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塔尔巴哈台山

作者:张喆 来源: 时间:2018-08-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塔尔巴哈台山

塔尔巴哈台山位于塔城市的北面,所以我们也叫做“北山”。而塔城也是塔尔巴哈台城的简称,意为“旱懶生长的地方”。夏季最炎热的时候,则是个避暑的好去处。北山并不是很高,但是即便是这样,在城市中心也能看到它,好像它就在你的眼前。儿时的我曾想如果有一天自己能翻越北山,在山的那边应该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也许会有比塔城还高的楼,也许会有电视上看到的立交桥。数不清自己去了北山有多少次,每一次去都是卯足了力气往最高处攀爬,但每次到达了一个顶端,就会看到还有更多的顶端在山的后面,便深叹一口气。
第一次去北山是在上学前班的时候,那时候母亲刚刚再婚,后爸在那个时候对我还算不错。他们电力局组织秋游,我便跟随着他一起去了北山。去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兴奋了一个晚上没睡着觉,因为我以为我终于可以翻越那座山去看看山后的世界了,便早早的把母亲准备的厚衣服塞进书包,又装上了我的玩具望远镜,期待着第二天的北山之行。我睁着眼睛,一直期待着天能快快亮起来,但时间却偏不随我的愿,走的慢极了。终于等到了天亮,电力局的车来接我们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力,一晚上没睡却毫无困意,而小小的面包车里早已传出了几个大人震天响的呼噜声。车窗外太阳刚刚从地平线探出头来,照的周围的玉米地发出耀眼的金黄色,偶尔可以看见刚收割过的麦田里走过几个扛着锄头穿着迷彩服带着大花头巾的农民,路上的排列紧密的杨树飞快的从我眼前跑过,开车的司机叔叔用一口去纯正的塔城话问道:
“丫头子上几年级了?”
“学前班。”
“我给你说奥,其实现在北山不好玩,六七月份的时候才好玩呢,那时候山上的羊可多了,你们玩的玩了还可以在毡房里住一晚上,那个谁,老张是你爸爸是吧。”
虽然我还未叫过后爸“爸爸”但别人这么说只好点了点头。车开了一段路便在一个小平房前停下了,小平房上挂着“国家电网”几个大字。这是后爸平时值班的地方,后爸和几个叔叔下车从房子里搬出几个烤肉架,和一袋子煤炭放到后备箱。我则下车望着空荡荡的房子周围几个硕大的风车问后爸:
“叔叔,这个风车也太大了吧,这个风车是用来干撒的?”
“这哪是风车,这是风力发电机,别看了赶紧上车”
后爸催促道。车又开了许久在一个山坡上的毡房前停下了。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但是被毡房周围的树挡的死死的,凉快极了。毡房的主人是个黑瘦的哈萨克族女人,她的丈夫去山上放羊了,便只有她一个人来招呼度假村的生意。女人带着个红色嗅着花纹的头巾,一件绿色的毛衣皱巴巴的堆在身上,配上她那张干瘪黑瘦的脸显得一副瑟瑟缩缩的样子。但她做起生意来却很厉害。后爸的同事想两百块买一只羊和她讲了好半天。她则皱着眉头,用着一口哈萨克普通话高声说道:
“哎,我真的要的不高耶,我们的羊嘛都是吃着山上的草长的哎,撒饲料都没有喂过,肥的很嘛,就280块钱,你看你买不买,不买的话你看看谁那便宜你就去买行了。”
最后搞得那个买羊的胖叔叔只好乖乖的交了钱。那只羊确实是肥,浑身圆滚滚的像一个超大号的棉花糖,它被安静的绑在一棵老杨树上,丝毫不知道自己将要一命呜呼了,依旧是不紧不慢地吃着树下的青草,一副还能活很久的样子。没过一会几个高瘦的哈萨克青年便拎着刀走过来了,他们一起按住了羊的头。这时候它才感受到危机,咩咩咩的嚎叫着,叫的凄惨极了,但是哈萨克小伙子并不会因此而心软,一刀插进了羊的咽喉,血缓缓的流了出来,流到了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大铁盆里。不一会儿铁盆里便盛满了满满一盆血,血遇到山上有些低的气温,冒出了阵阵白气。放完血,小伙子们便拿起了大一点的到砍下了羊的头。羊已经死了,但眼睛却是明亮的仿佛还活着一样,那样一个刚刚还鲜活的脑袋此刻便孤零零的躺在树下了。小伙子们后来又利索的划开羊的肚子,掏出五脏,扒下羊皮,羊的身子被切成两半,一般用来做了羊肉抓饭,另一半则切成一块一串串成了羊肉串。肥瘦均匀的羊肉在炉子上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烤的差不多的时候撒上孜然和辣椒面便端上了桌,不一会儿香气扑鼻的一大盆羊肉抓饭也做好了。羊肉在口腔里散发着阵阵香气,明明前一秒我还在感叹残忍的人类杀了“大棉花糖”后一秒肉进了嘴里什么残忍不残忍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尽。后爸和几个同事一边吃着肉一边喝着酒,喝到尽兴时便开始吹牛了。胖男人说:
“那个撒我准备买个60多万的房子。”
戴眼镜一脸文质彬彬的男人又说:
“我要把我那个霸道换了买一个宝马。”
后爸则吹嘘道:“哎你们知道吗,我们家那个门市部买的时候才10万,现在都涨到20多万了。”
其实他们都是拿着2000多块钱工资的普通工人而已。我对成年人的吹嘘则丝毫不感兴趣,一心想着赶紧吃完饭去爬山。这时候黑瘦的老板娘则走过来对胖叔叔说:
“怎么样,我们这的羊好吃吧,以后你们谁要买羊都介绍到我这来昂”。
胖叔叔则敷衍道:“行呢行呢”。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午,后爸因为喝多了便躺在毡房里睡了,我则和几个叔叔们去爬了山。山虽然不陡峭但是也并不好爬,远处看绿油油的一片山,到了脚下一脚踩一块大石头,我爬到一半便爬不动了,就在停下来的时候我在岩石缝里发现了新奇的东西,那是一朵巨大的蒲公英,差不多有头那么大。不知道这山上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长这么大的蒲公英,我把它死死的拽在手里,生怕丢了这个新奇的宝贝。再往上爬一直硕大的土拨鼠从我脚下窜过,吓得我差点哭出来,同行的叔叔不但不安慰我反而吓唬我道:
“丫头小心一点,山上还有熊和狼呢”。
吓得我一路拽着那个叔叔的衣角。终于到了山顶,没有想象中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只是远远的可以看见山脚下蓝蓝的一片水库,天上飘动的的云在水库上映出一片灰色的影子,对面的山坡的麦田草地还有沙石有序的切割出红绿黄三种颜色,再远一点的雪山穿过云霄,太阳透过云层洒落在山坡上,安静极了,静的可以听见云飘动的声音,我不知道我所熟悉的平凡的小城也有这样一块寂静美妙之地,山上的风吹散了我手中的蒲公英,我有些失落,不能把它带回去给母亲看了。我就那样站在哪里发了好久的呆,直到听见山坡下羊群咩咩的叫声才回过神来。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面包车没有把我们直接送到家,而是停在了电力局,后爸给我买了只菠萝味的雪糕,我们一路步行回家。回家的的路上我想了一路,北山的那边没有我所向往的另一个世界,那么另一个世界会在哪呢?会在另一座山的后面吗?

    上一篇:傻香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