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墨染梨花画心殇

作者:夜华太子 来源: 时间:2017-10-2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一)
  
  夜色降临,皓月当空。
  
  树林犹如中了魔咒一般,疯狂起舞,树叶与树叶的摩擦声,响遍十里。
  
  夜,还是那样黑。月,还是那样美。杀戮,已经开始了……
  
  “交出她,可饶你不死!”数十人持剑围住一男一女,他们是塞外邪教拜月教的。
  
  顾北琛身上布满大大小小剑伤,仍毫不犹豫地护在白衣女子前面,无半点退让之意。
  
  白衣女子秋灵素,乃江湖人称“素手医仙”。一身医术出神入化,她的血更是能解百毒。拜月教的人抓她,想是用她的血来制毒!
  
  见此情况,数十条黑影如离弦之箭攻向他,欲置他于死地。
  
  眼见,他要死于剑下,一棵参天古树上突射出片片树叶,竟将黑衣人手中剑尽数打落。
  
  顾北琛望去,只见绝色女子,翩然而落。那一袭红衣妖娆、唇似三月桃花,眉若远山之黛,一双摄魂凤目半眯,说不出的魅惑。她伸了伸懒腰:“你们打扰了本姑娘休息!”
  
  是她!
  
  顾北琛潋起眼中惊艳,拱手道:“多谢梨染姑娘出手相救!”
  
  梨染淡扫了眼被搂在怀里的秋灵素,未理会他。瞳光碎碎流转,懒懒的声调响起:“你们继续啊,别管我!”
  
  听如此说,黑衣人仗剑复上。她并不理睬,闲倚树枝,凉凉地取出腰间酒壶依旧自饮着。
  
  顾北琛艰难支撑着,眼看秋灵素就要落入邪教手中。最终,望向梨染,满目乞求:“请你救她!”
  
  “我救她,你娶我啊!咯咯……”明眸微动,朱唇轻启,散发出银铃般魅惑声音。
  
  顾北琛乌黑浓密的睫毛低垂,沉默不语!
  
  见他沉默,梨染执壶之手略有迟疑。随即,妩媚一笑,梨窝轻陷:“算了,我开玩笑的!”
  
  下一秒,她出手了。
  
  素手芊芊一挥,发出绚灿的光芒。漫天的树叶迅速聚拢,忽如冷箭般射出,黑衣人接二连三地倒下。
  
  好快的速度!好诡异的身法!
  
  顾怀琛目光复杂地看了她一眼,道谢后,抱起白衣女子,转身离去。
  
  在顾北琛离去后,梨染继续闲倚树枝,仰首独对月华。手中梨花白一口一口饮着,却多了点苦涩。
  
  月落枝头,愁挂眉梢。
  
  谁的情思在夜色中沉寂,摇曳了梦里繁花空等谁记起?
  
  席卷晚风,枯叶飘零,如欢,如殇。独留叹息,惹一身惆怅。
  
  (二)
  
  “酒伤身,少喝点!”
  
  画殇从身后迈步出来,白衣翩翩如风,黑发浓密如墨,一双清冷的眸子透过面上银色面具露出来,熠熠生辉。
  
  画殇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如此嗜酒如命。每次见她,都是酒不离身。
  
  梨染未回眸,听声便知是画殇。
  
  说来也奇怪,他们相识三载,她从不知他来历,更未见其真颜,却视为知己。或许,此乃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吧!梨染饮酒一口,将手中酒壶直接往身后一扔。
  
  画殇准确地接过酒壶,畅饮一口,一如初遇时。
  
  他第一次见到梨染,是在凉城的一株梨花树下。
  
  那日,梨花若雪,她容颜如画,着一身红衣斜卧梨枝,携酒畅饮。
  
  当时,她携壶掷出,音若天籁:“来一口?”
  
  寂寂梨花,灼灼其华。
  
  撷一丝韶光,倾覆了谁的年华。
  
  他怔怔地接过酒壶,饮了一口,是失传已久的梨花白。清冽至极却不失绵香,一如其人。
  
  就这样,她一口,他一口,一壶梨花白饮完。
  
  画殇走至她面前,将手中壶往上一抛,抬眸仰望夜空,幽幽道:“明天又是月圆之夜了……”
  
  梨染眉间一点朱砂红似血,略带殇然,喃喃道:“是啊!月圆之夜……。”眼眸含笑,但笑不达心。
  
  月圆之夜,痛苦的轮回。
  
  每至月圆之夜时,她全身体骨骼软绵绵,如同散架一样。唯一的方法,去玉泉山找夜辰配以上百种药材成药浴,身内浸三日三夜,重新塑造骨骼。其过程异常痛苦,非常人能忍。
  
  而今已是十四,离月圆之夜只有一日夜了,她要在月圆前赶到玉泉山。
  
  梨染起身下树,理了下衣裳,动作是一贯的潇洒:“我先走了!”即头不回,潇洒离开。
  
  画殇凝眸苦笑,那是往玉泉山的方向。
  
  身影一幻,离去。
  
  梨染赶至玉泉山时,月正圆。身披黑色斗篷的夜辰已备好药桶等她了。
  
  她褪去衣服,裸身泡至夜辰准备好的药桶。
  
  深入骨髓的痛,渐渐吞噬着梨染,她紧咬牙关,因疼痛吐字不清:“夜,我还余几时?”
  
  夜辰一身黑衣斗篷,只露出一双黑眸。幽幽一叹中,目光有些失神:“余半年!”
  
  半年!怎够啊?
  
  曾经的梦,几许诺言。如不能达成所愿,会是终生的遗憾。
  
  “夜,还有办法吗?”她不畏生死,只想再延长半载生命,完成未了的心愿。
  
  夜辰黑色睫毛微颤,眼眸黯然,无力地摇头。他又何尝不想,只是她体质特殊,终究无策。
  
  连夜辰都无策了,看样子是真的没办法了。这些年她的病都是他在治疗,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只有他最清楚。
  
  梨染眸光骤紧,有凄凉、有不甘、有留恋……半年后,她只能回到那里。
  
  不然,将消失于这个世界……
  
  (三)
  
  喧嚣侵染凡尘,秋枫飒舞飘尽轮回执念,静静地落向涅尘。
  
  距月圆之夜已过半月有余。
  
  半月间,江湖发生了一件大事:二十年前被驱至塞外的邪教拜月教又卷土重来了。无垢山庄明日举行武林大会,共图讨伐魔教之事。
  
  暮晚长亭,枯藤,鸟啼极度渲染着黄昏。
  
  夕阳下,梨染一身红衣如故,从玉泉山下山后,正欲奔驰无垢山庄。
  
  而在往山庄的途中,逢一青衣小和尚几丧生于他人马蹄下,梨染忍不住飞身相救。
  
  着地后,小和尚一脸惊魂未定。眼睛眨眨,确定安全后暗松口气,嫩生生的声音响起:“我叫长清,谢谢姐姐相救!”
  
  但望向梨染时,有一瞬间地愣住:“姐姐,你长的好美!好像画中人!”
  
  画中人?
  
  不知小和尚乃无心犹有心,梨染抿嘴妖娆一笑:“是吗?”
  
  长清误以她不信其言,从背后解下包裹,打开一副卷轴。画上除了一株梨花,并无其它。
  
  他信誓旦旦地解释道:“此本有一绝色美人。有一天,美人不知何故不见了。且其人与姐姐长得颇为相似。唯一异,姐姐比她更漂亮。”说道漂亮这两个字,小和尚耳根有点泛红。
  
  “其实,我这次奉师命下山,是为了找她!”
  
  “对了,姐姐,你认识她吗?”长清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明亮透明。
  
  梨染微微一怔,不动声色道:“不认识!”继而往无垢山庄赶去。
  
  长清尾随其后,大喊:“姐姐,等等我!一起啊!”
  
  就这样,小和尚像个粘皮糖样一路跟着。梨染见长清无啥恶意,也就任由他跟着。
  
  当梨染和长清到达无垢山庄已是暮矣。顾北琛作为无垢山庄的庄主,便吩咐人把她安排在西厢偏舍。对于他此举,梨染无所谓笑笑。
  
  新月如钩,寒夜扶风而行。月下独步,不想,却见顾北琛与秋灵素。竟不知不觉一路尾随他们至亭中,而二人也未曾察觉。
  
  秋灵素一袭素裳霓裙,黛眉如远山。双眸轻波敛盈,脉脉含情。许是初秋天气,夜微凉的缘故,顾北琛则体贴地解下外裳,替她披上。温柔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秋灵素低眸羞涩一笑。
  
  见此情景,梨染轻咳一声,佯装漫步偶遇。
  
  闻声,二人双双侧目转身。秋灵素耳后泛起微红,略显羞怯。顾北琛则伸手把秋灵素搂在怀里,秋灵素脸更红。
  
  这副光景落在梨染眼里,她饶有兴致笑了笑,颔首,唇角轻扬:“顾庄主,伤好了,出来赏月啊!”秋灵素果然医术了得,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才半月有余就痊愈了。
  
  新月在梨染脸上度上一层淡淡银光。他呆看两下顿觉失态,瞥了眼梨染手里的酒壶,连忙佯装镇静:“梨染姑娘也雅兴不错啊,月下独酌。”
  
  “长夜漫漫,岂能辜负了如此月色。”梨染淡瞥了二人一眼, 仿佛无意一般,神色间却是深以为然,缓缓道。
  
  “姐姐,原来你在这啊!”长清不知啥时候出现,高兴地朝梨染挥手大喊。
  
  顾北琛见长清来找她,于是携秋灵素双双离开。梨染唇角有意似无意勾起一抹苦笑,眼中流露出的伤一闪而过,不易捉摸。
  
  枯叶浅浅,愁眸对空影。
  
  爱依旧,意何如?
  
  依然,无言又无影。
  
  仰首独对月晕,一壶饮尽泪满盈。
  
  (四)
  
  第二日,无垢山庄人山人海。
  
  顾北琛一身月白锦衣劲装站在擂台上。他目如朗星、鼻若悬胆,眼角微微上扬,扫了眼底下诸路英雄豪杰,朗声道:“此次在无垢山庄举行武林大会,目的是为了选出武林盟主。通过比武最后胜出者,为新一任武林盟主,率众讨伐魔教。”
  
  接着他又顿了顿:“所有比试都是点到为止,勿伤人性命!”
  
  听闻他言,坐在擂台下者,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到台上一较高下。
  
  擂台下喧闹不止,司仪的声音响起:“吉时已到,比武正式开始。”
  
  台下两男子身影一幻跃上台,就开始过招。
  
  梨染瞥了眼旁边的长清,见他一脸兴致勃勃的在比划:“打左边!打右边!”。
  
  再瞅了瞅右边的顾北琛,他一会儿全神贯注的盯着台上,一会儿和秋灵素低头私语几句,引得秋灵素连连娇笑。
  
  梨染觉得甚是无趣,拿出别于腰间酒壶,自饮其乐,亦不在乎旁人异样眼光。
  
  经过几番强烈角逐,台上的比试已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了。场上只剩下一黑衣魁梧男子,武功高强,一下打倒众多挑战者,已无敌手。他在场上狂妄叫嚣着:“还有谁敢上?”
  
  面对如此挑衅,群雄虽怒气冲天,但无人敢上场。
  
  这时,顾北琛缓缓起身道:“我来会会阁下!”
  
  顾北琛是江湖上的后起之秀,作为天下第一庄无垢山庄庄主武功亦是出类拔萃,一上场就赢得一片喝彩。
  
  他凭着精湛的剑法,很快逼得黑衣男子显露破绽。
  
  眼看黑衣男子就要败于顾北琛剑下时,顾北琛突然一个踉跄,左手抚胸,单膝跪地,右手以剑勉强支撑着未倒下,愤怒道:“你竟然使用暗器!”
  
  黑衣男子狂妄道:“兵不厌诈!并沒说不可以使用暗器!
  
  “现在,我就是新任武林盟主了。哈哈......”笑的得意而放肆。
  
  群雄一片哗然,大骂“卑鄙!”
  
  人群中,突然爆出一声音:“他是拜月教的左护法黑风!”
  
  原来是魔教的!
  
  身份被揭穿,黑风冷眸一扫台下群雄。手一挥,从身后窜出数百条黑影,将大家团团包围。
  
  原来,拜月教早就计划好,趁着武林大会将这些自不量力的正道人士一网打尽。
  
  “今天你们都得死!”黑风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
  
  面对如此变故,群雄个个使出兵器与魔教厮杀在一起。场上痛苦,哀嚎声不觉入耳,死伤无数。梨染终于忍不住飞身而出,护在顾北琛前面:“你怎么样了?”
  
  顾北琛白衣血迹斑斑,朝她道:“我不要紧,你快去救她!”
  
  她?指的是秋灵素。因为秋灵素已落在魔教手里。
  
  梨染眼眸黯然,犹豫了下,身形一幻,奔向黑衣人手中的秋灵素。
  
  此次,正邪大战整整三个时辰才结束。正道人士死伤无数,魔教也因梨染的出手死伤过半,撤退了。
  
  当梨染带着满身猩红出来时,腿一软,差点儿跌倒在地。
  
  一双大手将她扶了起来,梨染欣喜地抬起头来,却发现并不是顾北琛。
  
  也是,怎么可能是他。
  
  “你受伤了!”面覆银白面具的画殇扶起她。
  
  梨染歪着头,身体重心靠在他身上:“是啊,受伤了!”她苦笑。
  
  说完,眼前一黑,晕倒在画殇怀里。
  
  (五)
  
  梨染睁开眼时,已是三日后了。欲起身下床走走,不慎碰至伤口,不觉闷哼一声,只好放弃。眼珠转动四下打量房内,还是在无垢山庄西厢偏舍。再看了眼自己身上,之前一身血腥味的红衣早已被换下,不知谁为之换一袭白衫。
  
  其实,她并不喜欢着白衣。不过,既然换了就只好将就了!
  
  本在房内闭目养神的画殇,闻声睁开眼,快步走来,扶起她坐倚床头:“你伤还没好,别动!”
  
  梨染双眸微抬望向画殇,道:“我睡了多久?”
  
  “三日。”画殇一身疲惫,面具下的脸色更是苍白到极点,仿若失血过多的样子。
  
  “顾北琛怎样了?”
  
  画殇沉默半响,枉然若失道:“他中了魔教暗器,暗器含有天下至毒曼陀罗,现毒发,至今还昏迷不醒。”
  
  “又是曼陀罗!”梨染心微颤。
  
  “难道连秋灵素也束手无策吗?”眸中有担忧有焦虑。
  
  画殇摇摇头。
  
  曼陀罗乃天下至毒,除了解药外,无药可救。可是此毒已绝迹江湖二十年,到哪去寻解药。
  
  “我去找他!”梨染不顾身上伤,起身下床。
  
  “我扶你去吧!”画殇眼底的黯然一闪而逝。
  
  顾北琛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此时正发着高烧。梨染双手毫不犹豫地发出绚烂光芒,灵力源源不断地注入顾北琛身体。
  
  顾北琛因灵力的输入迷迷糊糊睁开眼,视线并不是很清晰,隐隐约约看到一袭白衫。然后,大脑混沌一片,陷入昏迷。
  
  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他中了天下至毒“曼陀罗”,他看不见听不见,痛不欲生时,被一女子救走。在一个山洞里,他度过了最幸福时光。虽然当时他看不见,听不见,但依旧能感受到她带给他的温柔。他因中毒浑身冰凉,冷得发抖直哆嗦,是女子褪去衣服裸身相拥给他取暖。毒解后,他终于可以清楚地看见她了。
  
  是秋灵素!
  
  江湖人称“素手医仙”的落叶谷大小姐!她容貌如画,清丽无双,一袭白衫仿若一朵绽放的白莲。
  
  顾北琛深陷梦中,意识不清地呼唤着“素素、素素”。
  
  梨染一听秋灵素的名字,心神一乱,灵力涣散,“噗”地声,一口鲜血喷出。
  
  画殇几乎是瞬间勃然变色:“梨染,快住手,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她的伤还未痊愈,现又使用灵力,他又不能出手制止,只能出声唤回她的理智。
  
  梨染未理会画殇,灵力再次不断往顾北琛身体输入。
  
  在灵力几乎耗尽时,一口腥甜再次毫无预兆地从口中喷出。梨染舔舔嘴角,低眸看了眼顾北琛,其面色渐红润,应该无大碍。
  
  她,笑了!
  
  身体颤抖,眼前一黑,终是支撑不住了。
  
  画殇接住她倒下的身子,面具下的脸上竟是丝丝悲哀之情。
  
  (六)
  
  西风落叶,寒蝉凄切。
  
  深秋的天总是带着一股寒凉之气。
  
  梨染距上次灵力透支昏倒后,再加上刚又经历了月圆之夜的折磨,身体已经虚弱不堪。
  
  倚楼听风,她若有所思。
  
  她因体质特殊,身体不受伤还好。一旦受伤,身体恢复的很慢。而且,只有夜辰才能治好。按照她那日灵力透支后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没办法赶到玉泉山。自己醒来后看到的是夜辰却不是画殇,而此处又非玉泉山,夜辰却能在她受伤后第一时间赶到。她不由得怀疑夜辰的身份。
  
  “夜,你到底是谁?”梨染打量全身包裹在漆黑斗篷下的夜辰,幽幽问道。
  
  夜辰目光闪了闪,以她的聪明,迟早都是瞒不过的。他缓缓地解下身上的漆黑斗篷,露出一张面覆银白面具的脸和一身白衣。
  
  “没想到是你,画殇!”梨染有点意外。
  
  当日武林大会受伤,本想问画殇是谁替她治伤,因担心顾北琛,也就没问,不想他们竟是同一人。她早该想到了,除了夜辰,无人能治好她的伤。
  
  “得……得…..”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打断了沉默中的两人。
  
  不一会,小厮来报:无垢山庄庄主求见。
  
  “不见!”画殇想也未想直接开口拒绝。
  
  “等等!”
  
  “让他在大厅等着吧!”梨染开口道,遂起身前往大厅,画殇亦跟上。
  
  大厅,顾北琛衣鬓微乱,风尘仆仆。见梨染出来了,他拱手道:“梨染姑娘!”
  
  梨染一身红衣翩然而入,还未开口,跟在梨染后面的画殇清冽的声音响起:“顾庄主,这次是需要帮你救谁呢?”画殇的语气隐有不善。
  
  顾北琛听出画殇的言外之意,略显尴尬地摸了摸英挺的鼻:“请梨染姑娘助我救素素!”
  
  原来,秋灵素不日前被拜月教抓去,现生死不明。拜月教高手如云,戒备甚严,他一人前往救人希望渺茫,唯有找武功高强的梨染帮忙一同前去救人。
  
  果然不出画殇所料,这次又是为了秋灵素。
  
  梨染双眸黯然低垂,当她再抬眸时,凤目光华流转,似是拢了半世烟雨:“救她,可以!”
  
  “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帮你救她,你娶我!”梨染眼眸颜色变深,嘴畔勾起一抹凄美的弧度。
  
  顾北琛原本微笑的脸顿时一僵,想起上次在树林里她也这样说过,随即反应过来:“梨染姑娘说笑了!”
  
  梨染紧抿着薄唇迈步走向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次,我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
  
  秋灵素对他有恩,数次救他性命,他不能置她生死于不顾。顾北琛迟疑片刻,终于做出决定,默然应道:“好!”
  
  待顾北琛离开后,画殇皱着眉头问:“为什么?”
  
  梨染望了他很久,蓦地自嘲一笑,也许是自己看花眼了,不然怎会从画殇的眼里看出了对自己别样的情绪?
  
  “因为他说过要娶我的……”三年前在那个山洞他们度过了最美的时光,顾北琛以传家玉佩赠之,说一定会娶她。
  
  所以,嫁给顾北琛是她此生唯一的心愿。
  
  (七)
  
  今日的无垢山庄热闹非凡,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门上贴了两个大大的囍字。
  
  天下武林皆知今日是无垢山庄的庄主顾北琛通婚之大喜,若是错过了这场热闹,全武林人士也说不过去。
  
  意外的是,新娘不是“素手医仙”秋灵素,而是在武林大会力挽狂澜,震退拜月教的梨染姑娘。
  
  梨染姑娘,很多人虽不曾亲眼见过,但对其倾城姿色,在江湖上也有所闻。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凤冠霞帔的梨染,在侍女的搀扶下,与顾北琛行了第一、二轮礼。
  
  在听到“夫妻交拜” 时,红盖头下的梨染笑了。自那日帮他从拜月教成功救出秋灵素后,他终于实现了承诺——娶她。现在,只要完成这最后一拜,就如愿嫁给他了。
  
  而对面的顾北琛并没躬身行礼,在司仪又连呼两声“夫妻对拜”后,顾北琛仍无一点反应,眼睛直直的盯着梨染,不知于何意?
  
  红盖头下的梨染双眸低垂,等着顾北琛完成最后一轮礼。
  
  顾北琛终于有了反应,他冷眸一转,眼中一道寒光射出:“拿下她!”
  
  随着顾北琛一声令下,无垢山庄高手群涌而上,把梨染包围在中间。而来道贺的武林人士面对此变故,个个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梨染扯下红盖头往空中一扔, 她笑了。
  
  笑得风花绝代,笑声如银铃清脆悦耳,却给人一种刺骨的凉,透彻心肺的凉:“顾北琛,为什么?”
  
  “因为你是拜月教的月神!”
  
  当日,他与她一起闯入拜月教救秋灵素,秋灵素醒来后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梨染是拜月教的月神。
  
  拜月教的月神?
  
  没想到她就是邪教的魔头。
  
  顿时,人群沸腾,前来贺喜的各大门派,全部冲了上来。
  
  梨染身形幻化出无数道身影迎战。
  
  这夜格外漫长,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当顾北琛的剑幻化出无数道剑气刺向梨染时,她再也坚持不住了,跪倒在了地上。
  
  此时,她手撑在地面上,灵力已耗尽,身体如散架般痛入骨髓。
  
  可是,也比不上心里的痛。
  
  “哐当”是兵器落地的声音。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费力的回过头,发现是画殇用暗器打落了顾北琛的剑。
  
  “顾北琛,你竟然敢伤她!”画殇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说着,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一只灵笔自其手中出现,而他则咬破左手食指,蘸血为画,身前便出现数人没有生命的地狱幽灵,齐齐攻向无垢山庄的弟子和各武林人士。
  
  画殇一步一步走向梨染,把她抱起在怀里,脸上尽是自责:“对不起,我又来晚了!”
  
  梨染眼底浮起点点星光,低头苦笑:“每次我最狼狈的时候都被你看到了!”
  
  此时,她已精疲力尽了,任由画殇抱在怀里,转眸望向顾北琛。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扔给他,缓缓道:“三年前,你把这块玉佩送给了一个救了你的女子,并承诺一定会娶她。有一天晚上,那个女子因有事离开后再见时,你的身边已经是秋灵素。而那个女子就一直傻傻地,默默地跟着你,保护着你,看着你们郎情妾意,可是你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吗?她只希望有一天你会记起她,娶她。可是,她最终还是失望了。”
  
  三年前,她因用灵力帮顾北琛解曼陀毒后,晕倒在洞外面,是扮成夜辰的画殇救了她。也是从那次救了顾北琛起,她就落下了每到月圆之夜,全身骨骼散架,疼痛异常,需要重塑骨骼的顽疾。
  
  梨染头歪在画殇怀里,脸色苍白,虚弱地说道:“画殇,带我走吧!”
  
  画殇应了声“好”,眼扫过包围他们的武林人士,在望向顾北琛时,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顾北琛,你会后悔的!”
  
  “上次武林大会,你中了曼陀罗,如果不是她救了你,你会有命活到现在吗?”说完,便抱着梨染眨眼消失在月色中,留下一干江湖人士不明所以然。
  
  一番话搅得顾北琛男子里跟浆糊一样,他看向手中的玉佩。
  
  错了,一切都错了。
  
  原来三年前,在山洞救他的人是梨染而非秋灵素。还有武林大会后,他中了曼陀罗后,迷迷糊糊看到的白影也是梨染,而非秋灵素。
  
  可是,当他再抬眸时,已经没有了梨染和画殇的身影。
  
  (八)
  
  梨染不断的使用灵力,身体终至油尽灯枯。不管画殇想尽任何方法终究是无用,梨染骨骼如同散架般疼痛难忍,还得承受痛不欲生的煎熬,不能入眠。
  
  画殇进来的时候,满头银发在朝阳下熠熠生辉。
  
  朝如青丝暮成雪!
  
  昨天,他还是三千青丝飘扬,此刻却发如霜,一夜白发。
  
  梨染惊诧莫名,不敢相信,那个曾经优雅如谪仙,清冷似莲的男子一夜白发。
  
  “你的头发为什么白了?”
  
  画殇抿唇未语,把带来的清粥和药放下。端起药递给梨染,在靠近梨染鼻尖时,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她不由得皱眉:“这药里放了什么?”
  
  “没放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画殇闪烁其词。
  
  “你骗我!”梨染一把抓住他的左臂,上面缠着白布,白布上有点点猩红。
  
  “为什么?”声色俱厉。
  
  原来他一直在用他的血在救她。
  
  画殇抽回手,顾左右而言他:“药凉了,快喝吧!”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会伤你身体!值得吗?”她已命不久矣,不值得画殇如此。
  
  “既然能用我的血救你,舍弃区区一点血有何不可!何况血能补回来的,没有什么值与不值。 ”画殇语气平淡而道!
  
  说话之间一阵脚步声突至迩来,画殇神色微变:“你呆在房内别出去,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画殇起身掩门而出,见数百江湖人士已把别庄围起来大声嚷嚷:“交出妖女!”
  
  顾北琛携秋灵素在一旁沉默不语。其中,小和尚长清也在旁边。见画殇出来,顾北琛上前一步担心问道:“她怎么样了?”
  
  画殇勾起嘴角冷笑,眼里尽是讥讽:“你没资格问!”
  
  梨染最终还是不放心跟出来了,一身红衣妖娆似血的她刚至大厅,武林人士蜂拥而上:“杀了拜月教妖女”,以及听见长清着急的声音:“姐姐,小心!”
  
  画殇一个箭步挡在梨染面前,终是未能救下梨染。梨染被人从后背偷袭,一掌拍飞撞上大厅柱子,一口鲜血喷出。
  
  待画殇反应过来,立即飞身接住梨染快要落地的身体,将她护在身后,双手迎敌。
  
  而一旁的小和尚长清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大吼一声:“住手!她不是拜月教月神!”身如洪钟,响彻十里。
  
  长清空有一身浑厚内力,却不晓使用,情急之下使出来,震得部分功力弱者纷纷丢掉手中兵器,捂住双耳。
  
  “那她是谁?”群雄纷纷住手,问道。
  
  长清看了眼梨染,沉默半响。最终把背在后面的包裹解下,从里拿出一卷画轴打开,说道:“她是画灵。”
  
  三年前,顾北琛前往迦叶寺找住持听禅,临别时随手所画了一幅美人醉卧梨枝图,赠予住持。也许是受寺庙灵气影响画中人有了灵识,然后就从画中走了出来。而他此次从迦叶寺下山,就是遵从师傅的遗命,收回她。不能让她扰乱世间秩序。
  
  群雄听了个个惊讶不已,不相信世间竟有如此离奇之事。
  
  而顾北琛也是一脸的诧异,开口道:“三年前,我并没去过迦叶寺。”
  
  梨染满脸震惊:“不可能的,明明就是你!”
  
  (九)
  
  三年前,明明是他以血为墨,蘸血为画,这才有了她。也是他,用自己的血在她额头点了一点朱砂。并轻轻地抚摸着她脸颊说,若你能从画中走出来,多好!
  
  那时的顾北琛一袭白衣,立于案前,眉宇间尽显失落与忧愁。那是一个怎样眉目如画的男子,比月华还要清冷几分。
  
  而后,在他离开的不久,她竟真的从画中走了出来,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寻他。因为,是他的血赋予了她生命,也赋予了她灵力。
  
  可是,看到顾北琛一脸迷茫的神情,顿时,她就好像掉进了冰窖,从心顶凉到了脚尖。
  
  她望向顾北琛,歇斯底里地喊道:“你告诉我,三年前那个人到底是谁……”
  
  顾北琛摇了摇头。
  
  整个大厅突然静谧地落针可闻,就连空气中都透着薄凉,有一种悲伤在蔓延,像雨一样泛滥成灾。
  
  绝望如影随行,啃噬着支离破碎的灵魂,哀哀欲绝。
  
  真相就这样袭过来,带着令人措手不及的残忍,心也就不由自主的碎了…..
  
  梨染浑身冰凉,口中鲜血不断的流出,全身在泛着点点金色的光,那是生命在渐渐流逝。
  
  长清着急地大喊:“姐姐,不要啊,这样你会灰飞烟灭的。”
  
  画殇脸上现出一阵痛苦的痉挛,用一种无力的绝望的眼光看向她,殇然道:“梨染,三年前的人是我!”他解下脸上银白面具,露出一张与顾北琛一模一样的脸。
  
  他和顾北琛是孪生兄弟。他们的母亲是一个古老的家族画灵家族族长嫡长女。自从出生起,他乃为母族抱走养育,一直到长大成为画灵家族的族长。因为他是画灵家族千百年来最有天分的画灵人,他的血可以使画中物活过来。
  
  “哈哈……一模一样的脸!原来从一开始就错了……”梨染大笑,笑声是那样的凄凉。
  
  她要找的人一直在身边,而自己却在生命的尽头才知道,这是上天的捉弄还是垂怜呢?
  
  唇角的血沿着衣服的纹路不停流下,梨染捂着胸口不停的喘息。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却强撑一口气不让自己倒下。她望向顾北琛,一字一句地说道:“其实,秋灵素才是拜月教的教主月神!”刚才从背后偷袭她的人就是秋灵素。
  
  秋灵素表面身份是落叶谷谷主收养的义女,不过这些都是魔教的阴谋。她本为拜月教教主的女儿,为人心狠手辣,在十六岁那年带人毁了落叶谷,杀了自己养父母,谎称是魔教所为。而在三年前遇见顾北琛,对他一见倾心。为了得到他,她对顾北琛下曼陀罗之毒设计一切,谁知被梨染误打误撞的救了他。为了除去梨染这个情敌,又开始后面的一连串设计陷害。
  
  顾北琛得知后,震撼不已。他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就像从云端跌到深渊之下一样。整个世界已经在他的周围崩溃了,并且崩溃得踪迹渺然,无声无息。
  
  群雄知道真相后,大喊着除掉秋灵素,只可惜人群中早已没有了秋灵素的身影。
  
  梨染转眸望向画殇,凄凉一笑:“谢谢你赋予了我生命,让我在人间走了一遭。如若有来生,你不要戴着面具,好吗?我怕自己又不能第一眼认出你。”接着,看向长清:“小和尚,念……咒语吧!”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小和尚是来收自己的。
  
  说完,她缓缓地闭上眼睛。
  
  长清和画殇满脸哀伤,他们不愿她回到画中。可是,如果不回到画中,她就会灰飞烟灭。相望一眼,画殇无力点头,喉中一股腥甜似要吐出,又被强忍吞回。
  
  长清拿起画卷对着梨染,嘴中念念有词。画卷朝梨染迸发出一束刺眼的金光,梨染被金光吸着离画卷渐近,直至被吸进去。
  
  待画卷恢复平静,只见空白之处已多了一美人。画上梨花似雪,美人红衣如画,红白两种色彩相得益彰,这是一幅堪称绝世的美人醉卧梨枝图。
  
  (后记)
  
  树树繁花树树雪。
  
  而今,梨花又开了。
  
  他种下这么多梨花想酿出记忆中的梨花白,只可惜梨花白的酒已失传了许久,就像他的心也遗失了很久。
  
  那年风华绝代的人终已不在,覆水难收的情思也无解。
  
  白衣似雪的男子银发飞扬,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梨花树下,将一卷画轴捧在胸口,一动不动,仿佛与花海融为了一体。
  
  他想起许多年的初遇,红衣如画的女子携壶掷出:“来一口?”
  
  他默默地接过酒壶一饮,是梨花白。
  
  但是,他从没与那女子说,他这一生都不得沾酒,遇酒如毒。
  
  可是为了那一份期待,他甘之如饴饮下这份慢性的毒。

    上一篇:逐梦人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