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桃夭

作者:Kevin宸小五 来源: 时间:2016-06-0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谨记,逝去的所有人
送给,未来的牺牲者

 
桃夭
剑鞘冷血,如花间穿雾。
暗镖穿心,似柳林风飒。
长鞭起舞,若梦里飞针。
他若不是男子,或许,便不会冗乱尘世。
 
高楼之上,古琴铮铮。
何留梦,白衣俊影倚栏而坐,手执黑扇,闭目静听。
一着黑纱女子,花非雾,闭月羞花之貌,眉心处的桃花印,绚烂夺目。
女子抚琴,说道,“主人,他来了。”何缓缓起身,步入桃林。
院子里,刀光剑影,桃花瓣一片落地。
一曲终了,女子款款下楼,观看两人比斗,不免欣喜一时。
“非儿!”那剑势猛如巨浪,力道劲速,只是红尘一笑,将其化为乌有。
“罢手吧,汝输了。”何收扇。花非雾手执丝绢手帕,擦拭男子手心沁出的汗水,“主人,歇息吧。”
“非儿。。。”声音绝望而愤怒。
柳亦风不忍花非雾现在所做之事。“有朝一日,终大败汝。”
恨尽苍天,刺破红颜。
 
十年前。
柳亦风逢帝诏就回困于高楼之中的公主,因而结识高楼之主何留梦。此人姿貌别致,倾国倾城,精通占术音律,善工诗词歌赋,深研剑术兵法,如此良才,几世罕见。
直至一日,何留梦于河边拾得一女婴,只因眉心的桃花印,男子心中再无学术攻究之事,只一心一意抚养女婴成人,传她自己所学。起名花非雾,剑鞘冷血,如花间穿雾。
待女子十八亭亭之时,柳亦风奉命而至,当初帝听信桃花印误国误民之说,狠心抛弃未满三月的公主,如今盛世太平,思女心切却要寻回,却又派的实力最不引人注目的柳亦风前往,岂是易事?
何留梦以礼相待,对于身居宫中无人关怀受尽贬低的十九岁少年柳亦风,自是颇为感激。男子带少年进入高楼藏书阁,少年的渴求之心再次点燃,“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汝与吾本是宿敌,你的使命是救出公主,如今拜我为师,意欲何为?”
“重要之事所托非人,薄情之父不认也罢。”
“吾,会略加指点。”
“谢师傅!”
 
时光的梳洗不知礼过了多少桃花瓣。十年已过。
少年目光凛冽,心怀叛逆。因了。他找到了愿意为之奋命的人。还记得那个早晨,桃花香溢。少年手不释卷,桃花瓣倏然落下,一绺长发落在眼前,不禁吃惊,抬头正与那销魂双目相对,桃花印绚烂夺目,“打扰汝读书了…”声音细致朦胧。
“…无碍,无碍。姑娘是…”顿时乱了语词次。
“我叫花非雾,跟随主人一直住在高楼之上。你,就是柳亦风吧!”俏皮却不失沉静,但却始终无法接近。原来,她就是公主…
只一眼,便是千年。
 
“非…”
“主人。”女子面无神色,瞳孔中仅是空洞。
“汝,想跟他走么?”
“主人不相信非。”女子再次拿出丝帕擦拭男子手心中的汗珠。“非不会跟陌生人走。”
“吾,信汝。”男子漫无目的的眼神最终落在了女子的桃花印上。
桃花灼灼,一吻逼近。灼热而刺骨。
男子需要心安。
花非雾离开,步入桃花红尘中。微微暮霭,粉嫩如芽。
忽然,背后一针弹出。
女子骤然转身,一嘴抿住那带有花毒的针。
“主人,相信非。”
男子莞尔。这笑,女子等了数年。
丽影倒下。
男子紧咬双唇,面露凝重。“你究竟是怎样的心意…”
女子怎会如此死去,仅仅是为了那一笑。从此花非雾嘴边,多了一枚桃花印。
 
次日。花非雾端茶进入房间。
男子望着那身躯,缓缓端起茶杯,茶水倒进了金盆。
女子将自己的衣袖浸入,借桃花妖冶之气为男子拭面,“主人,今天听哪首曲子?”
“随意。”
 
然而,听了多年的琴曲,今日,竟变了一番模样。
庭院间柳树翩翩,地上仅残存两枚桃花瓣。
女子揭下黑色面纱,显现嘴边的美艳。“主人,非新作一曲,献丑。”顿时弦鸣似剑势霹雳,婴儿惨啼。男子开始面露难色。
“非,我低估你了。”“啪”一声,深厚的内力袭来,弦断。
“主人…”花非雾深知此曲并非新作,而是早已失传的《广陵散》。
何留梦走近她,蛮横的抬起女子的下颚,“你,就是太聪明了。“双唇遮住桃花印,再也不要矜持。
花非雾泪落,双手覆上男子的胸口,感知那颗炙热的心脏,“它,还是不能属于我。”
男子抱着花非雾,越抱越紧,女子快要窒息。柳林中少年看着这一切,含愤而去。
男子松开手,“你走吧。”
“主人,非不会走。”花非雾戴上黑色面纱,走入柳林。
背后,何留梦口角流血。百转千回,再无他念。剑鞘冷血,花间穿雾,“你达到目的了。”俊影倒下。
从此,世间再无妖媚男子蛊惑世间女子之说,然而却出现一倾城女子,三笑醉人心。
 
繁华市井。青楼内。
“花非雾在这里么!?”一黑衣男子闯入,大声喝道。
我们这才没有什么叫花非雾的了,谁会起这么难听的名字啊…”一个女子娇嗔道。
“我们这倒是有个叫花儿的,模样可俊俏呢!“
“闭嘴,我要找的是你们这里的名妓!”
老鸨的眼珠转着,“呦!大爷是来找花魁的啊!真不巧唉,今天花魁身体不适,不方便见客!”钱臭味的微光在闪现。
“邦!”一个沉甸甸的袋子砸在桌子上,“数数,够不够。”
“够了够了!小翠,带大爷去上房~”
“是…!“俗女之声惨痛欲绝。
 
楼上,屋内。一位黑纱蒙面的女人手拨琴弦,铮铮作响。
“非儿,是你么…”
“公子,小女子留梦。”
“他死了你还这么念念不忘。”黑衣男子上前揭开面纱,两枚桃花印赫然在目。
柳亦风拥住女子,“你害我找的好苦。”
“他怎么会死呢?”花非雾突然哭了起来。
“我们走吧。”暗镖穿心,一干人应声倒地。
 
“我那日见何留梦吻你,心中无痛,只有恨,那时我才明白对你的情只是妄想,。虽然离开后,我不敢承认我是不是真的爱你,但是我分明看到了,他的眼睛里溢出了水分。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落泪,我见过的,竟是为了你。
那时,心中大快,因为他心中最在乎的真的是你。
我最后一次去高楼,那里不知为何又变成了一片桃林。楼外河边有一个碑刻:雾非桃花源。
藏书阁,那是我做出选择的地方,我选择了他。那里多了一本我没读过的书,书上是你的名字,花非雾。
从抚养你的那天起,直至你离去之时,一日为缺的记录着你们的平常。只是最后一页,他死去的那日,记录只有三个字:自杀诀。“
“他是自杀…不是你…”柳亦风望着身边的倩影,心道“我以为你能下的了手…”
“是啊…”女子转身莞尔一笑。
男子走近她,仿佛当年,他走近她一样,一样的脚步。
“你比以前更美。”
“是么?”再次一笑。“你长进不少。”
“三笑醉人心,这些年你不知我怎么过来的…”男子止住鼻息,双唇渐渐融合,冰冷而炙热。男子不想再放弃了,即使他的爱还是有阻碍,纵然希望,希望她的心能为他敞开。
花非雾紧靠男子身体,很温暖,但又很孤独。
半晌,女子抬头,眉目含笑,“三笑醉人心,你的心已经醉了。”温暖过后,终究要离开,她明白自己的路该如何走。
纤纤玉手拂上男子面容,桃花唇最后一次炙热,“我竟然有一丝放不下…”梦里飞针,男子嘴角溢出鲜血。
“非儿!…”狰狞的双目瞬时过后变得温和,“谢谢你…柳亦风,别怪我。”女子再无牵绊。
 
回到高楼。思绪满城。
她知道,当年有一个男子,不满世俗玷污,用美色蛊惑人间,后知罪孽深重,欲以死亡谢罪,却在河边遇一女婴,眉心间的桃花印告诉他,这正是自己过去将要蛊惑的最强大的一个女子,桃夭。只是他机关算尽,没有算到自己也是有情之人,深陷其中,爱上桃夭,并为她而死。
花非雾最后跳入男子欲自杀的河中。相识之地,已是共亡之地。女子最后一刻,仍记得男子的呓语:欲,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雾非桃花源的碑刻上从此多了一行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此生有悔,死来无殇。
    标签:古风 爱恨 历史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