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青鸾殿

作者:泪梦红尘 来源: 时间:2016-06-0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情殇(一)
  
  美丽,魅惑,是她的代名词。
  
  黑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雪白的肩头,随风飞扬。妩媚的眉眼媚色流转,一双丹凤眼潋滟水眸半眯,水色氤氲,魅惑的不可方物。
  
  她就是青鸾殿的第九代殿主青砂,一个倾倒众生,魅惑妖娆的女人。
  
  她亦正亦邪, 游戏江湖,凡见过她的俊美男子皆自愿加入青鸾殿。
  
  魅惑,迷乱众生而不自知,据说她养有三千男宠。
  
  煦日暖暖,东风缭绕,青鸾殿内外皆弥散着一缕馥鼻花香。
  
  一女子躺在软塌上,长发蜿蜒,雪白纤细的玉手轻点朱唇。
  
  红色,白色,两种色彩交相辉映,绚丽迷人。
  
  红色金边的华裳做工华丽,服贴在女子曼妙的身体线条上,反而比不穿衣服更让人热血沸腾,心痒难耐。
  
  “殿主,不好了!”这时,一个丫环打扮的年轻女子慌张的跑进来,是她的贴身丫环墨羽。
  
  “小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呢?到底是何事?”女子声线柔和,却带着慵懒的意味,撩人心弦。
  
  小羽被这么一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吐了吐舌头 “是青风公子和枫尘公子又打起来了!”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们又不是第一次打了,早已习惯了!”软塌上红衣女子听后满是无奈。
  
  “可是,殿主,他们这一次好像是真的,誓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小羽圆圆的脸蛋上满是急切。
  
  “算了,不管他们了,我先休息会,没什么事最好不要来吵我。”
  
  见软塌上女子已侧身闭目,小羽只好无奈的跺脚离开,但愿青风公子和枫尘公子不要出什么事!小羽默默的在心里祈祷。
  
  只可惜命运弄人,当她赶过去的时候,看到的是青风公子和枫尘公子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小羽大惊失色的朝殿内跑去,大喊“殿主,殿主,青风公子和枫尘公子快不行了!”
  
  榻上人儿一惊,一个翻身下榻,也不顾红纱凌乱,直奔出殿外,看到躺在地上口吐猩红的俩人,心不知为何跳露了一拍。
  
  青风和枫尘是自他离世后,她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人了。一个她当做亲弟弟般疼爱的人,一个是她此生唯一的朋友,唯一的知己,他们两个虽然不是她的亲人却甚是亲人,但愿他们不要有事。
  
  她扶起他们一把脉,顿时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脚尖:一剑穿心,心脉严重受损,回天乏术了。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手不住的在颤抖,眼里的悲伤不言而喻。
  
  当年他的离去,她如行尸走肉般活了三年,三年里沉浸在他离去的悲伤里无法自拔,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整个就像一个活死人。
  
  直到后来遇到了他们两个,她才渐渐的知道什么是活着。
  
  可是此刻就连他们都要离她而去了,她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往下掉。
  
  枫尘吃力抬起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脸颊,擦试着她的眼泪,“青砂,自他离世,这么多年了,你终于流泪了。看到你终于像个正常人会流泪,有血有肉的活着,我很高兴。可是我更希望你能够放下心中的执念,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姐,不要伤心。虽然我们以后不能陪着你了,但你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活着。姐,答应我,忘了苏月,以后每天晚上不要再去密室,好好的活下去,好吗?”
  
  苏月?密室?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青砂此刻也顾不上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急到“枫尘,青儿,我求你们别说话了,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死的!”她把内力源源不断往两人体内输入。
  
  “青砂,没用的,不要再浪费你的内力了。如果今生你先遇上的是我,不是他,你会不会……爱上我!不过,今生我已经没机会了,青砂……你许我一个来生…..可好?来生,你一定要……爱上……我!”枫尘“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细长的睫毛缓缓的下垂,眼睑渐渐合上,他安详的仿佛睡着了般,只是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再也不能看见她了。
  
  “枫尘,我求求你,你别睡了好不好?我什么都答应你,我许你来生,来生我一定会爱上你!” 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声音嘶哑,试图唤醒枫尘,。
  
  “姐,不要难过。”
  
  “青儿,你怎么样了?”青砂放下枫尘,抱着青风眼里从未有过的慌乱。
  
  “我不想看到你流泪,只想看到你笑,你笑的时候真美!”青风继续说着。他知道有些话现在不说,此生再也没机会说出来了。
  
  “姐,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爱你!可是,你已经……许枫尘一个来生了,所以……我不奢求你许我一个来生……,我只求来生……能够遇见你,默默的……守候着你…..就好!”青风强忍着痛,绽放出一个阳光温暖的笑容,那满是眷恋的眼睛终究闭上了。
  
  落日与颓云同在,都在比着谁离天空最远。
  
  当处于崩溃边缘的她企图抓住这最后的温暖时,可一切都被老天无情剥夺了,任凭她怎样抓,都抓不到。
  
  有没有剩下回望的时间
  
  再看我一眼
  
  我分不清天边
  
  是红云还是你燃起的火焰
  
  哪一世才是终点
  
  彻悟却说不出再见
  
  有没有剩下燃尽的流年
  
  羽化成思念
  
  是尘缘还是梦魇
  
  是涅磐还是永生眷念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
  
  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
  
  我种下曼佗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
  
  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
  
  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
  
  谁应了谁的劫难
  
  谁又变成谁的执念
  
  原来选择浴火只是为了今生的执念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人只有在失去以后才懂得珍惜!
  
  数年后,她一身红装,游戏红尘,肆意江湖。凡是见过她的人都道她的唇畔永远染着清浅笑意,如风如素,清且妖,微微一笑,绝世风情。
  
  即使在杀人时,她的脸上永远都挂着开心的笑。因为她曾经答应过两个人,在以后的日子里不会再流泪,要每天开开心心的笑,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而那个密室,她从此再也没踏足过!
  
  青风(二)
  
  我是一个孤儿,自我有记忆以来,我的身边除了狼群没有任何人。
  
  我是个被狼养大的狼孩儿,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
  
  有一天,在人类无情的猎杀下,我的同伴们一个个的倒下,我奋起反抗,最终被残暴的人类捕获。
  
  我满身是伤的被人类关在铁笼里,人类围观,谩骂、嘲笑、鞭着打我。我仇恨的看着他们,愤怒的嚎叫着,恨不得挣脱出铁笼用自己锋利的牙齿撕碎他们!
  
  而在不远处,一个红衣绝色女子,拢了拢一头青丝,并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随后,嘴角勾起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凝视关押着我的男子好一会儿,才用冷冷的语调说道“放了他!”
  
  关押着我的男子忽然打个冷战,一看到女子的眼睛,他眼里所有的欲念全部都化为了灰烬,只余下害怕,他颤抖着双手把钥匙交给了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接过钥匙,从容自若的打开铁门,“跟我走吧!”
  
  我怔怔的望着她,那一双眼睛里的神采,令我毛骨悚然。
  
  冷冷的,冷到空洞,任何东西都可以映入其中,却也无法被铭记。
  
  太冷了。
  
  如寒川之雪,暮上之冰。
  
  那一份绝美,是我不可以触碰的。
  
  我不知道,跟她走后等待我的将是什么?天堂还是地狱!
  
  但最后我还是鬼使神差的跟她走了。
  
  此后的日子里,她教我说话,教我念书,教我武功。
  
  她说,我长得像她年幼逝世的弟弟,特别是眼里的那份倔强和她的弟弟如出一辙。
  
  她说,以后我就是她的弟弟了,让我叫她姐姐,并为我取名青风。
  
  “青砂、青风”我无数次的在心里默念着,感觉甜甜的。
  
  我终于有名字了,而且还和她是一个姓。
  
  在往后的岁月里,她成了我心底最无上的信仰,而我是她最虔诚的信徒。
  
  我不祈求上苍,也不祈求幸福能够降临于我,只希望这执著的信仰永远都不要断,因为我想一直信仰下去,直到我苍老死去。
  
  我跟在她身边六年,爱了她六年。世人皆说她放荡,养有男宠三千。
  
  可是世人并不知道,那些男子也像我一样迷恋着她,他们都是自愿加入青鸾殿的。
  
  而她始终没有正眼看过他们,因为在她的心里始终只有那个仙人之姿的男子。
  
  那个男子就是她的师父,青鸾殿的第八代殿主苏月,一个如月华般的男子,江湖人称“无偿君子”。
  
  我知道苏月的时候,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的一天,我偶然进入到她的房间,不小心碰到了房间内的一个机关,随着一声声响,一个密室的门突然打开。
  
  我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进入了密室一探究竟。
  
  密室内摆着一张千年寒玉床,床上躺着一个身着如雪白衣的男子,一头乌黑如丝的长发用玉簪绾着。白衣胜雪,姿态拟仙。虽然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难掩他的万千风华。
  
  他躺在千年寒玉床上安详的只是睡着了般,但我知道,他其实早已死去多年了,在我还未来到青鸾殿时,他就已经逝世了。只是千年寒玉床保持他的尸身未腐烂而已。
  
  因为我在青鸾殿的祠堂里有见过他,那里挂有历代已逝殿主的画像。
  
  原来她一直爱着她的师父,尽管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却始终占据着她的心扉。
  
  她每天晚上进入密室,陪伴着他,拥着他入眠。
  
  可是千年寒玉床的寒气不是常人能够承受了的,迟早她会因为寒气入体,寒毒攻心而死。
  
  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堕落,挣扎在痛苦的边缘,却无能为力。
  
  后来,青鸾殿又来了一个男子,他是枫尘,一个气质很像苏月却又淡雅如莲的男子,清俊的不染尘埃。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但知道他的琴弹的很好。她很喜欢听他弹琴,也很信任他。
  
  因枫尘的到来,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我见到她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于是,嫉妒就像寒冬腊月的一把火,在我心里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我开始每天借故去找枫尘麻烦,我们打得不可开交。
  
  我们也因此不打不相识,彼此惺惺相惜。但是每次见了面,又忍不住的冷嘲热讽,斗个你死我活。
  
  记得,有一次我和枫尘月下斗酒。渐渐地,我开始犯醉,耳热眼花,问出了一个疑惑了很久的问题“枫尘,你是如此淡雅之人,为什么每次都会被我激怒?”
  
  枫尘只是看着我,淡笑不语。
  
  我知道,他不想回答的问题,我再追问也是无用的。
  
  那天,我不知道我们喝了多少酒?但我知道我说了很多话。
  
  枫尘,有时我并不是真的讨厌你,反而有点羡慕你,你可以喊她‘青砂’,而我只能叫她一声姐姐。
  
  枫尘,你知道我多有爱她吗?我多想叫一声她的名字,可是我不敢,我害怕叫了她的名字后,她会把我赶出青鸾殿,连姐弟都做不成。
  
  枫尘,你知道吗?纵然我一腔孤勇,也不敢承认爱她的事实,只能躲一个晦暗的角落,不敢靠近分毫,只能远远地看着她。你是不是觉得我是懦夫?
  
  那天或许是因为醉了,或许是因为压抑的太久了,我说了太多话,至于最后到底说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不知道,枫尘那天到底有没有醉,听到了多少?不知道以后他会不会拿这些话来笑话我?
  
  但是这些我都不在乎了,因为我醉了,也累了,最后迷迷糊糊的睡觉了。
  
  可是,我永远也没有料到后面发生的事?更没料到枫尘也爱她如此深。
  
  枫尘(三)
  
  千年恨,浮生梦
  
  高山流水,谁堪与共?
  
  音婉转,动情真
  
  琴瑟低吟,心事谁听?
  
  瑶琴依旧,知音难觅。
  
  我是枫尘,是琴剑山庄的少庄主,亦是一个琴师。
  
  十二年前的一场屠杀,琴剑山庄惨遭灭庄。而我因在外学艺躲过了那场屠杀,成了灭庄惨案的唯一幸存者。
  
  为躲避仇家,报仇雪恨,我隐姓埋名,化身为琴师混迹于风月场所打探消息,追查凶手。经过多年来的四处打探追查仍未果,我不知道仇人到底是谁?
  
  同样的夜,我坐在醉生楼大厅僻静的角落里千篇一律的弹着琴。
  
  大厅里香烟缭绕,歌舞升平。
  
  一城纸醉金迷繁华城,多少世人醉里红尘。
  
  在这里,多少人醉生梦死。琴声纵是再美妙,也是无人欣赏!烟花之地,终是难觅一知音!
  
  在这里,多少人一掷千金为红颜。倚门卖笑,逢场作戏,烟花之地,又何来一丝真情?
  
  纸醉金迷掩盖下的肮脏,虚伪与污浊共生,这里,太暗了。我只想快点远离!
  
  终于,从醉生楼出来,我一个人走在无人的街头显得冷清,有些冷,有些凉,有些无奈,感觉迷茫。脚步彷徨之间,我,何去何从?
  
  “一曲长弹发自心
  
  高山流水久不闻。
  
  想不到烟花之地,竟能听到如此琴声!”
  
  淡淡的语气,却似有包含一切,冷淡中透出一股清冽之气。
  
  我不禁转身回头一看。
  
  她一袭红衣,像初嫁的新娘,轻盈的步子沉稳与从容自若,入眼所见便是一片红色。
  
  我看向那由远至近渐渐停下步伐的女子,一时间呆掉了。那双眼好美好美,就如天上的星辰一般闪耀着迷人的光芒,而那双眼似乎带着魔咒,当她看着你时,你会不由自主的就此深陷。
  
  我一个深呼吸,平静自己的心“姑娘,也懂琴?”
  
  她捋了一捋胸前的一抹青丝,眉目之间的风情,妖冶到极致“我虽然不懂音律,但是从你的琴声,我听出了你压抑着的仇恨!”
  
  我眼神微变,不露声色,故作淡定一笑“我一介身份低下的琴师,哪来的深仇大恨!”
  
  “你身上背的,应该是琴剑山庄的绝世古琴独幽吧?而能够拥有此琴的人,一定不只是一个身份低下的琴师。对吧,琴剑山庄的少庄主!”她那双如寒星,如宝珠的眼睛散发着自信的光芒。
  
  我一惊“既然姑娘都知道了,我也不多作辩解。唉,怜我十多年寻找凶手仍未果,始终不能一慰琴剑山庄所有亡魂的在天之灵!”
  
  “想报仇吗?我可以助你报仇。条件是加入青鸾殿,陪伴我三年。呵呵……”她媚笑,声音是符合她形象的低沉魅惑,犹如恶魔的诱惑,令人坠入深渊。
  
  她说完,没有给我考虑的时间,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青鸾殿,原来她是青鸾殿的人。那她一定就是青鸾殿第九代殿主青砂。
  
  想起江湖对她的传闻,说她放荡,养有三千男宠,再加上她刚才说的话:陪伴我三年。我不禁窘的面脸通红。
  
  但是,最后我还是毫不犹豫的跟她走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愿意帮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她走,或许是为了报仇,或许是因为她能够听懂我琴声,更或许是,在我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沉沦了吧……
  
  加入青鸾殿后,我在她的帮助下终于大仇得报。
  
  而她曾经说的陪伴她三年,其实不过是,她偶尔来听我弹弹琴而已。
  
  很多时候,她总是痴痴的看着我不说话!
  
  但我知道,她看的不是我,而是透过我在思念另一个人!我明知道她眼里看的是别人,却还总是痴心妄想。
  
  我明白地爱着她,却始终走不进她的心。
  
  我总是在想那个人到底是谁?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她才会如此悲伤,徘徊在痛苦的回忆中。
  
  直到我有一次我和她名义上的弟弟青风月下斗酒,我才明白。
  
  说起青风,那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子,干净白皙的俊颜,一双眼睛简直就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青春的笑。
  
  那天晚上,青风醉了,说了很多话!
  
  他说,他很爱她。但是不敢让她知道。而我又如尝不是呢。我对她的爱比他只多不少!
  
  他说,他并不是真的讨厌我。其实,这我知道,就像我从没有讨厌过他一样。
  
  他还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如此淡雅之人,为什么每次会被我激怒?
  
  记得当时,我并未回答。因为,我不能让他知道,我每次故意被激怒,只是为了让她展颜一笑。可是每次都是我奢望了,她的脸上始终平静无波,唯一有过的表情也只是满脸无奈,但我依然甘之如饴。
  
  那天,因青风酒后说漏嘴,我才知道那个叫苏月的男子,是她心里的最爱,也是最深的痛。
  
  后来,有一次我趁她不在,悄悄的潜入了密室,终于看到苏月。
  
  看到苏月,我才知道当时她为什么会选择帮我?因为我跟苏月是如此像,一样的喜穿白衣,一样的有着飘逸出尘的气质,一样的喜欢弹琴。
  
  以致很多时候,我总是在想,如果等待可以换来奇迹的话,我愿一直等下去,等到她心里有我,哪怕一年,抑或一生。 就        算她把当成苏月的替身都无所谓,只要她心里有我就行。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的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有一天,青砂突然口吐鲜血昏迷不醒。然后,找来鬼手圣医为青砂诊治,而诊断出的结果竟是:寒毒攻心,活不过三年了。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只有保证以后不再受寒,配合药物调理或许能延长生命。
  
  得知结果后,我和青风相视一眼,各自低头沉思。
  
  “以后不再受寒,叫她以后不再去密室,不再接近他谈何容易啊?她的执念那么深!”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我一定要救她,哪怕付出我的生命也再所不惜。
  
  于是,我找到青风“青风,我突然很想和你打一架,来一场真正的的较量。”
  
  “好,我等这天也很久了!”青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风吹过,卷起了漫天红叶。
  
  剑气鸣人,天地之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
  
  突然,我一个凌空到翻,一剑长虹化作无数的光影向青风刺去。森寒的剑气刺碎了西风,也同时刺透了青风的胸膛。而青风的剑同时也刺透了我的胸膛。
  
  就在这一瞬间,满天的剑气突然消失无影,血雨般的红叶如雨般纷纷落下。
  
  我静静的看着青风,眼里无声的问道:你为什么不躲开我的剑?青风也静静的看着我,眼里也是同样的疑问。
  
  最终全化为一声无奈的长叹,缓缓拔出对方胸膛的剑,捂住胸口,相视苦笑,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地下倒去。
  
  最后一点枫叶已落下,天地之间又恢复了静寂,死一般的静寂。
  
  我没想到,这一场末路韶华,不倾城,不倾国,却倾尽我了我和青风的生命。
  
  当时,我是故意将自己胸膛撞上青风的剑。可是,我没想到青风也做出了一样的选择。
  
  我们都同样选择了以自己的死唤醒青砂的执念,只为让青砂能够好好的活下去。
  
  青砂的身体再也不能承受千年寒玉床的寒气了。为了让她不要再去密室,不再接触寒玉床,我们都选择了以死亡为代价。
  
  爱到深处,无怨无悔。我相信青风也和我一样,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标签:古言,虐恋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