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傻香

作者:张喆 来源: 时间:2018-08-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傻香

没有人知道她具体叫什么名字,大家都叫她“傻香”。她有一双很漂亮的大眼睛,身材极瘦,齐耳短发。看长相不大像汉族,因该是达斡尔族,如果不是儿时的那次高烧,她应该是个聪敏漂亮的姑娘。
她从小和舅舅一起长大,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也从未有人知道她的父母去了何处。傻香从未上过一天学,但若会写字那文笔一定很优美。小时候没有人愿意和她一起玩,她每天的消遣就是搬个小凳子坐在门口自言自语。偶尔路过便能听见她说:
“春天来了,小鸟喳喳,花朵红红,好美。”
说完独自一人在哪里嘿嘿的傻笑。路过的人看到了暗暗地骂一句“勺子”便快步离开了。后来傻香长大了开始穿梭于附近的大街小巷,周围的人和做生意的小老板没有一个不认识她的。每每她摇摇摆摆地走到小卖部门口对老板傻傻地笑笑,或者和老板闲聊两句就捡起地上散落的酒瓶,坐在土路上的石头上盯着酒瓶看一下午。小卖部的老板也懒得搭理她。到了下午孩子们放学路过小卖部时,她突然就像那根筋搭对了一般,对着孩子们喊道:
“哎!上学挺好的吧!”
孩子们并不友好,一个小瘦子拿起手上刚刚喝完的塑料汽水瓶向她砸过去,笑说道:
“傻香,你不是要瓶子嘛,给你!”
转头便对身边的伙伴说道:
“这个傻香咋还勺的呢。”
说完便闹哄哄的骑着自行车离开了。傻香却不计较,对着扬长而去的小孩子们喊道:
“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上学!”
傍晚的斜阳映着傻香安静的影子,玻璃瓶子在余晖下晃得人睁不开眼。不一会一个干瘦的男人走到了傻香身边,那是她的舅舅。她舅舅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而且爱酒如命,每天都要在小卖部里买一瓶两块五毛钱的“红星二锅头”,他对傻香厌恶的程度从他满口的脏话里展现的一览无遗。但这么一个让他讨厌的傻姑娘他却明天都会在天黑之前准时的叫她回家。傻香的家每次人们都是绕着走的,因为除了院子里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外,还能时常听到傻香的哭喊声。听到便知道她舅舅又打她了,但谁也不敢去多管闲事。尽管如此,傻香每天还是乐呵呵的。她虽一年四季都穿一件绿色长袖外套和一条已经褪了色的黑色牛仔裤,但偶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条黄色的头巾“打扮”一下自己。傻香每天吃的也很简单,大多时候就拿一个白面馒头饿了就啃两口。春天的时候平房榆树上的榆钱就是她的加餐。夏天小卖部的石头旁会摆上象棋盘,附近工地的工人们在休息的时候下上一局象棋,喝几瓶啤酒。傻香不能坐在石头上看着瓶子发呆了,她便换了个消遣的方式,就是把那一个个啤酒瓶都堆在自己跟前。那些光着膀子的男人们用一口四川话问傻香:
“傻香,给老子当婆娘好不好?”
傻香才没有时间理他们。得不到回应的男人只能笑骂道:
“这傻婆娘一点儿不识趣。”便接着下棋了。
那几年从内地到新疆来务工的一拨又一拨,什么地方的都有。周围的平房都拆的差不多了,一座座居民楼拔地而起。终于有一天傻香家里的那一排平房的白墙上也写上了大大的“拆”字。傻香那散发着恶臭的房子也被贴上了封条。今年过年我与母亲路过那房子时,只剩下了一面孤零零的墙。母亲问我:“你记不记得原来这里住着一个“傻香”,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上一篇:南市场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