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红花雨

作者:紫夜寒 来源: 时间:2016-06-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红花雨》
  
  锲子
  
  爱恨交织的梦在我脑海中铺开,像一副真实的画卷,每一幕都清晰异常。
  
  在梦中,狠心的我将她打入无底深渊,幽深的悬崖下闪着蓝色炽热的地狱业火,厉鬼恶神在火焰中咆哮、怒吼,仿佛在等待着新的猎物。
  
  她的样子是那么的美丽,乌黑的头发,白皙的面庞,还有那双带着赤色光芒的妖异瞳孔。
  
  我分明能清楚地看到她恋恋不舍的目光,只是深情的看着我,没有祈求,没有哀伤。
  
  眼睛像星星一般一眨一眨的。
  
  可我还是将她打落下去。
  
  我合上了双眼......
  
  厉鬼的吞噬声在我耳边回响,地狱之火的灼烧声令我毛骨悚然。
  
  “当啷”
  
  宝剑从我掌间滑落,掉落在水晶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双膝跪地,看着地面,脑海中尽是她恋恋不舍的目光。
  
  “夕颜,对不起,最后一刻,我还是怂了。”
  
  睁开眼,看看窗外的世界,依旧一片祥和。
  
  没有梦中的战乱,没有堕入无底深渊的美丽女人,更没有心狠手辣的我。
  
  唯一与往日不同的是,我的身边坐着一个身披金色华服的男人。他就是是名镇六界的火凤之王,仙界第一上仙金羽。
  
  “醒了?”金羽上仙问道。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思维依旧沉浸在刚才那个血腥残暴的梦中,难以自拔。
  
  “被噩梦吓到了吗?”他走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屏气凝神,消除一切杂念,心中无恨便无魔,心中无悲便无佛。”
  
  我盘坐在床上,照他所念的心法收气入体,不一会儿便发觉心中积郁如同风中轻烟,不消片刻就消散一空。
  
  “呼......”我轻叹一声,浑身舒畅了许多。
  
  “感觉如何?”他问道。
  
  “近几天积压在我胸口的抑郁之气已经驱散的差不多了,不过那个噩梦仍然萦绕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唤之即来。”
  
  “害怕么?”
  
  “怕,当然怕。”我闭上双眼极力回想,却始终记不起那美丽女子的脸庞,只能忆起她那双如同璀璨星辰一般的红色瞳孔。没有祈求,没有哀伤,就那样恋恋不舍得看着我,狠狠地刺痛着我的内心。
  
  “忘记她。”金羽上仙仿佛洞悉我的梦境:“你只有忘记她才能忘记悲伤,才能克服心中的恐惧。”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尝试忘记,最后却发现怎么做都是徒劳。”我从床上坐起,说道:“每天我都会与她在梦境里相遇,但我却只记得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子,仅此而已。她的音容体貌我始终不能记住,但她的眼神......那种悲戚的、哀伤的眼神,我永远都不会忘。”
  
  “可你必须要忘记。”金羽上仙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紫夜,再过半年就是你晋升解脱境的瓶颈,届时会有一个浩大的天龙雷火劫降临在你的头上。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认真准备渡劫,而不该为一个梦境中的女人而恐惧,她只是你的幻梦劫。任何一个仙人渡劫前都要先经历三个幻梦劫了断尘缘,如果你连幻梦劫都不能克服,那你便无法度过天龙雷火劫,更无法晋升解脱境。”
  
  金羽上仙的表情越发严肃,与他相识这么久,他一向都是嘻嘻哈哈的,从未有过如此严肃的表情。
  
  “我明白了。”我抬起头,看着金羽上仙冷峻的侧脸,说道:“我会用尽全力忘记那个女人,不让她再来纠缠我。”
  
  “恩,如此甚好。”金羽上仙见我表情坚定也是放心了不少,只见他起身抻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昨夜一夜未睡,我先回府里睡上一觉,晚点再来。啊呜......”说着,他又是打了个哈欠。
  
  “金羽上仙请等等!”他刚要走出屋子就被我叫住。“金羽上仙,我还有个问题需要问你。”
  
  “快问,本上仙还要回去睡觉呢。”金羽上仙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我曾经是不是认识一个叫做夕颜的女子?”我问道。
  
  听了这个问题,金羽上仙的眉头微微一皱。
  
  “夕颜?”金羽上仙想了想:“没听说过,应该不认识吧。我走了,你好生休息。”
  
  说完,金羽上仙不再多做停留,只见他祭出一团金色祥云,踩在上面,摇摇晃晃的向着他的碧落宫飞去。
  
  第一节:梦回,黑色幻彩
  
  01.
  
  我叫紫夜,华贵之紫,神秘之夜。
  
  据父神母神说,就在我呱呱坠地的那个夜晚,东方飘来一团紫金色祥云,将整个昆仑山照亮。紫气东来一直都被视为大吉之兆,父神母神认为我是天降之子,于是给我取名紫夜,封我为天落神将,责成三百岁后带兵镇守八荒岛。
  
  三百年,孤苦寂寞的三百年。三百岁前,我一直以狩猎者的身份生活在八荒岛北部的一片原始森林中,那里遍地都是上古珍兽,就连一只蛆虫都有上百年的道行。而我要做的,就是在这强者林立的地方生存下来,只有适应了八荒岛最恶劣的环境,才能带兵守住八荒岛,守住这个妖魔众多的地方。
  
  一年又一年的历练使我逐渐变得强大。直到三百年期满,第一次带兵,我便率领大军击退了攻打八荒岛的六合宫魔军。父神大喜,赐予我一柄由九天星辰冶炼而成的钻石星辰剑,并派出五万龙鹰铁骑助我镇守八荒岛。
  
  一时间,八荒岛成为六界之中守卫最森严的要塞之地。
  
  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没有关于那段时光的任何记忆
  
  那段日子里,我似乎沉睡在某个未知的世界,那里没有声音,没有生灵,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而我,就被囚禁在那片黑暗的中心。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天,一个名叫夕颜的美丽女人突然闯入这片黑暗,闯进我的梦里。
  
  “你好,我叫夕颜。”第一次见她,她还是笑眯眯的。双眼弯成两个月牙,红色的唇微微翘起。
  
  “你叫什么名字?”她笑着问道。
  
  “我叫紫夜。”看着她美丽无暇的脸庞和干净的眼神,我觉得她对我并没有恶意。
  
  “你为什么会被锁在这里?”她好奇地看着我身上如同虫茧一般密封的锁链,像一只好奇的小猫一样拨弄着。
  
  锁链发出银色的闪光,一道道雷电从锁链中钻出,进入她的身体。
  
  “你别动它们。”我说道:“这锁链坚固异常,定是某位上仙的仙器,再碰它们你就会被这些雷电烧死。”
  
  “你放心。”听到我出言阻止,她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只是你脑海中的梦幻,没有实体,这锁链伤不到我。”她指了指我的额头,告诉我她只是存在在我脑海中的一个影子。
  
  “那你也不要碰它。”我说道:“看到这些雷电在你身上游走,我会感到恐惧。”
  
  “为什么?”
  
  “我怕有一天,连你也不在了,我不知该怎样在这片黑暗中继续生活下去。”我说道。
  
  “咯咯咯......”她抿嘴笑了笑,声音十分动听:“怎么,你也怕黑吗?”
  
  我微微一笑,说道:“相比黑暗,我更怕寂寞。”
  
  “你是仙,仙也会怕寂寞?”她问道。
  
  “当然,仙原本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我说道:“在这个无边无际的大黑洞里,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拯救了我,我想我活不过明天。”
  
  “我真的那么重要吗?”她摸了摸自己柔顺的长发,俏皮的问道:“没有我你真的会死?”
  
  “当然,没有你我恐怕真的会死。”我说道。
  
  “那好......”她双手托腮坐在我身边,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从今天起我每天都来找你聊天,给你解闷好不好?”
  
  “当然好。”我开心的笑了笑,这是我进入这个黑洞以来第一次笑。
  
  从那天开始,她每天都会准时坐在我身边陪我聊天。我是个很枯燥的人,我不知道该和她聊些什么。更何况我与世隔绝多年,早已丧失了闲聊逗笑的能力。反倒是她,每天都有新鲜的段子,每天都有说不完的乐事,给我单调的囚禁生涯带来无限的快乐。
  
  她经常会带来很多山珍野果摆在我的耳边,不过这些东西在我眼里都是透明的,一张嘴只能咬个空。最后,这些好吃的统统落入她的腹中。看着她咬着果品吧嗒嘴的样子,我虽然有些嘴馋,但却很开心。
  
  “你们仙人也要吃东西么?”她的嘴因塞满食物而鼓起,说话也有些含混不清。
  
  “不用。”
  
  “可我看你好像很馋的样子......”
  
  “虽然没有饥饿感,但也会想念曾经吃过的美味。”我说道。
  
  “只可惜我不能把它们带进来给你吃。这些山珍虽不及仙境的珍馐,但也算是天下少见的美食,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她有些失落。
  
  “没关系,等我出去,我一定会找你请我吃大餐的。”我安慰道。
  
  “好......好啊。”不知为何,她的表情微微一滞,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一定要来找我哦。”
  
  “可是我还不知道你住在哪里。”我忽然想到,她陪我在这个大黑洞里住了这么长时间,我却连她的底细都不知道。
  
  “你......你听说过六合宫吗?”她低着头,有些手足无措。
  
  “六合宫?”我微微皱眉:“难不成......你是六合宫的妖精?”
  
  “我正是六合宫宫主的贴身丫鬟,当年的仙魔大战我还参加了呢。我记得你,你就是那个身披金甲的将军,是不是?”夕颜问道。
  
  “是。”我紧皱眉头,回道。
  
  02.
  
  我在仙境最后的记忆,就是六合宫宫主率数十万魔军攻打八荒岛。
  
  那一场仙魔大战旷日持久,在八荒岛上空鏖战一百三十多天,战线拉出数十公里,双方共投入兵力八十多万。
  
  我身披黄金战甲站在云的这端,六合宫主身着烈火广袖裙立在云的那头。我不记得我打了多长时间,杀了多少妖魔。我只记得,在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提醒我,一定要杀到那端去,和那个六合宫主大战一场。
  
  但事与愿违,我刚刚杀到半路,魔军那端就鸣金收兵迅速撤离。我哪里肯罢休,提着银枪驾云追上,但那六合宫主早已逃脱,只给我留下一道火红色的倩影......
  
  “当年仙魔大战,未能和你家宫主交手,实乃平生憾事。”我说道:“若能再次见到你家宫主,我定要和她切磋一番。”
  
  “不要不要不要......”她见我杀气毕露,急忙说道:“我家宫主可是个大好人呢,我不会让你和她打架的。”
  
  “好人?”我有些生气:“当年她挥兵攻打我八荒岛,屠杀我多少仙族士兵,又亲手葬送了多少魔族将士的性命!你还说她是好人?”
  
  “你别生气,先听我说。”见我怒发冲冠青筋暴起,夕颜赶紧解释道:“战后,宫主也意识到自己的决策是多么的冲动,她立刻派出使节前往昆仑山,面见父神母神请求原谅,并驱散了魔兵以示真诚。”
  
  “是吗?”我问道:“那个魔女真的悔过了?”
  
  “当然了。”夕颜喜笑颜开:“父神母神还封她做六合魔尊掌管魔界呢。”
  
  “自从宫主驱散魔兵的那一刻起,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性格变得温柔了,说话不再那么阴沉了,就连她那倾国倾城的美颜也变得更俏了。”
  
  “真的?”我问道。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力量,能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尊变成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好姑娘?
  
  “当然是真的了!”夕颜说道:“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是很不可思议。”我说道:“难不成你们宫主动情爱上了某个男人?只有爱情才会让一个女人变得更迷人。”
  
  “猜对了!”夕颜蹲在我身边,笑着说道:“我们宫主喜欢上了一位将军,那位将军我见过的,真的很英俊帅气,宫主每次依偎在他的怀里就像小鸟一样依人。”
  
  “怪不得,爱情可以让一个女人彻头彻尾的改变。”我说道“不知是哪位将军有此福气,既可以抱得美人归,也可以令仙魔二界永世太平。”
  
  “如果真的是那样就好了。”夕颜话锋一转。只见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那位将军和我家宫主的事情被父神母神知道了,父神母神大怒。我家宫主毕竟是魔,自古仙魔不两立,仙族将军怎可和魔族妖女联姻?于是,父神母神敕令那位将军,把我家宫主扔下诛仙台,打去三魂七魄,永世不得轮回。”夕颜蹲坐在我的身边,好像正在回忆那段往事,面色苍白,眼神忧郁。
  
  “什么?”我惊呼。父神母神怎可如此不通情达理,那六合宫主为了这位将军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向我仙族屈服,我们怎能如此待她?
  
  “结果呢?”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结果,那位将军谨遵父神神谕,将我家宫主打下诛仙台。但正当我家宫主就要魂飞魄散之际,那位将军纵身一跃也跳下诛仙台,用尽所有仙力将我家宫主推了上来,自己却湮没在诛仙台下的熊熊烈火中。”
  
  说道这里,夕颜蹲坐在我的身边,脑袋深深的埋进双臂。她的身体在颤抖,泪水滴答滴答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化为一道道惨白的光辉消失在黑洞中。我想抱紧她安慰她,但我的双手被紧紧地捆绑,动弹不得;我想摸摸她的头帮她擦干泪水,但她只是一道虚影,我无法触碰。
  
  “别哭了。”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出言安慰:“那位将军为了爱情,为了你们宫主豁出了性命,可见他对你们宫主的爱是真心的,你应该为你们宫主感到高兴。”
  
  “我们宫主说过,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宁愿死在诛仙台下,也不愿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为了自己而死。”
  
  “别傻了。”我说道:“你回去告诉你们宫主,那位将军之所以救她上来,是为了让她更好的活着,而不是要她愧疚后悔。”
  
  我不记得夕颜当时说了什么,我只记得她当时看着我的眼神,有一丝惊讶,有一丝欣慰。
  
  “我明白了,我一切都明白了。”沉默了许久,夕颜放下手中的果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说道:“爱一个人就要为对方付出一切,是吗?”
  
  “是。”我说道:“虽然在进入这个黑洞之前,我还没有尝试过爱上一个女人,但我从不觉得爱是一件麻烦事。只要肯为彼此付出一切,那便是爱情的最高境界。”
  
  “真的有你说的那么高尚?”
  
  “当然啦,爱情是六界之中最纯洁的事!”
  
  “真的那么纯洁吗?”夕颜小声嘟囔。
  
  只见她又拿起了一个果子,放在嘴边咔哧咔哧的啃着。就像一个无忧无虑,有了糖果就会开怀大笑的孩子,对爱情什么的没有丝毫兴趣。
  
  但我却清楚地看到,几滴泪珠滑过她的脸颊滴落在地上,绽放出一朵美妙的水花。
  
  从那以后,夕颜变得寡言少语。虽然她每天还是会准时出现在我的身边陪我聊天,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她似乎没以前那么乐观那么朝气蓬勃了。
  
  “小妖精,你怎么无精打采的?”自从我知道她来自六合宫之后就一直这么叫她,她很喜欢这个昵称。
  
  “没怎么,就是......好像......这几天没怎么睡好。”夕颜耷拉着脑袋,对我说道。
  
  “最近很忙吗?”我问道。
  
  她摇摇头,回道:“没有,就是睡不着。夜里毫无睡意,白天无精打采。”
  
  “你这是失眠了,来休息一下吧。”我勾勾手指,示意她过来,躺在我身边。
  
  “虽然这地方黑漆漆的,不过倒是个睡觉的好地方,没有声音,没有光亮,只有你来的时候我才能看到外界的光辉。”
  
  “那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啊?”夕颜笑着问道。
  
  “谢谢你,在这个鬼地方陪了我这么长时间。”我说道。
  
  “客气什么,我们不是好朋友嘛,好朋友就应该......”
  
  “夕颜。”我突然打断她的话,看着她,凝望着她的双眼。
  
  “干嘛这么看着我。”夕颜环抱双肩,两只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我,时不时还会闪过一丝红芒。“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一只贪婪的禽兽,我好怕会被你吃掉。”夕颜眨眨眼睛,调笑道。
  
  “我想跟你说件事,希望你听后不要笑,如果你笑了,我会很丢脸。”我正色说道。
  
  “什么事啊?”夕颜问道:“我保证我不会笑的,我保证。”夕颜坐了起来,伸出三根手指立在耳旁,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感觉,我好想有点爱上你了。夕颜,做我的妻子,好吗?”
  
  夕颜的身体微微一颤,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一般人也许看不出她的情绪波动,但与她朝昔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能感到她的乐观、朝气正在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丝难以名状的苦楚。
  
  但是,她却在笑,笑得格外开心。
  
  “好,等你出来,我一定做你的妻子。”她笑着说道。
  
  我也笑了,灿烂的笑容绽放在脸上,心中却格外冰冷。
  
  因为我知道,这句看似美丽的承诺,实际上只是一个触之即破的谎言。
  
  第二节:花雨,烽火之巅
  
  01.
  
  嗜睡的我再次被幻梦惊醒。
  
  惊叫声透过万里层云,直冲碧落宫。
  
  他不敢怠慢,立刻祭出金色祥云,闪电般飞至我的身边。
  
  我坐在卧榻上,冷汗浸透睡袍,屋子里所有摆设都被我的惊声尖叫撕裂成灰。
  
  “还好吧?”金羽上仙伸出手,在我呆滞的双眼前晃了晃。
  
  “不太好。”我咽下一口唾沫,说道:“我又梦到她了,虽然这次不是噩梦,但比噩梦更加令人恐惧。”
  
  “你梦到了什么?”金羽上仙问道。
  
  “全部都梦到了,我与她在那个黑洞里的一切:快乐、悲伤、承诺、谎言......”
  
  “她的长相忆起了么?”
  
  “模模糊糊的,只能记清那是个很美丽的女人。”我幽幽说道。
  
  “太好了!”金羽上仙长出一口气,掏出一个小酒葫芦狠狠的灌了一口,说道:“恭喜你,你已经过了幻梦劫的第二阶段,还剩下最后一个阶段。只要你能平安度过最后一个阶段,你就可以专心对付天龙雷火劫了。”
  
  “是吗?那太好了。”我有气无力的说道。虽然平安度过两次幻梦劫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但我的心却高兴不起来。经过两次幻梦劫的洗礼,她的脸,我已经可以模模糊糊的记起。
  
  “如果能度过第三次幻梦劫,我能记起她的脸吗?”我问道。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可以的。”金羽上仙说道:“所谓幻梦劫,不过是将一个人的遗憾化作梦境,让人重新经历,以此来打击一个人内心最脆弱的痛处。如果能够顺利度过,便可达到解脱境无欲无求的境界;如果受阻,就会被打入轮回,粉身碎骨。既然前两次幻梦劫都与这个叫做夕颜的女人有关,想必你会在第三次幻梦劫中继续梦到她。”
  
  “那我现在就进入幻梦劫吧,我想快点记起她的脸。”我说道。
  
  金羽上仙摆了摆手,说道:“万万不可,你大病初愈,又连续度过了两次幻梦劫,你需要调养生息,待你仙力充沛之时再进入幻梦劫。”
  
  “那我该如何调养生息?”我问道。
  
  金羽上仙说道:“找个自己喜欢的地方散散心,放松放松心情。但是切记,不论多么困倦,都不许睡觉。”
  
  02.
  
  在黑洞中囚禁了一百多年,除去夕颜在身边的时候,剩下的时间里,我都在睡觉。
  
  早就睡够了。
  
  但现在的我依旧很是困倦,方才骑着坐骑墨玉麒麟绕着昆仑山闲逛,竟然有好几次险些摔落。幸亏墨玉麒麟眼疾手快,化作人形把我从云海中捞了上来。
  
  “金羽上仙要我出门散散心,你说我该去哪儿呢?”我摸着墨玉麒麟的脑袋,征求他的同意。
  
  他摆摆头,摇摇尾巴,伸出硕大的爪子指向南方。
  
  “青丘?”我问道。
  
  我曾去过青丘,与青丘帝君狐仙白胜交好。白胜有一女,名白浅,是个很漂亮很善良的小白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白浅今年也应该三百岁了。不知现在的她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呢?
  
  不过青丘离昆仑山太远,以我现在的状态,就算侥幸不会掉下云端摔死,也会被沿途的妖精撕碎吃了。
  
  “还是算了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墨玉麒麟舔了舔爪子,又指向了东方。
  
  “东海?不行不行,东海四公主总缠着我说要嫁给我,可我不喜欢她啊。”
  
  墨玉麒麟搔了搔头,看了看天空刚刚升起的新月。
  
  “广寒宫也不行,太冷!”我说道。
  
  “吼!”墨玉麒麟生气了,他甩甩身子,险些把我甩出去。
  
  “老实点。”我拽着缰绳,用力拍了拍它的后背。只见它“哼唧哼唧”的叫唤,仿佛在说:你到底想去哪儿啊?
  
  “哎......”我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哪都不去了,还是回烽火之巅吧。”
  
  墨玉麒麟只好点点头,载着我向烽火之巅飞去。
  
  方才在外转悠了那么长时间,早就又累又渴。但我不想回府,紫夜府中气氛压抑,回去只会让我更烦闷。
  
  墨玉麒麟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回到烽火之巅后,它并没有载我回府,而是直接带我飞向了烽火之巅西侧的桃花坳。
  
  烽火之巅是当年父神赏赐给我的一块宝地,刚来这里的时候,桃花坳还只是一片尚未被耕耘的沃土。谁知我从黑洞出来后,这里竟然变成了一片茂盛美丽的桃花林。
  
  桃花坳的草头神叫小红,是个可爱的女孩。她总是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红色广袖裙,裙摆上打着四个发黑的补丁,像是被火烧破的。我曾给她送过很多各式各样的漂亮裙子,但她从来没穿过。
  
  小红是个盲女,她的眼睛不知被什么利器剜去,本该美丽的眼睛只剩下两个黑色的空洞。为了不吓到别人,她特地向我讨了一块红底金花的丝绸绢带将双眼蒙住。尽管失去了双眼,她还是积极乐观的生活,桃花坳中的每一棵桃花树都是她费尽心力仔仔细细的栽种出来的。她是我忠实的听众,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都会听我诉苦、埋怨。在我的世界里,除了至今下落不明的夕颜,只有她愿意用心感受我的喜怒哀乐,用炽热的灵魂温暖我冰冷的心灵。
  
  进入桃花坳,一股清新的异香扑鼻而来。我闻得出来,这不是普通桃花的香味。
  
  “吼吼。”墨玉麒麟低吼两声,喝退飞向我的蜜蜂蝴蝶。
  
  “别这样。”我摸了摸墨玉麒麟的脑袋,轻声说道:“蝴蝶蜜蜂而已,伤不到我的。”
  
  “是紫夜上仙吗?”听到墨玉麒麟的低吼声,在茅草屋中休息的小红急忙出来迎接。
  
  “参见紫夜上仙。”小红摸索着走到我面前,屈身行礼。
  
  “快快免礼。”我轻拂衣袖将小红抬起,说道:“我早说过,你我之间不必拘泥于礼数,叫我紫夜哥哥就好。”
  
  “您是烽火之巅的上仙,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草头神,怎可乱了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我说道:“我说怎样就怎样,你照做便是。”
  
  “是,紫夜哥哥。”小红说道。
  
  “恩。”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刚才进桃花坳的时候闻到一股异香,这股香味与桃花相似但却更加清新,闻过之后令我心情舒畅,是什么花竟有如此美妙的香气?”
  
  “紫夜哥哥可曾听过有一种叫做赤焰香的花?”
  
  “赤焰香?”我想了想,这花名好像在哪里听过。
  
  小红说道:“此花原本生长在八荒岛最深处的密林之中,五十年生根发芽,一百年结成花苞,两百年如火绽放,绽放时花香可以传出千里之远。因为此花呈火红色,所以六合宫宫主为它起名‘赤焰香’。”
  
  “原来这花是六合宫宫主所命名的。”我说道,怪不得觉得这花名曾在哪里听过,一定是夕颜告诉我的。
  
  “我曾镇守八荒岛,那里猛兽横行,镇压岛上的战士都是仙界的精锐。你一个弱女子是怎样把这花的种子带到烽火之巅上的呢?”我问道。
  
  “紫夜哥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红说道:“在你镇守八荒岛之前,八荒岛是六合宫的领地。后来父神带兵征讨,将六合宫魔军击退,这才占领了八荒岛。六合宫宫主偏爱红色,怎能放过这艳红美丽的赤焰香呢?她日思夜想追回赤焰香,于是率魔军攻打八荒岛,同时派出一股精锐进入密林深处将所有赤焰香连根挖走。不过那时的您骁勇善战,魔军节节败退,无奈之下,六合宫宫主只好鸣金收兵。虽然她没能夺回八荒岛,但是她夺回了她喜爱的赤焰香。”
  
  “后来呢?”我问道。
  
  “您追在魔军后面穷追猛打,魔军不敌只能仓皇逃窜。逃亡期间,六合宫宫主不小心掉落一颗赤焰香的种子,落在烽火之巅。烽火之巅本就是一片沃土,经过几十年日月精华的培养,渐渐长成一株小树苗。后来,您被诛仙台戾气灼伤,父神母神拜托金羽上仙带您来这里修养,我也奉命到这里为你修建府邸。后来我在这里发现了这株赤焰香,就在这里种满了我最喜欢的桃花树,并一直培养这株赤焰香......”
  
  “等等。”我打断了小红的话:“你刚才说什么?我被诛仙台的戾气灼伤?”
  
  “是啊,您不记得了吗?”小红说道:“当年您爱上了六合宫宫主夕颜,父神下令将夕颜扔下诛仙台永世不得超生。您为了救她自己坠下诛仙台,被戾气灼伤入魔,还丢了两魂七魄。为了防止您堕入魔道,金羽上仙集合了八大上仙的法器炼出一条九天寒冰链将您困住,净化您的仙力。夕颜宫主挖出了自己那双烈焰魔瞳炼成丹药召回了您丢失的两魂七魄,这些,您都忘记了吗?”
  
  第三节:真相,凄惨世界
  
  “这些,您都忘记了吗?”
  
  “这些,你都忘记了吗!”
  
  小红的声音如海潮般一浪接着一浪,敲打着我的心房,同时也打开了我的记忆!
  
  沉睡的记忆渐渐苏醒。记忆中,夕颜像小猫一般依偎在我的身边,她身着一袭红裙坐在我的腿上,轻轻亲吻着我的额头,我捧着她的脸,指尖滑过她那白皙柔嫩的肌肤。就在我俩相视而笑快活自在之时,一道来自诛仙台下的幽蓝冥火突然袭来,瞬间点燃我的衣袍和身体。夕颜站在我面前,用怜惜的目光看着被火烧得体无完肤接近疯狂的我,她掏出一柄匕首,毫不犹豫的挖下了自己的双眼,喂进了我的嘴里!
  
  她的脸上,本该如星辰般闪耀的烈焰魔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黑漆漆的空洞。原来,桃花坳中那个草头神小红,就是我的夕颜!
  
  夕颜,为了我你从魔界至尊沦落到小小的草头神,在我沉睡失忆的这段时间里,你到底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不过还好,现在,我回来了!
  
  一声龙吟划破天际,一柄寒芒毕露的宝剑化作一道流光,从紫夜府中冲出,瞬间飞到我的手掌之上。
  
  “紫夜!”紧跟而来的是一袭金色华服的金羽上仙。
  
  “你是什么妖孽!”金羽上仙眉头一皱,一道掌风飞来,将我身前的小红打碎。原来这只是小红的一道虚影。
  
  “紫夜,万万不可动怒,方才我打碎的那道虚影就是第三重幻梦劫。因为你心中遗憾太深,幻梦劫化作了实体,万万不可听信她的鬼话,她在迷惑你!”金羽上仙抓着我的手臂,大声喊道。
  
  “金羽上仙,就在刚才,那道虚影告诉我,我和夕颜本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是不是?”我冷冷的问道。
  
  “是。”金羽上仙回道。
  
  “她还说,父神母神不喜欢夕颜,要把她扔下诛仙台,是不是?”
  
  “是。”金羽上仙说道。
  
  “最后,为了救她,我自己掉下了诛仙台,她为了救我,挖下了自己的双眼,是不是?”
  
  “是。”金羽上仙垂下了头:“我早该想到有这一天,幻梦劫是天数,即便我成了仙,也看不透老天爷的心思。既然苍天让你回忆起那段令人伤悲的往事,我无力阻止。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你,刚才那道虚影所说的,都是事实。”
  
  “你们为什么瞒着我!”我只觉胸腔燃着一把火,将身上所有的病痛全都烧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力量。
  
  “她是魔,你是仙,你们永远不能在一起。”金羽上仙说道。
  
  “可她明明驱散了手下所有的魔军,甘愿俯首称臣。她从魔界至尊沦落到人人嫌弃的残疾,只为了和我开开心心的生活,为什么你们连她这么卑微的愿望都要剥夺?”
  
  “仙魔不两力......”
  
  “狗屁!”我大声怒吼:“所谓的仙魔不两立,不过是你们掩饰虚伪的面具,她明明诚心归降,为何还要断她后路?为何还要拆散我们!”
  
  说到这里,难以自控的我更加怒火中烧,钻石星辰剑在我手中熠熠生辉,随着我内心的怒火发出尖锐的鸣响。
  
  “方才你说那小红是幻梦劫化作的虚影,我问你,真正的小红,真正的夕颜,她此刻身在何处?”我问道。
  
  “父神得知夕颜仍在烽火之巅,十分生气。他派下十万仙兵捉拿夕颜,押送诛仙台处死。”金羽上仙说道。
  
  “什么?”我大惊失色:“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时辰之前。”金羽上仙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诛仙台周围一定会有无数仙兵和仙人把手,凭你一己之力是无法救出夕颜的。”
  
  “是吗?”我微微一笑,血光从我眼中迸发出来,看的金羽上仙一个寒颤。
  
  “糟糕。”金羽上仙欲上前封住我体内的真元,却被我的护体血气震退。
  
  “你疯了!”金羽上仙护着被打伤的胸口,说道:“大紫明血咒乃是昆仑山禁术,你怎可随意使用?”
  
  而正在怒气关头的我根本不加理会。我只是淡淡一笑,遥遥看着昆仑山太虚宫,轻声说道:“夕颜别怕,我立刻来救你。”
  
  第四节:最终,红雨漫天
  
  昆仑山之巅,太虚宫。
  
  诛仙台就在太虚宫的前方,每次诛杀犯了天规的神仙或是妖魔,父神都会坐在太虚宫中心的宝座上监刑。
  
  这次也不例外,当我到达诛仙台的时候,父神已经坐在宝座之上,周围林立着成千上万精兵猛将。宝座前方百步距离有一根高高的盘龙柱,那根柱子上盘着的不是雕刻,而是一条真正的金龙。
  
  金龙盘在夕颜的身上,我能看到她痛苦的表情。
  
  忽然,她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她抬起头,漆黑的眼洞对着我,我的心如同刀割般疼痛。
  
  她笑着流出血红色的眼泪,对着我摇了摇头。
  
  “紫夜。”母神坐在父神身侧,颤抖着声音说道:“现在悔悟还来得及。”
  
  母神一向疼爱我,如果我今天弃剑而降,她一定会在父神面前保我周全。
  
  可这些年夕颜为了我挨受了天大的苦,我怎会弃她而去。
  
  我跪在云朵之上,冲父神母神磕了三个响头。
  
  “父皇母后,请恕孩儿不孝了。这个女人,我一定要救!”
  
  “孽障!”一向慈祥的父神此刻却是怒气冲天:“如果你今天执意要救这个妖女,我连你一块扔下诛仙台!”
  
  “大哥,你就服软吧!”
  
  “是啊,大哥,她不过是个魔女,何必为她而毁了你的大好前程!”
  
  我的胞弟们也纷纷劝我。
  
  “孽障,你身上这层血气,可是我太虚宫禁术大紫明血咒?”父神问道。
  
  “是。”我说道。
  
  听到大紫明血咒这几个字,夕颜的身体不住的颤抖。
  
  “紫夜,你这个混蛋,我不用你救,你快滚啊!”夕颜不停地哭喊:“大紫名血咒的危害你不是不知道,现在罢手还来得及,再晚一点你就没救了!”
  
  “不过是永堕畜生道罢了。”我淡淡的笑了笑:“你为我受了无数的苦,还丢了一双美丽的眸子。如果要我在没有你的天空下活着,还不如下凡做一只畜生来的痛快。”
  
  “你真是个笨蛋。”夕颜摇了摇头,血泪滴答滴答的滴在金龙身上。
  
  看着她那张精致的俏脸,我轻轻笑了笑,然后将仇恨的目光移在剑拔弩张的众仙身上。
  
  “今日,昆仑山众仙与我往日情义一笔勾销。从今天起,尔等便是我紫夜的仇人,若今日苍天保佑,我能救出夕颜并全身而退,那便罢了;如果夕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必定屠尽众仙,血染昆仑!”
  
  “好大的口气!”父神还未说话,仙人之中便有一个不怕死的站了出来:“本仙便会会你!”
  
  此言一出,周围的仙人皆是掩面叹息,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那个逞能的仙人不知他今日命数已尽,还祭出兵刃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呢。
  
  这是哪来的神仙?
  
  我极力回想......
  
  好像从未见过,刚飞升上来的吧。
  
  不过他已经没有机会享受他的仙人时光了。
  
  那个仙人刚刚站定,就见万丈光芒冲天而起。
  
  人未到,剑先至!我仍在慢慢踱步走向父神摆开的仙人大阵,钻石星辰剑就已经化作一道银光穿透了那个口出狂言的仙人。
  
  我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一张一合鲜血狂涌的嘴,轻声说了一句:“知道八荒岛吗?我在那里住了三百年。”
  
  他惊讶,又是喷出一口鲜血,双眼死死地瞪着我,目呲欲裂。
  
  “所以说,下一回逞能先打听打听你的对手是谁。”我说道:“不过,你已经没有下次了。”
  
  说罢,剑光飞舞,那个仙人的尸身在我的剑气下化作飞灰。
  
  “还有谁!”
  
  一声怒吼震彻天际,有些胆小的仙人已经力气不支瘫软在地。
  
  这时,父神站了起来,祭出一柄宝剑。
  
  “孩子,为父和你过几招。”
  
  一道电光闪过,父神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众仙大惊,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父神从未在任何场面下出手过。即便是妖魔二族联手攻打昆仑,也没见父神多么上心。今日,父神竟要出手?
  
  “孩子。”父神说道:“没想到你被诛仙台业火反噬了那么多年,今日一抬手便诛杀了一个仙人。”
  
  “孩儿久疏战阵,再加上刚刚渡过三重幻梦劫,身体尚未恢复。之所以能一击毙杀那位上仙,纯属大紫明血咒强势。”我说道。
  
  “大紫明血咒固然强势,但若没有足够的法力催动,这所谓的禁术也不过是一个累赘罢了。”父神说道:“为父已然身老,虽然不死不灭,但早已没有更多精力去管理这众仙云集的昆仑山了。这浩荡昆仑,为父早晚都会交付给你,可我没想到你却如此令我失望。”
  
  “对不起,父神。”我说道:“这些年来,夕颜为我受了太多的苦,即便是负了天下人,我也要救她!”
  
  “紫夜......”夕颜微微抬起头,冲着我苦涩的笑了笑。
  
  “紫夜,你这是何必呢。为了我,不值得。”夕颜轻声说道。
  
  “为了你,就算是死,也值了。”我笑着说道。
  
  “既然你下定决心与我太虚宫作对,那今日我便成全你。”
  
  说罢,父神长剑一挥,挟裹着雷霆万钧之势向我袭来。虽然我猝不及防,但周身有大紫明血咒护体,费劲了浑身解数也勉强接下了父神这一剑。
  
  钻石星辰剑与父神的宝剑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
  
  “轰!”一股金色气流扩散开来,将太虚宫中所有仙人尽数震退!
  
  但父神的攻击并未停止,宝剑在父神手中挽出一朵又一朵剑花。锋芒所至,将我的护体血气削的破绽百出。
  
  上千年来从未出手过的父神,今日在众仙面前展示了他真正的实力!
  
  “破!”父神大吼一声,宝剑劈开我的护体血气,向我的头顶砍去。
  
  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不禁这样问自己。
  
  父神的剑太快,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宝剑落到我的头上,却无力阻挡。
  
  可我还没救出夕颜啊......
  
  我回头,望向那根金色的盘龙柱,企图最后看她一眼。
  
  可我却惊讶的发现,夕颜不见了!
  
  金龙萎靡不振的瘫倒在地上,一袭红衣的夕颜不知去向。
  
  一道红色的身影如同一颗烈火流星向我飞来,挡下了父神致命的一剑!
  
  只见夕颜柔弱的身躯挺立在我的身前,双掌紧闭,死死的夹住了父神的宝剑。
  
  “噗!”一口鲜血从她的口中喷涌而出。
  
  “夕颜!”
  
  见到我安然无恙,夕颜开心的笑了笑,瘫软在我的怀中。
  
  “夕颜,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我轻轻抚摸着她白皙的脸庞,轻声问道。
  
  “你......曾说过,爱一个人......就是要为他......付出一切,不是吗?”
  
  “你不要再说了,保持体力,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治好你的。”泪水早已冲出我的眼眶,沾湿我的衣襟。
  
  “没用的。”夕颜轻轻笑了笑,低声说道:“父神这一剑用尽了全力,即便是在我全盛时期,我也不可能硬接下来,更何况,咳咳......我早已身负重伤。”
  
  夕颜抬手,轻轻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我不想看到你与众仙决裂,为了我离经叛道。”
  
  “夕颜,我求求你,你不要说了。”我一边拭掉她脸上的鲜血,一边苦苦哀求。她每说一句话那痛苦的表情对我来说都是无尽的折磨。
  
  “快去找金羽上仙吧,趁现在大紫明血咒还未反噬。”她说道:“恭喜你,下辈子你不会变成小猫小狗小动物了。”
  
  “不,我要救你,我一定要救你,就算下辈子我变成小猫小狗小动物我也要救你!”
  
  说完,我施了个咒法,将夕颜保存在我的仙气里,向着烽火之巅飞去。
  
  奇怪的是,众仙并没有继续追我,而是任由我飞回了烽火之巅。
  
  后记
  
  一百年后,烽火之巅。
  
  如一百年前一样,桃花坳中依然一片花香。
  
  唯一不同的是,当年的草头神小红,我的夕颜,在那间小小的茅草屋中沉睡了一百年。
  
  自从那天我带着夕颜飞回烽火之巅,就再也没有不长眼的神仙进过我的烽火之巅,打扰我的生活。
  
  据说,父神被我和夕颜的爱情感动,赦免了我所犯下的种种罪过。并将烽火之巅列为昆仑禁地,不准任何仙人靠近。
  
  当然,金羽上仙除外。
  
  这只千年不死的老凤凰常年住在这里,说是喜欢我酿制的桃花蜜露。不过我也很乐意拿出桃花蜜露招待他,一是可以陪我喝酒聊天,以免我遭受寂寞之苦;其次,金羽上仙是昆仑仙境最好的医师,他不仅解了我大紫明血咒的反噬,还助我顺利渡过天龙雷火劫。
  
  最重要的是,他正在助我唤醒沉睡了一百年的夕颜。
  
  当年父神的那一剑虽用尽全力,却未动杀心,夕颜只是被剑气震伤了灵魂,并未伤及性命。
  
  “我说金羽上仙,你何时才能唤醒夕颜。”
  
  桃花坳中,我和金羽上仙正在赏花饮酒。
  
  “这个......今天天气不错。”金羽上仙故意扯开话题。
  
  “我说老凤凰,你当初说你能帮我救醒夕颜,不会是逗我玩的吧?”我一把抓住金羽上仙手中的酒瓶,说道:“该不会就为了骗我的桃花蜜露喝吧?”
  
  “这这这......哪能啊?”金羽上仙抢回桃花蜜露,说道:“我金羽好歹也是个上仙,总不会为了几瓶酒骗你吧!”
  
  “那不一定。”我撇撇嘴,说道:“你这家伙,嗜酒如命,哪里有点上仙的风范。”
  
  我上下打量他一番,除了这件金色袍子和他这张帅气的脸挺唬人之外,剩下的,怎么看怎么像人间的纨绔子弟。
  
  “你这小子。”金羽上仙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一百多年来我辛辛苦苦帮你救她,结果却换来这个评价。哎......伤心了,走了。”
  
  “想走?”我狡猾一笑:“救醒夕颜之前,谅你有天大的本事,只要没我的准许,你走不出烽火之巅一步。”
  
  “哎......”金羽上仙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没个几百年,我是走不出去了。”
  
  “还要几百年?”
  
  “是啊,起码还要几百年。父神好不容易出手一次,没直接将她打的灰飞烟灭就不错了。怎么小子,等不及了?”
  
  “那倒没有。”我说道:“为了她,莫说等上区区几百年,就算等上几千年几万年也值得。只是,她沉睡的越久,越是觉得不踏实,总怕她会撑不过去。”
  
  “放心啦。”金羽上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她死不了,而且据我观察,她马上就会醒来。”
  
  “真的?”我问道。
  
  “真的,我的话你还不信?”金羽上仙说道。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席卷而来,呼声大作,将桃花坳中的桃花尽数卷起,形成一道美丽壮观的粉色花墙。
  
  烽火之巅外有一层结界,如此巨大的狂风无法进入。我还以为是什么不长眼的妖魔鬼怪闯入,气得我直接拔出宝剑准备迎战。
  
  金羽上仙却出手拦住了我,指了指那道粉色花墙。
  
  花墙渐落,一道红色倩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紫夜。”那道倩影张开双手,轻轻唤着我的名字。
  
  “你......夕颜?”
  
  我惊讶的看着她,她不仅完好无损的清醒了过来,在她原本空洞的地方,多出了一双明亮美丽的双眼。
  
  她一袭红衣,翩翩落到我身前。
  
  这一刻,我等了足足一百年。今日愿望成真,竟像一场美丽的梦幻,似真似假。
  
  “这双眼睛,就当是我喝了你那么多桃花蜜露的补偿吧。”金羽上仙笑着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拥抱你美丽的新娘?”
  
  “哦?哦!”我傻在原地,呆呆的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夕颜,直到金羽上仙提醒,我才发现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夕颜。”
  
  “紫夜!”
  
  我冲上前去,紧紧的抱住她纤细的腰身,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
  
  金羽上仙笑了笑,偷偷拿走我几瓶珍藏多年的桃花蜜露,冲出烽火之巅结界,逃之夭夭。
  
  “紫夜。”
  
  “嗯?”
  
  “金羽上仙把你的桃花蜜露偷走了。”夕颜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我说道。
  
  “管他呢。”我大笑两声:“老婆都回来了,还要桃花蜜露有什么用?”
  
  “可我想喝。”夕颜嘟着嘴,眼巴巴的看着我:“一醒来,我就被这酒的香气吸引住了。”
  
  “那我去帮你抢回来。”说罢,我转身便要冲出结界,抢回桃花蜜露。
  
  “慢着。”夕颜喊道:“去之前,你不觉得应该先做点什么吗?”说着,她嘟起了粉嫩嫩的嘴唇。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轻轻的咬住她的唇,说道:“夕颜,这一刻,我等了一百年。”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妻子,我不会让你再等下去了。”夕颜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
  
  看着她可爱的笑脸,回想起曾经我们携手经历过的一切,为她做再多傻事也是值得的。
  
  爱一个人,就是要为他付出一切,不是吗?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