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夏虫不可语冰

作者:鸽子生锈 来源: 时间:2016-07-1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这只叫毛毛的虫子,一直渴望着夏天。
  
  虫子的世界很小,关于夏天,他想来想去,都只有你。当杨树的浓荫再也遮挡不住发热的甲壳,虫子的心也开始滚烫起来,蠢蠢欲动。他知道,夏天来了,夏天——这个想去爱你并开始去爱你的季节,如期而至。
  
  对于人来说,阳光之于夏天,就是大汗淋漓的热烈和疯狂奔跑的酣畅,对于虫子来说,毋庸置疑,你就是他的整个夏天。没有你的日子,你不能想象他是多么的聒噪,你不来,烦恼就像麻雀捕食一样,紧紧的揪住了他的心,好像被捕食的是他自己,撕心裂肺,又一脸蒙逼。红日当头时,他会想,没有了你的夏天,是否还像干柴勾起的大火那般熊熊欲燃。
  
  有时候, 夏天那么盛大,盛大得像极了黄昏的晚霞,就算虫子的两只瞳孔决裂了,也装不下一个零头。有时候,夏天那么高远,他用尽咬牙切齿的力气,也只是从地面飞到了树冠,身心俱疲。飞累了,他就在狗尾巴草上歇一会儿,昂着尖尖的小脑袋,对着天,开始骂娘。看不出来,虫子有时候也会爆粗口,只不过谁也不知道,骂完了,他的眼睛里总是噙着一汪流不出来的水。
  
  你不知道,在想你的时候,自卑的虫子就拉着狗尾巴花说说话,即使你在,他也不敢打扰你,更不敢看你的眼睛,他只是远远的,把你放在心里。虫子也有心事,他想等到蜕皮之后,或许你就会正眼看他,其实,他也不想让你看见,也许他最开心的事,就是坐在你的肩上,陪你走过晨昏,走到天涯。虫子说,他会等,等你注意他,想了解他,等你跟他打哈哈,话桑麻。于是,在这个漫长的等待里,他忘乎所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很短,短到来不及告白,就不得不仓促的告别一切。可是就连告别,他都没有底气。
  
  六月的阳光,在热空气里慢慢发酵,冰棍开始融化,西瓜皮丢了一地,虫子也脱了一层皮。然而此刻,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耍滑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手脚并用,死命的抓住一根吮不出任何营养的老树枝,蜕他该蜕的壳,结他该结的蛹,在风吹日晒里挨过生命的最后一程。疲劳到无法言语。说不定哪一天的早晨,一阵风或者一场小雨,就能把他从枝桠上剥落,像果子熟透了一样,一声不响跌落在草丛里,运气好的话,还能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还没吻过你的脸,虫子就死了,无人问津,也无人惦念,即便有人路过他的死,也不会看见,他太小,小得像一粒芥末,掉落在尘埃里,没人听得到这么细微的喘息。他死了,太阳还没起床,他的壳还挂在树上,他的心,滚落在地上,天一亮,就被打打闹闹的小孩纸捡起来,当做一坨狗屎打仗。
  
  有人说,他死了,夏天就拔节似的长,以后的中午就没有一会子的凉。也有人说,他死的时候,夏天的乔木,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以前,我总是在不住地问,为什么夏虫不能语冰。这个夏天,虫子死后,我蓦然明白,夏虫不可语冰,不是因为他只有夏天,而是他偏偏爱夏天的你,和有你的夏天。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