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一念间一年间

作者:蒋黛墨 来源: 时间:2013-04-2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我不会想说什么。日记堆里抑郁的日子是关于已经沓然远逝了的我同很多人的记忆,永远留在电脑文档里的是关乎很多个男人和女人灰色的爱情故事
是的,永远是感情。

我极少去翻阅自己写的东西,尤其是一年间里那些像纪录片一样用文字印刻在纸上的日记。每一次在空闲的厉害的时候,我会出于无事可做去读它,千篇一律的晦涩,永远是在捏着一个伤口重复呻吟。即便有些已经在肌肤上落成印记,可总有人会告诉你,令你去相信时间,它不是一昧地冷漠无情。时间不是只能带走你最美好的东西,它还是一个极好的医生,让那些有形或无形的伤口不药而愈。

人们以为青春和爱情是什么?
青春和爱情是《青红》里那个在恋人和父母之间徘徊不定的高圆圆,是《孔雀》里踩着单车挂着滑翔伞满街跑的张静初,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永远躲藏在背后不被爱人知晓的徐静蕾。我们在很多电影里找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从他们纯真的面容里看到过往的甜蜜心酸。
我们把最刻骨铭心的感情献给了初恋,却把最平淡安逸的幸福留给了未来。

很多时候,我想问他。
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回来?

世界上永远存在这样矛盾的两种人。
他爱你,要的不是你。
他要你,爱的不是你。

感情始终有它的保质期,因为它总是令我们不得不坦诚它会变质,日渐消散新鲜的味道,直至腐烂发霉。即便你曾尝试想法设法让它回到原来的轨道,却不得而终。
于是我开始质问自己,这样糟糕的境况是如何导致的?
他既没有虐待我令我受皮肉之苦,也没有咄咄逼人地给予我讥讽和辱骂,他甚至待我不薄。最初决定各奔东西南辕北辙的缘由也无非是自己自认他除了伤害和忽视便什么都给予不了。
因而,让自己从孤寂的日子里全身而退重回到他的身边未尝不可,毕竟我可以比以往更加确信他是需要自己的。

我仍对那时的回忆记忆犹新,我在无数篇文章里头数次谈及起自己十八岁的爱情。它永远定格在我十八岁的年纪里,那似乎已经成为它醒目并且最贴切的标识。
人们不会忘怀自己的初恋,因为它让你第一次学会倾尽一生地给予一个人爱且不求回报。只有初恋是全心全意爱着别人,而后的许多次恋爱里都是爱着自己。

我忘了许久以前,也许过去了很多年了,那时候有一个女人对我这么说来着
是段坏感情就该扔。
扔的及时至今才不会令自己悔恨。因而即便那时的那个人再回首往事,他不会再找着任何一个女人、任何一个比我还要全心全意爱着他的女人。这样的遗憾他终有一天会突然知晓的,而我将不会有遗憾的余地。
因为我曾掏心掏肺地给予过他感情,我已经再无东西可以给他了。
所以留有悔恨的那个人不会是我,永远不会。

他大悟彻悟了,我不知道他是哪个时刻,在哪个地点想起了关乎我的什么事情,才令他猛然悔恨了。
他信心满满地又一次敲着我感情的门窗,渴求我令他入住。
是的,他永远如此。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他也是带着同样的表情,说着同样动人的言语。他不会看到在我为他欢欣喜悦地付出同时,那些藏匿于背后的挣扎和苦痛,他甚至不曾知道很多个夜里我嚎啕大哭。
他没有错,他不会犯错。
之于一个敏感多疑的人而言,若是某个人在她的心底占据了近乎全部的位置,那是可怕的。
因为不论如何,他的一言一行都足以令我欢笑或者流泪。

他是自由的,我给予每一个陪伴我走过恋爱时光的男人自由。他们都是自由的。因为人们讨厌包袱,讨厌束缚。
而我不会成为一个粘人虫。

如果把时间倒回到半年以前,他搅乱我已经冷却下来的心。我会无所顾忌地朝他奔去,我不需要经过一点犹豫,不需要理智。
然而现在,即便我迟疑了,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可是我不得不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像那个时候那样无所顾忌甚至天塌下来也要替他顶着的勇气了。时间是个好老师,它甚至不需要只言片语便让我学会变得理智起来。

断然拒绝纵然会心有不舍,可是还能期待什么呢?我让太多的心软成为了悲惨,把自己推入了遗憾里。人们不会知道需要为这一时的冲动买什么样的单。

那么,再见了,小王子。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