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栖霞游记

作者:未夭日生 来源: 时间:2013-12-2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南京大屠杀76周年祭刚刚落下帷幕还不到一周,满城的灰色沉痛未尽散去,我给自己假设的历史角色也未完全从1937年的凄惨岁月里走出来,防空警报再一次在全城拉响,我的受惊的双腿像听到发号令似的拼命逃跑,沿途黑压压的全是尸体,却感觉到枪炮声就在耳后,我不得不含泪逃离生我养我的故乡。
  
  南京,一座令我情有独钟的六朝古都;栖霞寺,一所令我心驰神往的千年古刹。
  
  受好友许君诚邀同游栖霞登山拜佛,我欣然默许,一来履行了先前与他的约定,二来是自己的本心使然。虽说三年前仲夏曾陪同家人来此古寺还愿,那是平生第一次见到声名显赫的寺庙,因自幼深受外婆尚佛的影响,***沾了些许佛气,灵魂也沾了些许佛性,所以只要一有友人约我同去寺庙,我都会心怀感激般地答应的。
  
  我的本命蛇年在隆冬来临之际开始步入尾声,姑且把那段历史遗留的悲痛情绪暂收,怀着对逝者的缅怀和对新年的祈福前往,心想佛会明白我的心情的。我们难得起了个大早,以为会赶得上头香,未料到一个年纪相仿的美丽女孩儿独身出现眼前,我不禁心生暗喜,普天之下,虔心拜佛之人芸芸,我自是微不足道,但暗喜的是与她有缘于此一同拜佛,而且我深信信佛的人始终怀有一颗善心,一颗传播正能量的心的。
  
  在寺外敬完天香后,缓步走进寺殿内,众菩萨相虽已不再生疏,但基于对佛的无上敬仰,旋即条件反射般地屈膝俯身,双手合十。转身离开的刹那,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在此能够把心安定下来,是不是证明自己厌倦了尘世的喧嚣和纷争抑或庆幸自己跳出了世俗的围墙和礼教?可我终究还是要回到山下,回到那面墙里去。著名词作人林夕为了找到快乐的本源,开始研究起佛学来,而且已经有了不菲的收获。佛说心无住,心若流水,流到哪里便是哪里。回头看看现在困惑的自己,若能心无住,何来受身外之物的扰呢?且罢且罢,想到哪里就葬在哪里吧,最好立个碑,是个无字碑。
  
  拜佛的事完后,下一步就是登山,记得之前登顶处有个临江阁,据说是当年始皇临江的地方,可以想象当时的气势是何等威武壮观!我的言语速度渐渐跟不上许君的脚步了,别人的口中介绍确实不如自己的身临其境,我们顺着大路蜿蜒而上,路破时缓时陡,途中我对好友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本来信心十足地以为会引来共鸣,不料许君认为“下山容易上山难”。暂且不论谁的观点对错,这实属两人出发的角度相异所致,仔细想想他的观点自有几分道理,毕竟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马克思曾经说过:“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而我所持的观点是就取得成就后如何功成身退来阐述的。位高权重者中不乏有中饱私囊之徒,功成名就之后便不思苦难之源,大行享乐之风,最终落得个“下山”后遗臭万年的下场。总言之,我与许君虽观点存异,但都旗帜鲜明地互衬出“步步耕耘,积德积善”的共面。
  
  终于来到了始皇临江的地方,举目远望,长江之上皆是雾茫茫,零零船只隐隐可见,我的肉眼此时已经分不清江和天。好在我的大脑可以不受控制地想象,想象始皇就在身边,一身盛装,雄姿英发。不知不觉已到了午时,暖暖的阳光为座座连山驱散了雾霾,光秃的枯林突兀自现。下山的中途,我们才找到列在计划中的千佛岩,沿着落地枫叶铺成的山路寻找到的,所见的千佛岩不知为何大多数没了佛首,我和好友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许君后来对我说“不虚此行”四个字,我笑着回道:“那就别忘了日后再来还愿。”
  
  重新回到围墙里后,我写了首诗留作纪念:
  
  《冬游栖霞》
  
  千年名刹千佛山
  
  千佛山上千佛面
  
  我以善心入佛门
  
  佛陀驱我心中寒
  
  来时红枫叶已寥
  
  但把芳菲遗人间
  
  步步登高临江望
  
  冥思遐想在云天
  
  注:此诗后由著名“华语爷爷”杨洪清教授费心稍作润色完稿,特此表谢!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