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如果爱,请回头

作者:释熯忘 来源: 时间:2014-12-1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分手后才知道,一座城,竟然可以这么大,大到两个人可以三年内不再相遇。
  
  头倚靠在墙上,右手举着的是一个精致的高脚酒杯,杯中酒,一如当年,红得醉人,轻叹一声,望着窗外朦胧月色下的不夜城,繁华之处尽显落寞,自己又何尝不是?
  
  “最近还好么~”许久未见的朋友发来了一条问候。
  
  “还好啊”,放下手中的酒杯,盘腿坐在棕色的毛毯上,拿过手机下意识的迅速敲击出这三个字,点了发送后,才认真的想想,自己是否真的还好。如果真的是还好,又怎会在此时如此感伤,怎么会对故人念念不忘,自己还是渴望再次被爱的,不是吗?
  
  “好好的就好~我要结婚了。”看到对方发来的文字,笑了笑,删了自己刚刚打出来还来不及发过去的文字“依旧单身”。现在好像只有自己还依旧是单身吧,二十七岁了,如果严格的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的话,这一年自己应该结婚了,披上洁白的婚纱,踏着红毯走向幸福的殿堂。
  
  你说,人不能走错路,不然,就会永远也无法回头。其实回想起来,不是永远也无法回头而是没有勇气去重新开始,没有勇气去走另一段未知的路途。正如我们两年来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彼此。
  
  还记得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好女孩。”你笑着把我拉到怀里,说:“我是好男人就足够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温暖。你知道吗,当年你问的问题,我已经有了答案,你还会听吗?
  
  曾经以为我们在一起,如同两块玉完美的合为一体,可后来才知道哪会有完美的合体,裂痕,是永远也无法修复的。
  
  我无法忘记他,是因为他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他不曾爱过我,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是的,我欺骗了你,当年我的确是因为你与他太过相像而接近你。而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也不是你所说的报告厅,而是教学楼一侧的小路上,就那样擦肩而过,然后定住脚步回首望你的背影,苦笑着自言自语:“世间上竟然有如此相像的人。”
  
  如果没有报告厅的那次偶遇,我会只当那次擦肩而过是太久感情积淀而形成的幻觉。举着重重的相机为会议拍宣传照,这种工作,一向是由初入大学的新人来担任,会议召开多久,就要站多久。在走道中悄无声息的穿梭,一个回头忽然看到坐在倒数第三排的你,那一刻,感觉内心有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急剧膨胀,压的自己甚至难以呼吸。尤其是当你的目光扫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知道,这就是缘分。将相机从脸上挪开,对你微笑,我一向对自己的笑容很自信,而你显然也被吸引到了。
  
  我曾想过,如果你一直不向我表明心意,那我们就就此错过吧,可上天让我们在一起了,赐予了我幸福的七年时光
  
  在那一晚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你会看到那张照片,那些我写的称不上是日记也不是信件的片段。我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可你终究还是看到了。其实时至今日,我仍不知道你到底是何时发现的,是那次你帮我搬家,还是你在我房间里发现了?但当你发现自己是我笔下的替身时,心应该是痛的吧。原谅我吧,原谅我当时的隐瞒与犹豫,原谅我当时没有分清对你的感情。
  
  记得那一次,在学校食堂,我们被人称作是模范情侣时,你笑着回答说:“错,是模范夫妻。”那是我们在一起快一年的时候,当时我不禁耳根一红,一脸羞涩的嘟着嘴轻踢了你一下,说:“谁要嫁给你啊。”你假装没站稳,一把抱住我,“哎呦,好疼啊。”当时身边的人好多啊,你却丝毫不知收敛,我把你推开生气的走了。你在操场入口拦住我,我瞪着你,说:“你干嘛啊,明明知道我是喜欢低调的。”“要是再这么低调,我可就被别人抢走了。”你一副委屈的样子,是啊,我们太低调了,“你不喜欢吗?”我偏着头,心里的怒气早就消了,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你,那时我有私心的,我一直在等他回头,希望他能看到我。猝不及防的,你吻上来,我也没再推开你。时至今日,我仍记得,你的怒气是那么的盛,是不是那时你就知道了他的存在,只是现在的我不得而知了。
  
  到底是什么使我们分开了呢?把手机放到一边,又开了一瓶红酒,明日周末,不用担心会迟到,一直清醒着也该醉一下了,这样就算流泪明天也会忘的一干二净。
  
  我是苏允墨,我的那个他是权明宇,可是现在我爱你,赵煜绅。
  
  “煜绅,你知道吗?后来我看到一句话,它说‘如果你真的爱第一个,又怎么会同时看上第二个呢?”苏允墨望着外面,黑的如一个将人无情吞噬的空洞,自言自语,曾经那个制止她酗酒的人已经不在了,那个会在她拿起酒杯时夺过去一饮而尽的人不在了。
  
  那是五年前,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正逢毕业季,苏允墨忙于考研,突然间得知权明宇要订婚,心骤然收紧,原来他在自己的心里还是一直有位置的,就算赵煜绅陪在自己身边这么久还是无法替代他的位置。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幼稚,为什么不鼓起勇气告诉权明宇,自己一直爱着他,为什么要甘愿做他生命里的配角,为什么陪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为什么他们明明是青梅竹马,却只能以兄妹相称,那一晚,同学间的聚会,苏允墨与赵煜绅不是一个院系,聚会地点不在同一个地方,苏允墨像疯了一样狂灌酒,等赵煜绅赶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喝的摇摇晃晃,却还是不住的往杯中倒酒,赵煜绅夺过她手中的酒瓶放到一边,苏允墨皱着眉头,又拿过一个酒杯,一仰脖,准备灌下去,可却被人夺走,用力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脸怒火的赵煜绅喝下那杯酒,“小墨,你再这样,你举起多少杯,我就喝多少杯!”即使喝多了她还是保存了些许的理智,她深知眼前的人不是权明宇,泪就这么下来了,一把把她抱起来,道了别,把她带回自己的家。对了,赵煜绅家境相当不错,父母早就因为他上大学,为他置了房,这也一直是苏允墨认为自己不会和赵煜绅长久的原因之一,家庭因素。
  
  回到赵煜绅的家,把她放在沙发上,在转身去给她拿一床小毯子的时候,苏允墨忽然站起来跑到餐厅酒柜里拿出一瓶开封了的红酒,颤巍巍的拔开塞子,手不住抖的往酒杯里倒,赵煜绅看到她的这个样子,一把夺走,拉扯中,红酒撒在苏允墨的衣襟上,立刻红了一大片。
  
  “我好难过,好累,怎么办?怎么办?”苏允墨泪如雨下,有太多的事压在心底,太久了,太痛了,难以倾诉,就是现在,也不能向任何人说到底是因为什么,轻轻地把她揽到怀里,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一切,不论是丑陋的还是美好的,这个道理赵煜绅从一开始决定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懂了,她不是一个坏女孩,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他愿意等,等到她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付给自己的那一天。
  
  终于,苏允墨如愿以偿的考上本市另一所高校的研究生,赵煜绅则是根据家庭安排进入自家企业入职,曾以为,他们的故事到了这里应该是就此别过,可命运就是喜欢开这种玩笑。
  
  那个黄昏,本是应该说再见的。毕业季来临,校园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气氛,伤感与迷茫是主打风格。6月份初的傍晚已经有些热,如往常一样,苏允墨站在学校湖边等赵煜绅,一些话在心中已经想了好久,一会儿只要说出口就可以了,深吸一口气,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不禁跳的越来越快,是不舍吗?怎么会,兀自笑了笑,回过头看到的却竟然是权明宇,那个几乎已经消失在自己生命的人,如果没有记错,还有半年,他就要结婚了。笑容顿时僵住,立刻扭过头。
  
  “墨墨,赵煜绅真的很爱你,你们应该有美好的结局。”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是吗?”嗓子忽然一紧,不自觉的吐出这两个字。
  
  “墨墨,你知道的,我们。。。”
  
  “我知道,求你别说了,”苏允墨打断他的话,“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我们一生可以做错许多事,可是最可怕的是一错再错,既然生活已经回到正轨,那就不要再试图回到原来的轨迹了吧。”伸手拍了拍苏允墨的肩头,准备离开。
  
  “等等,”苏允墨忽然叫住他,“你,爱过我吗?”
  
  “没有。”两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字,冷的心直发颤。既然这样,那就和赵煜绅继续走下去。于是那声再见也就没有说出口。
  
  曾经闺蜜小玫问过苏允墨,赵煜绅各方面都要比权明宇要强,为什么她却只当赵煜绅是个替身,当时她的回答是:“爱情这种事,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有为什么。”她是幸运的,没有了权明宇,至少还有赵煜绅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后来,在苏允墨研二的时候,赵煜绅提出来要她搬到自己家里,这样两个人见面就不会那么辛苦了,一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却还是问了一句:“你真的会娶我吗?”
  
  “为什么不呢?”将她揽入怀中,那一刻,允墨终于下定决心放下前一段感情。
  
  总以为以后的生活中便是爱人伴在旁,可惜现实中没有灰姑娘,家庭的阻拦让他们身心俱疲。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怕什么!”赵煜绅怒气冲冲的对在卧房里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的苏允墨喊道。
  
  “我们不合适。”把自己的衣物从衣柜里取出来,放进自己当年带来的行李箱,首饰她一样也没拿,那些本来就不属于她。这些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总是很少接受他送的昂贵的礼物,她自尊心强,他也理解。那些首饰都是苏允墨搬来之前,赵煜绅提前买好放在那里,让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一把把行李箱从床上拉起扔到一边,允墨一惊,她知道,赵煜绅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可这一次,不管怎样,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想绕开他去捡行李箱,却被他抓住左胳膊,不能再向前,真的好用力。
  
  “ 松手!”用力挣脱,却无奈于男女力量相差的太过悬殊。
  
  “是因为权明宇,对不对,对不对!”看到他恨恨的样子,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允墨一下愣住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爱过权明宇。
  
  “不说话了是吗,苏,允,墨,你当我是什么!”猛地向后用力,把她甩到床上,看到她的眼泪簌簌的留下,心中的怒火却越燃越旺,“你爱的人从来不是我,可我一直认为就是一块寒玉也该被捂暖了,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不合适,不合适。”像呢喃一样,从允墨口中吐出,从床上起身,准备拾起地上的行李箱,这一次赵煜绅像疯了一样把她一把推到地上,毫无防备,整个人重重的跌在地上,小腹剧痛袭来,冷汗直流,很快身下便是血,“孩子,我的孩子。”允墨捂住小腹,好似尽力搂住自己的宝贝,也是那一刻,她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无力,连自己的孩子竟然都保不住。
  
  当她再醒过来时,病床前是自己的父母,那个人,不在。
  
  “墨墨。”妈妈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妈,孩子,”顿了顿,“没保住,是吗?”
  
  看到父母没有说话,爸爸只是坐在一边低着头,心里也是有了答案。缓缓闭上双眼,终于结束了,从此自己的世界里再无赵煜绅。耳边似乎还是当年父亲一直强调的门第之论,自己不过是普通家庭,更何况自己有错在先,一切在她接近赵煜绅的那一刻都注定错了,现在不过是在自食苦果罢了。
  
  两年的时间,生活正如自己所期待的,平静如水,权明宇的女儿已经一岁半了,胖胖嘟嘟的小脸很可爱,允墨在闲时会去看她,也会想到与自己无缘的孩子,想到赵煜绅。不看到他,几乎是不可能,他总是会定期出现在杂志报纸上,青年才俊嘛。他们,真的变成两个世界的人了。
  
  其实当年他有去看过她,却被她拒之门外,再后来,出院后,她换掉所有的联系方式。
  
  隔日周六睡到中午还是头痛不已,远远的听到自己手机遥远的铃声,爬起来看到未接来电17,是大学闺蜜小玫,她是疯了吗。拨回去,只听到对方的一顿训斥:“搞什么啊,你失联了一上午了,好不好,别告诉你没带手机,大学的时候你从来不带钥匙我也就忍了,现在的时代你竟然还敢不带手机,不带手机!”
  
  “你先冷静一下,”允墨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有什么急事?”
  
  “哦,气的我哟,下周百年校庆,一起回去吧。”
  
  “这么快就一百年了?”
  
  “回不回?”对方倒是干净利落。
  
  “我想想。”
  
  “顺便还有个同学聚会,来啦,”说完就听到小玫对那边的人喊了一句,“允墨确定来了。”
  
  “我哪里说过?”无语的反诘。
  
  “乖。”对方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面对小玫,允墨从来只有翻白眼的份,一会儿又看到她发过来的一条信息:为了确保你来,我决定下周亲自去你家。这下允墨直接清醒了,校庆,他一定会来吧。跑到浴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眉眼中有着两年前所没有的疲倦,胡乱的洗了一把脸,洗着洗着突然大哭起来,赵煜绅,我爱上你了,你知道吗?用两年的时间,终于明白你在我生命中的意义,只是这一次,是不是太迟了?
  
  周五傍晚,小玫准时出现在允墨家,允墨选择了大学老师的职业,蛮符合她的气质,过着自己惬意的小资生活,只是身边少了个人罢了。当时在F大和C大,这两所本市的高校中,她选择了C大,究其原因,怕的就是为力去独自面对他们相识的地方。现在,竟然又要回到那里了,想想,不禁心生忐忑。
  
  “我带了全套的化妆装备,叮叮。”小玫将手中的大箱子放在茶几上,允墨凑过去看了一眼。
  
  “还以为你带了被子过来。”
  
  “明晚舞会,我一定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哦,”允墨拿出酒杯,倒了两杯红酒,“喝点酒。”
  
  “你一直是以酒代水的吗?”小玫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她,“看看你们这些资本家,真是,你和阿绅不愧是一对。”
  
  手突然一抖,小玫看到允墨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自觉口误,赶紧错开话题,“你这房子装修的挺漂亮啊。”
  
  那晚,她们聊了很多人,很多事,也感伤了许多,当然也聊到了赵煜绅,小玫问她如果赵煜绅还爱她,他们还会在一起吗,允墨沉默了,半响说没有如果,自己却真的是爱上他了。小玫笑了,她说你们真是造孽,既然相爱,何必分开。她还说允墨你想过吗,你以前总说自己爱的是权明宇,其实只是因为自己先遇到的那个人是他,可是爱是不分先后的,先出现在你生命的并不是你真正爱的人,现在好了,你终于明白自己所爱的是谁了。“只是太迟了。”以这句话结束了交谈,谁能预料到以后会发生什么呢,爱就一定要在一起吗,一切都是未必吧。
  
  周六早上在小玫准备对自己的脸下手之前,允墨化了一个淡妆,她一向追求的是简单随性,与小玫的精雕细琢实在是不同道。F大和C大,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再加上周六的出行高峰,当她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毕竟是百年校庆,安检做的很充足,在门口拿了出入证后,小玫拖着允墨走向食堂,说什么中午也一定要在食堂吃一顿,下午在校园逛一逛。满脸黑线的跟在小玫后面,迎面看到了他,心猛地一颤,他,果然是来了。
  
  小玫也看到他了,也是,谁会看不到呢,赵氏集团的继任人,曾经的F大高材生,现在被一堆人拥簇着,与他相比,自己是多么的渺小。驻足,就那样的看他走过去,不发一语,他显然是没看到自己,以前,不会是这样的。
  
  “苏学姐,张学姐。”远方有个两个女生跑过来,小玫和允墨一愣,那边,赵煜绅回头看到一个身材高挑匀称,上身白色长披肩,下身简单牛仔的背影,栗色大波浪在风中飘摇,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由内而外散发出来,他不会认错,一定是她。即使她把背影留给自己也不会认错。
  
  “我们是你们同系的13级学妹,在公告栏的优秀学子曾经看到过两位学姐的照片。”其中一个女生自我介绍道。
  
  “若是论优秀,应该是你们的苏学姐,博士毕业,你说你,读这么高的学位干嘛啊。”小玫时刻不忘调侃一下她读博士的事情。
  
  “你们好。”允墨得体的笑笑。
  
  “苏学姐真的好有气质哟,可以来张合照吗?”另一个女生问。
  
  “可以。”为了配合,允墨微微屈膝和她们保持同一高度,赵煜绅看着,不自觉的笑意盈盈,她还是那样,明明这么乖,这么贴心,却还是说自己不是好女孩。墨墨,这一次,我绝不放手。
  
  和身边的人说了声抱歉,不能赴中午的约,而后走到允墨的身后。允墨与她们合完照后,抬起头看到自己面前露出诡异笑容的小玫,皱眉刚想问她怎么了,就听她说:“墨墨啊,我突然很想和学妹单独交流一下,一会儿联系啊。”然后就被她往后一推跌入一个人的怀抱里,允墨被吓到了,忙说抱歉抱歉,却看到了他,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一时竟尴尬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没事吧?”许是气氛太冰冷,赵煜绅问眼前人。
  
  “没事。”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身边人来人往不断,又大多都认识赵煜绅,窃窃私语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允墨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跟我走。”赵煜绅像当年一样,把她揽到怀里,刻意的为她遮挡住别人的目光。两年的不见,曾经的争吵,在此时似乎已经荡然无存,无需解释,他们依旧保持着当年的默契。
  
  允墨和赵煜绅面对面坐着,桌上几乎全是允墨喜欢吃的菜。
  
  “你,过得还好吗?”赵煜绅问。不知怎么的,允墨忽然哭起来。赵煜绅手足无措的起身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为她擦拭眼泪。
  
  “我以为你过得很好,所以没有再去打扰你的生活。”
  
  “你知不知道,失去孩子,我有多么痛。”头靠在他的肩膀,那一晚的场景又回到脑海。
  
  “对不起。”
  
  “你问我在怕什么,”把头抬起,和他四目相对,“那我现在告诉你,我怕我们最终不能在一起。而且我最怕的,也发生了。”
  
  “我爱你。”赵煜绅狠狠地吻住对面的人儿,面上沾上她的泪,心里却是幸福的,他们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绝不要再错过。
  
  再回到学校,允墨挽着赵煜绅的胳膊,他们重走着当年无数次走过的路,常常遇到故人,驻足打声招呼,好似两年前什么都未发生。再见小玫时,已经是晚上,晚会即将开始。
  
  “阿绅,我帮你把人拉到这里,你要怎么谢我啊。”身穿红色晚礼服的小玫光艳亮人,允墨终于反应过来,这一切是赵煜绅做的局,只为重逢。
  
  “我终于还是输给了自己爱你的那颗心。”这是婚后一晚,允墨躺在赵煜绅怀里时,赵煜绅说的。
  
  噗嗤一声笑出声,允墨撑起身看着自己的丈夫,说:“在我最初失去孩子的那段时间,我想一辈子都不见你,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对女人动手的男人。”
  
  “当时我真的是气急了,一想到你爱的人不是我,整个人。。。”
  
  “我知道,”用手堵上他的嘴,“是不是如果我不是博士学位,你父母还是不会认可我?”
  
  “我告诉过他们,此生非你不娶。”深邃的眸光注视着爱人。
  
  “那我可真是个坏女人。”把头埋的更深。
  
  “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更是一个坏男人。所以我们绝配。”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在她耳畔说了一句:“我还你个孩子吧。”
  
  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已经来不及,被压在身下。如是,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如果爱,请回头,在爱面前再多的骄傲不过是牵绊,那份骄傲不应该是出现在爱情之中。
  
  分手后才知道,一座城,竟然可以这么大,大到两个人可以三年内不再相遇。
  
  头倚靠在墙上,右手举着的是一个精致的高脚酒杯,杯中酒,一如当年,红得醉人,轻叹一声,望着窗外朦胧月色下的不夜城,繁华之处尽显落寞,自己又何尝不是?
  
  “最近还好么~”许久未见的朋友发来了一条问候。
  
  “还好啊”,放下手中的酒杯,盘腿坐在棕色的毛毯上,拿过手机下意识的迅速敲击出这三个字,点了发送后,才认真的想想,自己是否真的还好。如果真的是还好,又怎会在此时如此感伤,怎么会对故人念念不忘,自己还是渴望再次被爱的,不是吗?
  
  “好好的就好~我要结婚了。”看到对方发来的文字,笑了笑,删了自己刚刚打出来还来不及发过去的文字“依旧单身”。现在好像只有自己还依旧是单身吧,二十七岁了,如果严格的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的话,这一年自己应该结婚了,披上洁白的婚纱,踏着红毯走向幸福的殿堂。
  
  你说,人不能走错路,不然,就会永远也无法回头。其实回想起来,不是永远也无法回头而是没有勇气去重新开始,没有勇气去走另一段未知的路途。正如我们两年来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彼此。
  
  还记得决定在一起的时候,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好女孩。”你笑着把我拉到怀里,说:“我是好男人就足够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温暖。你知道吗,当年你问的问题,我已经有了答案,你还会听吗?
  
  曾经以为我们在一起,如同两块玉完美的合为一体,可后来才知道哪会有完美的合体,裂痕,是永远也无法修复的。
  
  我无法忘记他,是因为他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他不曾爱过我,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是的,我欺骗了你,当年我的确是因为你与他太过相像而接近你。而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也不是你所说的报告厅,而是教学楼一侧的小路上,就那样擦肩而过,然后定住脚步回首望你的背影,苦笑着自言自语:“世间上竟然有如此相像的人。”
  
  如果没有报告厅的那次偶遇,我会只当那次擦肩而过是太久感情积淀而形成的幻觉。举着重重的相机为会议拍宣传照,这种工作,一向是由初入大学的新人来担任,会议召开多久,就要站多久。在走道中悄无声息的穿梭,一个回头忽然看到坐在倒数第三排的你,那一刻,感觉内心有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急剧膨胀,压的自己甚至难以呼吸。尤其是当你的目光扫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知道,这就是缘分。将相机从脸上挪开,对你微笑,我一向对自己的笑容很自信,而你显然也被吸引到了。
  
  我曾想过,如果你一直不向我表明心意,那我们就就此错过吧,可上天让我们在一起了,赐予了我幸福的七年时光。
  
  在那一晚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你会看到那张照片,那些我写的称不上是日记也不是信件的片段。我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可你终究还是看到了。其实时至今日,我仍不知道你到底是何时发现的,是那次你帮我搬家,还是你在我房间里发现了?但当你发现自己是我笔下的替身时,心应该是痛的吧。原谅我吧,原谅我当时的隐瞒与犹豫,原谅我当时没有分清对你的感情。
  
  记得那一次,在学校食堂,我们被人称作是模范情侣时,你笑着回答说:“错,是模范夫妻。”那是我们在一起快一年的时候,当时我不禁耳根一红,一脸羞涩的嘟着嘴轻踢了你一下,说:“谁要嫁给你啊。”你假装没站稳,一把抱住我,“哎呦,好疼啊。”当时身边的人好多啊,你却丝毫不知收敛,我把你推开生气的走了。你在操场入口拦住我,我瞪着你,说:“你干嘛啊,明明知道我是喜欢低调的。”“要是再这么低调,我可就被别人抢走了。”你一副委屈的样子,是啊,我们太低调了,“你不喜欢吗?”我偏着头,心里的怒气早就消了,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你,那时我有私心的,我一直在等他回头,希望他能看到我。猝不及防的,你吻上来,我也没再推开你。时至今日,我仍记得,你的怒气是那么的盛,是不是那时你就知道了他的存在,只是现在的我不得而知了。
  
  到底是什么使我们分开了呢?把手机放到一边,又开了一瓶红酒,明日周末,不用担心会迟到,一直清醒着也该醉一下了,这样就算流泪明天也会忘的一干二净。
  
  我是苏允墨,我的那个他是权明宇,可是现在我爱你,赵煜绅。
  
  “煜绅,你知道吗?后来我看到一句话,它说‘如果你真的爱第一个,又怎么会同时看上第二个呢?”苏允墨望着外面,黑的如一个将人无情吞噬的空洞,自言自语,曾经那个制止她酗酒的人已经不在了,那个会在她拿起酒杯时夺过去一饮而尽的人不在了。
  
  那是五年前,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正逢毕业季,苏允墨忙于考研,突然间得知权明宇要订婚,心骤然收紧,原来他在自己的心里还是一直有位置的,就算赵煜绅陪在自己身边这么久还是无法替代他的位置。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幼稚,为什么不鼓起勇气告诉权明宇,自己一直爱着他,为什么要甘愿做他生命里的配角,为什么陪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为什么他们明明是青梅竹马,却只能以兄妹相称,那一晚,同学间的聚会,苏允墨与赵煜绅不是一个院系,聚会地点不在同一个地方,苏允墨像疯了一样狂灌酒,等赵煜绅赶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喝的摇摇晃晃,却还是不住的往杯中倒酒,赵煜绅夺过她手中的酒瓶放到一边,苏允墨皱着眉头,又拿过一个酒杯,一仰脖,准备灌下去,可却被人夺走,用力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脸怒火的赵煜绅喝下那杯酒,“小墨,你再这样,你举起多少杯,我就喝多少杯!”即使喝多了她还是保存了些许的理智,她深知眼前的人不是权明宇,泪就这么下来了,一把把她抱起来,道了别,把她带回自己的家。对了,赵煜绅家境相当不错,父母早就因为他上大学,为他置了房,这也一直是苏允墨认为自己不会和赵煜绅长久的原因之一,家庭因素。
  
  回到赵煜绅的家,把她放在沙发上,在转身去给她拿一床小毯子的时候,苏允墨忽然站起来跑到餐厅酒柜里拿出一瓶开封了的红酒,颤巍巍的拔开塞子,手不住抖的往酒杯里倒,赵煜绅看到她的这个样子,一把夺走,拉扯中,红酒撒在苏允墨的衣襟上,立刻红了一大片。
  
  “我好难过,好累,怎么办?怎么办?”苏允墨泪如雨下,有太多的事压在心底,太久了,太痛了,难以倾诉,就是现在,也不能向任何人说到底是因为什么,轻轻地把她揽到怀里,爱一个人就要接受她的一切,不论是丑陋的还是美好的,这个道理赵煜绅从一开始决定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懂了,她不是一个坏女孩,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他愿意等,等到她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付给自己的那一天。
  
  终于,苏允墨如愿以偿的考上本市另一所高校的研究生,赵煜绅则是根据家庭安排进入自家企业入职,曾以为,他们的故事到了这里应该是就此别过,可命运就是喜欢开这种玩笑。
  
  那个黄昏,本是应该说再见的。毕业季来临,校园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气氛,伤感与迷茫是主打风格。6月份初的傍晚已经有些热,如往常一样,苏允墨站在学校湖边等赵煜绅,一些话在心中已经想了好久,一会儿只要说出口就可以了,深吸一口气,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不禁跳的越来越快,是不舍吗?怎么会,兀自笑了笑,回过头看到的却竟然是权明宇,那个几乎已经消失在自己生命的人,如果没有记错,还有半年,他就要结婚了。笑容顿时僵住,立刻扭过头。
  
  “墨墨,赵煜绅真的很爱你,你们应该有美好的结局。”这是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是吗?”嗓子忽然一紧,不自觉的吐出这两个字。
  
  “墨墨,你知道的,我们。。。”
  
  “我知道,求你别说了,”苏允墨打断他的话,“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我们一生可以做错许多事,可是最可怕的是一错再错,既然生活已经回到正轨,那就不要再试图回到原来的轨迹了吧。”伸手拍了拍苏允墨的肩头,准备离开。
  
  “等等,”苏允墨忽然叫住他,“你,爱过我吗?”
  
  “没有。”两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字,冷的心直发颤。既然这样,那就和赵煜绅继续走下去。于是那声再见也就没有说出口。
  
  曾经闺蜜小玫问过苏允墨,赵煜绅各方面都要比权明宇要强,为什么她却只当赵煜绅是个替身,当时她的回答是:“爱情这种事,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有为什么。”她是幸运的,没有了权明宇,至少还有赵煜绅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后来,在苏允墨研二的时候,赵煜绅提出来要她搬到自己家里,这样两个人见面就不会那么辛苦了,一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却还是问了一句:“你真的会娶我吗?”
  
  “为什么不呢?”将她揽入怀中,那一刻,允墨终于下定决心放下前一段感情。
  
  总以为以后的生活中便是爱人伴在旁,可惜现实中没有灰姑娘,家庭的阻拦让他们身心俱疲。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怕什么!”赵煜绅怒气冲冲的对在卧房里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的苏允墨喊道。
  
  “我们不合适。”把自己的衣物从衣柜里取出来,放进自己当年带来的行李箱,首饰她一样也没拿,那些本来就不属于她。这些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总是很少接受他送的昂贵的礼物,她自尊心强,他也理解。那些首饰都是苏允墨搬来之前,赵煜绅提前买好放在那里,让她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一把把行李箱从床上拉起扔到一边,允墨一惊,她知道,赵煜绅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可这一次,不管怎样,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想绕开他去捡行李箱,却被他抓住左胳膊,不能再向前,真的好用力。
  
  “松手!”用力挣脱,却无奈于男女力量相差的太过悬殊。
  
  “是因为权明宇,对不对,对不对!”看到他恨恨的样子,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允墨一下愣住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爱过权明宇。
  
  “不说话了是吗,苏,允,墨,你当我是什么!”猛地向后用力,把她甩到床上,看到她的眼泪簌簌的留下,心中的怒火却越燃越旺,“你爱的人从来不是我,可我一直认为就是一块寒玉也该被捂暖了,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不合适,不合适。”像呢喃一样,从允墨口中吐出,从床上起身,准备拾起地上的行李箱,这一次赵煜绅像疯了一样把她一把推到地上,毫无防备,整个人重重的跌在地上,小腹剧痛袭来,冷汗直流,很快身下便是血,“孩子,我的孩子。”允墨捂住小腹,好似尽力搂住自己的宝贝,也是那一刻,她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无力,连自己的孩子竟然都保不住。
  
  当她再醒过来时,病床前是自己的父母,那个人,不在。
  
  “墨墨。”妈妈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妈,孩子,”顿了顿,“没保住,是吗?”
  
  看到父母没有说话,爸爸只是坐在一边低着头,心里也是有了答案。缓缓闭上双眼,终于结束了,从此自己的世界里再无赵煜绅。耳边似乎还是当年父亲一直强调的门第之论,自己不过是普通家庭,更何况自己有错在先,一切在她接近赵煜绅的那一刻都注定错了,现在不过是在自食苦果罢了。
  
  两年的时间,生活正如自己所期待的,平静如水,权明宇的女儿已经一岁半了,胖胖嘟嘟的小脸很可爱,允墨在闲时会去看她,也会想到与自己无缘的孩子,想到赵煜绅。不看到他,几乎是不可能,他总是会定期出现在杂志报纸上,青年才俊嘛。他们,真的变成两个世界的人了。
  
  其实当年他有去看过她,却被她拒之门外,再后来,出院后,她换掉所有的联系方式。
  
  隔日周六睡到中午还是头痛不已,远远的听到自己手机遥远的铃声,爬起来看到未接来电17,是大学闺蜜小玫,她是疯了吗。拨回去,只听到对方的一顿训斥:“搞什么啊,你失联了一上午了,好不好,别告诉你没带手机,大学的时候你从来不带钥匙我也就忍了,现在的时代你竟然还敢不带手机,不带手机!”
  
  “你先冷静一下,”允墨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有什么急事?”
  
  “哦,气的我哟,下周百年校庆,一起回去吧。”
  
  “这么快就一百年了?”
  
  “回不回?”对方倒是干净利落。
  
  “我想想。”
  
  “顺便还有个同学聚会,来啦,”说完就听到小玫对那边的人喊了一句,“允墨确定来了。”
  
  “我哪里说过?”无语的反诘。
  
  “乖。”对方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面对小玫,允墨从来只有翻白眼的份,一会儿又看到她发过来的一条信息:为了确保你来,我决定下周亲自去你家。这下允墨直接清醒了,校庆,他一定会来吧。跑到浴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眉眼中有着两年前所没有的疲倦,胡乱的洗了一把脸,洗着洗着突然大哭起来,赵煜绅,我爱上你了,你知道吗?用两年的时间,终于明白你在我生命中的意义,只是这一次,是不是太迟了?
  
  周五傍晚,小玫准时出现在允墨家,允墨选择了大学老师的职业,蛮符合她的气质,过着自己惬意的小资生活,只是身边少了个人罢了。当时在F大和C大,这两所本市的高校中,她选择了C大,究其原因,怕的就是为力去独自面对他们相识的地方。现在,竟然又要回到那里了,想想,不禁心生忐忑。
  
  “我带了全套的化妆装备,叮叮。”小玫将手中的大箱子放在茶几上,允墨凑过去看了一眼。
  
  “还以为你带了被子过来。”
  
  “明晚舞会,我一定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哦,”允墨拿出酒杯,倒了两杯红酒,“喝点酒。”
  
  “你一直是以酒代水的吗?”小玫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她,“看看你们这些资本家,真是,你和阿绅不愧是一对。”
  
  手突然一抖,小玫看到允墨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自觉口误,赶紧错开话题,“你这房子装修的挺漂亮啊。”
  
  那晚,她们聊了很多人,很多事,也感伤了许多,当然也聊到了赵煜绅,小玫问她如果赵煜绅还爱她,他们还会在一起吗,允墨沉默了,半响说没有如果,自己却真的是爱上他了。小玫笑了,她说你们真是造孽,既然相爱,何必分开。她还说允墨你想过吗,你以前总说自己爱的是权明宇,其实只是因为自己先遇到的那个人是他,可是爱是不分先后的,先出现在你生命的并不是你真正爱的人,现在好了,你终于明白自己所爱的是谁了。“只是太迟了。”以这句话结束了交谈,谁能预料到以后会发生什么呢,爱就一定要在一起吗,一切都是未必吧。
  
  周六早上在小玫准备对自己的脸下手之前,允墨化了一个淡妆,她一向追求的是简单随性,与小玫的精雕细琢实在是不同道。F大和C大,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再加上周六的出行高峰,当她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毕竟是百年校庆,安检做的很充足,在门口拿了出入证后,小玫拖着允墨走向食堂,说什么中午也一定要在食堂吃一顿,下午在校园逛一逛。满脸黑线的跟在小玫后面,迎面看到了他,心猛地一颤,他,果然是来了。
  
  小玫也看到他了,也是,谁会看不到呢,赵氏集团的继任人,曾经的F大高材生,现在被一堆人拥簇着,与他相比,自己是多么的渺小。驻足,就那样的看他走过去,不发一语,他显然是没看到自己,以前,不会是这样的。
  
  “苏学姐,张学姐。”远方有个两个女生跑过来,小玫和允墨一愣,那边,赵煜绅回头看到一个身材高挑匀称,上身白色长披肩,下身简单牛仔的背影,栗色大波浪在风中飘摇,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由内而外散发出来,他不会认错,一定是她。即使她把背影留给自己也不会认错。
  
  “我们是你们同系的13级学妹,在公告栏的优秀学子曾经看到过两位学姐的照片。”其中一个女生自我介绍道。
  
  “若是论优秀,应该是你们的苏学姐,博士毕业,你说你,读这么高的学位干嘛啊。”小玫时刻不忘调侃一下她读博士的事情。
  
  “你们好。”允墨得体的笑笑。
  
  “苏学姐真的好有气质哟,可以来张合照吗?”另一个女生问。
  
  “可以。”为了配合,允墨微微屈膝和她们保持同一高度,赵煜绅看着,不自觉的笑意盈盈,她还是那样,明明这么乖,这么贴心,却还是说自己不是好女孩。墨墨,这一次,我绝不放手。
  
  和身边的人说了声抱歉,不能赴中午的约,而后走到允墨的身后。允墨与她们合完照后,抬起头看到自己面前露出诡异笑容的小玫,皱眉刚想问她怎么了,就听她说:“墨墨啊,我突然很想和学妹单独交流一下,一会儿联系啊。”然后就被她往后一推跌入一个人的怀抱里,允墨被吓到了,忙说抱歉抱歉,却看到了他,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一时竟尴尬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没事吧?”许是气氛太冰冷,赵煜绅问眼前人。
  
  “没事。”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身边人来人往不断,又大多都认识赵煜绅,窃窃私语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允墨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跟我走。”赵煜绅像当年一样,把她揽到怀里,刻意的为她遮挡住别人的目光。两年的不见,曾经的争吵,在此时似乎已经荡然无存,无需解释,他们依旧保持着当年的默契。
  
  允墨和赵煜绅面对面坐着,桌上几乎全是允墨喜欢吃的菜。
  
  “你,过得还好吗?”赵煜绅问。不知怎么的,允墨忽然哭起来。赵煜绅手足无措的起身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为她擦拭眼泪。
  
  “我以为你过得很好,所以没有再去打扰你的生活。”
  
  “你知不知道,失去孩子,我有多么痛。”头靠在他的肩膀,那一晚的场景又回到脑海。
  
  “对不起。”
  
  “你问我在怕什么,”把头抬起,和他四目相对,“那我现在告诉你,我怕我们最终不能在一起。而且我最怕的,也发生了。”
  
  “我爱你。”赵煜绅狠狠地吻住对面的人儿,面上沾上她的泪,心里却是幸福的,他们已经错过了一次,这一次绝不要再错过。
  
  再回到学校,允墨挽着赵煜绅的胳膊,他们重走着当年无数次走过的路,常常遇到故人,驻足打声招呼,好似两年前什么都未发生。再见小玫时,已经是晚上,晚会即将开始。
  
  “阿绅,我帮你把人拉到这里,你要怎么谢我啊。”身穿红色晚礼服的小玫光艳亮人,允墨终于反应过来,这一切是赵煜绅做的局,只为重逢。
  
  “我终于还是输给了自己爱你的那颗心。”这是婚后一晚,允墨躺在赵煜绅怀里时,赵煜绅说的。
  
  噗嗤一声笑出声,允墨撑起身看着自己的丈夫,说:“在我最初失去孩子的那段时间,我想一辈子都不见你,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对女人动手的男人。”
  
  “当时我真的是气急了,一想到你爱的人不是我,整个人。。。”
  
  “我知道,”用手堵上他的嘴,“是不是如果我不是博士学位,你父母还是不会认可我?”
  
  “我告诉过他们,此生非你不娶。”深邃的眸光注视着爱人。
  
  “那我可真是个坏女人。”把头埋的更深。
  
  “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更是一个坏男人。所以我们绝配。”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在她耳畔说了一句:“我还你个孩子吧。”
  
  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已经来不及,被压在身下。如是,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如果爱,请回头,在爱面前再多的骄傲不过是牵绊,那份骄傲不应该是出现在爱情之中。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