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踏雪寻梅

作者:梅清欢 来源: 时间:2015-09-0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踏雪寻梅
文/梅清欢


    今生你是我设下的一局棋,来世我做你宛若梅花的妻。

    我生于江南,亦是爱极了梅花,这爱,超过人世间的一切情爱。若问缘由,则是我信因果,不知是在哪一世的轮回,我与梅花交换了心性,倾注了深情,从此,刻骨成永恒的牵念。想来,把我一生的情思都悉数交给梅花,是给自己寻了一个宁静真实的归宿。梅花说,她不会询问我的过往,不会在乎我曾经的荣辱与得失,亦不会强求我交付真心,所以我想,我甘愿陪着梅花,淡淡的相守,缓缓地老去,没有相互的亏欠,亦无需偿还光阴的代价。若我不离不弃,她便生死相随。

    人间万千,不过浮云过眼,是看过便忘的风景。多少人事,被岁月的风沙掩埋,无情的交付了过往,连记忆,都只剩碎片,随风散落,消逝地了无痕迹。有时候,爱是负累,是一生都偿还不完的债。曾经年少,不懂得世事的无常,亦不知晓岁月的无情,那些说好了要携手走过万水千山的人早已各自相安,不明下落,还有那些曾经约定过,在人间同生共死的人,最后也只是一笑作别,江湖两忘。我们用了一生的时光许下的诺言,在最后,终只是浮云花事一场,化作几卷荷风,在尘世里游走,再也回不去最初的模样。
 

    后来,才那么深刻的明白,再深情的爱,有朝一日也会走到尽头,转身便已是沧海桑田。我们支付了一生的时光,却依旧守候不到想要的圆满。曾经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但不曾想,一个转身,一次背离,俗世的烟火就将我呛得泪眼迷离,让我再也没有勇气去渴求人间所谓的美好。时间,空间,这是尘世最无情的字眼,是他们,让你我苍老了容颜,模糊了记忆,变换了心境。亦是他们,残忍的教会了我们成长,让我们开始相信,没有什么是永恒,也没有什么会地老天荒。曾经在乎的,曾经忽视的,曾经相守的,曾经背离的,都成了回不去的过往,他们早已被伤的体无完肤,鲜血淋漓,再次相见,已是理所当然的做了路人。

    很多时候,我都渴望一个人飘零四海,没有牵念,没有不舍,只影天涯,说走便走。无需向谁告别,亦不用与谁诉说平安,纵算有朝一日迷失在无人的荒径,亦或是醉倒在雨后的街头,亦无怨无悔。因为我知道,在海之涯,天之角,没有人会为我等候一生,早在我决然转身离去的时候,那些说过要一生为我守候的人早已遗忘了承诺,不知去向。唯有那株寂寞的梅花在风中摇曳,我知晓,她会在每年冬日如约开放,在冰层中守候有朝一日也许会归来的我。所以在行走的路途中,唯一让我牵挂的便是这样的一株草木,其实也不用牵念,梅花不会背叛我们曾经说过的话语,她会守着寂寞的年华,岁岁年年的等候在我必经的路口。若我倦怠了,便会划着倦舟归来,守在老去的渡口,和梅花做一生的陪伴。选择一株草木与我相守一生,不是我寡情,而是我早已老的没有任何力气去执着。多年的红尘漂泊,在花落之前,我早已知晓,来是偶然,走是必然,人生不过萍聚,纷扰过后,便转身归去,互不相欠,也是各自安好,不惊不扰,没有谁要为那一场花开做着毫无意义的停留。若是人间情爱带来的是无尽的牵绊与期待,那么,不如曾经不曾拥有。
 
    我原以为,今生没有谁会陪我走到生命的尽头,直到遇上风雪中的那一株梅花,她说,她会在风雪中年年相守,在约定的季节里开落,她不图回报,却可以伴我地久天长。我信了,我也不知为何我会相信,或许只是因为她开在冰天雪地,远离了人间烟火吧。我与梅花相似,是一个寒凉的人,从来不相信人间的万千风华,这一生,宁愿与山水草木相伴,也不愿与红尘中的人,有太多的瓜葛。我也宁愿做一个寡淡如水的人,没有不舍,也无需执着,只与梅花相陪,让内心平静的激不起一丝的波澜。

    踏雪寻梅,我在寻找那株遗世的梅花。我踏雪而来,没有曼妙的身姿,没有身穿古典的裙衫,亦没有斜插一支碧云簪,更没有踏着青莲般的步子,我有的,只是一份淡淡的心事,以及千言万语都诉说不尽的情思。也许,待我寻到梅花,所有的心事,所有的情思,都是沉默无言,安然执手相待吧,那个时候,真的无需言语,一个低眉,一个回首,足矣。 

    我寻梅而去,没有惆怅,没有眷念,即便她开在山穷水尽的地方,我也会在冰天雪地里与梅相守。我说过,要做她宛若梅花的妻,这不是承诺,却受用一生。我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要么不愿开始,一旦开始,便要走到结局,所以这一生,我认定了梅花,便是此生不换。无论在时光的尽头我能否寻到,亦不管最终是否可以相守,我都愿寻梅而去,寻着她的幽香,寻着她的寒凉,踏雪归去,穷尽一生,不问对错,不管结果。 其实,一个寒凉的人是可以不要温暖的,就像梅花,她是冰雪里的精灵,冷尽千山,入骨了才是永恒。我只是一个寒凉的人,也只愿做一个寒凉的人,任山河变迁,春秋置换,我只记取初识的模样,不美丽,不高贵,只简约,宁静。 

    喜欢梅花,喜欢她横斜清瘦的枝,喜欢她玉骨无尘的朵,喜欢她素瓣掩香的蕊。“零落成泥碾做尘,只有香如故。”是她的执着,“更无花态度,全有雪精神。”是她的风骨,“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她的飘逸。年华里,尝遍苦乐;岁月中,清瘦冷淡;天地间,傲然独放;红尘里,笑看离殇,这,就是我要的梅花。我不知,一朵花,需要怎样的勇气,才会放弃姹紫嫣红的春天而选择地冻天寒的雪夜;我亦不知,一个人,是尝遍了怎样的冷暖,看透了怎样的世情,才会独自一人,抛开繁华喧嚣的万丈红尘独对千山绝迹的孤雪,承受花开的欢愉和凋谢的凄凉。其实,人如梅花,只有内心足够强大,才能独对山河永寂,将人烟荒芜的冰雪苦境过成悲喜无碍的永恒幽境。


    梅花,她从千万年前走来,步步生莲,穿越了春秋战国,走过了唐月宋风,直至抵达今生,在漫天雪飘的日子里与我再度重逢在江南的梅园。曾经以为我最执着的是江南的风情过往,直至后来才明白,江南也只是我的过客,我最深的相依,是那株清寒的梅花。曾经说过,古刹收留天涯客,从此人间无江南。若是真有一日,我选择出离,遗忘那些深情如许的过往,寻一处寂静禅林,披了一身袈裟,在那身深沉的红衣中找到了最真实的自己,我想,那个时候,天上人间,也只有那一株梅花会随我而去,一世作陪,在寂寞的墙角里,细数斑驳的光阴,将一盏禅茶,喝到无味,将一卷经书,悟到无字。也许,在烟火迷离的红尘,不会再有人记得,曾有一位叫做江南的女子,在这尘世里走过一遭,或许有过,或许没有过,走进他们的生命,更或许,这一切,都不再重要,因为人走茶亦凉,那位叫做江南的女子,只走过了短短十八载的年华,便俱净归尘,烟消云散。

    曾经许诺,在红尘里行走十八载之后,我便为自己而活,去执着的寻找那个梅花盛开的初世,不去在乎人世的许多。不去管,那南飞的大雁,是否真的可以返家,不去看,那一场落花烟雨之后是否真的还会有花开,亦不去想,那些走过的岁月,究竟有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如果人生是戏,我不要做台上的伶人,来回翻唱一场注定悲情的戏。我只愿做悬崖边的一株梅,哪怕一生与冰雪作伴,和风霜为友,哪怕转瞬白头,一切烟消云散,也无悔曾经的付出。

    一直都记得《红楼梦》里那个叫做妙玉的带发修行女子,她品香茗,赏红梅,在那些春去秋来的日子里,与梅花做了知己。今生,我只愿寻一株简约的梅花,在寒凉的天地里,将尘世的苦乐与荣华都抛诸脑后,亦将悲欢离合,生死起落看成人间常景,寻一剪淡定从容,与梅归去,从此,相守一生,不离不弃。 


       何时杖尔看南雪,我与梅花两白头。我相信,这个世间,一个执念,撑得百年。也许会有一日,我离开眷恋了十八年的江南,离开从未有过大雪纷飞的日子却依旧爱的疼痛的江南梅园,离开承载了我十八年的离合悲欢的江南,只在北国南山,忘记自己的名姓,忘记曾经执手相待的人,而后购置一亩花田,载种百树梅花。闲暇的日子,静坐在梅花树下,抬手抚琴,煮一盏茶,思念一个清凉如水的人。待到银装素裹,雪梅盛开的时候,或许我已经沧桑了容颜,老去了年华,只撑着拐杖,在南山梅园,看梅傲雪枝头,睥睨万物,而我,就这样,白了头发,淡了心性,在风雪中,坚守一生不变的承诺。

    诗人张枣说“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情,梅花便落满了南山。”如果我这一生还曾有过后悔的事情,那便是轻信了沧海桑田的诺言,平白支付了如许的韶光。人间是最无情的剧场,明明给了你栖身之所,却让灵魂无处安放。若有来世,我定当,早早收起凡心,与世人寡淡相处,只与梅同去,在山林空谷中,做她宛若梅花的妻,将自己一生的光阴,都交付给冰雪,从此,人世于我,再无瓜葛。 

曾有人问我,来世想做什么?我说我想做一株清瘦横斜的梅花,落在寂静的禅林中,看想看的风景,走想走的路途,等候一个再也不会归来的人。

 

    清风在我的耳畔呢喃,残月悄悄地的爬上眉梢,冰洁的雪花染白了三千青丝,而我,就这样,在经年的渡口里,忘记曾经刻骨地爱过的人,原谅那些以为不可饶恕的错。走过红尘万千,看遍人世冷暖,原来世事不过净水清风,昙花一现,在灿烂拥有之后,我只愿洁净相忘,在南山的午后,在落雪的枝头,冷眼看人世风沙,让简约分明的四季,就这样穿越我一生的沧桑。

    远方的路人,如果你在尘世里行走,打天涯而来,迷失于荒径,请不要慌乱。折一支素梅,携一剪闲逸,便不会老去所有的年华。那一株寒梅,带着经世的执着,守候在行人必经的渡口,你可以是归人,放下包袱,此后,清风朗月,俱净归尘,只与梅花相守,淡看凡尘荣辱,笑看日落烟霞,共品浮世清欢。你亦可以做个过客,背着行囊,携带梅的清香,冷韵,纵算天长地远,雪落太行,你只记取初识的模样。此后,只影天涯踏尘殇-----------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