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关于红楼

作者:张喆 来源: 时间:2018-08-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关于红楼

红楼是塔城的一座地标性的俄式建筑,建于清宣统年间1910年。它有着绿色的铁皮房顶和铁锈红的墙壁,还有瘦长的木质窗框,内部分为上下两层,地板为砖红色的木质地板。童年时期红楼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它在整齐划一的楼房周围显得非常独特且突兀,说它是楼房吧,他没有楼房高,说他是平房呢有没有平房低。红配绿的颜色也极其奇怪。外围则是从地缝里长出的一些很长的杂草,周围的房屋我可以准确的说出他们的作用,而红楼我实在是不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它就像是一个老人有着饱经风霜的平静,和安于现状的无所作为。总之就是不卑不亢,在红楼的下面有一个漏出半截的地下室的窗口,还未修整时真的无法想象那是个窗口,因为窗口的外围都长满了厚厚的杂草,让我觉得恐怖。每次路过的时候我都要问母亲,底下那个地下室是用来做什么的,母亲也答不上来。而在我的想象中那应该是用来堆放骨灰盒的。所以每次路过时我都很想看看是否会有白骨。后来大了一点在课堂上老师讲到了红楼,才渐渐的明白了这所奇怪的“红房子”的来历,原来塔城红楼的建造者是来自俄国喀山的塔塔尔族商人热玛赞·坎尼雪夫。热玛赞·坎尼雪夫在1910年来到塔城,花费3年时间,建造了塔城最为高大豪华的这座建筑物,在此经营大宗土特产的进出口贸易,成为当时塔城的贸易中心。我能想象的到,当时一个大胡子胖乎乎的俄国人,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来到这座贫瘠之地,当时可能连一座像样点的房子都没有,只能够零星的看到几个矮小的土房子,冬天一下雪的时候可以漫过大腿,但是尽管这样贫瘠和恶略的环境也不能难倒精明的俄国商人,它利用先进的技术,请来俄国的能工巧匠设计了这栋典型的俄式建筑,三年以后,塔城最宏伟的贸易中心建成了,周遭曾安静沉睡着的土房子也在这一刻变得活跃起来,周围的哈萨克牧民将自家养的牛羊都牵到这里来买,夏季马车行使过土路一阵尘土飞扬,冬天则是狗拉着雪橇进出于红楼,塔城所有的土特产,农产品在这里汇集。在红楼内人们说着俄语、哈萨克语、维吾尔语等多种语言·····舅舅曾给我说以前塔城有很多“老毛子”经常可以看到大街上穿着胸罩和三角裤衩金发的俄国女人。我想即便是红楼刚刚建成的时候也是这般景象吧。而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就是我小的时候红楼便没有如此的热闹了,那时塔城的街上还没有什么车,人们大多是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的,红楼钱有一颗很大的老榆树,树干比成年男人的腰还粗。白天的时候可以看见赶着驴车站在树下卖蔬菜水果鸡蛋的老奶奶,老奶奶穿着碎花的外衣和裤子,操着一口不知道是山东话还是河南话的方言,在树下叫卖,这种气质和红楼的欧式气质十分不搭,但是老太太才管不了这么多只有是有人来买她的东西,这红楼周围就是她的地盘了。到了晚上则会有一群看老大爷围坐在红楼的老榆树下下象棋,也会有骑着自行车刚下班的中年人站在旁边观战,下象棋的大多为汉族人,但也有几个哈萨克族老大爷也来凑凑热闹,偶尔还能用几不标准的普通话指导几句:
“唉你这个你这个地方咋能放马呢?你放个兵撒。”
结果汉族老大爷就放了个“兵”结果还是输了,但是哈萨克老大爷却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指导的很对,下象棋下到一半口渴了,这些大爷们也不管到底是汉族还是哈萨克族了,成群结对的到附近的卖早餐的店里,要上一个馕一碗咸奶茶和一碗冰镇的骆驼奶子喝起来,吃饱喝足了以后又继续回到老榆树下下象棋。
2006年我上小学三年级,破旧的红楼周围围起了一层绿色的纱网,人们好像在百忙中又想起了这幢沉睡了许久的红房子,建筑工人们就这样敲敲打打了一年。2007年夏天,红楼旁边又多了一个仿照红楼建的房子,新房子和重新修缮的红楼正式挂牌成为“塔城地区红楼博物馆”。“博物馆”这个东西我曾以为只有在大城市才会有。没想到塔城居然有一天也会有博物馆。初次参观红楼博物馆是在学校的组织下进行的,那也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踏进红楼的内部。高大的房顶和木质的地板使得整个房子十分大气,木地板下则是空的走路的时候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展厅里面都是我没有见过的新奇玩意,有古人用过的陶器石器,还有民俗展厅少数民族的服饰。在走廊里竟然可以发现老式的壁炉,而我也终于走进了我小时候曾想象放骨灰盒的地下室。里面根本没有什么骨灰盒,就是普通的房子而已。
如今红楼的周围不在是矮小的土房子了,一幢幢大楼赫然耸立,曾经雄伟的红楼则变得十分个渺小,门前的那棵老榆树还在,只是不会再有人下象棋了,周围的土路都变成了干净平整的柏油马路,偶尔可以看见几个孩子在红楼前滑旱冰。虽然它不再高大,在新房子面前显得又些佝偻,但是它是慈祥的长者,将一个城市的过往毫无保留的拥入怀中。冬季大片的大片的雪花落在绿皮屋顶,分流雨水的绿皮管道结了巨大的冰凌,红色的砖墙上贴着几个大字“小心冰凌砸落,请勿靠近”我想回到曾经,坐着雪橇再来好好的看看它。

    上一篇:山长水远,桥路不息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