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听,桌子,雨

作者:米修 来源: 时间:2014-05-2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我是图书馆综合阅览室里的一张桌子,紧靠着落地窗,窗外是我的朋友,一个小花园。虽说是花园,却从没见过一朵花的影子,从春天到冬天。花也许是有的,只是从我固定的视角,看不到而已。花园里有很多树,香樟树、银杏树、白杨树……,将花园装扮成一片绿色的海。
  
  我喜欢深夜,因为只有深夜,我才属于我自己,可以倾听到自己的声音,虽然我一向沉默不语。靠着窗,看着夜空发呆,回想白天里听到的、看到的一些事情,就像牛吃完草之后慢慢的反驺。
  
  平时,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总有人趴在我的身上,或是写字,或是看书,或是睡觉,那时,我忘了自己,只是一张普通的桌子。比起白天,我更喜欢深夜,视野里一片漆黑,空落落的图书馆一片死寂,我靠着落地窗,看着窗外,听自己的声音。
  
  有时,夜空里,一轮皎月高悬,洒下清澈如水的光影,在窗外的小花园里,在树梢上,在窗户上,在地上流淌。我似乎可以听见月光的呼吸和呢喃,感受到月光的轻抚,它离我那么近,就在我眼前,就在我耳边。
  
  那窗外的树,影影绰绰的,轻轻摇晃,陶醉在梦里,树叶轻轻地碰撞着,被风环绕在怀里。我多希望能感受一番,那深夜的清风,可是窗户紧闭,我自己不能动弹,我猜测着风的形状、温度和力量。羡慕的看着那些树,可以浸润在月光里,感受到风。
  
  夜空大多的时候是一片朦胧,没有月亮,也没有星辰,只有一片霓虹反射到夜空的红晕,消退了夜的浓黑,让夜变得不像是夜,很奇怪的样子。那时,树静止的像是没有呼吸,我很害怕,因为窗外也没有一丝的风,我想它们是一起约好了的,去旅行了,丢下我,我想生出一双翅膀,跟它们一起去旅行,虽然我从没听说过,一张桌子可以长出翅膀,也从没看过一张长了翅膀的桌子在天上飞,但是我可以想象,可以心怀着这个美丽的梦想,在我沉默的背影里飞扬。我的周围,一片死寂、死寂。我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有我自己灵魂的颤动。
  
  有时候,天会下雨,夜空就像是饱蘸了墨水的海绵,从天上掉下来一连串的墨汁,染黑了树,染黑了房子,染黑了大地,也染黑了我的视线。我靠在窗户上听雨,雨时密时疏,时缓时急,时而轻微,时而凝重,时而像情侣之间的私语,时而像菜市场里买菜大妈的讨价还价,我听着,心里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碰撞,偷偷的欢喜。窗户是一面神奇的镜子,将雨投射到我的心里,让我的心里,竟也下起雨来,涤荡掉我心里的尘埃。
  
  我很喜欢雨,尤其喜欢猛而烈的暴雨,有着摧毁一切,毁灭一切的气势,将我的整个身体、整个灵魂冲刷个干净,雨停歇之后,我就像是经历了一番生死轮回,无力的靠着窗户,看着窗外的小花园发呆,树枝上挂着一个残破的蜘蛛网,上面还晶莹着雨滴,断了的蜘蛛丝,荡秋千似得在风中轻轻地摇晃,不知从何处跑来一只蜘蛛,将破了的网慢慢吞下,又吐出新的丝来,在树枝之间重新建起一个新的网,似乎比之前的网更完善、结实。我好像也将自己重塑了一番,塑造成一个更加美好的自己。
  
  天总是会亮,门总是会开,有些该来的人总是会来。门一开,我便会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向我走来,挂着两个明显的黑眼圈,身材清瘦而高挑,径自走到我身边,将书放到我身上,然后拿起杯子去开水房,接了一杯开水回来后,就会陪我一整天,从这扇门打开到关上。
  
  她除了中午会离开我一会儿,傍晚有时也离开,但大多数的时候会依旧趴在我的身上,一直到晚上勤工俭学的孩子来催,阅览室要关门了,她才念念不舍的离开,看她那样子,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喜欢上了我,但是我知道她喜欢的是这张桌子,而不是我。有时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会暗自庆幸,自己只是一张桌子,而不是她。
  
  和这个女孩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中等身材。她下午不来,周六周日也不见踪影,两个人在一起时,我会看见她们脸上的笑容,那时她们面对面的坐着,偶尔会伸长了脖子,将脸凑到一起,悄悄的讲话,捂着嘴偷笑,我喜欢她们的笑声,那是她们单独的时候所没有的,那时的她们总是拧着眉头,一脸的愁苦,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张如此年轻的脸,会有如此苍老的表情。
  
  还有一个女孩,偶尔也会来,一个星期来一两次,和第一个女孩斜对面的坐着,两个人很少讲话,偶尔讲一句,就像是深冬的湖边,被风偶尔吹落的一片叶子,而且还是一片被季节遗忘了的枯叶,在空中飘飘然的打个转,然后落入水中,四周又恢复了一片死寂,直到风又送来另一片落叶。
  
  除了她们三个,有时也会有另外一些人来,坐了会儿走了,便再没有回来,再来时已经换了另一张面孔,我看着这些人,无意中偷听她们的讲话,就像是深夜靠着窗户听雨,觉得同样有趣。
  
  从她们的谈话聊天中,我得知第一个女孩儿正在准备考研,因为是跨专业,又选了一个难考的高校,所以在争分夺秒的学习,她笑着和第二个女孩儿说:“你看我,一个三本院校的孩子,竟然去考南开,是不是很有勇气?”不等她的朋友回答,她便自答道:“那有什么,如果连去追寻的勇气都没有,岂不是更可悲,即使失败了,我也无愧于心。如果考上了就去读,没考上就去工作呗!不就这么简单?”,但是她一个人的时候,我有时又看见她满脸失落的表情,看着窗外发呆。
  
  我几乎每天一早就可以看见她,抱着书,从窗外经过,走到小花园里,将包和书放在长凳上,捧着一本书埋头朗读,朗朗的读书声,穿过树梢,传到我的耳朵里,被清晨的露水打湿,有些冰凉,仔细聆听,听出那里有一种叫做梦想的东西在飞扬。阅览室的门开了,她第一时间跑进来,直到晚上关门才离开,我很想和她说一声:“嘿,早上好!”,或者“嗨,晚安,明天见!”。可惜她听不懂我的语言。
  
  第二个女孩也考研,她学的是画画专业,经常将上百支笔堆在我的身上,我很希望她有一天能失误一次,将我当成画纸,用彩铅在我身上画下一弯彩虹,让我变得漂漂亮亮的,虽然第二天就会被人擦掉,但是因为至少拥有过,也就不会觉得遗憾。她握着拳头和第一个女孩说:“我一定要实现我的梦想,一定要考上我理想的学校,武汉理工大学。”
  
  刚刚还一脸的志气,忽然就阴沉下来,就好像是仰着脑袋看蓝天时,忽然被一只突兀的手掌挡住了眼睛。只见她双眉低垂,眼里满是阴云的说道:“可是我的同学都笑话我,说我定的目标太高了。”她脸变得真是异乎寻常的快,不到一秒的时间,脸上的乌云已经四散,整张脸又变得晴空万里起来,只见她又重新握着拳头说道:“没事儿,退一万步说,如果没考上武汉理工,过了国家线,让我有书可读就好”。她说时看着第一个女孩傻傻的笑。
  
  偶尔清晨的时候,看见她也出现在小花园里,拿着本子站在鹅卵石的小径上写生,第一个女孩就在她旁边,站在树底下读书,阳光从图书馆上方洒下来,泼在她们的身上,风吹着树枝轻轻地摇晃,一两只鸟,在树枝上单脚跳跃,门开了,她们两人一起走到我的身边来,不过大多的时候,第一个女孩先来,她过会儿才来,笑呵呵的和第一个女孩打招呼,然后坐下翻开书。下午她上课去,周末去上考研培训班。我很想和她说一句:“嘿,你画的画真漂亮,可不可以帮我画一张画像”,或者“嗨,相信我,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可惜她也听不懂我的语言。
  
  第三个女孩儿才大一,一个星期来一两次,趴在我身上,看看杂志,睡睡觉,玩玩手机,她说:“我喜欢呆在图书馆,即使是什么也没干,但是看着她们那么认真的学习,我也会有所感染”。我想和她说:“嘿,你好,和我做个朋友吧,我们聊聊天,约在你的梦里”,或者“嗨,可不可以跟我讲讲你的故事”。
  
  对于那些见了一次便再也没有见过第二次的人,因为没有偷听到他们的讲话,所以对他们不了解,我想他们大概不喜欢我,我应该让第二个女孩在我的背上画一道彩虹的,那样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到我的身边,那样我就可以偷听到不同人的讲话,看见不同的人生,就会生出一双隐形的翅膀,在他们的世界里旅行。
  
  我还是喜欢深夜,靠着窗,看着天空发呆,不同的是,偶尔会想到那三个女孩儿,不知道她们以后会有怎样的人生,想着她们第二天是否会来,又是以什么样的表情出现,我希望看见的是一张笑脸,沾染着清晨的风和第一束光芒。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