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苍禹

作者:NCIE 来源: 时间:2016-09-2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苍禹
  
  苍禹无疑给我留下了最深印象。在距我出生不到一百公里的,差不多与广西的接壤的湖南西南方的一个人口不足十万小县城就是苍禹了。喜欢这县城的理由有很多,比如我在这里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高中生涯,秋天城南那片山里的枫叶多么令人醉迷,还有喜欢远远凝望发源于邻省,弯延从城边从容流淌的清澈的河流等等,但说到底还是留恋那里人和那段特异的青春岁月
  
  很快我到了上高中的年龄,在我们那或者说在中国,一个好的高中对于我们有着多大的意义啊。由于我出生所出的县城没有一个像样的高中,一个非常喜欢我的姨母便建议我去她所在的县城去上高中,这是个非常诱人的提议,因为哪所高中在整个湖南省的西南部都有着不小的名气。可以说由于我的运气和初中时代的用功学习,我得以在哪所梦寐以求的高中持续我的学习生涯,理所应当的我便居住在那位和蔼可亲 的姨母的家里。那是一栋四五层的,外表被涂成白色的建筑,在茂密樟树和梧桐之中,这一带都是这样的,不起眼的建筑。居住在里面的人也都是一般职员和小店主之类的职业,我的那位姨母也不例外,不过她的情况要稍微好一点除了工资比一般人的高一点外,工作也比较轻松。
  
  和我住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弟弟,也就是姨母的儿子,说到底还是我侵占了他的领地,但他对此毫不在意,反而对我出其的好,这可能与我的学习成绩和知道许多他不知道的东西分不开吧。他才刚刚进入初中,对很多事还缺乏应有的认识。那么,我呢?还不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以前,甚至我去过最远的地方也才是我所在的县城而已。现在,“我出来了”便在心底发誓要默默干出一番事业出来,这样的事其实也就是考上一个好的大学而已。但一进入高中,我非但在学业上没有任何进展,反而一落千丈,差点就要挤进班上的倒数。然而我确实在其他方面有着特别的收获啊。比如,放学后我会在图书馆一直待到很晚才会回到那位亲戚的家里,虽然那里的藏书也不多,但好歹满足了我对书的渴求。在那里读了以前从没有接触的书,《洛丽塔》,《麦田上的守望者》,《雪国》,《挪威的森林》远比《小妇人》《海底两万里》和《秘密花园》来的有意思,读起来也更为真切感人。除此之外,我还对于所谓的KTV和电影院之类是什么东西有了更深切的了解,父母给的钱虽不多但偶尔和同学们去一两次还是没问题的。我的性格比较随和,很少和别人争论,即使不爱说话但也绝不是沉默寡言,因此我的朋友虽然不多但关系都绝好。记得在我结交的朋友里有一个是搞音乐的,说白了就是自己学习成绩不行,但家里为了好歹让他上个大学,让他成为我们学校特长生中的一员,话虽如此,他唱的歌也确实不坏啊,还在我们学校得过二等奖呢。除了他那怪里怪气的头发和胡乱吹嘘的习惯让我不喜欢以外,其他的都好,人长得也不差,在班上特有女人缘,这与我恰好相反。我人虽自认为不差,但却没能获得的女孩子的倾心。这可能和我的木讷和做事较真有关吧!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反倒很羡慕那家伙。
  
  高中的时光过的出乎意料的快,但也足够无聊与枯燥的,每天不是上课,做作业就是看书,最好的就是周日和同学出去玩上半天,记得有一次我的一个好友邀我我几个班上的女孩子一起骑车去“河的那边”玩,当了解的同行的都有那些人之后,我几乎毫不犹豫的满口答应下来,那是因为我当初所心仪的女子便在里面啊。那天我们玩的很尽兴,但我几乎没和她说上一句话,为什么呢,因为自己根本不敢,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始。但她的纯真浪漫的笑容却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脑海中,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没同她表白。是担心自己被拒绝而难堪?还是自己担心对方答应之后,自己又不知道会怎样?我在担心什么或者说逃避什么?从学校毕业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她,也没有关于她的任何信讯,她究竟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除了我曾经喜欢过她这个事实外,她同我没有任何关系。可她消失以后却成为我记忆中永远的一个回忆,说不上痛苦或美好,难过或失望,或许都有吧!而且人的感情也想来变换莫测,一段时间以后,我对另一个女孩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远多于我那位心仪的女子。我对另一个女孩子毫不知情,我连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
  
  情况是这样的,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不知道外面每天都发生了什么,我只管静静的上课,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也不搭理任何同学,连图书馆我都没怎么去过,每天一放学我就沿着那条贯穿整个县城的马路一直走到山脚下,我对沿途的那些装修精美的商店,大路上摊上叫卖的声音和乞丐的行乞的声音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管一路走下去。甚至,当我走过那座大桥时,我才发现,哦,原来我这就走到这了。此时,夕阳西下的余辉也开始在河中晃动,远处的凝墨色青山,半边阴暗的天空,和静静的水流让我感到出乎意料安宁。有一天,已经很晚了,我正打算往回赶,不知不觉发现在河对面有一个身穿粉红色连衣裙,留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女孩子站在那里,她就站在那里,就连什么时候在那里的我也不知道,就好像凭空出现似得,第二天,第三天以后每天都 是如此,只是有时她穿的是米黄,有时穿的是纯白色的裙子。在我来的时候还看不见她,但每当我要走的时候她的身影便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没同她交谈过哪怕一句话,我也没有清楚的看见过她面庞,当然我也无从得知她是否美丽,但是一位妙龄少女无疑 ,年龄也就和我差不多或许比我大上或小上一两岁也未必不可能,几个星期以来我就这样享受着这份特殊恩赐。我知道一旦我和她说话或者识别她的面容便会打破这种气氛,再也不能还原出它原来的意境。她才那么大便不去学校上课吗?她是因为生病而离开学校来到她的一个远亲家里散心疗养,还是她本来就是一位刚刚被狠心的父母拆散而不得不和她的恋人分离而离家出走的少女? 几个星期之后 的一天我突然发现原来在那里的少女突然消失不见了,这让我既感到轻松惬意又惆怅万分 。以后,我便从没有在放学去过那河边了。如此,我的心里便有着那位凭空出现,凭空消失的女孩的倩影。
  
  从那以后的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认真的上课学习,课后也和同学们玩闹嬉戏。学习成绩也在一日千里的稳步提升中。可每当夕阳西下我便忍不住朝着窗外望去,那里除了荒芜野草之外什么也没有,一年之后我如愿的考入了一所相当不错的大学。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