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南国恨,北国梦

作者:恒心雨季 来源: 时间:2015-07-1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南国,金戈铁马路萧萧,踏平中原夺天下。
  
  北国,皑皑白雪纷纷落,乍暖还寒等来年。
  
  我生在北国大魏,这样一个寒冷的国度里。父皇母后待我如掌上明珠,因为我是他们的独女。父皇很爱我的母后。一生只有我母后一个妻子,从未纳妾。
  
  父皇的宫殿可堪称金碧辉煌,气势宏伟。大殿的柱子之上金龙盘旋着,头望半空,尾巴直入殿底。宫殿是透空的,宫殿中有一水池,是供接入天水之用。宫殿外,大地一片白茫茫,屋瓦房顶上全是皑皑白雪覆盖着,一年到头,终是没有融化的时候,只见众士兵把守宫门,只是裹了一件裘衣,他们还是那样威武,不畏严寒,只为保护父皇,母后和我。
  
  “茜羽,我的皇儿,父皇将来的江山可要交由你打理了,如今你也已经年满十八了,就让我父皇和母后为你挑一位可心的驸马好不好?”父皇很是着急我的终身大事。
  
  “父皇。。。父皇。。。儿臣要父皇给儿臣挑一名英勇的大将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我拉着父皇的衣襟不停地和他撒娇。
  
  “好好好,就依我的公主。”父皇禁不住我的撒娇,便答应了我的请求。
  
  次日,宫殿上大摆筵席,只为给我挑一位称心如意的驸马。我从小就梦想着有一位将军可以保护我,父皇和母后。
  
  父皇要我在宴席上跳舞,我答应了父皇的请求。
  
  以前在跳舞时候,宫娥们总是夸赞我腰肢纤细,面如蟠桃,神彩异形。我果真如此吗?但是每次跳起舞蹈的时候,我总是一只脚托盘而舞,手望空中,身体不停的旋转,然后双手散开又合拢,如此反复,伴着乐师们的奏乐,银光下,我的舞蹈便总是博得宫娥太监们的无数次拍手称赞。
  
  今天,我又得在宫殿上一展舞姿了,只为博得我未来的驸马的一笑。宫殿上有将军的儿子们,有各国来的皇子们。只是听父皇在我耳边说起,这些都是来自各国的皇子们,都想来一睹我的美貌,父皇一定会按照我的意思给我挑选一位将军作为我未来的驸马。
  
  其实,父皇心里明白,他不可能把我远嫁给其他国家的皇子,因为将来我要继承皇位。
  
  我的出场特别奇特,我被含在一朵美丽的梅花花蕾中间,由一辆推车渐渐上了宫殿。含苞待放的花蕾逐渐打开,我露出了真容,只见我便舞了起来,这次我却来舞剑,只见那剑在我手中不断旋转,银光闪闪,我的足抬起放下间,手随着那把剑不断舞动,紧接着我放下剑,隔空跳到了宫娥们围成圈而手托起的玉盘中开始不断旋转,一只手是往空中放,一只手则是往下,两只手来回摆动。白雪映衬下,我是显得那么夺目。
  
  在场的将军们,丞相,皇子们都拍手叫道:“好好好,真想不到皇上竟然能生出美貌与才华兼并的女儿。”
  
  “皇上,我们已睹公主的芳容,可容我们让我公主挑选成为贵国的驸马了吗?”南国的一位皇子叫道。只见那皇子生得眉清目秀,与众不同,举手与抬足间都是那么的沉稳大方。
  
  “好好好,就让茜羽公主挑选他心中中意的驸马。”父皇当着众朝臣和皇子们答应道。
  
  我眼中相中便是那位南国的皇子,那样的气宇轩昂。便把彩球抛向了他。
  
  朝后,父皇朝着我大怒:“皇儿,你为什么不选本国大臣的儿子,而是看重了南国皇子,你可知道南国的强大势力,会把我们国家吞灭的,他们一直就有吞并中原的野心,你不怕将来父皇和你母后有一天沦为阶下囚吗?就如南国大隆一般。”
  
  曾经听说南国大隆是被南国皇帝带兵吞并的,大隆的皇帝和后妃皇子们全部都被掳去当了奴绿.后妃公主们全部被南国皇族的男子们供着享乐,而男人们则是杀死的杀死,饿死的饿死。
  
  我听完父皇的话,便求着父皇给我一个解救的法子。
  
  “来人,快叫来皇后。”父皇叫着宫娥们。
  
  “是。”宫娥应答道。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太监们的叫喊声:“皇后娘娘驾到!”
  
  母后风尘仆仆的进来了,便找了位置坐下。
  
  “皇后,你看怎么办?咱们的皇儿挑中了南国的皇子为驸马,如若他为驸马,我们的国家将会被合并,原想还让皇儿待我百年后继承大统,如今看是不行了,求快皇后想想办法啊。” 父皇焦虑地和母后说道。
  
  母后本是南国的公主,只是因当年逆着南国皇帝嫁给了父皇,当年南国和母后已是击掌和母后断绝了父女关系。如今,要母后去求情,去解围,是何等的困难,原本和南国皇子结亲本是亲上加亲之事,可是却因南国势力却是那样的强大,而且野心勃勃,希望有一天吞并各国,一统中原。
  
  十几年来父皇待母后恩重如山,父皇为了母后,废弃了后宫立妃的制度,只为爱我母后一人,如今母后要为我闯下的祸要准备千里迢迢地和南国皇子回国去求南国皇帝了。
  
  我也随了母后一起去。
  
  南国的宫殿没有北国那般寒冷,只见阳光照着整个天空,那样的温暖与舒心。南国宫殿的御花园中的花是开得那样茂盛,这时候是南国的春天,是百花争艳的日子。路途上, 我早已经忘了路途艰辛和舟车劳顿。
  
  南国的皇宫。重兵把守宫门。我们随着马车和南国皇子的令牌进了宫中。马车一直往前走着,这是一条深深长长的道路。只见它是那么的长,青龙卧墙,底下便是花岗石铺砖的地面。随着红褐色的大门一开,我们便下了车,在众位宫娥和太监们的跟随下和皇子来到了大殿。
  
  母后挽着我的手走进那宏伟的大殿,只见那宫殿可比北国的宫殿要更加的宏伟壮观,宫殿内不论地面还是墙上全是黄冈石,大理石铺砌而成。大臣站外,我和母后沿着红地毯晃晃地走进宫殿。只见南国皇帝威武的坐在位置中间,他那龙椅是如此的耀眼,全是黄金打造而成,椅柄上式两条龙头口含夜明珠,听说夜里会闪闪发光。听说南国是中原各国最强大的国家。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参见南国皇帝陛下,我是北国大魏的皇后,今日来贵国宫中是为取消小女茜羽公主的婚事而来,望南国皇帝陛下成全。”母后面朝着南国皇帝说道。
  
  “想取消与我孙儿的婚约吗?你当我们南国是什么地方。”南国皇帝勃然大怒。
  
  “父皇,只求你取消与南国的婚事好吗?就当女儿求求你。”母后苦苦央求着南国皇帝。
  
  “不要叫我父皇,当年你不愿与北国大帝结亲,而是与一个小国的皇帝私奔。我已经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了。我们南国也没有肖瑞阳公主了。”想不到北国皇帝是如此的狠心。
  
  母亲眼泪一滴滴落下,没有停下过。
  
  “南国皇帝,我希望您成全我们的意见好吗?您是我的外公,您一定会承认我是您的外甥女吧。”南国皇帝没有搭理我。只是叫人把我们出去,并发话:“我立誓言一定要踏平北国,一统中原。你们,我是不会放在眼里的。”我们便如此被赶回了北国。
  
  北国,南国,各个小国间,这样战火连绵的乱世,只有你吞并我,我吞并你的结果。
  
  我们回到了大魏,母后并没有为父皇解围,而是惹来了南国皇帝的一句话,他要吞并北国,一统中原。
  
  父皇不顾南国的强敌势力,毅然为我挑选了我梦中的将军。那一天,整个皇宫里张灯结彩,灯笼高挂,囍子添满窗门。我的驸马是王将军的家的儿子,生得高大雄伟,一股劲的蛮腰。也许他并不是我心目中的那位理想的驸马,可是我明白我有家国大任,我必须抛弃儿女私情,我的南国皇子,我只能与他梦中相见。
  
  第二天清晨,我和驸马便起了个大早,向父皇和母后请安去了。
  
  来到父皇和母后的寝宫,父皇对着驸马说:“驸马,你既然已经入赘我们家公主,公主将来是要继承大统的,希望你能好好辅佐公主,早早给我们诞下孙儿,知道吗?”
  
  “知道了,父皇,儿臣一定肝脑涂地报效皇上和朝廷,绝不会有二心。”驸马说的义气凛然,父皇和母后满心欢喜。
  
  从此,父皇便把朝政交由我和驸马处理,日日夜夜,我们就这样操持着,百姓们的日子也过得稍微缓和了些。
  
  不久,我便怀上了孩子,这段时间,朝政全由父皇收回,由他和母后打理。只为我可以给皇室生下一个可爱的皇子。
  
  十月怀胎,让我感觉的不是艰辛,而是幸福。驸马总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我,一丝也不敢懈怠,因为这既是他的儿子,也是皇室未来的太孙。
  
  十月后。。。。。。
  
  “公主,用力,用力,马上就出来了.”我感觉疼痛难忍,满头大汗,只为我那个未来的皇孙的出世。
  
  “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我知道是我的孩子来到这个世间了。
  
  “公主,恭喜你,是个皇子。”稳婆高兴地抱着怀里的婴儿对我说。我知道这个孩子的出生和我是一样的要背负着国家的重任,也许未来的婚姻大事也是由不得他自己选择的。作为出生在皇室的人来说,虽然生在富贵温柔乡,但是爱人却是家国重任,半点由不得自己选择,真的是羡慕父皇和母后这样恩爱。
  
  “皇上,皇后娘娘,公主给你们生了一个可爱的皇子。”稳婆宫娥们笑得合不拢嘴。
  
  “好好好,全都重重有赏,不仅如此,我还要举国欢庆。”父皇开心的像个孩子,抱着婴儿乐呵呵的,母后却脸深沉一片。
  
  第二天,皇宫里热闹非凡,不仅到处挂着彩灯,而且宴席大摆。皑皑白雪似乎已经融化了一片,想是北国大魏也会有春天了。
  
  我们给这个孩子取名叫雪融,希望大雪有一天融化,希望北国大魏永远繁荣昌盛。也许我们还不知道一场灾祸正等着我们。
  
  自从父皇悔婚后,南国皇子一直怀恨在心,听母后说,南国老皇帝已经驾崩。南国皇子肖育灵作为南国嫡皇子的的儿子已经继承了皇位,他继承了他爷爷的凶狠与残暴,誓言一定要踏平中原。
  
  我们还在一片祥和中,父皇和驸马全然不知情,虽然我爱着南国皇子,可是我决不能允许他来侵犯我们的国家,我不想我们国家的百姓受着战乱之苦。
  
  为此,产后的我不管身体是多么的虚弱,我仍然抢过了父皇手中的朝政之事来处理。我把朝政交给了驸马,只身一人来到来南国。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南国,进入大殿,我便以北国大魏的皇储身份对高高在上的皇帝说:“皇上,希望你不要踏平中原,只为保得我们北国大魏的百姓的安慰便罢,请看在我母后是您姑姑的份上,好吗?望皇上成全。”
  
  “岂有此理,北国大魏的皇帝如此言而无信,我怎可轻易忘记此仇。”南国皇帝全然不顾我的劝说,执意如此。真的没有想到我当初爱恋之人尽是如此模样,这时候的我尽是如此寒心。
  
  我被南国皇帝软禁在昭幸宫。夜晚,他是对我那班的蹂躏。我的衣裳被一件一件的撕开,我不断地挣扎,却已被他那刚劲有力的身体给制服住了,我如木头人般让他随意糟蹋着。
  
  第二天,我却如同槁木般的不能动弹,只是一个好心的宫婢给上了伤药,让我躺着好好休息,我才慢慢的缓过神来。
  
  那宫婢说:“茜羽公主,我知道您是茜羽公主,我也是和您同样遭遇的,我原本是大隆后宫皇帝的王贵妃,自从大隆被这国灭亡后,我便也被掳来这里,被南国先皇凌虐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你的国家还在吧。这皇帝已经出征去了。听说首先要踏平的便是你们北国大魏。”
  
  王贵妃的话音刚落,眼泪便顺着我的脸颊落下,我知道父皇和母后也难逃一劫了,我的驸马和孩子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无法去帮助他们。
  
  王贵妃看着的我的眼泪哗哗从眼角落下,便说:“公主,我愿意帮你的忙,只是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在你逃出后连同我一起带出去,我不想呆在这样冰冷的宫中。”我连连点头答应。于是她不顾危险助我从皇宫后门逃了出去。我们身穿太监衣服,乔装打扮一番蒙混出了宫外。
  
  凭借着王贵妃身上的那么点盘缠,我们便雇了一辆马车,连夜赶回了北国。
  
  当我回到北国时,只见烽火狼烟,北国大魏的宫殿已是一片狼籍,大都被烧焦了一片,尸体遍野,血流成河。我不禁失声痛哭,只是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国家,我的宫殿,父皇,母后,驸马,孩子你们去了哪里?
  
  王贵妃也落下了眼泪。路径皇宫废墟的一位老伯伯对我说:“您是茜羽公主吧。您的父皇和母后还有驸马和小皇子都被南国皇帝给掳走了。公主,求求你救救我们吧,我们老百姓不想过这样的苦日子了,战争哪一天可以结束呢!”说着,老伯叹声气便走了。
  
  原来真的是他,南国新皇帝,怎么和你爷爷,是一个样子,为什么你不顾念亲情,为什么要掳走我的亲人?我发誓一定要找回我的亲人,恢复我的国家。
  
  我的情绪异常激动,王贵妃不停的对我劝阻:“公主,你经历的痛,我也一样经历过,若是此次贸然前去,我们便是自投罗网,我也想为我的国家报仇,可是我们应该要商量好对策,知道吗?”
  
  “可是我的亲人还在他的手里,你叫我怎么安心。”我激动地喊着。
  
  “公主,你有没有听说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忍辱负重,方能报此深仇大恨,如此莽撞,这样会坏了大事,我们可以效仿古代西施之美人计。公主,北国新皇只因爱着你才会灭掉你的国家,你答应我以美人计去夺得他的心。”王贵妃的一番话如梦般点醒了我。
  
  国破山何在,复国唯此计。
  
  我忘记了悲伤,只为回到南国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南国皇帝依旧坐在大殿上,只见我的父皇和母后被悬挂在半空中,我的孩子,我的驸马也即将被宰割。
  
  南国皇帝瞪大眼睛,恶狠狠的对我说:“茜羽,只要你顺了我的心意,从了我,你的父皇和母后,还有你的驸马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为了我的亲人,我忍痛答应了他们。只是父皇他们对我失望透顶,驸马更是恨透了我。
  
  第二天,我被南国皇帝加封为雪妃。
  
  我被安置在了雪阳宫。
  
  夜晚,我偷偷来看望父皇,母后,还有驸马和孩子。父皇伤心地对我说:“孩子,如今,国已经亡,你为何要答应仇人如此无礼的要求?父皇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孩子?”
  
  “父皇,请原谅皇儿,皇儿有不得已的苦衷。”说着,我便落下了眼泪。
  
  “好孩子,不哭。”父皇和母后为我擦拭着眼泪。
  
  “公主,不管你遇到了什么,我和孩子都会等着你。”驸马深情的望着我,我明白我要夺回我的国家,现在我还不能让你们知道事情的真相,有你们的支持便是我走下去的动力。
  
  正当我要走出牢房大门时,肖育灵走进了牢房了,他是那么的不声不响。我都没有任何察觉。
  
  “雪妃,你好大胆子啊,居然敢半夜来看犯人,是不是想劫狱?”看着肖育灵恶狠狠的眼睛,我心里是那么不自在。
  
  我镇定的说:“皇上,如今我已经是你的人,我还敢说什么?只求皇上允许我可以见我的亲人,如此而已。”
  
  “不可能,你既然已经是我的女人,这些人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休想去探望,来人,把这四个人给拖出来,立即处死。”肖育灵不顾任何情面,便命人拖出了父皇和母后。还有驸马和孩子。
  
  肖育灵狠狠地抓着我的孩子说“这个野种第一个死。”
  
  “请皇上开恩,饶恕我的孩子。”我在跪在地上苦苦央求,只见他仍然未有一丝怜悯之心,“如果你杀了我的孩子,你的孩子也会不保住。”
  
  他听说我有了孩子,便开口说,“好,我就看在我们孩子的份上,饶恕这个野种,但是你的父皇和母后必须得死,说着便一刀刺向父皇的胸膛,母后也自杀了,看着倒在血泊里德父皇和母后,我哭的不成人样。
  
  “皇上,你杀死了我的父皇,我要你好看。”我拔起士兵的刀欲杀死他,便被士兵们拦下了:“雪妃娘娘,休要造反。”
  
  驸马再也忍不住,欲想挣破牢房的门,可是看他却是那样的无力,我的心如刀绞。
  
  “回宫,把雪妃娘娘带回宫。不准她到处乱跑,好好生下我的孩子。”肖育灵朝着士兵们命令着。
  
  我为肖育灵生下了一个男孩,对于他,我却从未有爱,那不是我的孩子,我甚至想掐死他。可是皇上却待他十分的好,因为这是他后宫中第一个孩子。
  
  “雪妃为朕生下了太子,朕即刻封雪妃为皇后,众卿家可有意见?”早朝上,我穿着皇后的朝服接受众位大臣的朝拜。
  
  “皇后为皇上生下太子,理应受封,臣等绝无意见。”从此我便对皇帝百依百顺,皇帝终于对我放松了警惕,连朝政大权都交由我的手中。
  
  和往常一般,我依偎在皇帝的怀里,柔声的说道:“皇上,你不是有踏平中原的野心吗?有了太子怎可忘记了当初的誓言呢?”
  
  “皇后说的对,那朝中之事由皇后打理,朕就要出去打江山了,为我们的皇儿打下江山。”他雄心勃勃的应承道。
  
  “是啊,皇上就该出去做您的大事呀。”我故作柔声对着他说道。
  
  几天后,他便穿着盔甲上阵杀“敌”去了。
  
  十年后。。。。。。
  
  他终于灭掉了北国和北国的小国,还有南国的小国,完成了他爷爷 的梦想,而我也一直没有忘记国恨家仇。
  
  十年来,我揽朝中大权,治理南国江山,南国从此一派祥和,人们都以为这是凶残皇帝的辛劳的结果,可是他们想错了。如今,朝中已全是我的人。
  
  王贵妃也一路陪我走到了今天,我便让皇帝封她瑞和公主,从此显贵宫中。
  
  这日,百花争鸣,皇帝下了朝后,便应邀着我来御花园中,而我也早已被下了美味的食物给皇帝。
  
  “皇上,请喝臣妾为您备下的薄酒。”我一口一口的灌着他,直到他醉倒。
  
  这个时机终于来到,我想杀了他。王贵妃劝我不要有妇人之仁。说道妇人之仁,我的确有过,十年来,他对我很好,对待驸马和我的孩子都很好,可是他却杀害了我的父皇,逼死我的母后,也许他曾经是我钟情过的人。可是今天我必须狠下心,杀了他,夺得他的江山,就像他当初灭了我的国家一般,我一狠心一刀刺向了他。
  
  忍受十年,大仇终于得报。可是我却被重兵重重包围,“皇后大逆不道,杀死皇上,处死皇后,立新帝,为先皇服丧。”
  
  可恨,我却因此成了众兵的阶下囚,十年来的心血,难道要毁于此吗?
  
  这时候驸马带着众兵包围了整个皇宫,我不知道驸马何来这么多将士:“如若杀害皇后,你们便死于我的刀下,若是拥立皇后为皇,便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拥立我为皇???这么多年,确实我在等这一刻。
  
  ‘对,拥立着我生,反对者我亡”我朝着众位士兵大声的喊着。
  
  “怎么可以拥立乱臣贼子,士兵们,拼啦。”皇宫上下顿时尸体遍野。而驸马胜利了。至于驸马为何却有这么多士兵,原来是他十年来利用皇帝的信任在手底下暗自积累的。
  
  五天后,我被拥立为帝,成为南国史上第一位女皇帝。而驸马则是帮助我处理着朝政,一如我在北国大魏的时候那样,我们的孩子则成了南国皇储,我封他为太子.而我和肖皇的儿子则却在几天后夭折了,我的心很痛,第一次者,而我和肖皇的儿子则却在几天后夭折了,我的心很痛,第一次这样为我的小儿子,这样伤痛.
  
  北国,南国,终于结束了分裂,也许那是萧皇的功劳,可是如果我不杀他,会不会也重演秦朝亡国之悲剧?
  
  父皇和母后在天之灵应该安慰了.我望着天空,依偎在驸马怀中.而这个国家,又重新更名为大魏
 
    标签:南国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