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鱼在水里,你在我心里

作者:庞小小 来源: 时间:2016-07-1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你在我心里
  
  已经近午夜了,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吹着凉风看着夜晚的灯红酒绿,突然间有种与世格格不入的感觉,拿着红酒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凉的彻骨,透过杯子看到的是扭曲的世界,迷离而疯狂,一种变态的虚拟。
  
  一颗凉凉的水珠划过我的脸颊,我仰起头,看着这片漆黑的天空,仿佛要将我吞噬。我自嘲的笑笑,狠狠地擦了擦眼角的泪。
  
  我有多久没有哭过了,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在我记忆中我很久都没有哭过了。
  
  五年前,我一个人在国外求学,在国外所受的苦,承受的压力,以及这些年我所受到的冷眼嘲讽,都没能将我压垮,那时,我只有一个奋斗目标,就是,一定要让瞧不起你的人对你刮目相看。再也不用去求你讨厌的人,这就是你努力的意义。
  
  如今我终于功成名就的回来,成了A市著名H公司的首席,我终于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终于可以过上我梦寐以求的生活,我以为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是,终有一个人,是你心口的朱砂,你碰不得,是因为不敢轻易去碰,你怕,刚刚平复的又起波澜,你怕,受了伤的伤口,又流血不止。
  
  我原以为,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交集,我以为我们此生此世都不会再见面,可是,世界就是这么小。上帝就像在考验你的意志一样,你越害怕发生的事情,偏偏越会发生。你越想逃离的,永远也逃不掉。
  
  他不止一次的出现在我的梦里,每次梦醒来,我的心失都落到了极点,我多希望在梦里的他是真实的。
  
  他是我的大学同学。记得那时,无论初夏秋冬,他每天晚上都去图书馆接我。
  
  我记得有一年冬天的晚上特别冷,天空飘着大雪,我出了自习室没看到他,以为他有事没来,于是我就一个人回去了,我这个人有个特别坏的习惯,就是自习时从不带手机,所以,大家想找我都只好发个信息然后等我去主动联系他们。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他是怕我饿去给我买最爱吃的鸭脖去了,回来后去没等到我,也没有联系上我,就这样,他在我的寝室外等了一夜。
  
  当我看到他给我发的信息和无数个未接电话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跑出寝室,看到他傻傻的站在雪里,脸冻得通红。我有些心疼,赶快去给他暖手。其实,认识这么久,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牵手。我有些责怪的说:“你怎么这么傻。”他俯下身满是深情的看着我,“我担心你。”然后凉凉的,薄薄的唇瓣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这期间,他向我表白过很多次,但都被我拒绝了,我觉得在大学期间,最重要的是充实自己,感情是其次,我觉得,我只是把他当做我的好朋友,仅仅只是好朋友而已,可是他一如既往的对我好。
  
  他长得很帅,很阳光,身边从不乏追求者,但他从来都绝不多看一眼,我知道,他是因为我。
  
  后来,我决定考研,这一年,不知为什么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他,给打电话是空号,信息从没回过,他从这个我身边消失了,大家都没有再看见过他,就连和他熟悉的人也不知他去了哪里。
  
  当他不在时,我才发觉到我有多么依赖他,我才发现没有他在身边,一个人从自习室走回来的路有多遥远,没有他在身边,无论多么开心的事听起来都是荒芜,都是孤独。
  
  四年之后,硕士毕业,在领取硕士证时,无意中在研二榜上看到一个名字,一个熟悉的名字,葛晨。
  
  葛晨,获得国家一级奖学金的葛晨,会是我认识的他吗?
  
  我摇了摇头,不会的,我们都已经两年没有联系了,他家那么有钱,应该早就搬到别的城市,去过更好的生活了,他又怎么会在这,就在我劝自己别胡思乱想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只不过更加瘦削,但也更加挺拔。
  
  他的目光一动不动的定在了我的身上,我感觉我的皮肤被灼得生疼,多么熟悉的眼神,曾经多么熟悉的他,我多想跑过去拥抱他,可是,我不能,因为在他的身旁,多了一位漂亮的女生。
  
  我冲他们礼貌地笑笑,然后保持着僵硬的微笑转身离开。
  
  天知道,那时我的心,究竟有多疼,我才明白,男生,终究是靠不住的。无论曾经多么海誓山盟,终究还是抵不过时间
  
  对于那个女生,我一无所知,只是从别人口中得知她的家境不错。也许,这就是葛晨为什么选择和她在一起的原因吧,毕竟,我和她相差的太多,我也没有任何理由和她相比,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们。
  
  我办了留学申请,去了伦敦,离开了这个令我难过的地方,进一步完善自己。
  
  我没有殷实的家境,但我一点也不羡慕他们,我要靠自己,闯出自己的天地。
  
  我所有的生活都在我的意料和掌控之中,但我唯独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我们竟在谈判桌上相遇。他瘦削挺拔的身材穿着西装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沉稳,更加干练,不过,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他变了,但说不出是哪里变了。但这次我们不是作为竞争对手,而是作为合作伙伴。
  
  如今的他已经成了B公司的董事,在这次投标中,我的对手实力也相当雄厚。从不打无把握的仗的我,原本已经准备充足的在业界一向以“金巧嘴”著称的我,在看到葛晨之后,我就知道,这笔交易是做不成了,何况对手以高于我们百分之五出价,但是结果却是,出乎我意料的,他以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的价格让给我们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也就是说,我成了B公司的股东。
  
  我真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是因为我吗?
  
  我真是太傻了,女生一遇到感情的事就会糊涂,我也不例外,原本以为我能理智冷静地面对,可是再看到他时,我的心再已不能平静。
  
  在上班时偶尔会看到他,不过也就是点头之交,还有就是在会议室上,我们面对面的隔着中间有十几米的会议桌,却没能说上一句话。
  
  我们之间已经变得如同陌生人一样,甚至比陌生人还陌生。
  
  一个月之后的晚上,手机“叮叮叮。”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拿起电话,毫不犹豫的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却迟迟没有声音,我的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我准备挂掉电话时,熟悉带有磁性却又沙哑的的声音:“子薰,是我,明天能见个面吗?”
  
  “好,明晚西海岸,不见不散。”挂了电话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我们准时西海岸相见,他穿了米黄色的休闲衣服,看起来就像个大男孩子,自从他看到我眼神就没从我的身上离开过,我故意躲闪他的目光,不想和他有任何的交集。
  
  我在心里告诫自己,扬子薰,你要知道,他不再是曾经的他了,你也不再是曾经的你了,你们都再回不到过去,你要知道,你,已经不在乎他了,因为,当初,是他离开的你。
  
  我看着他客气却又不疏远的微笑着,就像见到客户一样公式的笑容。他看着我,眼中的光辉一点一点的淡了下去。
  
  他点了一支烟,默默的吸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抽烟了,红色的火星一闪一闪,若即若离,近在咫尺,想要碰触,却怕碰触后的灰飞烟灭。
  
  他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着,“子薰,你怪我吗?”
  
  我把脸别窗外,不再看他,幽幽的说:“不怪你,只怪我自己,只怪自己不够优秀。”
  
  他听了我的话,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随后皱了皱眉头,“子薰,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看着他,他的眼中似乎有说不尽的哀伤,他一口喝尽杯中的红酒,眼睛红红地,仿佛一夜没睡似的看着我:“子薰,大四那年,我父母发生了车祸,我休学一年,你知道,曾经的我有父母的庇护,我什么都不怕,可现在,什么都得靠我自己,那一夜之间,我失去了世界上最爱我的两个人,那个时候,我多想你在我身边,可是,那样我太自私,我不能那么做。
  
  当我回来时,发现你已经走了,我到处打探你的消息,我白天努力学习,晚上打工挣钱,终于考上和你一样的学校,这样,我就可以每天都看到你。
  
  可是后来,你知道吗?当我见到陌生却又疏远的你时,我却不能把你拥入坏中,我却不能和你解释,看你一个人,我却没有能力保护你,我的心有多痛。与其这样,我宁愿不去解释,我宁愿让你恨我,所以,那天,我故意让你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让你以为我是花心的人,我也不愿让你为我难过。
  
  只能等我有能力去保护你,我才会去说爱你。”
  
  我设想过种种他离开我的原因,但,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真正才明白,我一直在错怪他,这十年来,我过得不好,可是,我的痛,远远不及他的痛,他为了我,究竟放弃了多少,做了多少,这是我这辈子都把无法偿还的情债。
  
  他又点了一支香烟,修长的手指,长长的的身影看起来更加落寞。我竟然一时心疼,夺走了他手中的香烟。
  
  “别抽了,对身体不好。”我强笑着,我不想让他看出我的难过。
  
  他声音沙哑着,听上去有些让人心疼:“子薰,对于任何人,我都可以不在乎,但唯独你,我真的受不了,你在我身边却不能和你说一句话,不能看你一眼。”他试探性的抓住我的手然后紧紧地握住。
  
  我神经质的收回,却被他更紧攥住。
  
  他低着头眼睛不再看着我:“这是我们第二次牵手。”话语中满是无奈。
  
  是啊,这是我们认识十年来的第二次牵手。
  
  我喝下一杯酒,在酒精的作用下,有一点晕忽忽的。
  
  “你知道吗?我去国外找过你,但是,他们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他语气中明显透漏着自嘲。
  
  听到他这话,我真的很吃惊,在国外,我记得,一天夜里我看到和他极为相似的背影,我以为是我太过于想念以至于出现了幻觉,没想到,是他真的去找我了?
  
  我强忍住不让我的眼累流下。
  
  “子薰,我一直都在等你,当我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时,我就会想到你,我就会在我的日记里记下我想和你说的话。
  
  他拿出一个很厚的蓝色日记本推到我面前。页角已经被磨破了,看得出来他是一直随身携带着,打开第一页。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
  
  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里。“
  
  我轻轻抚摸着,多么熟悉的字迹,不知不觉,眼泪已经流出了眼角。
  
  在我还没来得及擦拭,一个滚烫的唇印在了我的脸上,拭去我脸上的泪,他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但我知道,他在看我的反应,我闭上眼睛,没有闪躲。
  
  他滚烫的唇覆上我的唇:“子薰,嫁给我吧。”
    标签:情感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