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飞机起了,一颗心落了

作者:阡容与 来源:原创 时间:2016-07-1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飞机现在飞到了天空的哪个部分啊?一个多小时以前,我们还在同一片苍穹之下,再看此刻,你在两万尺以上的空中,而我坐了公交,站了公交,又辗转了地铁,最后回到了宿舍。

      一位公众人物的意外,想不到竟与你我有几缕关系。英年早逝的他,不再与他热爱且成功的事业相关,不再与他深爱但常年异地的妻子相关,不再与他可爱但还不懂人事的小女儿相关。前一秒还在询问妻子做了什么晚饭的他,下一秒就不再与人间烟火相关。

      他的妻子,因为你志愿者工作的缘故,去年夏天曾见过一面。特别小巧,典型的南方女子模样。起初看到她时,还以为是同龄人,因为她当时穿着简单但很显活力的T恤,留着清爽干练的沙宣头,她深处一群年轻人之中,谈笑起来,与青春洋溢的少女无异。

      看到你一身黑衣的朝我走过来,我甚至都不敢因久别重逢面露太多笑颜,感觉那是对逝者的不尊重,虽然我只是在热点新闻的页面上见过他。

      听到你说追悼会上,有一个人的手机竟然响起了两次,并且每一次都在十秒以上,我更觉得悲哀,你说的时候特别愤怒,看上去恨不得要把那人扔到几十里开外。

      此外,随地扔烟头的,吐痰的人也特别多,他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你,从未与逝者生前谋面,却忍着身体的负累,没有一份的松懈,就那样端正地立正了两个多小时。你说,这是应有的尊重。

      我问到那个姐姐,你只说已憔悴得不成样子,就不忍再多说一句。吃饭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你哭了:如果躺在那里的是我爸妈,我会怎样?如果躺在那里的是我,你要怎么办?

      你的眼睛闪躲着,但里面噙满的泪水使你的悲伤欲盖弥彰。我泣不成声,只能紧紧地躲在你怀里。

      临行分别的话,现在竟忘得差不多,只记得当时泪流不止。你想多抱我一秒钟,想吻我额头一下,可我总是克服不了太在意别人目光的障碍,用一只手支开你靠过来的胸膛,躲避着你的脸庞。

      还有二十分钟左右,你就要着陆了。我猜,你到地面的第一件事就是:

      开机,跟我说,到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