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小黄毛

作者:张喆 来源: 时间:2018-08-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小黄毛

小黄毛是大黄毛的儿子。大黄毛是住在我家门市部附近的一个哈萨克和维吾尔族混血的男人。头发又黄又卷,眼窝深邃,高挺的鼻子但脸上的肉却不少,柔和浓密的胡渣像千层蛋糕一样堆叠在脖子上,啤酒肚又大又圆,大的都难以望到脚尖。这样一个看起来长相十分诙谐的男人竟任职于政府机关,事业有成。但母亲才不管这些,依旧是在他每天来买烟买酒时亲切的称呼他为“大黄毛”。而“大黄毛”的儿子“小黄毛”却刚好和他父亲相反,又瘦又白就像是营养不良的儿童,他长着同他父亲一样深邃的眼睛,还有同他父亲一样一头又黄又卷的头发,但是怎么看都比他父亲机灵和秀气。
大黄毛和小黄毛虽然是父子但从未一起出现在我家门市部里,通常是大黄毛下班来买一包红河烟,和一瓶塔城老窖或者买两瓶乌苏啤酒便走了。而小黄毛则是在放学后来我家门市部里转好久,拿起一包五毛钱的辣条又放下又拿起一包五毛钱的干脆面想想不对又放下,就这样纠结了二十分钟。看的我母亲有些不耐烦便问道:
“小黄毛,你到底要买撒?还没想好吗?”
“想好了”小黄毛回答道。
最后他拿了一包五毛钱的干碎面和三根一毛钱的辣条,犹犹豫豫的走到柜台前说到:
“再给我一个大大泡泡糖。”
母亲把泡泡糖递给他说:“你转悠了半天就买了这么点东西?”
小黄毛奶声奶气的回答道:“我爸每天就给我一块钱,可是好多东西我都想吃,所以我要想想怎么样才能把我想吃的东西都吃到。”
“奥呦,你爸天天买那么贵的酒和烟就给你一块钱?下次你爸来了我给你爸说,让他多给你点零花钱,对了,你爸前两天在我这赊的酒,你回去给他说让他尽快给我啊”母亲说。  
小黄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便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哪里啃干脆面。过了一会几个骑着自行车的哈萨克族小孩疯跑着冲进了我家门市部,一进门就拉着小黄毛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最后一个小胖子用汉语说到:
“唉,你给我请个客撒,我也想吃干脆面。”
小黄毛则像个大人一样说到:“我都快穷死了,我爸只给我一块钱,咋给你请呢?”
小胖子无可奈何只好说:“那你给我掰一点干脆面撒。”
小黄毛只好不情愿抠抠索索的掰了一小块干脆面给小胖子。小胖子拿到干脆面以后一根一根的吃了起来,仿佛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一般一脸满足。又过了几天,小黄毛又拿着一块钱来我家门市部,买了两包干脆面 ,母亲仍问道:
“让你给你爸说把酒钱我你说了没?”
小黄毛点了点头便骑着自行车走了。晚上十点的时候大黄毛焦急的冲进我家门市部,母亲以为他是来还钱的,结果大黄毛问母亲:
“姐,看到我儿子没有?”
母亲说:“下午来买完零食就走了,咋了,还没回家吗?”
大黄毛说:“我在家喝酒呢,一看十点多了,还没回来,我就看看他在不在你这。”
说完就走了。晚上我和母亲准备关门回家时。看见大黄毛一脸怒气的拎着小黄毛的衣领,嘴里用哈语骂骂咧咧的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小黄毛一边流眼泪,一边被大黄毛拖拽着走。第二天小黄毛则像个没事人一样来我们家门市部买东西。这回只买了个大大泡泡糖,母亲问道:
“你昨天干撒了,你爸那么生气?”
小黄毛则不在乎的活到:“没撒,我那个朋友想让我给他请客,我是没钱,他就抢我的吃的我们两就打架了。”
“以后多问你爸要点零花钱,你要是把别人打伤了多不划算。”母亲劝说道。
“我爸现在更不给我钱了,以后我就不来门市部了。”小黄毛说。
去年在我家原来的商店门口又见到了小黄毛,长的又瘦又高,脸上长满了青春痘,脸上的胡子和大黄毛一样浓密,站在街边,嘴里叼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原来的那个奶声奶气的小孩儿不见了,眼前的这个是时光正好的少年,头发好像也从黄色变成了棕色,再过几年,他会不会变得像他父亲一样呢?

    上一篇:老杨头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