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在路途中慢慢走远

作者:青何 来源:原创 时间:2014-08-12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在路途中慢慢走远
文/青何


      一家人一起去海边,一路上车里灌满了风,我被吹得要飞起来。还未临海,那种心情已是极致。
 
      第一次吃无花果,剥去皮后我破皮的手指火辣辣地疼,我便知道这东西性子烈,不随便好惹。虽然无花,也无半点羞赧。吃到嘴里去,竟也绵绵软软的甜了起来,并不难吃。
 
      有些晚上和胖妞一起睡,她缠着我,不肯好好睡,我于是又说又演,拿鬼吓她。她被我吓得眼珠子四处翻飞,满身的肉胡乱抖动,要去拿刀来护身,这下我怕了,心虚的提高音量,我警告你啊,你拿来我肯定揍扁你。当然有些秘密是要深埋的,比如,她六岁时我就发现我搞不定她了。
 
      我总觉得我不是个挑剔的人,虽然阿姨说我难弄,因为我不爱吃她弄的那些面糊糊和大杂烩。也许我本来要求简单,米饭配时令蔬菜就行,她的复杂我不爱,她倒以为我复杂了。
 
      最甜美的是有糍饭糕和豆浆油条的清晨。它们还是儿时记忆里的味道。世事变幻无常,所幸有一些东西依旧熟稔亲切,像故居,像家人。旧的思念和新的快乐交融在一起,对于我,就是这简单生活的全部了。
 
      在初中吹风的那个晚上,突然和许久未见的初中老师聊了起来。我心狂跳,还是那样没出息。他说记得我那时青涩,殊不知到如今我都没能成熟起来。同龄的伙伴们一路高蹈,都已行得很远,我还是当初那个跌跌撞撞的笨男孩。但笨男孩一直有人爱着,被人记着,笨得也挺好。原来我以为我将要走的这条路黑暗曲折,抱了必死的决心,现在才知身后一直有温暖的目光注视着,说孤单也是很矫情的事了。怎么去说谢谢呢?太显生疏难以抒情
 
      看着阿姨渐渐老去,连风华绝代的小姨都已藏不住眼角的细纹,她们曾年轻的时光仿佛是我的一个梦,当我终于醒来,感觉被骗了一般,委屈得泪如雨下。也许在这样的年纪,一个世界正在我面前徐徐展开,可另一个世界却在迅速的退去。谁比谁更美好,谁对谁更遗憾,我还不得而知。我只感到真切的痛楚,泠泠漫过皮肤。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也已经老了,甚至未曾年轻过。
 
      昨晚出去散步,在经过一家宠物店时被人踩断了脚指甲,心爱的鞋子也磨了。那人华丽的一个转身,就已飘然远去。像我这么有素质懂宽容的人,只是幻想揪住他,双脚轻盈地落在他的鞋上,然后结结实实地甩他几个耳光。而现实里,我怪自己的贬义词汇怎么那么匮乏,实在不够表达敬意。
 
      今天是难得的大风天气,在窗前看晾晒的衣服随风摆动,耳朵里却哗啦啦满是旗帜飞舞的声音。那是生活的旗,宣称着对我们的占有。有那么一刻,我以为自己会乘风而去,像一片树叶,飘很远,到一个新奇的地方。下一秒,我发现我并没有这样洒脱的勇气。乖乖收衣服回来,在暗下来的天色里轻轻眯起眼睛。
在路途中慢慢走远…….
 

    标签:散文,随笔,文字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