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烟柳望断,久雨花开

作者:油条君 来源: 时间:2014-08-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烟柳望断,久雨花开

/油条君

又几岁枯荣,春去春回。随着东风的脚步,河边的柳枝婀娜摇摆,嫩绿中带些黄的柳芽儿探出头来。

春天才开始,趁着寒假还未结束,就着夕阳,一个人到池塘边走走。

只要顺着白森森的水泥路向西边走,就能看见池塘。听老人说,这个池塘是用来压制瘟疫的,早年还用来储水,后来便成了村庄里的风景。在每个村,这种池塘都是不可缺少的,按照风水先生的指示挖成,在池塘底部埋上石狮子,保一方安宁。

随着年月积累,池塘里积了雨水,接着长出水草,有心人在里面种上莲藕,夏季到来便满池清香。坐在池边休息乘凉的人就可以浴在其中,有说不尽的闲适与清宁。当然,在温饱不足的年代,是少有人能享受这种美妙的。

时代发展以后,人们再也不用为田事操劳,可以早早地休息。池塘边最高处的大柳树下成了人们聚集的地方。这棵柳树长得极为粗壮,枝叶繁茂,远远比其它长得要好。吃过晚饭,人们就坐在大柳树下,东家短,李家长。若有时说得不快了,大吵一架,各自回家去。明儿再见面,虽说堵着气,但还是喜欢坐在大柳树下乘凉。那些别家的琐事便就不谈了,安静地坐几日,气消了,大家又开始叽叽喳喳聊起那些有的没的闲事。我自然是不喜欢听那些闲言碎语,即使他们聊到我家的事,我也是不愿听的,就自己在池塘边转转。

池塘边几棵看起来年纪很老的柳树,按一定的距离分布在田埂边上,这几棵远远比不上人们乘凉那一棵。它们都是弯着腰,枝干苍老斑驳,柳条稀疏的几根,想必真的是老了,连头发都稀疏了呢!春天来了,才随着绪绪春风,勉强地扭动几下身躯。

春天到了最美的时候,在柳条上,冒出的嫩芽中间,鹅黄色的毛毛充满整个芽胞,日子慢慢地过去,鹅黄的毛毛虫便化成细小的丝,飘在空气中。每到这个时候,大人总叮嘱我们出门要捂住口鼻,最好不要到柳树下去,说柳絮是柳树的种子,如果吃下去非从肚子里长出柳树不可。每次想到柳条从耳朵,鼻子,嘴巴里长出来,我就吓得不敢出门。如果经不住小伙伴的诱惑,便又跳着出去玩耍。那个时候,我们是基本不去池塘边抓鱼的,只是在宽敞的地方玩老鹰捉小鸡,如果被老鹰抓到,可能要冒险去大柳树下跑一圈作为惩罚。还好,我总是能躲过这种劫难。领头玩游戏的是我的哥哥。哥哥是爸爸的六弟的孩子,从小和我就要好,作为玩游戏的老大,他当然会向着我。每次轮到我去大柳树下冒险时,他就改一个规则,只需要对着柳树学狗叫三声就好了。好几次,他不在,我被孤立,我只好一个人躲在家里,看那些无聊的电视剧。

童年就这么过去。重复、惊险、快乐也孤独。

柳絮飞着,我伸出手去,抓住一些。想想童年真是好笑。想着吃到柳絮的小伙伴马上就会因为嘴巴里长出柳树而死掉,会伤心地哭到睡着。那种每天很期待小伙伴嘴里长出柳树,又害怕他们死去的心情是任何时候都没再有过的。在那种纠结和无聊的游戏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天,那也是只有童年才有的。

夏天说到就到,只觉得。池塘里的青蛙叫得特别勤快,没有规律,也没有节奏。那个时候,我已经长大一些,上了初中。不管这种节奏如何,我只管看书,写字,再也不愿意出去走了。夏天实在热得让人发狂,在外地上学的哥哥也不再和我腻在一起。幸好,站在二楼的窗子边可以看到绿成一片的池塘。偶尔看看,也算可以打发暑假时光

夏季的雨总是绵长,虽不似江南梅雨,但也会连续上好几天。遇到这种天气是不愿意开窗,更不愿出门。只是懒懒地躲在家里,期待着雨过后,趁着清凉,到池塘边看荷花。只是,荷花每过一年便少一些。渐渐地,池塘被一种外来的植物占据。这种植物有强大的生存能力,长而多的黑色絮状根浸在水里,根上面是一个圆形的类似塑料泡沫的球,球上面有一段稍微细的脖颈,然后再脖颈长出薄薄的叶子,有圆的、长的、心形的居多。人们都叫它——水葫芦。

遇见又一个绵长的雨季,习惯性地在雨停后出门。池塘里到是淡淡的紫色,一束一束地立在.水葫芦的叶子中间。顾不得什么,立马靠近池塘一点,再近一点。看清了那花的样子。每一束上都挤满那种淡紫色的花朵。那花瓣和孔雀尾巴最上面的圆润扇状部分相似,特别地,在花瓣中央还有雨滴状的黄色部分,更让我觉得它与孔雀尾末的扇形翎羽无异。每一片花瓣上都还残留着细小的雨滴,恰巧把花朵点缀得娇滴滴,水灵灵。它们一束束,就宛如一个个水中的精灵,纯洁,神圣,不容侵犯。如果你非要采一束的话,我保证,你拿不到家里它就已经不堪入目了。它的娇嫩,只有在下久了雨,空气清新,池塘中央才能保持一个傍晚。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恐怕就再也不能看到精灵的礼赠了。

学习之余,总不免想起那淡紫色的花。我不愿意叫它水葫芦花,这样太俗气,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名字给它。不经意,翻见植物小知识,里面说,那种淡紫色的花叫——久雨花。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下雨久了开出的花。多美唯美的名字,正好,为我心中的最爱赋上一个最合适,最美丽的名字。

夏季还是会过去,结束高中最后一个假期。我拿上行李,不知道是何种心情,上了舅舅来接我去上大学的车。之后,由于某些原因,我们搬了家,对于懒懒的我来说,显然已经不愿意向着西边,顺白森森地水泥路,走上十分钟,去池塘边散步。从此便和池塘、老柳树、久雨花告别。我想,该时不时去走走吧!

在新家,我还是会时不时站在新房子的房顶上向西边看看,只是池塘被房屋完全遮住。不论我怎么看也是看不见的。傍晚,西边的人家的烟囱里飘出的烟,袅袅娜娜升上天空,被风一吹,歪斜着散尽。不如,趁着夕阳,暑假未结束,到池塘边走走吧!说不定,柳条还摆动着,久雨花开得正好。
 

 

    标签:故乡情/风景/记忆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