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申城的七月

作者:翊修竹 来源: 时间:2017-08-2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赶在七月流火之前,整个申城都陷入了一种火热水深之中。不是夸张,这个城市的天气要么以太阳为圆心,偶尔点缀着几朵白云,要么在某个还没睡醒的午后突然下一场雨。
  
  我在这里呆了两年,遗憾的是至今没有爱上这座城市。她的神秘感给我一种无法控制却一眼看穿的小气,我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
  
  十字路口很有几个,红绿灯在大多数情况下也是一种摆设。我每天骑电车上班的时候都可以看到些许穿着红色马甲的人拿着小红旗站在路口维持交通秩序,他们的胸前写着“交通志愿者”五个金光闪闪的字。大多数都是各个大学的学生,他们一脸严肃却难掩疲惫,无论是好言相劝还是扯着嗓子大喊等一等,都有车子不顾一切趁机往前冲。
  
  总有人不要命,他们就借机欺负那些怕死的。怕死的只能睁着眼睛看着,心脏随着红绿灯间的数字起伏着,光涂个嘴上占着便宜,骂人的话也可懦弱,撑死一句:“你这要死的!”
  
  争分夺秒,只要不迟到就好。
  
  不迟到的概念是什么
  
  约定上午八点准时开会,混迹在人群里一起走进会议室就是不迟到。
  
  早一分钟是浪费,晚一分钟辜负了这个抢红绿灯的早晨。
  
  小城市得过且过,三四十岁的时候可以买房买车就好,然后五六十就守着那一份养老金过日子。一眼望到底,却透露出朴素平淡的迷人气息,正符合怕死人的心境。
  
  西瓜是夏天的标配。其实红色和绿色不是最百搭的颜色,绿色和银色才是。一个广袤,一个逼仄,完美地中和在一起发生着不可捉摸的化学反应。
  
  正午十二点的时候,各个街头都停放在三轮车,四五十岁的大叔守在车边,摇着扇子。车上装着一块的麒麟瓜或六毛的本地瓜。奇怪了,外地的倒骑在本地的头上了。几十个西瓜趴在车斗里,正中间放着切开的样品,汁多瓤甜,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喜欢和卖瓜的人聊天。他们是这个城市里难得的积极分子。积极分子就是他们是真正投入了激情到这个城市中,倾注到了生活里。几乎没有人拿着大喇叭循环播放叫嚣着自己的瓜有多好,他们安安静静,以局外人的姿态看申城,看车水马龙。
  
  卖瓜者之间偶尔一些玩笑,你瓜一块,我瓜卖八毛,以为是恶意竞争。顾客过来之后才发现两人哈哈大笑,原来都是一伙的。申城卖瓜的都是一伙的。他们笑起来的样子真可爱。我以为申城的方言都是千篇一律的难听,其实也不尽然。他们的脸上始终保有着一种满足感,哪怕大雨连下几天,西瓜都卖不出去了。
  
  也许他们惆怅过,焦灼过,不过都敛在了黑夜里,或者某个无人的角落里。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申城各个大街都留下我的影子。那个时间段的影子是我一天中影子最美的时候,它瘦且长。我幻想在这个夏季瘦到两位数,幻想长高一点儿……鱼儿在水里不停地吐泡泡,一圈圈,有些东西也跟着碎了。
  
  夏天的风,是去年的风。裹着某些人的眼泪,也裹挟着某些人的汗水。
  
  那些老爷子们真闲。三五成群坐在浉河边上下棋、聊天,钓鱼。一个老头散步,拉着老伴的手。
  
  “慢点儿,你慢点儿!”老太太喊着,脸上依旧难掩住笑容。
  
  我像个小偷一样,畏畏缩缩地给这些人拍照片,被一个老爷爷发现了,他瞪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到。我依旧如此地怂,像个蜗牛一样缩在自己的小壳里,偷偷羡慕别人的幸福

    上一篇:当我们谈起她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