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第二十三年春暮

作者:木小白 来源: 时间:2016-07-1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待燕子来时,桃花盛处,有语轻喃,有人候我。
  
  〈一〉 我梦里见过这样的场景,能看见一片没有尽头的桃林,在东风吹起的三月。桃林边上是一间小屋,我回来的时候,你就坐在门前,在那里,在等我。 我们见过吗,姑娘?你为何停在了我的门前?又或者是我路过你的门前?是在等我吗?还是这本是我的茅屋,而你只是旅途劳顿驻足休息的过客呢?我没有答案。这些也并不重要。只要是你在那里,在等我,能遇见你,在这样的场景,那就够了。
  
  〈二〉 人生的很多事都是没有答案的。 所以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刨根问底。因为你做的,也许跟你想的根本不一样。喝杯酒吧,你看这清明时候,柳絮飘摇,杏雨纷纷。美得入了画,而你在画里,我成了看画的人。题一首诗,我该歌颂你缥缈的身影,还是你如烟的轻灵?似乎有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是你,你便是你。
  
  〈三〉 她走的时候,干净的空气没有扬起一丝尘埃。 好像她根本没有到过这片土地,在初夏还是在暮春,我记不得了。只能在回忆里想起那天的阳光如此刺眼,让我连她的背影都没有看到,她便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穿过光影斑驳的林荫,翻过每一个房间,只有书桌上寥寥几笔镌秀的小字写满了离别。 我漂浮在回忆的大海,那里没有成群的海鸥,没有温暖,你听不到除了海浪以外的声音,仅剩冰冷,冰冷的忘了呼吸。 直立着身子行走,影子却那么的卑微,卑微的臣服在地上。我似乎也成了你的影子,只是你一直迎着阳光,忘了回头。
  
  〈四〉 花开的极致,便是明日落红满径。那么今夜少不了满城风雨。 你的伞落在谁家的门前?谁会穿过那个雨巷为你遮住青丝上的一片天?或是行走在人烟稀少的栈道,怀念越来越远的清歌。那些早已离我远去,我只是坐在石櫈上,在想。 你不会记得成片冻僵的寒枝里啼唱的乌鸦,也不会记得那个将旧词翻成新曲的古典少年。你穿梭在人来人往的城镇,在生活,在流浪。从此天各一边,志在四方。而我错把余生当思念的绝唱。后来的新衣添上,在华灯闪烁里忘了秦淮,忘了,这本不该有的满城风雨。 从此竹马老去,青梅犹在,我爱的每个人都像你。
  
  〈五〉 一盏茶,香气缭绕。 一首诗,圆了四年。 一个人,走了一圈。 以为到了终点,却发现一切都只是开始。没有思考的时间,没有回望的余地,就这么的猝不及防。工作,结婚,默默的等着老去,平淡的安稳,平淡的让我忘了这本是生活。 四年前我想着我会去很多很多地方,只是现在,我忘了我曾想过的一切。我所想的,现在,只是怎么活下去。 那么文字呢?还是静静地迷失在没有方向的笔画里,每一笔都是一道伤痕,每一笔都是岁月,可是写下了,却再也擦不去了。那些飘散的回忆,在梦里,不足为外人道也。
  
  〈六〉 第二十三年春暮。 老房子的瓦都换了好几遍了,门前的樱桃红了又落,我再也不会爬上枝桠,像个调皮鬼被爸妈数落。阳光落地,穿过风,穿过遥远的梦境,我能看见恋恋不舍的人,还有那个光着脚丫在秧田里东奔西跑的我,可时过境迁,我是我,也不再是我。 荒草终会没过那片河滩,抓鱼的人群也钻进了城市的每个角落,我还在那里用碎瓦打着水漂,一片一片,渐行渐远。 这一走便是二十三年。
  
  〈七〉 我看见桃花了,可惜,在我未能触及的时候,便落了。 只是落了。 若有来生,我会在你来的路上种满桃花,在三月风起,桃花雨下的时候,候你。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