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海螺墓场

作者:打碗碗花 来源: 时间:2016-06-0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水纹驱赶着蛙鸣一片片弥漫开来,天空在我眼里也始料未及的恍恍惚惚,莫不是湖水里能够钻进去一块天空?云又怎会在我的瞳孔里溺水?从我屈膝下来为止我从未抬头看天,也不曾端倪出云的洁白或是善变,我只是兀自低着头,猜想着从湖水里挣扎出一些鱼儿的自白来,低头的还有水面上的芦苇,芦花也白的扬扬洒洒。鱼儿和我同样的眼睛,同样的木讷,它扯着我的视线从一片泥潭游过另一片泥潭,转身便扎破湖里的蓝天、白云绿树、红花以及一些芦苇浩浩荡荡的笑脸……说不定这湖水里真会无端长出一个鱼儿的春天来。就像是圣经里的那个男人从肋骨上无端长出一个心爱的女人来。
  
  梵音袅袅,山上小庙里的一位公子看破红尘,也旋即遁入空门做了僧弥自由自在的阿弥陀佛去了。他也一定是鱼精,不然那是何等自在的生活!又怎会让俗世之人亵渎圣灵?它一定会在凉风如洗的黎明和黄昏借化缘为题原形毕露,游戏于江河湖海之中,在水里旋转、跳跃、吐纳乾坤。在月明如水的夜幕里,它会从寺庙后院的石井跳出来,就像跳龙门一般矫健的身姿。落地时便是披一身袈裟的僧弥,他穿过青烟邈邈的石径进了禅房坐禅入定,青灯枯卷木鱼为伴。嘴里也会念念有词,一粒沙、一捻土、一条虫,皆是众生;一念生、一念灭,皆为虚妄……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桑木扭曲着湖里陷落的温柔身躯,都是虫儿在作祟吧,趴在树的咯吱窝里惹得他翩翩起舞。借着东风抖落了一个四季,还有虫儿的身世
  
  于是:
  
  虫儿掉进水里
  
  连水都沸腾
  
  冒出来一串串泡泡
  
  多谢四季懂得交替
  
  多谢树的布施
  
  抖落虫儿时不忘丢弃枯萎的落叶
  
  扔给虫儿一叶扁舟
  
  一棵救命稻草
  
  喜忧参半
  
  生下来时就没有双手
  
  也来不及长出蝴蝶的翅膀
  
  更无法像达摩祖师一苇渡江
  
  鱼儿也吐出一串泡泡说
  
  下来吧
  
  我渡你上岸
  
  鸟儿夹着翅膀叫唤着
  
  上来吧
  
  抓住我的脚
  
  我带你飞往天堂
  
  那里绿树成荫、有我心爱的孩子和我的爱巢、还有美丽的温床
  
  不信我们
  
  鱼儿和鸟儿异口同声
  
  那我们给你船桨
  
  虫儿多么感动、有多渴望
  
  可我依旧没有可以撑篙的臂膀
  
  我也不识水性
  
  如何靠港
  
  哦,真是荒唐
  
  ……
  
  斜阳里的芦苇笑的七倒八歪,河水旁一位精干的女人在水里缓缓抖动着给自己男人漂洗素白的衬衫,男人是村里顶尖的劳力,结实的胸膛和宽阔的脊背足以让一家人过得宽裕。女人手里的木杵有节奏的拍打着发白的衣服,芦苇茎上的蛛网引风而来,网住许多迷失的飞蝇,触动狩猎者的神经挣扎在天罗地网之中,无法自拔。而光阴狡黠,偷猎鱼儿的光滑,钻过蛛网,翻着跟头撩起女人的黑发从额前吹到耳边再吹到额前……女人洗了十几年的衣服,儿子的,男人老迈的母亲和父亲的,贴身的,干活的衣服,只要是衣服都得经她手来漂洗。难怪这双手发白而且张开一条口子,如大地的干涸,又像河滩上泛白的鱼肚。女人笑着抖动着手里这件男人唯一的白衬衫,这是结婚那一年他们拜过堂的。这河里的水都熟悉女人的手法,漂、搓、拍打一气呵成,温柔而又细腻,看着白净的衬衫女人仿佛回到了结婚前一天晚上。用尽全身力气抖动着衬衫上边的每一处褶子,抖落的水珠带动了水面上一圈圈扩散的纹络,轻柔生动……趁着风,看着前方,女人的目光里有说不出的深邃,足够盛的下一湖宁静。嘴角微微向两边拉动,露出一排皓齿。眼角的尾纹向后钻的很深、很深。目光的方向自然是她小儿子学习和生活的城市,女人从未在这里聆听过知更鸟的哀鸣,却也在喜鹊的沙哑声里迟暮不归。
  
  傍晚的云,烧的火炭般热烈,黑燕自顾自的寻找刚刚钻进水里的沙弥,一遍又一遍的滑翔、俯冲,再滑翔、再俯冲。不知是因为什么而让谁成了谁前世今生都要追杀的仇人,不得不在这里生啖其肉,谁都不曾想如此宁静的水面上正在酝酿着一场谋杀。我久久不敢回神过来,一片心在泥泞里挣扎着、踟蹰着。我无法数落也无法鄙俚他们的对或不对,只在岸边安抚一只鱼儿,一个鱼儿还在寻找的春天……我觉得我应该学着湖水里的半截石头,对正在发生着的一切置若罔闻。在弱肉强食面前也能睡得落落大方。我甚至怀疑我太过感性,看见一片云彩溺水也会愠怒。这本不该,也不必在乎。然而我的心灵太过苍白,长时间埋在泥土里,连木头都该发黑了,何况是长时间潮湿而寸磔了的心呢!我将大啸,燕儿啊燕儿,你究竟还是蒙蔽了诗人的眼睛。我误以为匆匆而来的你带来了一个鱼儿的春天,殊不知你大叫着:“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这比冬天更加寒冷……
  
  风吹花,花自落。送我一场花雨,纷纷扬扬。“坠风吟,隐没一朝风帘,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坐在湖边的草丛里,风是从背后吹来的,又送我一湖麦浪,从我眼前颤颤巍巍撞向岸边,再撞回来,浩浩荡荡,撞在我此刻平静的心底,激起一层层波澜,比孤独多些,较快乐少些。傍晚的风也刚刚好,可以舒展万物全身的毛孔,便于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又可以吹落农人一天的疲惫,吹走孩子们的风筝,在嬉闹声里,追逐天际的坠落熙熙攘攘。
  
  一江红日满江碎
  
  几片飞鸿渔子歌
  
  一蓑寒衣搅江波
  
  鸳鸯戏水情几多
  
  我自言自语了自己写的拙劣诗句 ,起身信步在积水的泥潭里,一只只海螺身陷沼泽,触动我多年未曾翻落的记忆碎片,打落了灰尘纷纷扬扬,混着空气吸进鼻腔,进到肺里,落在眼睛里,打碎几片泪花,粉身碎骨。
  
  我拾起一只海螺,就像收拾起未曾拾起过的鸠车竹马。曾有多少音符跳跃着从这只螺壳里曼妙而来,落在糊满泥巴的手心,跳到指尖,舞动到每一个深沉的梦里。美妙的旋律总是再现美妙的回忆,伴随着美妙的事物。而这里埋藏着我太多回忆……
  
  小时候的一只小海螺是我最珍爱的玩伴,我总是憋红了脸,渴望着能从这里吹出一支可人的曲子来。总是抱着它拥枕而眠,也总神往着第二天一觉醒来就一定会从这里边传出美妙的音乐来。如今那只海螺也不知被我丢到那里去了,一起丢掉的,还有我亲手折的飞起来跌跌撞撞的纸飞机、被风吹断了线的风筝。这风筝也是我自己拿爸爸用来卷旱烟的旧报纸糊的,至于线呢,是我偷偷顺走母亲一块钱一大卷的黑色棉线。事后被母亲发现了总免不了被训斥,每次也都很快就忘了自己的“罪责”。
  
  有风的时候我永远都奔跑在绿油油的田埂上,我的小海螺也被我绑在长长的风筝尾巴上。我开心的放飞我的风筝,那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一只鸟儿,更希望胳膊上也生出羽毛来,长出飞往天空的翅膀。就因为自己的贪玩,张婶子家靠近路边的麦苗总是被我踩得稀稀拉拉。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也能听见张婶子在大门口骂的叽叽喳喳。像极了打麦场上偷吃粮食的麻雀。到了风大的时候,云彩吹跑了爸爸的旧报纸,吹走了我的风筝,还有我最珍爱的小海螺,我拼命追赶着,估计夸父逐日也是这样狼狈的追逐,跌倒了摔得灰头土脸,从地的东头跑到西头,哭着看着手里破破烂烂的风筝,那一刻我从心底里讨厌大风,因为它差点带走我的小海螺。北方田野里的大风对世间万物都丝毫不留情分,似乎遇见什么都将摧枯拉朽。风也理直气壮的将打麦场上的草垛掀了天灵盖,母亲边收拾边抱怨唠叨着:“老天爷不知道庄稼人的苦处……”远远地,当她看见我的时候就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只不过风声远远要比母亲的嗓门大,声音总是被削弱,事实上被风削弱了的是我的母亲。我从高处看见这个纤弱的女人被风吹散了的头发和漫天的草絮,我也会跑到跟前用沾满灰尘而显得脏兮兮的双手把她头发上的草屑揪下来,就像从人群里揪出一个小偷,从粮食里揪出一只偷食的老鼠一样嫉世愤俗。也像母亲一下又一下的从草垛旁的果树上拽下来一些麦子的秸秆一样。收拾完后我靠在母亲怀里坐在草垛旁歇息。我总是闲不住的性子,喜欢从母亲头发里寻找一根白头发,并认真的揪下来,笨拙的我每次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脸认真地告诉母亲:“妈妈,别动、别动!”那时候母亲噙泪笑着,十指金茧的双手轮换着摩挲着我的后脑勺,老茧里埋没了几十年的黄土与黑土,赶走了多少的贫瘠和干涸。茧是母亲耕作的犁,而母亲是拉犁人……打麦场的大树上,喜鹊在大巢边沙哑的叫唤着,风吹到她的头上,吹起一片片柔滑的羽毛,在风里凌乱着,吹到巢里,吹醒她幼稚的孩子,大声的叫唤着:“妈妈,妈妈……”
  
  母亲的眼角总是流着泪,风还在不经意的吹着,我以为是我拔头发的动作太大,母亲肯定疼坏了才悄悄哭着流出眼泪来。然而她只是笑着,还是像太阳一样温暖的笑貌,笑着说:“傻孩子。”以后的大风天气母亲也都哭着,那时候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总觉得那是因为干农活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和我一样,摔了就哭了。我也试着递过去我心爱的小海螺,说:“妈妈,这个送给你了,”可是母亲并没有停止眼里的泪水。后来我才渐渐的明白,绊倒母亲并让她流下眼泪的罪魁祸首是沙眼……从那以后,我愈加讨厌大风,然而风并没有因为我的一片孝心为母亲停止。时间散落在地上,一点点拖住母亲的脚步,终有一天会让她步履维艰,我却从母亲头发里发现了数不完的白头发。我总在担心或者害怕有一天白头发会不会绊倒我的母亲。我痛恨当时的我没有认真的从妈妈头发里找出藏着的白头发来……
  
  我从旖旎的梦里醒了过来,擦去海螺身上布满的泥土,在水里晃荡着我小时候的音乐盒,看着满地的螺壳,十几年前的那个螺壳居住着我和我的一个忧愁、一个悲伤。此时此刻,我希望从成百上千个螺壳里长出一个懵懂孩子的春天来,然而我终究没有成功。海螺多年生活得温床如今也摇身一变成了墓场。海螺就躺在那里历经风雨沧桑,壳里也早已不再寄居快乐或者悲伤。我把海螺紧紧捏在手心里,它显得十分沉重,我想一个海螺应该给予三个坟茔,一堆埋葬螺壳、一堆埋藏尸体、另外一个告慰快乐以及悲伤。那么上百个螺就该有上千个坟茔。
  
  “扑通”鱼儿跃出水面,僧弥找回了春天……天微微雨,涨水时,这里便是海螺墓场。
  
  我摘来一朵红花,献与坟前,双手合十,让水里的僧弥为螺壳们超度一程。这篇文字便是墓志铭……“当你低头的瞬间,才发现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歌声从几百个坟茔里传出来,引起小海螺种族间的共鸣……再次把我带往十几年前的海螺面前。我献上一块肋骨,看是否会长出一个女人来。放在湖边,尚飨……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