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青花

作者:一杯毒酒断他心 来源: 时间:2017-10-2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青花。
  
  一听就是一个有故事的名字,你说那是他文艺的模样。
  
  你叫他青花,他说他叫青花。小城深巷,有一家疯人院的青旅,那里的老板就叫青花。
  
  来时,大理古城星月交辉;走时,大理古城日月同在。
  
  就在这云贵高原,距离爱到不是自己后的多年(应该算是爱吧)我又有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好像生活从此就圆满了一样。
  
  正值冬天,也该过年了,可心情突然间就烦闷起来了。我想你了。
  
  你说,大理是距离天空最近的地方,距离尘世最远的地方。
  
  于是,我揣着暑假打工攒下的1500多块钱,买了一张到昆明的火车票。
  
  我和你说,凌晨六点,汝州站一个人没有,只有我,和工作人员;
  
  在火车晚点时我有过犹豫,就对自己说要是到七点火车还不到我就不去了。
  
  然而k473还是来了。
  
  绿皮车一节又一节,一路向南。我就在五号车厢,一眼望去,三三两两的,和放假回家那时候的人造桑拿是不同的。
  
  长达31个小时的坐铺,把我折磨得无精打采,醒了吃吃了睡;就这样,我熬到了昆明火车站。
  
  2016年12月25号,昆明晴,最低温度20摄氏度。
  
  我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第一次踏上云贵大地,不免有了高原反应——————胸口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
  
  因为昆明到大理的火车我订的是晚上十点的,而我中午十二点就到昆明了;
  
  从自动取票机离开后,我就坐在火车站门口那几个大圆石墩上面看人来人往;直到夜幕降临,我隐没于黑暗。
  
  你说,青花是一个好哥哥,总说你是个傻瓜。在景点被人坑都不知道给他打电话,他好歹在大理生活几十年了。
  
  你给他讲你的少女心事,你的烦恼、你的快乐、你的难过、……他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会好起来的,
  
  这世界终将变成我们喜欢的模样。
  
  初见,是在晚上。
  
  一出大理火车站我就给青花打电话,问他该怎么到疯人院。
  
  坐车的路上,我想,接下来,我可要看看你眼中的青花是什么模样了。接近零点,古城南门还是那么多人,进进出出。
  
  好不容易,左拐右拐,我找到了地方。一进门,满眼都是洋溢着文艺气息,小酒吧、花藤秋千,还有六七人在狼人杀。
  
  你说,青花啊,以后疯人院里一定要搭个秋千,等我来。
  
  你来时,疯人院还不是现在的模样;我来时,疯人院成了你想看的模样。我来时你已走,你走时我才来。
  
  你说,青花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我没有这样的感觉,我看他,他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白族人(应该是个白族人吧,但肯定不是我汉族人)。我和青花只有初见,没有再见。我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这是一个没有你的城市。
  
  青花拉着你,想你把自己的故事留给他,给他一个念想;可你终究没有如他愿,你走的时候也带走了你的日记本。
  
  在大理。我爬了苍山见了神仙姐姐,到了不是海的洱海,白族民居里喝了风花雪月,路过崇圣寺远远地看到了三塔。
  
  晚上我在古城散步,从城南到鼓楼,从北街到西门,一首曲子一直回响在我耳边;回到学校,从东门路过偶然听到这熟悉的旋律;
  
  我问室友,室友说这是兰陵王入阵曲。我到过你到的青旅,我见过你见的青花。
  
  我们到了同一个城市,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

    上一篇:我喜欢笔尖触碰纸张的感觉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