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文章频道 > 短篇小说 >

作者:轩榭 来源: 时间:2018-08-2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柒梧趴在桌上看着透过窗纱的阳光跳跃在指尖,一连两三个呵欠,擦掉眼角逼出的泪珠懒懒起身。昨晚又化身树洞给同学做心理辅导到一两点,果断作死无极限。
        正准备回宿舍补觉,转头就看见林筱拘谨的站在一个女生桌前面色恳求的说着什么。柒梧淡淡扫了一眼便错开步子走向前门。
      “周柒梧,陪我吃午饭好不好。”林筱声音不大,总带着些怯意,眸子里闪着光。
     “抱歉啊我昨个睡太晚想回宿舍补个觉不能陪你吃饭了。”柒梧回头笑笑。林筱低下头,轻轻哦了一声,大大的眼有些空洞。
       柒梧无奈,“你有时间的话能不能给我带些吃的?”
     “好。”林筱这才抿唇笑了笑。
(一)厚厚的茧
         “哎哎哎你们说那个林筱是不是神经啊成天缠着人陪她吃饭……”
        “对啊而且看上去面色青黑死气沉沉的有点吓人。”
        “你们小声点柒梧睡觉呢。”
        “嘁她不是原来和那个林啥啥的走的很近吗现在怎么……”
        “那种缠人精谁受得了啊一天天的”
        “也是。”
 
         “她没事,只是太孤单。”柒梧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坐起眼神一片清明。
         “哟你怎么知道?现在还不是让人家一个人?”
         满满的恶意。柒梧没再说话闭上眼养神。
          “吱——”门突然间被推开。“周柒梧我给你带吃的了。”细细的怯怯的声音让人不喜。
         “呦柒梧啊看看你帮人家说话人家还直呼你名字不客气呢!”
         “老二你少说两句”
         ……
          柒梧快步走出去带上了门,“我说过你可以叫我柒梧啊怎么还叫全名啊”林筱没有回答,刘海遮住了眼睛,唇色有些苍白。
       “周柒梧,我是不是,真的很烦人。”
        柒梧扶额,“随你吧,你也不是很烦人,你只是破不了那层玻璃却又渴望温暖罢了,不过你始终要学会独立。这么快回来你是不是又没吃饭?”柒梧皱眉看向满满的碗袋。林筱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宿舍 。
       考试在即,柒梧没怎么注意林筱的异样,直到期中考前一天。
       “哎柒梧啊你说那个林筱到底怎么回事啊看起来文文静静的这几天怎么和自己宿舍人吵起来架来了?”
      柒梧翻了页书 “带她去医务室看了看初步诊断抑郁症。”
      “什么?!”老三惊讶的瞪大眼,就她所知已经有好几个同学抑郁自杀被休学了,“那怎么不去医院看看?”
     “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关心孩子心理。”柒梧合上书,“而且,他们家不容易。你们也别再说她怎么怎么样了对她没什么好处。”
    
     
     
     “啊——”第二早天微微亮,柒梧被透过窗帘的晨光刺醒,刚坐起身叫醒其他人便听见对面宿舍凄厉声嘶力竭的惨叫,随后是噼里啪啦的各种东西落地的声音。那是,林筱的宿舍!
     柒梧披上校服便跑过去砸门,大概五六分钟门才缓缓打开,地上一片狼藉,所有人都已穿戴整齐无措的站在一旁,舍长坐在床边抱着肩膀缩成一团抽抽搭搭的哭着。 
     而林筱,站在床前面色青白死气沉沉,双眼空洞无神唇角却挂着笑,斜眼望过来的瞬间, 柒梧莫名感到一丝阴寒。
      她顿了顿叫出平时玩的开的盈盈,“啊啊啊柒梧你不知道这几天林筱不知道怎么了还是经常产生幻觉说宿舍的人骂她议论她,明明门关的紧紧的却骂我们不好好关门经常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发脾气,昨天晚上舍长看不下去就说她过分了想和她谈谈心,结果她突然就跳了起来说舍长咒她死!舍长被吓到没再说话早早就睡了,今天早上!舍长天微微亮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林筱逆着光站在她窗前用那双黑幽幽的大眼睛盯着她嘴角还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还未询问盈盈就吐弹珠一样一吐为快,胸膛剧烈起伏,盯着柒梧一字一顿道,“柒梧你说是不是她抑郁症又严重了?***妈是不是傻啊?女儿都成这样了还不带去看看坚持说是学习压力太大?感情吓得不是她啊,啊?”
    柒梧拧眉,“盈盈你先冷静冷静,她有没有说为什么要站在你舍长床前?”
     “她说是要和我舍长一起睡觉,”
  盈盈好笑道,“哪有人昨晚吵架吵的不可开交今天就要和人一起睡觉的真的是……” “先安慰安慰你们舍长吧,你们宿舍知情,向班主任好好说明情况给林筱请个假,让班主任开口叫***妈带她去精神科看看。”柒梧顿了顿,“这件事不要到处说,以免有谣言。”“好,我们试试。”盈盈不疑有他,柒梧一直是女生堆里最冷静最会出谋划策的一个,明明长得可爱让人想捏一把,却年少老成比同龄人成熟的多。
     暖暖阳光微微清风,柒梧坐在操场手捧着书本心里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脑子里重复着早上的场景。
     可能是刚刚一遭宿舍人都被林筱吓到,都害怕的没人搭理林筱,只有柒梧帮林筱拿好书包挽着她,一路无言。
      “周柒梧。”林筱突然开口。柒梧回头望去,林筱长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双大眼显得有些阴郁,面色依旧青黑,唇却嫣红的勾起弧度露出白牙。
     不冷的天柒梧却只觉得背后有些发凉,“……嗯?”
     “你周围,有一层厚厚的茧,比她们的,都要厚哦~”本该俏皮的语气却诡异到了极点,“茧?”“对,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看着舍长?呵呵,因为她身上的茧最薄,我和她在一起不会觉得压抑。”她们舍长平时在班上打打闹闹言语无忌,柒梧接触过她,只觉得她真实可爱的紧,心下有了答案却依旧问到那是什么。
     林筱笑的更灿烂了,她盯住柒梧,眸光闪烁,“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周柒梧,你这样不累吗。”
     累,却又无计可施。
     柒梧眯起眼看着指缝间的阳光勾起了唇角,说不清是嘲讽还是什么 。
     毫无疑问,林筱休学了。她背着书包走出操场时回头阴测测看了柒梧一眼,柒梧朝她弯了弯唇角。
 

二.只是开始
     林筱最初的异样是同桌盈盈发现的,盈盈发现原本文静开朗的林筱上课总是不停擦汗疑神疑鬼的东张西望,经常呢喃有人在议论她,自己问起却不开口说一个字只是发抖。盈盈有点怕。
      鉴于柒梧给人的稳重可靠感盈盈找上了她。柒梧和林筱曾是同学,虽然没什么交集,但柒梧确实不怕,或者说她对一切都没了感知,总能置身事外。
      她和盈盈换了座位,守在林筱身边和她传纸条了解情况,讲笑话逗林筱,一直握着她的手给她鼓励。柒梧对林筱笑的很灿烂,她一向不吝啬自己的笑容,而她也的确成功了,林筱除了她谁都不想接触。
     林筱会笑会开口和她说话,但的症状仍是只增不减。从最初的幻觉到了一种近乎极端强迫症,甚至开始怀疑柒梧在背后议论她。
     放假那天,柒梧带林筱去河岸看了日落,密林孤鸟,清风斜阳,林筱渐渐放下了防备变得放松。柒梧握着林筱的手走过她所有暂住或久住的地方,絮絮叨叨的讲着她小时候的糗事,作为交换林筱也要告诉她她的过去,直至暮色四合。
     林筱拉柒梧去了她家,那是破落房屋废墟深处的出租院。房子很小很乱,甚至没有任何电器。林筱心慌看着柒梧怕柒梧看不起,柒梧却只是笑,坐在了床边继续和林筱打趣。
     林筱给林母打了电话,林母激动的声音颤抖,柒梧这才知道林父早已过世,剩下母女俩相依为命,而这是林筱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林母,也是第一次带同学回家。林母晚上夜班,给林筱说了放钱的地方让林筱带柒梧去吃些好的,要留柒梧过夜。
     柒梧抵不住林母的哽咽的恳求,拨通了母亲的电话,电话那头说说笑笑其乐融融,和气氛格格不入的母亲冷淡的质问传来,怎么还不回家?一个女娃天都黑了不回家知不知羞?果不其然,母亲拒绝了,电话那头传来父亲怒气的责骂,家里怎么还不回来收拾在外面鬼混!柒梧冷笑,却是乖乖巧巧道了声马上回家。
      给林母和林筱道了歉,留了几本好看的课外书并承诺和林筱保持短信联系,拒绝了林筱送她,柒梧摸着黑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林筱发来信息,今天我很开心,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耳边的谈论声都没了,你是唯一懂我的人。
      柒梧笑笑,开门的瞬间冷了脸,客厅的欢声笑语顷刻冻结,父亲扔来一本字典,“你也不长点脑子想想你同情别人谁来同情你!”柒梧的脸上被砸出青紫的血块,却只是乖巧的低下了头道了句我知道错了。发下的唇角笑的讽刺。
      晚上柒梧习惯性失眠头痛欲裂,林筱发来信息,“我看见黑天使在向我招手。”
      柒梧大段大段的打字安慰开导林筱,直到林筱不再发来阴暗的短信柒梧才发现自己的手腕似乎抽筋疼的厉害。
        柒梧笑,其实她和林筱有什么分别,同样孤独到抑郁,林筱至少有家人同学关心,而自己只能独自强撑。因为懂得,她给了林筱从未有过的耐心。
        林筱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总是一句话重复个没完,脸色愈发青黑,双眼无神,走路飘忽 ,同学们都怕她。柒梧告诉过林母带林筱去看心理医生,林母却坚持林筱没病不需要看医生只是学习压力太大。
       寒秋,身体不好药针不断的的柒梧力不从心托盈盈陪着林筱。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也惧怕林筱。也不是所有人都了解抑郁症,了解林筱,林筱又成了一个人。
       人总是这样,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
       就像柒梧说的,林筱给自己四周筑起一层坚不可摧的玻璃,能透过阳光感到温暖,却始终不能自己走出来。而林筱,在柒梧给的温暖里越陷越深。
       她一直对柒梧重复着同样一句话,周柒梧,陪我吃饭吧,周柒梧,陪我吃饭吧……神经衰弱的柒梧头昏脑涨,被林筱吵的头痛欲裂。不能赶她走,也不能骂她,别人也不可能陪她。柒梧几近崩溃,跑到洗手间把头浸到水里扇了自己几巴掌想要清醒,硬生生扇出了眼泪。
      头不那么昏沉后跑回去找林筱,林筱却不在原地了。柒梧终于承受不住蹲在楼梯口抱住自己。周围围了很多同学,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询问。
       耳边的轰鸣声夹杂着四周的嘈杂,柒梧头脑一片混乱,她克制不住的想,如果,如果那时候有一个自己这样的人去陪着自己,自己还会是这样将疯不疯的鬼样子吗?
       不会,不会有人理解自己,自己还会是这幅鬼样子。
       不知道是厌恶林筱还是厌恶自己,柒梧愈加冷淡,愈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是大悲,就是大喜。
       林筱请假了,林母带她去了医院,却只是检查了身体。林筱回校再一次病况加重浑身冷汗的时候,柒梧给林母打了电话,林母固执称自己吃过的盐比柒梧吃过的饭还多,林筱心理和精神都很好只是学习压力大,毕竟林筱原来开朗活泼,不用看心理医生。
       柒梧气笑了,不知该说林母是无知还是博知。
       就像是对哮喘病人说“周围氧气很足啊你怎么会喘不过气呢?”一样可笑。你不解却并不代表它不存在,针扎不到你身上你永远不知道有多痛。
       柒梧顶撞了林母,气的林母挂了电话。她劝林筱请假回家,林筱却像是被林母洗了脑死不松口。
       柒梧摔门而去。那摔门声像是给她为林筱编织的温暖画上了一个破碎的句号。林筱开始缠着其他人,让人烦不胜烦,柒梧也不再包揽林筱的事。
三.
      柒梧很小的时候父母外出打工,记事很早,记忆里都是别人爸爸妈妈和小孩子手拉手逛街,而柒梧乖巧的坐在院里择菜洗衣服。后来好不容易相见,第一次见面父亲对柒梧动怒却是柒梧不小心丢了买饭的两毛钱。柒梧吓得哭哭啼啼他却骂柒梧蠢气扇了她一耳光,没有一句安慰。
       柒梧从小就被教导要乖要听话要懂事要给弟弟妹妹做个好榜样,唱歌,画画,写作,做饭,家务,她努力想要得到他们的喜欢他们的夸奖,除了身体太差,柒梧真的想不出来为什么在他们眼中自己会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一周在学校六天,回家半天,推开家门迎接柒梧的只有杂乱的地面,水池里堆积的干了的锅碗,卫生间凌乱的脏衣服脏袜子脏鞋子,刷锅洗碗烧水做饭然后收拾家中,等他们回来盛好饭端过去烧洗脚水捶背捏肩,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没有一句夸奖,没有一句问候,没有一句关心。
       一次回家发烧也很累忘了做饭,他们回家之后没有看到饭菜只有大声的斥责她懒然后翻旧账摔门而去。无力的应对着无尽的挑拣和谩骂,每次听着那近乎相同的责骂柒梧却是低着头吃吃的笑,好歹注意到我了嘛,嗯骂法还是一致,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厌恶。
      
      她待人温和有礼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一直是别人眼里的好孩子。她记得曾有几个同学说,柒梧 ,你也太虚伪了吧,你对谁都很好,脾气好性子好学习好,会的也多,你完美到像是不真实,你这样活着不累吗?你虽然对谁都很好,却总是一个人,你真的温柔吗,还是说只是伪装?
       也许吧,已经习惯了无所不能,早就忘了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
       总是温温的笑着,喜悲不显于色,不大笑,不敢怒,一个,无趣,虚伪,却可笑的被人信赖的人,柒梧自己都很厌恶。
        自己终究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她也曾坚持着,无底线的付出着真心,后来她得到了什么?被诬陷偷钱,被剽窃文章,被指指点点。也许是自己太笨,但始终还是发生了。
      她开始抑郁,无论怎样说服自己她都没有办法像从前那样赤诚善良,却没有人理解,孤立无援。
     后来柒梧也就不说话了,喜欢把事放在心里慢慢发酵,所有的沉默都成了自我保护的独家武器,仍是温温的笑着,却面对再热烈的人情与世事都难以感动。
       她开始像一个知心姐姐般为他人分析调节着心事到三更半夜来麻痹自己。并不是喜欢,而是像一个小孩得到了一件玩具,并不称手如意,却能消磨漫漫长夜那突如其来铺天盖地的孤独感。
       柒梧的日记本上写满了腐朽颓丧,林筱曾无意间看到时震惊的看着柒梧,她说,周柒梧,你怎么成了这样?
       谁想得到平日温文尔雅冷静成熟的女孩心里如此阴暗。
       柒梧仍在笑,浅浅酒窝,眉眼弯弯。动人,却没有生气。
       她说,林筱,你觉得我们有什么不同?
       没有,只是一个不堪忍受,一个死命守着。
       柒梧因为身体原因休学期间,林筱出院打柒梧电话约她出来。得知林母还是没有带林筱去看心理医生,柒梧暗骂了林母一声。
       林筱被检查出了胸腔积液,结束治疗之后她第一个找了柒梧,柒梧看着林筱,她胖了,面色红润不再透着着死气,那双大眼明亮清润,似是真的好了。
       柒梧讲着学校发生的故事,林筱在一旁看着柒梧静静的听。像是从前一样。
        “你身上的茧越来越厚了。”林筱幽幽开口,柒梧一愣,转头朝林筱看去,恍惚间她似乎又看到林筱那阴冷的笑。眨眨眼林筱却是眉眼弯弯的笑看着她,“我开玩笑的啦,你吓到啦?”柒梧忽略心头那一丝异样,追着和林筱打闹。
        柒梧身体恢复后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林筱。“你说那个死气沉沉两眼空洞走路摇摇晃晃的怪胎?”偶然遇见过林筱几次都同学奇怪的看着这个突然间有些发颤的女生,“你离她远点吧她看着都不像是什么正常人。”
        柒梧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也对,治标不治本,怎么可能会好?可林筱在她面前的正常又该作何解释?
         林筱再一次约了柒梧出去玩,柒梧开口询问,林筱只是弯弯眼角笑着扬了扬不知何时出现在手里的柒梧的日记本,碎发遮住了一只眼睛,在阳光下无端阴郁起来。
       “柒梧,其实这个茧,也挺好用的。”

    上一篇: 《比特之窗的战争》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