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余秋雨散文:遥远的绝响

作者:余秋雨 来源:本站整理 时间:2014-12-0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遥远的绝响》是余秋雨的代表作之一。本文主要描写了魏晋时期两位名士——阮籍和嵇康,文笔优美,意蕴深刻。尤其是对于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分析评价,客观冷静,又意味深长。

 一
  
  对于那个时代、那些人物,我一直不敢动笔。
  
  岂止不敢动笔,我甚至不敢逼视,不敢谛听。有时,我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存在过。如果
  
  不予怀疑,那么我就必须怀疑其他许多时代的许多人物。我曾暗自判断,倘若他们真的存在
  
  过,也不能代表中国。但当我每次面对世界文明史上那些让我们汗颜的篇章时,却总想把有
  
  关他们的那些故事告诉异邦朋友。异邦朋友能真正听懂这些故事吗?好像很难.因此也惟有
  
  这些故事能代表中国。能代表中国却又在中国显得奇罕和落寞,这是他们的毛病还是中国的
  
  毛病?我不知道。
  
  像一阵怪异的风,早就吹过去了,却让整个大地保留着对它的惊恐和记忆。连历代语言
  
  学家赠送给它的词汇都少不了一个“风”字:风流、风度、风神、风情、风姿……确实,那
  
  是一阵怪异的风。
  
  说到这里读者已经明白,我是在讲魏晋。
  
  我之所以一直躲避着它,是因为它太伤我的精神。那是另外一个心灵世界和人格天地,
  
  即便仅仅是仰望一下,也会对比出我们所习惯的一切的平庸。平庸既然已经习惯也就会带来
  
  安定,安安定定地谈论着自己的心力能够驾驭的各种文化现象似乎已成为我们的职业和使
  
  命。有时也疑惑,既然自己的心力能够驾驭,再谈来谈去又有什么意义?但真要让我进入一
  
  种震惊和陌生,依我的脾性和年龄,毕竟会却步、迟疑。
  
  半年前与一位研究生闲谈,不期然地谈到了中国文化中堪称“风流”的一脉,我突然向
  
  他提起前人的一种说法:能称得上真风流的,是“魏晋人物晚唐诗”。这位研究生眼睛一
  
  亮,似深有所悟。我带的研究生,有好几位在报考前就是大学教师,文化功底不薄,因此以
  
  後几次见面,魏晋人物就成了一个甩不开的话题。每次谈到,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的涌动,但
  
  每次都谈不透。
  
  前不久收到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副教授唐冀明博士赐赠的大作《魏晋清谈》,唐先生在书
  
  的扉页上写道,他在台北读到我的一本书,“惊喜异常,以为正始之音复闻于今。”唐先生
  
  所谓“正始之音”,便是指魏晋名士在正始年间的淋漓玄谈。唐先生当然是过奖,但我捧着
  
  他的题词不禁呆想:或许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已经与自己所惊恐的对象产生了默默的交流。
  
  那么,干脆让我们稍稍进入一下吧。我在书桌前直了直腰,定定神,轻轻铺开稿纸。没有
  
  一篇文章使我如此拘谨过。
  
  二
  
  这是一个真正的乱世。
  
  出现过一批名副其实的铁血英雄,播扬过一种烈烈扬扬的生命意志,普及过“成者为
  
  王、败者为寇”的政治逻辑,即便是再冷僻的陋巷荒陌,也因震慑、崇拜、窥测、兴奋而变
  
  得炯炯有神。突然,英雄们相继谢世了,英雄和英雄之间龙争虎斗了大半辈子,他们的年龄
  
  大致相仿,因此也总是在差不多的时间离开人间。像骤然挣脱了条条绷紧的绳索,历史一下
  
  子变得轻松,却又剧烈摇晃起来。英雄们留下的激情还在,后代还在,部下还在,亲信还
  
  在,但统制这一切的巨手却已在阴暗的墓穴里枯萎;与此同时,过去被英雄们的伟力所掩盖
  
  和制服着的各种社会力量又猛然涌起,为自己争夺权力和地位。这两种力量的冲撞,与过去
  
  英雄们的威严抗衡相比,低了好几个社会价值等级。于是,宏谋远图不见了,壮丽的鏖战不
  
  见了,历史的诗情不见了,代之以明争暗、斗上下其手、投机取巧,代之以权术、策反、谋
  
  害。当初的英雄们也会玩弄这一切,但玩弄仅止于玩弄,他们的奋斗主题仍然是响亮而富于
  
  人格魅力的。当英雄们逝去之后,手段性的一切成了主题,历史失去了放得到桌面上来的精
  
  神魂魄,进入到一种无序状态。专制的有序会酿造黑暗,混乱的无序也会酿造黑暗。我们习
  
  惯所说的乱世,就是指无序的黑暗。
  
  魏晋,就是这样一个无序和黑暗的“后英雄时期”。
  
  曹操总算是个强悍的英雄了吧,但正如他自己所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
  
  雾,终为土灰”,六十六岁便撒手尘寰。照理,他有二十五个儿子,其中包括才华横溢的曹
  
  丕和曹植,应该可以放心地延续一代代的曹氏基业了,但众所周知,事情刚到曹丕、曹植两
  
  位亲兄弟身上就已经闹得连旁人看了也十分心酸的地步,哪有更多的力量来对付家族外部的
  
  政治对手?没隔多久,司马氏集团战胜了曹氏集团,曹操的功业完全烟飞灰灭。这中间,最
  
  可怜的是那些或多或少有点政治热情的文人名士了,他们最容易被英雄人格所吸引,何况这
  
  些英雄及他们的家族中有一些人本身就是文采斐然的大知识分子,在周围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文人集团,等到政治斗争一激烈,这些文人名士便纷纷成了刀下之鬼,比政治家死得更多更
  
  惨。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在魏晋乱世,文人名士的生命会如此不值钱。思考的结果是:看似
  
  不值钱恰恰是因为太值钱。当时的文人名士,有很大一部分人承袭了春秋战国和秦汉以来的
  
  哲学、社会学、政治学、军事学思想,无论在实际的智能水平还是在广泛的社会声望上都能
  
  有力地辅佐各个政治集团。因此,争取他们,往往关及政治集团的品位和成败;杀戮他们,
  
  则是因为确确实实地害怕他们,提防他们为其他政治集团效力。
  
  相比之下,当初被秦始皇所坑的儒生,作为知识分子的个体人格形象还比较模糊,而到
  
  了魏晋时期被杀的知识分子,无论在哪一个方面都不一样了。他们早已是真正的名人,姓
  
  氏、事迹、品格、声誉,都随着他们的鲜血,渗入中华大地,渗入文明史册。文化的惨痛,
  
  莫过于此;历史的恐怖,莫过于此。
  
  何晏,玄学的创始人、哲学家、诗人、谋士,被杀;张华,政治家、诗人、《博物志》
  
  的作者,被杀;潘岳,与陆机齐名的诗人,中国古代最著名的美男子,被杀;谢灵运,中国
  
  古代山水诗的鼻祖,直到今天还有很多名句活在人们口边的横跨千年的第一流诗人,被杀;
  
  范晔,写成了煌煌史学巨著《后汉书》的杰出历史学家,被杀;
  
  …………
  
  这个名单可以开得很长。置他们于死地的罪名很多,而能够解救他们、为他们辩护的人
  
  却一个也找不到。对他们的死,大家都十分漠然,也许有几天曾成为谈资,但浓重的杀气压
  
  在四周,谁也不敢多谈。待到事过境迁,新的纷乱又杂陈在人们眼前,翻旧帐的兴趣早已索
  
  然。于是,在中国古代,文化名人的成批被杀历来引不起太大的社会波澜,连后代史册写到
  
  这些事情时的笔调也平静得如古井静水。
  
  真正无法平静的,是血泊边上低眉躲开的那些侥幸存活的名士。吓坏了一批,吓得庸俗
  
  了、胆怯了、圆滑了、变节了、噤口了,这是自然的,人很脆弱,从肢体结构到神经系统都
  
  是这样,不能深责;但毕竟还有一些人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重新思考哲学、历史以及生命的
  
  存在方式,于是,一种独特的人生风范,便从黑暗、混乱、血腥的挤压中飘然而出。
  
  三
  
  当年曹操身边曾有一个文才很好、深受信用的书记官叫阮瑀,生了个儿子叫阮
  
  籍。曹操去世时阮籍正好十岁,因此他注定要面对“后英雄时期”的乱世,目睹那么多鲜血
  
  和头颅了。不幸他又充满了历史感和文化感,内心会承受多大的磨难,我们无法知道。
  
  我们只知道,阮籍喜欢一个人驾着木车游荡,木车上载着酒,没有方向地向前行驶。泥
  
  路高低不平,木车颠簸着,酒坛摇晃着,他的双手则抖抖索索地握着缰绳。突然马停了,他
  
  定睛一看,路走到了尽头。真的没路了?他哑着嗓子自问,眼泪已夺眶而出。终于,声声抽
  
  泣变成了号啕大哭,哭够了,持缰驱车向后转,另外找路。另外那条路走着走着也到尽头
  
  了,他又大哭。走一路哭一路,荒草野地间谁也没有听见,他只哭给自己听。
  
  一天,他就这样信马游缰地来到了河南荥阳的广武山,他知道这是楚汉相争最激烈的地
  
  方。山上还有古城遗迹,东城屯过项羽,西城屯过刘邦,中间相隔二百步,还流淌着一条广
  
  武涧。涧水汩汩,城基废弛,天风浩荡,落叶满山,阮籍徘徊良久,叹一声:“时无英雄,
  
  使竖子成名!”
  
  他的这声叹息,不知怎么被传到世间。也许那天出行因路途遥远他破例带了个同行者?
  
  或是他自己在何处记录了这个感叹?反正这个感叹成了今后千余年许多既有英雄梦、又有寂
  
  寞感的历史人物的共同心声。直到二十世纪,寂寞的鲁迅还引用过,毛泽东读鲁迅书时发现
  
  了,也写进了一封更有寂寞感的家信中。鲁迅凭记忆引用,记错了两个字,毛泽东也跟着
  
  错。
  
  遇到的问题是,阮籍的这声叹息,究竟指向着谁?
  
  可能是指刘邦。刘邦在楚汉相争中胜利了,原因是他的对手项羽并非真英雄。在一个没
  
  有真英雄的时代,只能让区区小子成名。
  
  也可能是同时指刘邦、项羽。因为他叹息的是“成名”而不是“得胜”,刘、项无论胜
  
  负都成名了,在他看来,他们都不值得成名,都不是英雄;
  
  甚至还可能是反过来,他承认刘邦、项羽都是英雄,但他们早已远去,剩下眼前这些小
  
  人徒享虚名。面对着刘、项遗迹,他悲叹着现世的寥落。好像苏东坡就是这样理解的,曾有
  
  一个朋友问他:阮籍说“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其中“竖子”是指刘邦吗?苏东坡回答
  
  说:“非也。伤时无刘、项也。竖子指魏晋间人耳。”①
  
  既然完全相反的理解也能说得通,那么我们也只能用比较超拔的态度来对待这句话了。
  
  茫茫九州大地,到处都是为争做英雄而留下的斑斑疮痍,但究竟有哪几个时代出现了真正的
  
  英雄呢?既然没有英雄,世间又为什么如此热闹?也许,正因为没有英雄,世间才如此热闹
  
  的吧?
  
  我相信,广武山之行使阮籍更厌烦尘嚣了。在中国古代,凭吊古迹是文人一生中的一件
  
  大事,在历史和地理的交错中,雷击般的生命感悟甚至会使一个人脱胎换骨。那应是黄昏时
  
  分吧,离开广武山之后,阮籍的木车在夕阳衰草间越走越慢,这次他不哭了,但仍有一种沉
  
  郁的气流涌向喉头,涌向口腔,他长长一吐,音调浑厚而悠扬。喉音、鼻音翻卷了几圈,最
  
  后把音收在唇齿间,变成一种口哨声飘洒在山风暮霭之间,这口哨声并不尖利,而是婉转而
  
  高亢。
  
  这也算一种歌吟方式吧,阮籍以前也从别人嘴里听到过,好像称之为“啸”。啸不承担
  
  切实的内容,不遵循既定的格式,只随心所欲地吐露出一派风致,一腔心曲,因此特别适合
  
  乱世名士。尽情一啸,什么也抓不住,但什么都在里边了。这天阮籍在木车中真正体会到了
  
  啸的厚味,美丽而孤寂的心声在夜气中回翔。
  
  对阮籍来说,更重要的一座山是苏门山。苏门山在河南辉县,当时有一位有名的隐士孙
  
  登隐居其间,苏门山因孙登而著名,而孙登也常被人称之为苏门先生。阮籍上山之后,蹲在
  
  孙登面前,询问他一系列重大的历史问题和哲学问题,但孙登好像什么也没有听见,一声不
  
  吭,甚至连眼珠也不转一转。
  
  阮籍傻傻地看着泥塑木雕般的孙登,突然领悟到自己的重大问题是多么没有意思。那就
  
  快速斩断吧,能与眼前这位大师交流的或许是另外一个语汇系统?好像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摧
  
  动着,他缓缓地啸了起来。啸完一段,再看孙登,孙登竟笑眯眯地注视着他,说:“再来一
  
  遍。”阮籍一听,连忙站起身来,对着群山云天,啸了好久。啸完回身,孙登又已平静入
  
  定,他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与这位大师的一次交流,此行没有白来。
  
  阮籍下山了,有点高兴又有点茫然。但刚走到半山腰,一种奇迹发生了。如天乐开奏,
  
  如梵琴拨响,如百凤齐鸣,一种难以想象的音乐突然充溢于山野林谷之间。阮籍震惊片刻后
  
  立即领悟了,这是孙登大师的啸声,如此辉煌和圣洁,把自己的啸不知比到哪里去了。但孙
  
  登大师显然不是要与他争胜,而是在回答他的全部历史问题和哲学问题。阮籍仰头聆听,直
  
  到啸声结束。然后急步回家,写下了一篇《大人先生传》。
  
  他从孙登身上,知道了什么叫做“大人”。他在文章中说,“大人”是一种与造物同
  
  体、与天地并生、逍遥浮世、与道俱成的存在,相比之下,天下那些束身修行、足履绳墨的
  
  君子是多么可笑。天地在不断变化,君子们究竟能固守住什么礼法呢?说穿了,躬行礼法而
  
  又自以为是的君子,就像寄生在裤裆缝里的虱子。爬来爬去都爬不出裤裆缝,还标榜说是循
  
  规蹈矩;饿了咬人一口,还自以为找到了什么风水吉宅。
  
  文章辛辣到如此地步,我们就可知道他自己要如何处世行事了。
  
  四
  
  平心而论,阮籍本人一生的政治遭遇并不险恶,因此,他的奇特举止也不能算是直捷的
  
  政治反抗。直捷的政治反抗再英勇、再激烈也只属于政治范畴,而阮籍似乎执意要在生命形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