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临泉王飞—过麦

作者:http://www.90wenxue. 来源: 时间:2017-11-0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1989年那年我6岁,某个雨过乍晴的午后,天空中划过一声清脆的布谷鸟鸣,“官庄家后”。这对大人们来说预示着要过麦了,对我来说意味着过完麦,我就可以上小学了。一想到能像三大娘家小涛哥一样,系着红领巾,背着花布书包每天踩着悠扬的打点声上下学就按耐不住一阵小兴奋。
  
  我叫张东,就读于老槐东村育红班大班,我们学校是村里两间废弃的老油房改用的。我们大中小班挤在一件茅草房里,所以我们学校就这么一间宝贵的教室资源。挨着的另一间茅草房,屋顶露了半个天,就像一把塌了半边的伞,虽然遮雨不行,但遮阳还是够用的,所以这间茅草房被用于我们晴天时的活动室。我们的校园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除了一条从教室到大门口的半圆弧状的过道外,四周杂草丛生,矮的有小青草,稍高点的是狗尾巴草,最高的是蓖麻,杆状植物上攀附着藤蔓植物,错落有致的草丛中也会冒出几朵漂亮的野花,显得那么与众不同,那么倔强的美。。。。。。我们的学校大门是由两扇木板对折而成,因木质疏松加之常年雨淋虫蛀,已经腐朽不堪了,外面隔门望进来,里面的景象斑斑点点;也没有个校名牌在显眼位置挂着,所以外人往往把我们学校误认为是一处五保户宅院。
  
  虽然前些天下了一阵小雨,但对于裂开了唇的大地,仅仅是润湿了下嘴角,真正的旱季仍在煎熬中延续。昨天晚上我跟小涛哥打着手电筒满树林子里转了大半个晚上也没照到几个知了猴。回到家时,母亲已经用兑了水的敌敌畏在我床上喷过一遍了,父亲则狠狠的训斥了我一顿。就这样,我闻着刺鼻的农药味,带着委屈,泪眼朦胧的睡着了。。。。。。。
  
  一声清脆的鸟鸣在我头顶上方略过,紧接着一群鸟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像是在谈论什么又像是在争吵什么。我懒得去理会,顺势翻了个身子继续睡。这会我隐约听到父母轻声交谈道:“东东醒了呢?”“动静轻一点,别把东东制醒喽,让他多睡刹”。随后就是轱辘被放空,皮带与轱辘轻轻制动摩擦的声音,嘭一声闷响,水桶在井底水面着陆了;一下,两下,三下水桶在水里咕嘟咕嘟被淹满,然后一声脆响,水桶被拉出水面;滴滴答答,水桶被轱辘拧着缓缓上升中;拧轱辘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稍稍停顿一会,接下来是一提一拉一送,哗啦一声水被倾倒而出。紧接着又是轱辘放空,水桶坠水,淹没,滴落,倾倒的声音。我在这般节凑中竟又酣睡而去。

    上一篇:十一二岁的懵懂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