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你非我良人

作者:无言 来源: 时间:2018-03-0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1
林雨霏见到顾渊是在一个阳光盛满的午后。
碎光满地,尘埃飞扬。
站在阳光中的那人笑得如春风般温暖,唇边像是溢满了阳光。帅气的面孔吸引了很多小女生的注意,他就那样微笑的站在那家店门口。像个木头人一般。
林雨霏也是小女生的其中之一,于是她抬脚走了过去。
林雨霏刚刚研究生毕业,从英国回来,家里正催她买车。她是教育局厅长的女儿,母亲是位新潮的女性,所以要求她也必须独立自强。似乎对他们来说,女孩子独立自强的条件之一就是要有自己的一辆车。
林雨霏对这个要求抗拒的很,本来只是打算来看看装个样子的,结果不知不觉就在这家车店呆了一下午。
因为那个木头人。木头人叫顾渊,是这里的经理,销售第一的王牌。这儿的店员很自豪的告诉她:“这天底下,没有我们顾渊卖不出去的车!”
“那他可能要栽跟头了。”林雨霏这样想,一路跟着他走。顾渊的声音很好听,如同煦煦和风般可以吹进人的心里,林雨霏听着听着就着了迷。
最后还是顾渊说:“林小姐,您不妨今天回去再考虑一下,明天再来,我再详细介绍一下。”
林雨霏愣了愣,红晕飞速的爬上脸颊。
“额……嗯!谢谢。”说完就低下头飞快走了。
明明耽误了他这么久,这个人怎么还能笑得这么温和啊。不过,真的很好看……
第二天一大早林雨霏就来了。生怕顾渊被别人给抢走了。
她沉迷于这个人的脸和声音,随时间的增加大有沦陷的趋势。
不过她也只是单纯的停留于这些表面的东西而已。说她肤浅吧。她喜欢过那么多的人,却从没有认真的爱过一个,长这么大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喜欢的人只要聊过几次天就会失去兴趣,或许她就适合孤独终老一辈子。
第三天她也依旧去了。林雨霏故意表现出对某辆车感兴趣的样子,然后开始认真询问各种问题。
第四天依旧。
第五天一个在那儿工作的小女生终于看不下去了,把她拉到一边,开门见山。
“你是不是喜欢我们王牌啊?”
“啊?”林雨霏愣住,慌忙摇头,“没有没有!”
“你那样子分明是喜欢,坦诚点。我们王牌人可好了,家里也在催,就是不肯相亲。我们都觉得他该找个女朋友了。”
“真的。我觉得你就不错,挺适合我们王牌的。”
“加油!看好你,喜欢就主动点。”
突然冒出两个人,吓了林雨霏一跳。这家店员工的关系都这么好吗?
喜欢,顾渊?
2
林雨霏以工作为由要得了顾渊的电话,并开始主动约他出来。一来二去,两个人渐渐成了朋友。
难得的,林雨霏这次没有厌倦感。她喜欢听那个人说话,也依旧迷恋他的脸。
耐心,稳重,体贴,实务,口才好,还有一点点小浪漫。
熟悉了以后觉得这个人更好了。
虽然也考虑过,但林雨霏并没有觉得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再等等吧。
等着等着就莫名断了联系。
林雨霏月底正式在一家心理治疗机构工作。因为是新人,所以要学的东西很多,于是每晚下班后林雨霏就留下来整理和分析病人的资料。这样一来就没时间见顾渊了。
好像还有点想他。不,是想现在就见到他。
在这样想下去就无心工作了。林雨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快十点了,街上依旧灯影繁华,行人匆匆,喧嚣了一天的热气终于在此时沉寂。
“早就关门了吧。”林雨霏这样想,但还是不知不觉去了那家店。
黑洞洞的一片,大门紧锁,借着路灯可以看见玻璃墙上自己的影子。那个长得一般,穿的一般,什么都一般的人。
林雨霏叹了口气就离开了。晚风吹的使人冷静,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那个一动不动站在店门口的人太过耀眼,正如那天午后的阳光一样,好的不行。
“林雨霏?”
走到半路突然听到有人喊他。这么好听的声音只有一人才有。
“顾渊。”
“怎么还没回去?”
“啊,那个……工作。”刚刚还在想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林雨霏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顾渊笑得很温柔。
“不……啊不……嗯!谢谢。”
每次遇到顾渊她的舌头就开始莫名打结,引以为傲的大脑就开始短路。明明地铁十五分钟就到了,而且每晚都是如此,她竟然还要顾渊送她,太麻烦人家了。
“要上去坐坐吗?”
“不了。如果你怕鬼的话我倒可以送你上去。”那人一本正经的说。
“那,那就不用了。”
转身的一瞬间,林雨霏就确定了,自己喜欢顾渊。不,是已经爱上了。
她对他早就不是单纯的喜欢脸和声音了。从一个人开始对另一个人念念不忘开始,感觉就已经变了。
前半生的留白都仿佛在等着一人出现,她晚来的初恋。
3
周末。林雨霏拨通了顾渊的电话。她一直没有时间,只有周末才有半天的假期。上班前怕他在睡觉,下班后怕他睡着了,上班期间更是不敢打扰,也只有周末才敢这样了。
“喂?那个……顾渊。”
“想问一下你今天下午有没有时间,我,嗯……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和我约会?
“有的,可以啊。去哪儿?”
“随便!跟你就好了。”
“还真是随意啊。需要我开车去你家接你吗?”
“嗯。麻烦了。”
放下手机,林雨霏松了口气。她不是学生了,她已经成年了,可是,她连和他说个话都紧张,明明二十好几了,还跟个小学生似的。之前她是怎么做到厚着脸皮约他出来的?心态不同了吧。
虽说是林雨霏主动地,但整个下午却是顾渊一直在带着她跑。
无论是去看电影,还是去逛街,最后竟然连晚餐都预约好了。
街上人多。林雨霏默默跟在他身后。
看了让人很有安全感的背影啊。
她暗暗想着,偷偷拽住了他的袖口。顾渊突然回头,冲她笑笑,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人多,天热。不然,她怎么会脸红呢。
晚餐定在一家西餐厅。
林雨霏有些紧张,她担心自己的吃相不好。毕竟吃了那么多年西餐,也还是会被说成像小孩子一样吃相可爱。在顾渊面前,她就更没有办法做到优雅了吧。但是林雨霏觉得,似乎顾渊也有些紧张。是错觉吗?
因为要求的熟度不同,顾渊的牛排先上来的,但是他却迟迟没有动筷子。
“你先吃啊。”
“不了。女士优先。”
“委屈你了,还要等我。”
顾渊笑着摇头。等林雨霏吃了第一口后才拿起餐具。
林雨霏偷偷抬眼看他。对面的人吃的无比优雅,好像天生的贵族一般,好看的不得了。只是总感觉不像是经常吃的样子呢。虽然他很有耐心,脾气也很好,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但林雨霏就是感觉到了,他其实并不喜欢吃这个。
为了她,才吃的吗?
林雨霏脑子里飞快闪过这个念头。突然就期待起来。
两人开了一瓶红酒。
林雨霏坐上车的时候已经有些微熏。
“我想去江边看夜景……”
“下次再去吧。你有些醉了,我送你回去。”
“哦……”林雨霏有些失望,但不得不说顾渊真的很体贴。
到了小区门口,林雨霏拽着他死活不下车。黑暗中她的眼睛闪闪发亮,灿若星辰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
林雨霏呼出一口气,酒香四溢在狭小的车厢。
“我喜欢你。”
“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那边没有说话。她也不心急,就慢慢的等,亮晶晶的眸子闪着期望的光。
顾渊伸手覆上了她的眼睛,把那双闪着光的眸子蒙起来。
然后他说:“好啊。”
尾音上调。
那一刻,林雨霏觉得他就是那鼓动人心的妖精,让人沉迷不得自拔。
顾渊放下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笑得一脸温柔。
林雨霏的心脏狂跳了起来,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跑了。
他这是,答应了?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夜风微冷,林雨霏脸红红的,酒一下子醒了不少。她兴奋得很晚才睡,高兴之余有有些难以置信。
第二天刚起床,顾渊的电话不约而至。
“早安。起床了吗?”
“起,起了。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对啊,昨天你说的啊,不记得了吗?”
至始至终都很温和的声音,却能如此带起她的情绪。
“记得,记得。”她红着脸说。
“没什么事。工作好好加油。”
“嗯!你也是!”
林雨霏抱着手机坐下。
这就在一起了啊。顾渊。
4
顾渊和林雨霏在一起的很低调。没有什么经常的黏在一起,见面也是偶尔。林雨霏只告诉父母自己交了男朋友,其他人也一个都没说。
因为顾渊那么低调,她也不想大张旗鼓。
说起来,顾渊好像也没有带她见过他的朋友来着。是因为两个人工作太忙了吗?还是成年人的恋爱本就如此。
林雨霏借空闲的几分钟发呆想着。
“我的大小姐。看你这样子,有心事?”
“没。”顾渊连忙摇头。身后那人是出了名的前辈乔松,工作出色倒是真的,但特别调戏同事,不分男女。林雨霏心里大呼不好,忙退开两步。
“别跟学心理的人玩儿。你也是学这个的,不知道吗?交男朋友了吧。让我猜猜,没有经验,工作太忙,还是担心他没跟你认真?”
还真被他说中了。
“嗯。”林雨霏闷闷地说,“前辈支个招吧。”
“好说好说。”前辈拍拍她的肩,倒是很识趣的始终与她保持着距离。
“林雨霏,有个帅哥找你呢!”
当时乔松正一手背在身后,一手作掩饰状跟林雨霏支招。两个人虽说隔着安全距离,但从门口看来就会觉得挨得很近。不过她并不知道。
林雨霏一转头就看见顾渊笑得如沐春风的站在门口。
“我还给你送饭。饿了吧?”顾渊温柔的说。
林雨霏激动的结结巴巴了半天。最后揽住了顾渊的脖子,主动吻了他一下。她本来就在英国生活了几年,对于这些事一直都习以为常。倒是顾渊楞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只帮她理了理头发。长睫毛遮住眼睛,看不清情绪。
乔松见状一皱眉。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没智商,看来的确如此。
顾渊走了以后刚刚喊林雨霏的同事小声问她:“雨霏,你刚刚在跟前辈说什么呢?挨得那么近,你男朋友竟然没有发火。”
“我们挨得近?没有啊。”林雨霏说着比了一下刚刚的距离。
“奇怪,角度问题吧,门口看着好近啊。”那人抓抓头发。
“是吗。哈哈。”林雨霏笑笑,故意忽略掉了某句话。
他对她太好了,好到让她一点错处也挑不出,有脾气也不舍得对他发了。这样,反倒是她觉得更愧疚一点。
林雨霏买了一大堆的食谱开始学做菜。早上天还不亮就起来炸厨房,晚上深夜从厨房里端来一盘盘的黑暗料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小半个月后她终于做出了像样的食物来。
于是本来就工作忙碌的林雨霏更忙了些。
每天早上必定要拐去那家汽车店给顾渊送吃的。有时是便当,有时又是点心。难为她大小姐了,从小到大都是别人伺候着的,如今竟这么费心思的去讨好一个男人。
但她看不到顾渊吃的时候了,每次都是送完就匆匆走了。顾渊每天下班后倒是会给她送晚饭,去看看她,每次都等到她吃完后才走。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很耐心的等她吃完,偶尔林雨霏开口他才同她聊几句,最后肯定是叮嘱林雨霏照顾好自己之类的。
这样的顾渊,简直称得上是“完美男友”,但是,总觉得太完美了些。
刚开始林雨霏觉得无比幸福,后来时间久了就开始觉得:他其实并不喜欢自己。他所做的,都是身为男朋友的义务,而不是他喜欢她,想要对她好。
就比如说,连平常的一点小摩擦都不存在。正常情侣应该都会有的吧。他们之间,一个一直小心翼翼着,一个又刻意忍让着。
是因为她太忙了吗?
不对,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她?
5
顾渊每天会开车来送她回家。一时间林雨霏也没在想买车的事,反倒是家里还一直在催。林雨霏也没有在意。依旧每天晚上被顾渊送回家,在主动送上一个晚安吻。唯一不足的就是顾渊从来不主动吻她,也没有去她家坐坐。
就算不过夜,上去喝杯茶也好啊。
结果那人每次都说太晚了。从来不越过那条线。
她一个女孩子这样主动邀请他容易吗。而且在英国那些年,她早就觉得这是件很平常的事了,根本想不通顾渊为什么要拒绝。
周末依旧去那家西餐厅。
林雨霏倒是很喜欢,但她其实注意到顾渊并不喜欢来这里吃。
原本因为顾渊的迁就而有些沾沾自喜的感觉渐渐变成了不好意思。
虽然她从小到大一直挺任性的,但,就为顾渊破例一次好了。
“等等。我今天不想吃那个。”林雨霏拽住顾渊的衣角,眨巴着眼睛看他。
“那你想吃什么?”顾渊揉揉她的碎发,低头轻笑。
“随便什么啦。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小吃啊,特别好吃的。或者……我想吃你做的菜。”
顾渊愣了愣,拍拍她的头。
“乖,我都订好了,下次吧。”
可以退订的。
林雨霏下意识的想说,鼓了鼓腮帮子忍住了。最后才点点头:“嗯。”
未了又在确认了一次:“那,下次哦!”
结果还没有到周末。
七月份的最后一天公司聚餐。一群整天帮别人疏导心理压力的家伙趁这个机会大发牢骚,一边喝一边发疯。每个人有每个人放松的不同方式,这群人早就有了一套放松自己的方法。唱歌的跳舞的,还有抱着柱子说悄悄话的。
林雨霏就是那个抱柱子的。
几个人来拖都拖不走她。她倒好,微笑着转过身,特有教养特有风范的说:“请再等一等。我说完了就走。谢谢。”还鞠了一躬。
“这都快凌晨了,谁等你啊。”乔松咬牙说。
最后还是顾渊来了,林雨霏这才听话的跟着走了。
“真爱啊,人家说了一句话就乖乖跟着走了。前辈,你魅力不行了。”
“切,那家伙就等着最后伤心吧。”乔松丢下这句就走了。
顾渊把林雨霏送到她家楼下。林雨霏默默看着他,死活不下车。
“乖,到家了。”顾渊有些无奈。
“我送你上去。”
“我想去你家……”
顾渊愣住了,有些惊讶。
“乖,以后再说。”
林雨霏死死抓住他的袖子,与他对视。顾渊侧过头去。
林雨霏默默拿出钥匙,然后扔了出去。
顾渊默默叹了口气,黑暗中林雨霏的眼睛如同黑曜石一般,黑黝黝的闪着光。顾渊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还是认命的把人带回了自己家。
林雨霏一早醒来,眼前是雪白的天花板。虽然看得出主人很细心的打理得很干净,但还是看得出陈旧感。
极简的家具,没有任何装饰,墙壁缺过被补好,还细心的粉刷过。从屋子就能看出主人。
轻微洁癖,不爱花钱,追求安定的生活,细心。
的确是顾渊会住的地方呢。
只是,看样子,他在省钱?那每周为什么还带她去那么贵的地方消费。
客厅没人,已经十点过了。桌子上留了一张便条,上面写:
“早安。我已经替你请过假了。早餐微波炉里加热即可。先去上班了。拜。”
温柔又细心。
林雨霏看着字条笑的一脸花痴。
不愧是她的“完美男友”。
她放心的在他家呆了一天,打算做好晚餐等他回来。
冰箱里没有背柳肉了,林雨霏想了想出门去买。
楼下倒是有一个小型菜市场。她长那么大哪里来过这种地方,一时间连落脚都找不到地方了。
馄饨摊子叫的热络,各种小吃也汇聚在这里。她自然不被允许碰这些,也很听话的没有吃过。但她现在有点心动,她想知道,顾渊平时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她想离他更近些。
于是等顾渊回来,她便缠着他让他带她去。
顾渊有些担心,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他们吃了那家的馄饨,林雨霏兴奋的又要了几根串串,喝了一瓶酒才满意。
顾渊趁着她心情好,把她送回了家。白天他就替她配好了钥匙,顾渊把钥匙给她,送她上了楼。
门被关上的时候林雨霏终于冷静了下来。隔着门,就像两个世界一样。她连那个人的呼吸都感受不到了。
她靠着门缓缓滑下。刚才没感觉,这会儿到觉得胃里翻腾的要死掉一样。
她没敢告诉顾渊,打电话给闺蜜。最后被拖到医院时已经疼得神志不清了。
迷迷糊糊中,她脑子里想的一直是:“糟了,我不能再这样陪顾渊吃饭了……”
6
林雨霏很快就又生龙活虎回来了。当然,回来以后她也没闲着。
顾渊的生日在冬天。刚入秋林雨霏就买来毛线团来,准备织围巾给他。于是她的课程又增加了一门。
“大小姐!”
早上刚进门就被乔松拦在了门口。
“黑眼圈。”
乔松指指自己眼眶。
林雨霏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走到自己办公室瘫倒在椅子上。
“我说,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吧。何况是你这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姑娘。一次性为他做到这个程度,值得吗?”
“哪有什么值不值得,我愿意。”林雨霏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说。
“就算是愿意也别给我影响到工作。记住你的工作是什么!看看你现在的状态!”最后乔松丢下这么一句就走了。
林雨霏趴在桌子上越想越委屈,她想到了顾渊温和的笑。拿出手机,好想打给他。然后她苦笑了一声又任命的把手机放了回去。
怎么好意思麻烦他,这么点小事。
身为心理治疗师,连自己心态都没办法调整好是她自己没用才对。
后来在病人来时她竟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那病人吓坏了,当场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最后还是乔松前辈把她送到了医院。
林雨霏醒来的时候乔松正坐在床头给她削苹果。
“高烧三十九度。要告诉他吗?”
“不要!”林雨霏反应很大.
“不好意思。我已经说了。”
林雨霏没有说话,她其实还是想他来的。
“你猜怎么着?他说陪一个大客户吃饭,抽不开身,还拜托我好好照顾你。”
“这还是男朋友吗?”乔松这回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林雨霏低下头,抽抽鼻子。突然好想哭是怎么回事。
有这么一个堪称完美的男朋友,就算是有一次为了工作不能请假也很合理吧,她好像也没有责怪他的理由吧。是她任性了。
吧嗒,吧嗒。
眼泪直往下掉,林雨霏捂住脸。
她想见他啊。看看他,就看看。多年来的教养,气度,在他面前什么都没有了,她只是那个平凡的姑娘。
她活的不像自己了。
“你先走吧。”林雨霏闷声说。
“你开玩笑的吧!”
“认真的,工作重要。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乔松看看她,把削好的苹果放在床头就走了。
林雨霏深吸一口气靠在床头,一副极其疲惫的模样。半晌,她拔下输液管,悄悄溜了出去。
她才不要管什么大客户,就让她任性一次吧。
除了她,还有谁是他最大的客户!
抬头,挺胸。一副教养极佳的大家小姐的模样。林雨霏补好妆,不慌不忙的向目的地走去。
这才是我。她想着,其实心里已经炸开了锅。
“林小姐!”店员见到她可着实惊了一跳。两个小姑娘忙把她拖到一边。
里边传来吵架的声音。
“里面怎么了?”
“在……吵架。”
顾渊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还有一个尖锐的女声。
顾渊在和人吵架?
林雨霏想起之前她拉着顾渊,大声吼他,瞪他,他也只是一直好脾气的,温柔的劝她而已,到最后还是她无理取闹了。本来应该吵一架的,最后也没有吵起来。
原来,顾渊也是会和人吵架的。
“顾王牌的前女友来了,正在闹呢。”
“前……前女友?”
“对啊。据说王牌原来本来在一家外企工作,年薪二十万。他前女友是酒吧的驻唱歌手,后来为了在一起,王牌毅然决然的辞了工作,改行来我们这儿了。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了。”
“可能是因为不能在一起生活吧。”
“只有爱情是不可能长久生活的。王牌想要的,就是生活。比如说你。”那小姑娘说着拍拍林雨霏的肩,“这才是正牌嘛。我可是听说王牌是冲着结婚去的呢。”
林雨霏没有说话,一直盯着里面。
只是,结婚?
可是她爱他啊。
那女人从里面冲出来,脸上的妆哭花了也不管。顾渊从里面追出来,看见了一边的林雨霏。目光交错,林雨霏眼里尽是惶恐不安。
顾渊猛地顿住,在原地犹豫一秒后又继续追了上去。
就一眼,林雨霏已经明白了。
哈,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那天林雨霏又乖乖回了医院。护士看她眼睛红红的,也没责怪她,还安慰了她两句,又重新帮她扎好针,再三确认她不会在跑了才放心的走了。
她是心理专业的高材生,最后却连自己都治不好。
他怎么会知道,她其实有多喜欢他。
何人情深似她?
他们好像也没认识多久,一切都来得如此顺利。太顺利了。她沦陷的太快,以至于不知身处何处。
她闭上眼睛。是时候好好休息了。
7
“一个月住院两次。能把自己搞成这样,你还是林雨霏吗?”林雨霏的闺蜜进门就指着她说。上次也是这样,请了两天的假,林雨霏一直摇头什么也不说,最后活蹦乱跳的回去了,结果才过几天?就又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了。根本就不像是她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林雨霏。
“哦。”林雨霏一直闭着眼,连呼吸都轻轻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面前这个人好像一碰就碎了,单薄的像张白纸。
“霏霏。到底怎么了?”她柔声问她。这个姑娘和她从小玩到大,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虽说表面上是个教养极佳且自信的女人,实际上却很单纯可爱,不是什么万丈光芒的人,也只是个平凡普通的小女人罢了。
她觉得这样的林雨霏似乎是,被甩了?
“北佳。如果有一个人跟你在一起,但并不爱你。你会怎么做?”林雨霏突然开口。
贺北佳突然就懂了。
“他人怎么样?”
“挺好的。”林雨霏想了想又加上,“太好了。”
“那就对了。如果是我,就会继续在一起。毕竟,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真爱,就算有,几十年后也只剩了柴米油盐。”
可是这样的事实对不经世事的林雨霏来说太残忍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不爱的人要在一起,如果不爱真的就有所谓的生活的吗?她一直觉得,哪怕最后落得个分手的下场也要贪爱情的那一点甜头。
就像是她那般喜欢的顾渊。
那个人,分明就是放不下他前女友的。
“北佳,谢谢。我想明白了。”依旧没睁眼睛。只是这回的语气有些决然。
贺北佳总觉的这不是想明白的样子,倒像是从一个死胡同跳到另一个死胡同里了。
两个人也没都没在说话,贺北佳拉过她轻拍她的背。林雨霏就靠在她怀里默默哭起来。她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那个人啊。没有原因的,从来没有过的喜欢着一个人。可是他怎么就不懂她呢?
林雨霏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梦里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被记忆深埋,连她自己也从未在意过。梦里依稀是顾渊学生时代的样子,冲她笑得一脸阳光大男孩的样子,眉眼全是温柔。他朝她伸出手来,她正欣喜准备搭上去,旁边却忽的伸出另一只细细白白的手来与他十指相扣。
林雨霏就醒了。
顾渊正在一旁吹着一碗粥。
林雨霏突然想起,自己其实是见过学生时代的顾渊的。那时候顾渊作为高三优秀学员发言,高一的她因为身体原因迟到了。到场的时候刚好碰到了从台上下来的顾渊,他看她跑得一脸狼狈,随手便递给她一张纸巾。当时应该觉得很温暖吧,但这件小事很快便被遗忘了。突然想起,原来她那么早就见过他了,十年了。
她就那样呆呆的盯着他看。顾渊把粥送到她嘴边,林雨霏张嘴接到。
“你朋友刚走。我先回去煮了粥才来的。昨天那个女人是我前……”顾渊絮絮说,林雨霏猛地打断他。
“我知道了。我只想问……”像是给自己加油打气一般,林雨霏停顿三秒。
“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沉默。
半晌,顾渊伸手揉了揉林雨霏的头发,轻轻叹了口气。他喜欢的人至始至终其实都只有一个罢了,但面对这么一双眼睛,他既没有办法骗她,也没有办法骗自己。
刹那,星光坠毁,星辰陨落。
“好,我知道了。”最后她苦笑着说。即使已经猜到结果,在此之前她也是怀抱期望的。
“明天,再陪我一次吧。”
“谢谢。”
8
林雨霏下班后如约看到了一早等在门口的顾渊。
她一直想和喜欢的人看一次江边的夜景。
灯影繁,晚风凉。城市的灯光撒入江中,夜航船静静的行走于江面。黑衣黑发的顾渊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林雨霏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
这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人,她要这样把他刻入心底,再好好的埋起来。直到下一个人的出现。
“顾渊。我们分手吧。”
那黑色的背影似乎僵了一下,然后那依旧温和的声音乘着风传来。
“好。”
就这样,结束了。自夏天开始,还不到冬天就结束了。林雨霏想起那未织完的围巾,她曾无数次想过他的生日,结果没到那时就结束了。想想还有点小遗憾。她笑笑,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她抽噎想要着蹲下,却落入一个温柔的怀抱。
“顾渊。我喜欢你啊……”你为什么就不能也喜欢我呢?
哪里有那么两全的事呢?他心里已经装了一个人了,哪怕是为生活所屈服,也不会对自己的心意屈服。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道歉他别无他法。他似乎在不经意间用这样温柔美好的方式伤了一个单纯的傻姑娘的心。
晚风凉,凉成伤。
林雨霏后来却再没忘过顾渊。她还爱他,这份感情她自己也说不上来,究竟何时才会终止。她成了乔松前辈那样的人,表面不正经的工作狂。大概当时刚毕业,现在终于长大了吧。
又是夏天。
她开车经过那家店。一个失魂落魄的女人坐在路边发着呆。
林雨霏还认得她,那个顾渊心底里的人。
于是在按捺不住,她下车假装体贴的询问她怎么了。
“他结婚了……”那女人哽咽着说了这么一句,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他最终还是结婚了,对象既不是她,也不是她。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生活吧。有情人最终不一定会终成眷属,一腔真心或许仍会被辜负。爱情的确不是生活的唯一,但对她们来说最无法忘却的还是爱情。
林雨霏也跟着坐在路边不顾形象的哭起来。
她还是那般爱着他。只是奈何他从来都不是她的良人。
顾渊啊……
你非我良人,怎奈我情深?
 
 
 
 
 
 

    上一篇:朝阳与暖风与你 下一篇:《盖楼的人》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