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逐梦人

作者:无言 来源: 时间:2017-09-0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本来也不是什么美好的故事的。
  
  黄沙弥漫了这片土地,乌云半遮了天际。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
  
  苏清酒是陪着自己奶奶回来的。奶奶是上个世纪的花旦,那年村里发大水被祭给了河神,被祖师爷捡了去,一路漂泊,从江南水乡北上到的北平,最后在天津落了脚。不是所有戏子都能成角儿的,他们漂泊了大半生也不过是勉强求得了个活着。
  
  奶奶这一生最挂念的除了师傅,那便是这个年幼离开的家乡。
  
  苏清酒是被奶奶捡来的。
  
  在那个依山傍水的小镇。小镇是个世外桃源,外面连着一片海,苏清酒就是顺着海水一路飘过来的。那时候奶奶刚送走了师傅,乘着骨灰的小船一路向南,青白色的一缕淡烟随风散开,散开……直至看不见。那之后的第七天,苏清酒就乘着小船来了。
  
  故事的起点或许就在这里了吧。
  
  这是一段故事的终结,同时也是一段故事的开始。
  
  苏清酒喜欢唱戏。
  
  咿咿呀呀,咿咿呀呀——
  
  似乎这个女孩身上寄托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似乎是梦。
  
  沿海的小镇依旧安宁。
  
  夏日的结尾,苏清酒陪奶奶回了那个名为“家乡”的地方。
  
  夏日终结了,人的生命没有遗憾了。没有人记得她,没有人在意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一老一小。
  
  毕竟,已经大半个世纪了。
  
  苏清酒觉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奶奶从来不让她碰戏,戏词,戏曲,戏里的大红袍子都被她一并烧了去,随着那年少无望的梦。
  
  夜晚有人托梦来。
  
  “苏清酒,苏清酒!”
  
  苏清酒循着声回头看去。梦里混混沌沌的一片,黑雾弥漫不清虚实。那声音凭空乍响,像一声雷拨开了云雾,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我是逐梦人。”
  
  那声音说。
  
  “现在我把我的身份交给你,现在你就是逐梦人了。你要做的就是——”
  
  就是——
  
  就是什么?
  
  苏清酒猛地醒过来。指尖染上一小片星光。
  
  你要做的,就是帮助那些迷失的人找到方向。那么,你的梦境呢?
  
  属于你的梦,是什么呢?
  
  奶奶的名字很好听,叫采薇。那个年代的小村子能取这样的名字不错了,据说是个教书的先生取得。奶奶的师傅,叫做白薠,意为秋天的野草,但是他有个极好听的艺名,叫做弦凝,白弦凝。
  
  那年小山村里发了大水。河神怒了。年过半百的巫女一指便选中了八岁的采薇。采薇命本该绝,却被一个年轻男人救了去。那人便是白弦凝。
  
  白弦凝当年也是红遍了苏州城的名角儿,后来的一个年轻人比他好看,身段更美,戏唱得更好,渐渐的声名一时的白老板也被比了下去。这本就是常事。台上的,也不过就是一出戏。谁管的你到底是谁,你唱的,始终不是你自己,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比谁唱的更像罢了。
  
  白弦凝就是在那时捡到那个小姑娘的。
  
  后来战火绵延,在平静的地方也安生不得。唱戏班子被炸毁,只有他们两个逃了出来。街头卖艺为生,或是做些别的勾当,最后是在那海边打渔为生。年轻时谁不想成角儿,到最后活下来就不错了。
  
  成角儿……
  
  这似乎是奶奶的梦吧。
  
  “苏清酒,苏清酒!”
  
  “你的梦又是什么呢?”
  
  她的梦啊……她也喜欢唱戏呢。可是她什么都不会。
  
  这一年的苏清酒刚满十八岁。水灵灵的,颇富灵气,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是为唱戏而生的一般。奶奶就经常看着她的眼睛叹气。糟蹋了,糟蹋了。
  
  苏清酒有腿疾,腿脚不利索,走路也是慢慢的慢慢的来的。
  
  苏清酒抬头看天。依旧是黄沙弥漫,黑云笼罩。见不得一丝光明开阔的天。
  
  苏清酒就在这里开了一家小店。里面全是些精致又新奇的玩意儿,不过大多是钟表。手表,怀表,闹钟,漏斗,摆钟……木质的牌坊,鲜花拥簇,在这个单调的小镇格格不入。
  
  她现在是逐梦人。
  
  角落里的明信片,只有有缘人才能寻见。
  
  日复一日。
  
  风铃声浅浅的响了,清脆如泉水的叮咚,细细的吹过。白裙子的年轻姑娘拎着鞋赤脚走进。
  
  第一个有缘人。
  
  苏清酒想着,从左手边拿出一个怀表。复古的款式,显得陈旧又新颖。
  
  那姑娘一眼就被迷住了,忙问她多少钱。
  
  “不要钱。”
  
  “不要钱?”
  
  “对。一个故事来交换就好了。”十八岁的苏清酒不比她年轻多少,举手投足间却有种淡漠和沧桑。像那种活了很久却不会老的人一样。
  
  童话故事里的老妖怪不就是这样吗?什么都不要,一个故事就好了。
  
  年轻姑娘觉得有趣。大概对于陌生人也更好敞开心扉吧。北漂的故事展开来,苏清酒听的入迷,她从来没有见识过那么繁华的地方。
  
  “可是我不快乐。”
  
  “最怀念的,还是家门口的糖糕和老梧桐。”
  
  “我都已经忘了我当初是为了什么了。忙忙碌碌,一复一日。”
  
  “像个机器人一样的活着。为了活着而活着。”
  
  苏清酒听她絮絮叨叨的说。
  
  这是,迷失在繁华醉梦间的人。幸运与不幸的交织。每个人都是幸运的,每个人又都是悲惨的,这是个公平的世界
  
  “那你一开始想做什么呢?”
  
  “大概……”她露出触碰到了甜美梦境一般的憧憬表情,“大概是那种吟游诗人一般的角色吧。我的梦想本来是当个旅行作家的。”
  
  真的是梦一般的梦想啊。
  
  所以梦想本身最大的设定就是梦吧,与现实完全不同。
  
  苏清酒突然想敲醒那个姑娘,告诉她看清现实,梦只能是梦。哦,但是她本身就是一个逐梦人,她们也本来处在做梦的年纪。
  
  故事换怀表。
  
  亏了吗?
  
  几个月后,苏清酒收到一封信,里面是一张照片。以后的每一个月都会收到。山水之险且美,晴空在上,照片里边的姑娘笑得肆意张扬。她才不管后来发生了什么呢,不过,故事换怀表。这个结果……
  
  不亏不亏。
  
  这便是我存在的意义了吧。苏清酒想。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她的腿脚似乎是利落了一点。
  
  苏清酒的声音很好听,如同夜莺。她自己闲来也会跟着老式留声机里边哼两句,渐渐的就会唱了。村里的小孩子回来捧场,齐刷刷的鼓起掌来。苏清酒心里也被喜悦填满。
  
  就这样也不错吧,当个逐梦人。
  
  至于结局,谁在乎?
  
  本来,也就不是个美好的故事啊。或许连故事也算不上。
  
  谁知道呢?那个逐梦人,苏清酒。

    上一篇:八月初八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