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洗澡

作者:张喆 来源: 时间:2018-08-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洗澡

小时候我家的老楼房一到夏天不供暖的时候便不能洗澡了,于是母亲每周末便带着我去附近的公共浴室洗澡。傍晚时阳光刚刚好照在通往浴室的小路上,晃的人看不清脚下路,我一路上眯着眼睛拉着母亲的手,直到看到远处红砖绿瓦的清真寺时便知道公共浴室快到了,推开生锈的铁框玻璃门,一股水蒸气的气味直冲鼻腔。老板是一个身材及其肥胖的达吾尔族奶奶,她通常都是瘫坐在柜台的躺椅上,无论夏天和秋天都是穿着一件蓝色肥大的针织衫,眼神永远都是一副迷离没睡醒的样子,棕色的头发卷卷的包住圆圆的脑袋,倒显得可爱,整个人就像是一块融化的巧克力蛋糕。她看起来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但是她说起话来可是中气十足的。看见我和母亲进来便说:
“那个撒,现在人多得很你们等一会儿再进去奥”。
简单的一句声音大的感觉墙缝都在震动。有的时候这个奶奶不在,就是她的丈夫和儿子或女儿看店。这一家人像是一个膜子刻出来的。无论身材声音还是长相都是完美的复制粘贴,导致我和母亲每次都得反应一阵才知道此刻坐在柜台前的是谁。等了几分钟好不容易有一些人出来了,我和母亲才能进去。刚进去的感觉是令人窒息的,水蒸气很快就包住了你整个身体,原本干爽的短袖粘哒哒的贴在身上,于是赶紧把衣服脱光才觉得与浴室的氛围融为了一体。浴室使用粉红色瓷砖铺成的,天花板则是粉刷过的,但是已经被水蒸气泡的掉皮了,一个水龙头挨着一个水龙头都挤满了人,汉语也好哈语也好胡乱的混杂在一起,产生的回声震耳欲聋。 整个浴室里只有我一个孩子,其他的都是成年女性,年纪大一点女人身材已经走样到有些不协调了,肚子上的赘肉一层一层的叠在一起,胸前两颗硕大的奶子也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耷拉在肚皮上,但挺立的五官还能依稀辨认出年轻时应该是个美人,但是她并不会因为走样的身材而感到自卑,搓澡的架势,比起刚刚发育羞答答的少女来说显得雄赳赳气昂昂。年轻一点的女孩子则是十分美好的,皮肤极其细腻紧致,莲花头喷下来的水珠落在黑色的头发上显得头发又黑又亮,微微隆起的胸部娇羞可人,那时的我望了望自己平坦的胸部想到:难道我长大了也会和她们一样吗?万一我长大变成一个男孩子呢?这样的想法现在想起来到觉得十分可笑,但在当时自己确实是有认认真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的。母亲才不管我内心想什么,也不管我对那淋下来的水柱感到十分害怕,只是叫我闭上眼睛,用水淋湿我少的可怜的头发,把肥皂泡泡打到我的头发上,利索的冲洗干净。每回洗澡我最怕的就是搓澡,质感粗糙的搓澡巾摩擦皮肤的感觉是抓心挠肺的疼,不知道该哭还是笑,但是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母亲一戴上搓澡巾还没接触我的皮肤呢我就开始喊疼,母亲只好哄着我说轻点搓,结果接触到皮肤还是很疼,于是我便老躲开。母亲刚开始还是很温柔的,到后面便开始发火道: 
“哎呀,你别躲呀。”
就这样哭着喊着好不容易熬到搓澡结束,才松了一口气。母亲便给我抹上沐浴露冲洗干净,便让我自己穿衣服在外面等她。更衣间湿漉漉的椅子上每次我都要铺上一层厚厚的旧报纸才肯坐在上面,但有些人却不讲究这些,直接就坐在了上面,费力的穿刚才还搭在水龙头上淋的湿漉漉的丝袜,黑色的丝袜被她肥胖的腿撑的有些拉丝,但她并不在意,还是卖力的穿着。穿好衣服后,推开浴室门的那一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能呼吸了,没有粘哒哒的感觉,一阵微风透过门缝吹进来凉快极了。柜台前的大头电视上正在放着《新白娘子传奇》我坐在弹簧沙发上,和老板娘奶奶看的出神,连母亲何时出来的都不知道,直到母亲走到柜台前问老板娘道:
“阿姨,总共几块钱?”
老板娘才回过神:“啊,你洗好了?给六块钱就行了?”
母亲便叫看电视入迷的我说:“张喆,走我们回家吧 。”
我便恋恋不舍舍的把视线从电视前移开,对老板娘说了一句:
“奶奶再见。”
便跟母亲回家了,每次来澡堂洗澡基本上都是我洗完了坐在沙发上等母亲,电视关着的时候老板娘奶奶就会和我聊几句,聊的话题无非是在哪上学,学习怎么样,也会问母亲门市部的生意怎么样,有的时候住在附近的“傻香”也会傻呵呵的推开澡堂的门,像个正常人一样问老板娘奶奶:
“阿姨,好着呢?”
老板娘奶奶便回答道:“好着呢,你吃饭没有?”
直到傻香傻呵呵的走了,老板娘奶奶便叹口气:“哎,这个丫头子也可怜的很。”
说完便又继续嗑着瓜子看电视了,遇到好笑的部分便咯咯咯的大笑起来,仿佛刚才唉声叹气自言自语的那个人是别人一样。
现在很少有人再去公共浴室洗澡了,而那个公共浴室也在零几年的时候被拆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耸立的高楼。今年冬天又在公交车上遇到了老板娘奶奶,她问道我在哪里上学,以后是否还会回塔城?谈了口气说:“你们这些娃娃一出去都不愿意再回来了,我们家孙女就是这样,去了北京上学,也说不回来了。”
后来我看着她拖着肥胖的身躯下了公交车,便再无其他。

    上一篇:塔尔巴哈台山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