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漫步于秋天的江畔

作者:曹隐 来源: 时间:2017-12-3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十一月以后,扬州逐渐进入暮秋时节。大抵只是几日的光阴,恍惚中遍地已然是西风吹彻,落枫飘飞了。在古运河的两旁,梧桐行道冷冷清清、一片寂寥,秋鸦在分叉的树枝间嘎嘎叫唤,仿佛是在追寻逝去的昨天。
  
  而在此时,苏寒正严严实实的裹着羽绒服,孑然一身的在凌冽的晨风里行走着。她漫步于落叶积沉的江畔,一脚一脚的踏在叶片上,清脆的叶脉断裂声轻轻飘荡在空气里。斜东方的旭日悄然抬首,几道淡橘色的光线缓缓照射在她的脸上。但是这阳光不寒不暖,如同夜间的街灯,没有了往日的温度。苏寒莫名的想起了“鱼肚白”这个词语。
  
  其实苏寒并不是习惯早起的人,上一次的早起怕还是要追溯到高中时代呢。那时候自己的爸爸总是一听到闹铃,便一个翻身爬起床来,然后吼着不断催促睡眼惺忪的苏寒。而她每次都磨磨蹭蹭的穿衣下床,恨不得把一分钟掰成两分钟花,以此来享受残留的被褥的温存。苏寒听爷爷说过,从前他跟自己这般年纪时,在生产队每天五点钟便起来到远山放牛,无论春夏秋冬。实在遇到大雪的天气,他也会起个五更大早,在家里挑水砍柴干活些杂活耍耍。不过在苏寒看来,爷爷这样勤快的自讨苦吃,也仅仅能让听故事的她满脸惊愕而已了。
  
  实际上,在考取大学后苏寒赖床愈发严重,已经很少见到过初生的旭日了。而大二时谈了对象,则更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爱情上,在手机上夜夜畅聊情话绵绵,几乎每次都能熬到凌晨以后。
  
  但是今天,苏寒却稀罕的早起了,还独自在江畔上漫步着。因为她昨日没有回复男朋友沈伟的消息,也没有理睬他的手机来电,而是早早的带着倦意睡了。她本是位少女,在春心荡漾的年纪,对爱情怀着一腔热血。不过在昨晚她的心倏地安静了,她的热血也跟着冷却了。她开始不再无限崇拜自己的沈伟,对他的一动一笑欣喜不已,而是略带怀疑的审视起了他。当晚她在QQ签名上默然写着“两间余一卒”。
  
  事情起因来自于昨天下午他们在咖啡馆的约会。苏寒像往常一样喝着拿铁,及时拍下几张周围的照片,并且配文:至我们单纯的小确幸、小美好。然后她继续靠在木椅上,欣赏着咖啡馆内满壁的文艺涂鸦,暖暖的玻璃吊灯,以及轻轻荡漾着的小提琴曲。任凭她的心徜徉在如此温馨美好的地方,静静的享受着每分每秒的幸运和幸福。苏寒不知不觉的笑了。
  
  然而半个小时后,迟到的沈伟也摇摇晃晃的来到了馆里。他似乎心情有些不快,嘴上一直骂骂咧咧个不停。苏寒微皱着眉头,提醒他不要破坏这里的气氛。但沈伟还是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翘着腿喊道:“服务员,来瓶啤酒!”
  
  苏寒在郁闷的说道:“沈伟,你今天约会怎么又没剃胡子?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嘛,要注意干净卫生的。”
  
  “有胡子咋的,碍谁惹谁了,能把你抓去坐牢不?”沈伟解渴似的闷了口酒,接着议论道,“女孩子家家的,都懂个啥?在古代有胡子才叫男人,没胡子不是台上粉头花面唱戏的,就是太监。你知道太监不,就是没蛋的••••••”沈伟用手指比划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苏寒霎时羞红了脸,嗫嚅道:“反正就是不好看。”
  
  “别说了,我最近很烦的。”沈伟紧皱着双眉,又灌了口啤酒说,“你知道孙子凡不?”
  
  “听说过啊,发生什么事情了。”苏寒倏地紧张起来,也顾不得喝咖啡了。
  
  “他今天在厕所旁边看了我一眼••••••”
  
  “看了你一眼?——然后呢?”苏寒不解的问道。
  
  沈伟不屑说:“然后我就直接踹了他一脚、扇了他一个嘴巴,跟他打了起来。大概打了十来分钟吧,他被我捶得跟个儿子似的。不过这孬种居然还不服气,说明天找道上的人来打我。你说他是不是脑残?老子会怕他?”
  
  “哦哦,不过他就是看了你一眼啊,怎么会打起来呢?”苏寒愕然的说。
  
  “你不懂。”沈伟慢慢凑近她,喷着酒气说,“那不叫看,那叫蔑视!”
  
  苏寒愈加愕然了,“这也能看出来吗?而且只是一眼?”
  
  沈伟不容置疑的说,“那就是蔑视!他眼睛里的那点光不对!——苏寒,难道你不相信我?”
  
  “我,我就是觉得太突然了••••••”苏寒吞吐着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到底相不相信我?”沈伟坐正了身体,声音也大了起来。
  
  “我••••••”苏寒愣住了。
  
  沈伟旋即推开了酒瓶,冷冷地说:“你一定是不喜欢我了。”然后气愤的走了出去,留下苏寒独自呆在座位上。咖啡馆内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齐刷刷的盯住了她。而她手中捧的拿铁白烟氤氲,似乎最后几丝热气也消散了。
  
  当晚,苏寒刻意推掉了沈伟的安排,一个人在食堂里闷闷不乐的吃着晚饭。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从前那个温和宽容的沈伟现在居然会变得这么刻薄狭隘,连给她好好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便武断的质疑起了他们的爱情。要知道,在之前苏寒一直是很看重这段感情的,始终为了维护它而劳心劳力。中学时,苏寒是班级的班花,追他的男生不下七八个,其中不乏条件优秀、足以令她动心的。但是为了学业为了高考,以及心中那点飘渺的理想主义,她都选择了拒绝。现在熬到了大学,终于能够敞开心扉的恋爱时,她遇见了沈伟。然后她便只顾扑身而爱,不再压抑自己萌动的情愫,以此弥补之前在中学时的遗憾。
  
  苏寒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沈伟,他正在挥汗如雨的打着篮球。苏寒看到这么多健壮的男生你来我往、捉对厮杀,不觉停下了脚步。突然间几位男生争抢篮板时,不知是谁一个拐手将篮球打飞了出去,正好要撞向了苏寒。“啊!——”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在篮框下的沈伟见势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使尽力气往前跳跃,几乎是横着身体用手够向了篮球。也是因为沈伟手臂够长,虽然没有拍飞篮球,但是所幸中指刮到了球面,改变了球的运动轨迹,所以苏寒仅仅是肩膀被球给撞了一下。
  
  “你没事吧?”沈伟用力太猛,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上。缓过来之后,他擦着汗向苏寒关切的问着。
  
  在这一刻,苏寒看着他那乌黑的眼眸,立马心头上激起一股暖流,颤抖着流向了全身。她羞赧的低下脑袋笑了。
  
  也就是依靠着这偶然的电流,他们相互试探几次后还是在一起了。事后苏寒也想过,可能各自间了解的并不很透彻,相处时也难免会产生新的问题,但是那时她正在恋爱的兴头上,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呢?
  
  也就是依靠着这偶然的电流,苏寒总是带着崇拜和欣赏的目光望向沈伟,总是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无疑的。况且女生的喜欢是会改变,但是她们的崇拜却往往难以消除。就像金鱼依恋着池水,飞鸟眷念着苍茫的天空
  
  只不过情随事迁,以往青涩的情绪也会被时间渐渐消磨。在霎时的激动后,终于回归到了冷淡如冰。苏寒是位向往小资情调生活的女生,处处讲究处处挑剔,时常还有些小孤独小忧郁的情绪。但是沈伟却是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粗汉子,整日吹嘘叫骂的,乐得快活自在。
  
  他们两人相恋后,苏寒总是觉得沈伟不够体贴,常常忽视她的感受和想法,这种感觉像根鱼刺般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尽管苏寒是佩服沈伟的,仰慕他的豪爽洒脱,可是却总认为自己的心离他越来越远了。
  
  这种感觉在咖啡馆的约会后轰然爆发。当晚,苏寒在饭桌上用木筷戳戳捣捣着饭菜,始终难以下咽。——难道自己过去就觉得沈伟很武断狭隘吗?难道过去自己一直是在欺骗自己的内心吗?——苏寒的脑海里反复的思考着,甚至有那么一刻,她忽然觉得之前自以为正确的选择全是错的。接受沈伟是错误的选择,而高中时拒绝那些男生也是错误的选择。她枉费了那么多的小心思小算计,经过短暂的沾沾自喜后,到头来得到的竟然还是一段失败的爱情。
  
  苏寒像是被人从身后打了一闷棍,结结实实的懵了。
  
  阳光从林荫间洒落,在枯枝败叶上照射出点点斑驳的光斑。微风起了,不知不觉的悄然而至,轻轻拂动着沉思中苏寒的发梢。苏寒漫步在深秋的江畔上,沐浴在晨阳的光辉里,感受到了一丝丝温暖环绕己身。
  
  在抛开了关于沈伟的回忆后,苏寒又想起了她在高中时的一位故人。他叫李戡,是位白白净净的、带着副黑框眼镜的男生。他不会打篮球,也不会弹吉它,甚至连跟女生讲话都会口齿不清。可他说话时总是很温和、慢条斯理的,从不像沈伟那般的急躁粗鲁,高声叫喊。
  
  他们是在学校图书馆认识的,高一那阵子苏寒迷上了金庸的小说,从《书剑恩仇录》到《雪山飞狐》再到《鹿鼎记》,几乎每本都能让她看得如痴如醉。而李戡则是不折不扣的古龙迷,三句话离不开小李飞刀、灵犀一指。
  
  他俩都是图书馆里的常客,不期而遇的次数多了后,便也渐渐相熟识了。李戡在武侠方面很博学,除了古龙外还精读过梁羽生、温瑞安、还珠楼主等等其他的武侠小说大师的作品。而苏寒便有些井底之蛙,除了金庸的书,其余都是一问三不知。于是每次无书可读时,苏寒都会主动去询问那位号称“无书不看”的李戡。
  
  那时候女看言情男看玄幻已经是主流,武侠小说已经被文坛和读者边缘化了。但是因为有李戡的存在,苏寒内心仍是会感到一丝慰藉。在孤独无依时,苏寒也会特意跑到图书馆来和李戡聊聊天说说闲话。在知己难寻的时代,有一位志同道合的书友也算是颇为幸运的吧。
  
  尽管苏寒知道李戡的学习成绩不好,家庭环境也并不优渥,高中毕业之后,怕也是仅仅能寻个普通的工作,在油盐酱醋中消磨掉自己平凡的一生。这样的无发展希望的男生,很容易让富于幻想、耽于美梦的女生们失望的。但在那时苏寒的眼里,李戡却是个不错的男生,待人温和有礼、博学多知,还能够静静地听取自己的诉说,安抚自己的情绪。
  
  甚至为了他,苏寒还拒绝掉了很多追求她的男生。因为她始终是想把最好的机会留给李戡,让最好的他来追求到最好的自己。
  
  但是从高一捱到了高三,李戡一直是不愠不火的性格,只是像对待好朋友那样对待苏寒,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意思。尽管苏寒知道他应该内心还是有想法的,甚至是有些强烈的渴望。但李戡却总是压制自己的内心,顾虑重重的按兵不动着。
  
  直到高三最后的寒假,李戡才鼓起勇气在网络上表白了苏寒。那个晚上苏寒激动不堪的抓着手机,颤抖着回应了“让我考虑一天”,然后几乎彻夜不眠的想象着恋爱后的生活。如此煎熬到了清晨,苏寒正准备不顾一切飞奔向李戡时,不料自己家的大门轰然被打开,苏寒出差归来的爸爸刚好回到了家中。他那天似乎心情不好,一见到笑靥如花的苏寒,便脸色沉郁的冲她吼道:“还想出去玩呢!你看看你的期末成绩都什么样了?连本二线都没达到,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
  
  听罢后,苏寒霎时间愣住了,像是被从头到底灌了盆冷水,全身都僵硬起来。什么对爱情的憧憬,对未来的期许,转瞬间化为了泡影,消散于无形之中。
  
  “我想我们间是不可能的了。”那天下午,苏寒用即将被上交给爸爸的手机,发给了李戡最后一条消息。之后她几乎不再去学校图书馆了,甚至连那条通往图书馆的小路也很少去涉猎了••••••
  
  在江畔边,枯死的树叶沙沙作响,预示着时间悄然的流逝。回忆消散后,似乎连秋风也凉了许多。蓦然间,苏寒的眼眶湿润了,渐渐有泪水溢渗出来。沈伟的身影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面对破碎的爱情,她到底是该决绝的结束呢,还是听之任之的将就下去?也许结束是明智的,可是重开下一段恋情又能明智到哪里去呢?总之又是偶然的触电,火热的激恋,之后又是在冷淡中缓缓消融••••••
  
  苏寒好像是走到了未名的十字路口,不知该何去何从。恍惚中,她几乎已然厌倦了爱情,也厌倦了此外的一切。在凌冽的晨风中,她默然的在深秋的江畔上缓缓散步,望着天空间渐升渐远的太阳。蓦然间,她又想起了“鱼肚白”这个词语,然后便不知为何的掩面哭泣起来。

    上一篇:楚歌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