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古韵·四时芳华

作者:曦龑 来源: 时间:2015-06-2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花间醉·
  
  用芬芳勾勒四时光阴,用清雅晕染十二花月,凝香撷露,上天用这世间最唯美的色彩和最绮丽的芬芳,点缀成绝代芳华。绿草萋萋,蒹葭苍苍,桃之夭夭,四时光阴里,雕刻着十二月的风景如画,四时芬芳里,每一个季节 都有别样风华。人们将百花赋予品格,赐予佳名,赠予期许,让芬芳弥漫在四季。
  
  花的世界,不是泛着清香的花园就能一概而论,那是红尘俗世中独独要依靠这芬芳来洗涤的一种信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于世人而言,花,不过是万千生物中的一个分支,然而,花的含义,却并非每个人都能体会,花点缀着四季,让人间的岁月不再单调乏味,花,也书写着人生,描摹着岁月,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春日杏花天·
  
  正月:兰蕙芬。瑞香烈。樱桃始葩。径草绿。望春初放。百花萌动。
  
  二月:桃始夭。玉兰解。紫荆繁。杏花饰其靥。梨花溶。李花白。
  
  三月:蔷薇蔓。木笔书空。棣萼韡韡。杨入大水为萍。海棠睡。绣球落。
  
  总有许多的诗词歌赋,将文章华彩赋予了春天,世间万物春华秋实的规律,在春天显现的尤为明显,而上天,仿佛亦毫不吝啬地将最动人的时节,绽放在春日。总觉得,春天是四季中最倾城的,骤然间芳华吐艳,一时间姹紫嫣红,本已是赏心悦目,却未料冬日的痕迹尚未消失,依旧还有些许梅花绽放,那样的奇景,美的惊心动魄,看到了春天,便看到了自然的更替,杏花微雨,玉柳吐绿。
  
  初春的美,充斥着些许倨傲,呈现的是那种不加修饰,不加刻意的美,只能说,初春的景致太纯粹,不矫揉造作,一草一木,竟也分毫不改那种澄澈的颜色,带着虔诚令百花萌动。所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或是“杏花微雨,柳叶裁心”,皆是自然独具匠心,方赋予了百花含情,惊艳绽放。暮春之后,曾有过那么片刻的小憩,零星的坠落凋零,并不意味着消亡,天地万物,比人更明白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暮春时的萧瑟,正是一种美到极致的含蓄优雅,酝酿着更加动人的姹紫嫣红,芳华绝代。
  
  ·夏夜西江月·
  
  四月:牡丹王。芍药相于阶。罂粟满。木香上升。杜鹃归。荼蘼香梦。
  
  五月:榴花照眼。萱北乡。夜合始交。詹匐有香。锦葵开。山丹赪。
  
  六月:桐花馥。菡萏为莲。茉莉来宾。凌霄结。凤仙绛于庭。鸡冠环户。
  
  淡淡的微风悄悄扬起,刹那间,惊艳了牡丹的国色,染红了满山虞美人,抚过出淤泥而未染的菡萏,盛夏的美,如同一个带着几分豪气的女子,洋溢着热情的笑,却也含着几分温婉。烈日炎炎,就这微微扫过脸颊的和风,便可许久人间芳华璀璨。只觉得,盛夏的花也应景致,热烈的大红,深紫,鹅黄,橙红,无一不是盛夏的标志。
  
  若说春日繁花似锦,仿佛放在夏季更贴切些,分明这争奇斗艳的景致,在夏季愈发突显,与春日绽放秋日结果的繁花相较,夏季开放的花,却真正只为点缀大地,它们开的太纯粹,开得太夺目,美得令人窒息。
  
  天工造物之奇,以至于盛夏的百花,俨然没有分毫顾虑,昂扬迎着骄阳,将惊艳的美,与馥郁之香,毫不犹豫地赋予大地,竟一时目不暇接,不知该从何欣赏,甚至一时轻易评判不得哪一株才是花中骄子,也许炙热的阳光也一同赋予了大地的灵气,百花繁茂,自然独具四季之冠。
  
  ·秋风玉簟凉·
  
  七月:葵倾日。玉簪搔头。紫薇浸月。木槿朝荣。蓼花红。菱花乃实。
  
  八月:槐花黄。桂香飘。断肠始娇。白蘋开。金钱夜落。丁香紫。
  
  九月:菊有英。芙蓉冷。汉宫秋老。芰荷化为衣。橙橘登。山药乳。
  
  一说秋,总也免不了提一提春,春华秋实,这是人们美好的期盼,便是春季的百花越是繁茂,那秋日的果实便也越精神。眼见北雁南飞,鸥鹭忘机,秋日的萧瑟之说,便也成了妄言,看着依旧生机勃勃的天地万物,不由得赞叹,上天终究仿佛更加眷顾秋季,分明将人间极美都毫不吝啬的展示。
  
  又是一年中秋景,丹桂飘香之际,古人已有品酒赏月、对诗尝蟹的意趣,花好月圆早把那秋日的悲戚之意驱散,漫天云微天淡,大地秋风微凉,遍地金黄的粮食,分明早已揉进了时光,硕果累累中,积淀了春夏的灵气,积淀着辛勤的汗水。
  
  眼见零星的芦苇丛中,昂仰着一对仙鹤,那悠然惬意,岂是悲戚之色?荷塘中莲蓬饱满,几株残荷中,那两情相悦的鸳鸯分明成双成对,天地万物全然没有露出萧瑟之景,暗笑之,诗词歌赋都含着伤春悲秋之意,可凋落的百花分明酝酿着果实累累,所谓伤春悲秋,亦不过是读书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冬雪锁窗寒·
  
  十月:木叶落。芳草化为薪。苔枯萎。芦始荻。朝菌歇。花藏不见。
  
  十一月:蕉花红。枇杷蕊。松柏秀。蜂蝶蛰。剪綵时行。花信风至。
  
  十二月:蜡梅坼。茗花发。水仙负冰。梅香绽。山茶灼。雪花六出。
  
  “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曹雪芹笔下《红楼梦·芦雪庵诗社》中的联句,曹雪芹必是最爱冬天的,他对冬天竟也包含着浓浓的情感。他笔下的红楼,将每一次热闹的光景,都送给了冬天。一个世外仙姝林黛玉,定是他笔下最有灵气的女子,冷艳孤傲,不染红尘,分明一株傲雪斗艳的白梅。
  
  松竹梅,被誉为“岁寒三友”,赋予它们刚正不阿,坚强不屈的高尚品格,终是因为冬季苦寒,风雪如刀,万物均消逝,却唯有它们,开得生机勃勃,毫不妥协,近乎倔强地在与天地之力相抗争。
  
  屈原说“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梅花便有这样的感觉,寒风中林立,一直待来年,人们将迎春花当做春天的使者,冠以“金腰带”之名,可是梅花傲雪迎春,点缀着冬和春,更应该是当之无愧的花中君子。
  
  ·芳华落·
  
  世人期许花开的美好,已然将世间美好的人赋予“花神”之名,他们代替着最美好祝愿,成为人们的精神寄托,虽是祝愿,却未尝不是人类对天地万物的敬畏和赞叹,四时轮转便是一载,以花怡情,雅兴之余,更有对时光飞逝的喟叹。天地万物终循阴阳之理,盛极必衰,物极必反,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四季交替,年岁更始,
  
  万物各有其形质,各有其特点,人类自诞生之初,便开始了对天地的探求,之所以万物人为长,便是人类在其发展进化中,知道如何适应,知道如何创造。四时芳华,虽以花为名,却是人类在感悟时光中亘古不变的真谛。
 
    标签:古典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