的。九儿在沙地玩的好好地,三儿却是不怀好意的带着他的跟班们过来了。“九儿,你去玩滑滑梯吧,我现在想玩沙子了。”三儿很是高傲的说的。但是九儿没有动,依旧自顾自的玩着手中的沙粒。不为别的,沙地是大家的,凭什么让给你三儿。看见九儿没动,三儿可是怒了,立刻跑过去,一把打掉九儿手中的沙子,然后猛地一推,九儿一个趔趄,仰面摔倒。三儿顺势坐在他肚子上,头也不回的喊道:“快帮我把他手按住。”然后用肥厚的手掌将九儿的脸颊按进沙地,嘴里不停地说着,“叫你不理我,叫你不理我……”九儿瘦弱的身子被压的死死的,但依旧不停地扭曲着,嘴唇紧闭,一句话也不说,眼睛死死的盯着三儿,或许是因为睁得太大,整个眼眶都是红的。三儿和他的跟班们戏弄了九儿一会,这才心满意足的将九儿推推搡搡的隔离在沙地外。
  
  没有人知道九儿在想什么,傻傻的坐在地上,拳头攥的紧紧的,眼眶越发的红艳。没人知道九儿是怎么爆发的,就像无法预料那个盛满惧怕与仇恨的气球会在这个时候爆炸。在三儿还毫不自知的玩着沙粒时,九儿带着满满的怨恨跑到他跟前,用捏的越发紧的拳头朝着三儿的脑袋砸去,三儿当场就晕过去了。那些孤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得慌了分寸,尖叫的,害怕的躲着的,还有去叫院长的。九儿也是愣了神,虽然没出过孤儿院,但是那台破旧的电视机还是告诉了自己,这有可能会坐牢。于是,带着阵阵后怕,九儿趁着混乱,跑了出去。一直跑到自认为安全的公交车站牌下,才停住了脚步。于是,便有了之前的一幕。
  
  夜幕逐渐降临,路灯也愈发的亮,硬生生的将黑暗戳出一个口子,将周围的物体映衬的清晰可见,包括九儿一侧脸上的污泥。夜晚,时不时会飘过一阵轻风,但对于这个孩子来说,足以冷的瑟瑟发抖,连投射下来的灯光也跟着发颤。正当九儿后悔自己的行为时,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长相粗犷的男人慢慢走近。“怎么一个人在这?”男人皱着眉问道。九儿抬头看了看男子,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然后低下头,一句话不说。“迷路了?”男子没有放弃,接着问。回答他的是微微左右摆动的头。“饿了吗?跟我走吧,给你弄点吃的。”男人说完,九儿便站起来,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男人笑了笑,在前面带路。九儿一句话不说,安安静静的跟在男人后面。只是他没发现,男人在转身时微微上扬的嘴角。
  
  一路无话,跟着男人七拐八拐到了一个类似小区的地方,打开门,男人让九儿进门,“你先坐会,我去弄点面条。”九儿便乖乖的坐在饭桌的椅子上,为什么不去外面吃呢,非得在家做?他终究是个孩子,只是稍微疑惑下,却也没发现不妥之处。不一会儿,男人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表面满脸热情的招呼九儿,“快吃吧,刚做出来的。”为什么只有一碗呢?但是九儿没好意思问,用筷子夹了一点放在嘴里,便停不下来了,嘴里含糊的说了句“谢谢”。而男人,笑容更深了,特别是在九儿倒在桌上时候。九儿倒下去后唯一听到的一句是“这迷药的药效还挺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妇女直直的看着自己。想起昨天男人对自己的行为,九儿推开妇女,就往外跑。还没到门口,一个巨大的阴影便将他笼罩住,接着便撞上了阴影的来源。摔倒在木板上,九儿才看到一个身材硕大的男子有些恼怒的看着自己。“怎么地,还想逃跑,告诉你,你是我花五万块买来的,五万块,得一年的忙活了。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这是个小村,要是逃跑,这附近全是深林,饿都饿死你。”男子简单讲了一下。九儿却是越想越气,恨无知的自己,恨常欺负自己的三儿,恨那个人贩子,而现在,更恨这个眼前的男人。于是他用眼神鼓鼓的看着男子。男子本来想去耕地,见九儿不服的眼睛,立马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拿着一个藤条,就往九儿身上抽。“看什么看,既然来了我家,就好好在家呆着。再给我看,我抽死你。”男人越说,抽的越重。“好了,好了,赵虎,他还是个孩子。”那个妇女一把抱住九儿。男子停下抽打,“你还护着他,要不是你没办法生,家族非得有个继承香火的,我至于花五万块去买一个孩子吗?他来咋们家,也不能白吃,得干活。”男子越过妇女,看着九儿,“不管你叫啥,你以后就叫赵九。”说完便离开了。
  
  于是,赵九便已儿子的形式义工的实质留在了赵虎家。劈材,做饭,管理家里的几亩地。他一句话怨言也不说,把这些统统扛下来。但是心里某个角落像是塞进了一颗种子,不停地汲取叫怨恨的营养,直到某天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赵九会偶尔听见他名义上的爸喝醉了,不停地辱骂着那个当初护着自己的妇女,甚至会看见他对着她大打出手。但是第二天,两个人又会像没事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九儿会想,她为什么不离开他呢?或许是像自己一样,离不开那一日三餐吧。日子这样平淡的过着,偶尔在晚上,赵九会躺着院子里,望着零星的星光,想起那可恶的三儿,曾经想早一步被人领养,离开孤儿院,离开三儿,等哪天游玩路过来的时候,就可以狠狠羞辱三儿一顿。可是现在呢,确实和领养差不多,却是和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几乎每天都会遭受赵虎的抽打,那根藤条,早已成为赵虎的必备装备。
  
  没有一成不变的海,在平静的海,无论多久,总有一天会翻起千层浪。那颗心里的种子,在一天一天的挨打下,终于剥茧而出了。事情是这样的,赵虎那天喝醉了酒,回到家,便开始喋喋不休的数落那个妇女的不是,后来越说越激动,拿起藤条便开始抽打她,赵九看不下去,紧紧的护住她,赵虎看的更生气了,越抽越用力。直到忍耐达到了极限,赵九猛地攥住藤条,猛地一拉,同时怒吼一声“够了”。赵虎顺势前倾扑倒。看着屋旁的铁锹,赵九脑袋一发热,拿起铁锹就对着赵虎铲去。
  
  没有像打三儿过后的慌乱,就像是松了一口气,九儿慢慢走出屋外。心情却是渐渐明朗。警察逮捕九儿的时候,九儿正躺在田地里,看着满天的星光,很奇怪,那晚星光却是格外明亮。
  
  当人们疯狂追求某某明星时,当所有的灯光打在那些明星的头上时,当那些摄像机费劲心机挖出明星隐私的时候,却鲜少有焦点投到这些孩子身上。不停地忽略却让这个叫九儿的孩子进了监狱,是谁的忽略?院长的 ?社会的?还是那个叫赵虎的男子的?他们本是这个世界的馈赠,却不小心成了遗弃物。但就算是遗弃物,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也无法被忽略的。给予一个孤儿院这样的避难所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的是有人关心,关注。哪怕仅仅是像那个妇人的保护也行。
 
    标签:孤儿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