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纵使寂寞开成花海

作者:水映梨花 来源: 时间:2015-06-2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这世间有多少纷繁?
  
  琼瑶式的爱情这个快餐速食店的年代似乎格外突兀,就像刚刚漆过雪白的墙上有一大块乌黑的痕迹,可笑又有些讽刺的意味。而这些讲究速食的感情在如此的基础上更是一个大笑话
  
  “闪”,一个闪字道尽了玄机,如今的年轻人,用行动把这个字的含义发挥的淋漓尽致。
  
  认识不到四个月,就已经领着红本本,呼朋唤友大摆宴席,在成片的掌声和祝福语中,在司仪的恭贺声中,礼成。
  
  婚后的四个月,鸡毛蒜皮小事演变成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最终当男人率先摔门而去,次日一张离婚协议书摆在桌子上时,两人都平静了下来,气氛空前的严肃。
  
  “当初毕竟还是相处时间太短,签吧,签了我们都会解脱,好聚好散。”
  
  女人沉默了半响,拿起水笔,落在纸上的时候能看见笔尖在颤抖,墨迹在纸上晕染开时,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
  
  喉咙似乎被噎住了,努力压抑鼻间传来的酸涩,找回自己的声音:“呵呵,我签完了。”
  
  男人看着女人签字,然后盖上笔帽儿。行云流水,优雅至极,丝毫不拖泥带水。心里仅有的一丝丝异样的情绪在瞬间破碎,收纸、起身。西服的衣摆擦到女人的手,却没有看到女人的手轻轻动了一下,似要抓住什么,却只看到衣角划过的弧线。
  
  “房子留给你,那张工资卡算我对你的补偿。”
  
  男人轻描淡写的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女人的目光一直处于呆滞状态,当关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女人的身子不由软了下来。抱膝,无声痛哭。
  
  亲友的循循询问让她几乎崩溃,不错的工作也无心干,整日以泪洗面。而男人却再次遇到了心仪的姑娘,在不久后两人牵手走进了幸福的殿堂。而事后男人听说女人的状况后很是惊讶:“我以为她早就对我厌恶了,如果当初她能后退一步,我定不负她。”
  
  世间哪里来的后悔药?他们的感情也只能在彼此的猜测中化成泡沫。
  
  看过琼瑶剧的人都知道,她笔下的爱情是从不经意间开始,整部剧情是要经过荡气回肠、纠缠不休,历尽艰辛,重重阴谋。女主被虐的死去活来,而男主总是在女主挂彩之后才闪亮登场,抱着女主又是一番安慰疼惜,最终两人经过重重考验,迎来了他们阳光明媚的春天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公主都能等到她的王子殿下。她的笔下,也有一些男主对女主的恨意堪比滔天,恨不得抽了女主的筋,喝了女主的血。可是又因为活着折磨比起直接让她死了折磨更刺激更爽快。于是因为心中的一份犹豫为整部剧埋下了定时炸弹。当男主折磨女主上瘾后,才逐渐发现,他恨的人根本就搞错了对象。一切都是他自己在自导自演,然后又发现女主在不经意间已经走进了他的心底,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只好继续扮演好伤害他的角色,只是眼里又多了份愧疚。当这份伤害变成一种习惯的时候,就是他输之时。
  
  女主最终离他远去,在女主受虐的这段时间,一定有一个男子陪在她的身边。当一切明了之时带女主离开。
  
  这些剧情,现在看来虽说狗血,而且这些剧的结局虽然不被广大看官所满意。但对于剧中的他们而言,也算是圆满了。
  
  再看近些年来的后宫文学,占据销量榜前面的,基本上都是关于后宫的爱情。作者把后悔药生活描写的多姿多彩,女人之间的步步惊心,尔虞我诈,机关算尽,她们之中有些人却什么也没有得到,反倒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打入冷宫,赐死,发配边疆、充妓等。可到头来,谁又想过她们为何这般作为?这些女人,既然能参与到斗争中来,定是抱着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打算。
  
  一入宫门深似海,千年了,这句话却还是如金子一般熠熠生辉。
  
  入宫前,她们是多么的单纯与自由,拥有着一颗如同赤子般的心灵,进宫之后,谁还能在一旁高高挂起?所有的人都戴了张面具,或许正对着你笑,你敢保证下一秒不是你哭吗?
  
  在这个权力至上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没有权利?没有家世?没有手段?嘁,那就等着被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踩在脚下吧,要看一个妃子是否受宠,只要看他们那群人的狗眼在看谁就知道了。
  
  争宠、俘虏君王心、上位。
  
  这三个阶段,有人需要很短的时间,而有些人,花费的时间却要一辈子。不管这条路有多长,不管她们能走多远,无可置疑的是她们是踩着无数人的尸骨爬上来的,这条路,血腥而又凶险。
  
  这一路走来,或许是两三人一起陪伴,但,命运的光华最终只会给一个人
  
  是的,她一路机关算尽,看她们争抢,自己却是收取胜利果实的大赢家。当所有人不甘的倒下时,看到的,是她唇边动人心魄的笑魇。
  
  她终是如愿以偿,一切皆在她的算计中,可当尘埃落定,午夜梦回之时,她看着窗外白森森的月光,打进空旷的殿宇,心头,无言的涌上一层悲哀。
  
  到头来,她究竟得到了些什么?
  
  荣华富贵、绫罗绸缎、山珍海味、地位权势,这些常人难以企及的东西她都得到了,可为什么心头依然空空?
  
  白驹过隙。
  
  埔佐着自己的儿子,看着他一点点的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长成一个成熟稳重,一举一动间无不彰显着君王气势的男人。
  
  她欣慰的笑。
  
  儿子继位,国家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原本安然的生活,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过的胆战心惊。
  
  夜夜噩梦缠身,梦里全部是在宫斗中死去的妃嫔,一个个脸色惨白,眼里带着滔天的恨意向她逼近。
  
  她蓦地坐起在床上,额头冷汗滴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没想到却惊来了身边的仆人。仆人关心的问候,让她无力多想什么,待她再次闭上眸子时,没看到仆人眼里闪过的一丝丝狠戾。
  
  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脸色一日比一日差,皇帝政务繁忙只好抽空来看她,被她婉言轻拒。
  
  喉咙间一丝痛痒,她拍着胸口费力的咳,咳嗽声在大殿里回响,凄厉中带着丝丝日薄西山的味道。
  
  日日咳,夜夜咳,身体终是垮了。
  
  拉着皇帝的手,泪水模糊了视线。恍惚间,眼前的人变成了心心念念的他,挺拔的身姿,俊逸的面庞透着浓浓的柔情,向她伸出了手。
  
  她奔向他,把手轻轻递了过去。
  
  皇帝看着她垂下的手,失声痛哭。
  
  太后驾崩,全国哀悼。
  
  棺木被放在了先帝的陵寝边,她终是满意了吧。
  
  生前为了先帝,斗了半辈子,死后终于得偿所愿。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纵使寂寞开成花海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