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小白猫

作者:星空夜 来源: 时间:2017-09-0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望着蹲坐在桌上的小猫,我觉得自己又想起了儿时的小白猫。
  
  七岁那年夏天,天气特别炎热。在不大的客厅中央放着一张凉席,我躺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盯着头顶的风扇,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不远处,母亲站着,跟邻居聊着八卦,那是这一带妇女们饭后唯一的谈资。
  
  我大喊了一声妈,她转过身来,手不时在颤抖,哦!一只小猫咪在她手上闭着眼,心脏带动着小身体在跳动。我立即从席上起来,朝着母亲走过去。
  
  “哪里来的?”
  
  “隔壁三姑送的。”
  
  她边说边抚摸着,好像在安慰着一个离家的小孩,它听懂人话似的安静了些许,呼吸没有那么急促了。
  
  “让我抱抱!”
  
  “你小心点!”
  
  我小心翼翼从母亲手里接过小猫咪,欢喜着跑进屋去,在凉席上把它放下。
  
  它似乎有点吓到,蹲在席子上不敢多移动,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好像等待我这个小主人点头示意。
  
  以后的日子,我天天玩着它,给小猫咪洗澡、喂食、玩小球,家里似乎因为它的存在而多了点生气,至少偶尔会听到“喵”。
  
  不知不觉中,小白猫都长大了,胆子越来越大了,开始整天捣蛋,不是撞坏了财神爷的杯子,就是弄倒了母亲刚做好的饭菜,有时连观音姐姐的画像也不放…..
  
  看着母亲额头的黑线一层层加深,我开始有种不祥的预感。
  
  悲剧就是这样产生的:母亲拿起藤条追着白猫,经常远远就听到她的叫喊声。
  
  “养你这么久,一只老鼠都没有抓过,整天就只知道吃,吃完不是玩就是睡。你看有哪只猫像你这样没用。”
  
  屋里屋外,白猫疯狂的跑着,拿着藤条的母亲也疯狂跑着,连同看着的我也疯狂了。
  
  白猫算是逃离了一顿暴打,但母亲的怒气却还没消去,常常絮絮叨叨地骂着白猫的不是。
  
  也许意识到自己没有再像以往那般被人宠爱,白猫渐渐学会了离家出走,有时是一两天,有时是一整个星期。
  
  有时我问:
  
  “小白猫什么时候回来?”
  
  “最好就不要回来了。”
  
  母亲嘴里虽然是这样说,但我知道她不是这样想的。
  
  全家人都知道,不管白猫回来与否,饭碗每天都会装着水和米饭,还有它最爱的鱼。很多时候,晚上一听到猫叫,母亲是第一个起来,打开灯的。
  
  但从某一天后,碗里的鱼一直放着变质,白猫再也没有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也许是已经厌恶了母亲的藤条,也许是找到了另一小猫,也有可能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白猫离开了!和一年前一样,我还是躺在客厅的凉席上,唯一不同的是偶尔会有点伤感,会想起跟白猫在一起的日子。
  
  还记得,曾几何时!一只小猫蜷缩在客厅的角落,浑身雪白,懵懂的眼睛,慵懒的样子,可爱至极……

    上一篇:善小与恶小,为之与不为之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童年白猫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