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鲍勃·迪伦拿2016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作者:公元1874 来源:首发原创 时间:2016-10-1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今天确实很巧,两位来自东西方的吸毒民谣歌手,弄出了两单大新闻。东方的宋冬野吸毒被抓,前面几条微博说过感叹过了,这篇文章专说拿了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迪伦。

考虑到这两天肯定无数的媒体都会写出鲍勃·迪伦的人生回顾啊成功之路之类的,所以我就不再赘述了,只从自己的角度谈谈他。

鲍勃·迪伦的歌纪录了这个变革的时代,拿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想必99%的人知道鲍勃·迪伦,都是源于他写的歌,我也不例外。他的那些代表作不用再列举了,喜欢流行音乐,听民谣歌曲的乃至看选秀节目的,这些年怎么也听了不少。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扎克·施耐德2009年执导的电影《守望者》,开头用了他的《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配合一幕又一幕亦真亦幻的历史事件,折射出了时代变幻的沧桑感,百看不厌。(视频在文章的最后会帖出来)

有一种说法,鲍勃·迪伦的三流的吉他手,二流的音乐人,一流的诗人这个说法基本公允。民谣的编曲和旋律通常比较简单,便于在酒吧农地大街等各种地方抱着吉他吟唱,所以曲子简单,歌词也比较通俗易懂,说白了就是没什么文学价值。

鲍勃·迪伦的歌纪录了这个变革的时代,拿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直到鲍勃·迪伦,这种情况得以改变。他的歌词注重文学性,以现代诗歌的方式撰写,且题材不仅仅限于爱与和平、反战反核、抨击时政等当时最流行的题材,而是跃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例如上面提到的《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这首歌几乎是站在全能圣人的视角,在忠告人类,从普通人到政客,乃至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位父亲、母亲(Come mothers and fathers throughout the land),应该在这个变革的时代里,如何自处。

鲍勃·迪伦的歌纪录了这个变革的时代,拿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就这个中心思想,换作家们比如路遥就能整本几十万字的《平凡的世界》,鲍勃迪伦寥寥几百字歌词,娓娓道来。有这个自信站在这个高度,以这种视角写这种歌曲的人,并不多,即便有恐怕也会写岔了,但鲍勃·迪伦这首,成为了经典,唱了几十年,还是经久不衰。

而从鲍勃·迪伦之后,一些歌手开始越来越注重歌词,尤其是歌词的文学性,写出了更多的经典曲目。

鲍勃·迪伦的歌纪录了这个变革的时代,拿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我们如今回看,很难说是鲍勃·迪伦影响了大家,还是时代潮流如此,鲍勃· 迪伦只是顺着往下走罢了。同时代的大卫·鲍伊写歌词也非常厉害,比如1969年的《Space Oddity》,写一个身处火箭里,探索太空的宇航员,和地球失去通讯前的故事。这首歌诞生在美苏太空争霸的冷战年代,非常有时代感,而这个歌词与视角亦同样剑走偏锋,大气磅礴,充满了理想主义的悲壮。

想起一件事。前段时间我在做《中国新歌声》的评委,淘汰赛的时候周杰伦在选手唱完《Happy》之后,有过一段点评。电视上没放完整版,我在现场听到了。大意是,周杰伦觉得外国人写歌,情绪很直接,比如这首《Happy》,歌词的意思就是“因为我很开心,我也想你开心”,非常直白的情绪。

反过来,周杰伦就觉得华语乐坛的作词人不容易,要用很多方式去润色,把歌词雕琢精致,所以他觉得大家应该感谢这些作词人的用心。

这段话很容易引战,我当时就发了微博,果然战了起来,后来删掉了。因为我觉得一百多字的微博说不清楚这个事。

英文歌词有没有好的?当然有,我们现在不就在探讨鲍勃·迪伦歌词的伟大嘛。但西方流行音乐长期忽略歌词确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两个方面体现得最直接:

1.99%的CD里都没有歌词本;

2.99%%的颁奖礼都没有最佳歌词等相关奖项。

这种忽略是有意无意造成的。英文和中文不太一样,一个字的意思也许要多个音才能唱得出,而中文可以一个字扣一个音,英文就不行。这已经给为了押韵和朗朗上口的流行乐创造了难度——流行音乐,流行是第一要素,要是英文歌词写得太复杂,如何流行?所以,像贾斯汀·比伯的《Baby》就是典型案例:副歌不停循环“Baby, baby, baby”,好唱又容易流行。

所以,在有大量的《Baby》和《Happy》的流行乐坛里,业界又不重视作词人的荣誉,唱片公司也不需要作词人多用心去写——反正出碟里面都不会带歌词。如此一来,大部分英文歌词十分“口水”,成了几十年来的一个欧美乐坛现象。

鲍勃·迪伦的歌纪录了这个变革的时代,拿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也正因为如此,鲍勃·迪伦或者大卫·鲍伊或者老鹰乐队的出现,才让我们意识到这种“认真钻研歌词”的可贵之处。中国人大部分都没去过美国,但都牢牢记得那个远在天边却近在眼前的“加州招待所”;以及披头散发造型朋克的空中铁匠泰勒大爷,外表粗犷得像连环杀人犯,内里却藏着一颗疼惜女儿的温柔之心——《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几乎是我心目中表达父爱最无与伦比的歌曲了。

所以,诺贝尔奖对鲍勃·迪伦的这次加冕,胜过格莱美或者公告牌明天突然宣布增设最佳歌词奖项——它为乐坛正名,尤其是华语乐坛的词神林夕一直提倡的“歌词的文学性”。诺贝尔奖文学奖证明了一点,流行音乐的歌词,其文学性并不输给小说诗词或者其他的文学载体,它同样给予人类在阅读时的精神享受。

祝贺鲍勃·迪伦。祝老爷子身体健康。

鲍勃·迪伦的歌纪录了这个变革的时代,拿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也祝福爱听音乐的各位。生在这个时代,我们其实挺幸福的。以前的宋词就是歌曲,可惜那个年代没有录音机,歌曲没能保存下来。而如今,只要你有个能上网的手机,装个APP,马上就可以感受到这一百年里的任何歌曲。

戴上耳机,听听接下来我要给你推荐的这首《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吧。

《鲍勃·迪伦X守望者:变革的时代

    标签:鲍勃迪伦诺贝尔文学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