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鼓山游记

作者:连文远 来源:原创 时间:2016-05-1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时光的流水总会无眷顾地把岁月的渡舟往前推进着,时间的双手已经把我们领上了四月的轻舟。时间的指缝总是太宽,总在我们不经意间偷偷溜走,再也没有了回头。

(一)
 
      之前就想过,借一次假日的闲暇,如果能有一次跋山涉水的经历,在山与水的世界里行走一番,不被烦扰,不与嘈杂近邻,必是一次不一般的体验。
      清明节的第一个早晨,看着天空清清爽爽,我便理好心情,出发前往离学校不远的福州鼓山风景旅游区,开始我一日的旅行。一个小时公交车的颠簸后,终于到了景区门前,十点钟的太阳照到地面,已有的燥热感把往来出进的游客催促着加紧脚步寻找避日之处。早已做足准备的自己没有拖拉,直接迈进了大门,跟着向山上行进的行人的脚步,没走几步,眼前 “闽山第一亭”的红字碑石鹤立亭阁之内,是正对着景区的石门,寻着它的方向往前看时,是一条通往山间的路。
      看着踏步上去的旅客,我再也没有犹豫,这应是一条通往山顶的路了。踏上了第一台石阶,石阶是用长立方体的整块岩石铺设而成,一阶一阶,平平整整,在游人的眼前延伸铺展出去,曲折着不知道通向山间的什么地方。“觉知此事要躬行”,顺着石阶曲折地延伸,我给自己鼓足了力,义无反顾,抬腿迈步,一步一阶往山里行进,一段一处,偶尔仰望头顶,石阶左右岩壁之上的古木,它们似乎懂得石阶上众多游人的渴求,伸直着腰,张开大臂,从头顶合拢过来,参差相抱,硕大的阔叶葱葱郁郁交错在一起,把石道几乎遮得严严实实。偶尔有细风拂过,交叠的树叶也会动动脑袋,拉拉腰身,斑斑点点的光亮穿透下来,站在小孩的肩膀,落在灰色的岩阶上,抖动着,隐隐约约,或是跳跃着转到了另一个地方。看看旁边经过的游人,因为恰是一个踏春的好时节,男女老少,个个精神抖擞,背着干粮的,提着饮料瓶的,前胸挂着摄像机的,头戴小花圈的,有的独自一人,有的三五人,有的是一家子,有的是对对情侣,都为着这春日和煦的气息而来,说说笑笑,走走停停,或是抓拍些自然的神奇,有的坐在石阶旁不远的山石上歇憩,已经下山的人群,还为览春上山的人群,在细窄的石路上相面而来,彼此望望,擦肩接踵过去了。


(二)

      一路上,路边的五颜六色,花花绿绿始终吸引住我的眼球,偶尔我也不忘拿出手机记下一些美妙和诱人的镜头,走了四百米,六百米,八百米,石阶一旁的碑石上刻着的数字从游人的眼前闪过,从我的眼前闪过去。
      时间的脚步总是那么匆忙,不给人一刻喘息的机会。已是中午十二点的时刻了,阳光比晌午时分明显强劲了许多,太阳送给地面更多的温度,我不得不脱了外套,轻装上阵,一千米的石碑很快立在了我的眼前。周围的空气格外燥热,渐渐地,我也觉得额头的汗水早已抵挡不了燥热的气氛,从鬓角顺了下来,但一切都不能阻挡我的好奇心和登至山顶的决心,看看仍然沿着曲折的石阶前进的游人,我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继续踩着石阶向密林深处探索。
      走了不多一会儿时间,和着游人的嬉闹声,谈论声,隐隐约约有另一种不一样的清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我停在台阶上顺着声音的方向拉长了耳朵听过去,声音清晰了许多,原来是哗哗的流水。对于我这个从小生活在北方原野上的人,对江河流水总是充满着好奇与求知欲,没有多加考虑,我决定寻着声音找过去,看个究竟,玩玩这古山中的自然之水,找到了在石阶一侧一条细细的泥沙路,是通向溪流方向的,踩着这条细细的路,我试探着一步步走了下去,踩过碎小的石块,转过葱密的竹林,离盘山石阶约有四十来米距离的地方,是一波清流,从三四尺高处的岩石壁上落下来,击打着底部的岩块。水流不是很大,我决定再接近自然,感悟一下真正的流水的灵气。我踩过平铺在水流里的几块相隔的岩块,到另一侧平坦的溪流旁,蹲身下去,索性为休息找个借口,我贴近平躺着的溪流,伸手到水中时,顷刻间一股清凉传满我全身,流至我每一条神经末梢处,细细柔柔的流水从我的指缝间挤过去,没有停步依旧安然地流。
      溪流的周围是一片阔地,天造地设,估摸着这是大自然特意为这一曲溪流布置的地方,让她可以尽情地伸直臂膀,耍着性子,一展慵懒的腰身,即使强劲的太阳和燥热的空气也无法使这幽静与清凉动容,只有潺潺的水流声,时不时叽喳着从一边飞到另一边树枝上的鸟雀,除了我的呼吸,这里没有其他生物来扰乱,没有喧嚣,没有叫喊,静静地,似乎是特意在聆听人类的气息。微微抬头向左手边看时,一米来宽的水流从上边的岩石上流下来,它的源头就无从探究了,在它流下来的半途的石块的合缝间不停地泛起水皱儿,那是又一眼细泉,汩汩地流出来的清泉,缓缓地汇入中流里,谁也不知道这是一条有多少这样的细泉汇聚的力量,涓涓地流在青石上,流过我的身旁,潺潺地流成岩块的棱角状,从峻拔的松柏竹林的脚下流过,一路澈澈清清,偶尔从天而降的一两片衰败的绿叶浮在了上面,她还是保持原有的姿态和宁静,向不知道距离的远方流着。
      在恬静的气息里偷了一段安逸的时间之后,我重新返回到了盘山石径,继续我的旅程。大概是因为燥热的天气,或是中午,继续上山的行人明显没之前多了,从山上下来的人多了起来,留在这石阶上的大多都是健壮的青年人,尽管都喘着粗气,汗水不停地滴落在青石上面,可他们还有力气为看山看水再前进一步。当然我始终没有停下脚步来,还是保持原来的速度,一个接一个的阶梯被我甩在身后,每向前一段路程,我会转过身去,看看游人,看着自己走过石块铺砌的路,一种由然的欣喜从心底里滋长出来。
      一千二百米,沿着曲折,或陡或直的石砌路,或是一段段鹅卵石铺成的路,我已经走过了这么多,当我再一次转过身去回味走过的这些路时,身后不多的爬山者当中还有一位老人。没错,他就是一直跟在我身后的那位老者,约摸已是花甲之年,黝黑的肤色,瘦高的个儿,裤脚卷起着,已经有些半湿的白色的汗衫,半弯的腰背,肩膀上还托着两个塑料袋,一前一后搭着,我的思想里立马冒出“挑山工”三个字,把这样坚强的名字给他,我想肯定没错。他的脚步踏过每一阶石路时,都是同样的沉稳,不急不躁,不快不慢,保持着一致的步调,一根一米多的拐杖几乎在他的每一段行进中是拿在手上的,每走过几十米的距离,他停下脚步,拄着拐杖,拿起挂在他右手处的毛巾,擦擦从花白的鬓角流下来的汗珠,微微抬头向前看看,他似乎在想些什么。老人停留片刻后,继续踩上石阶,我不知道老人的目的地在哪,不知道他还要爬多远的石梯,从六百米的地方开始,老人断断续续出现在我的身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加快脚步,把老人甩在后边,看不见为止,可这山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一鸟一雀,一岩一石,镌刻在壁石上的文字文化,路旁精雕细琢的木质物具,于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新奇,那么惹眼,我总会不自觉地停下脚步细细打量一番再离去,当我醒过神继续前进时才发觉老人已经超过了我,在我的前面仍然保持着原有稳健的脚步。
      眼前这山,虽然这不是泰山,没有泰山的伟岸,但也有泰山那般的陡峻崎岖的石道,老人全然一副挑山工的形象却时时在我的脑海里印现出来。


(三)
 
      顶着四月的艳阳,我已经曲折走过了一千四百米的石阶路,经过半山大大小小的凉亭憩所,偶尔我也会坐在阴凉的小亭里,揉捏一下酸软的双腿,伸伸僵硬的腰背,喝口水,吹着高山的微风小憩一会儿,即刻出发。
      一路上不一样的花草,枝繁叶茂的古木松柏,遇见的成百的行人,都没有使我厌倦,一千六百米的碑石过去不多久,终于走出了石梯小道,走到了盘山公路与石梯的交界处,有游客站住了脚步互相打量着,询问着对方,有的坐在一边的山岩上朝山下专注地看着,一副沉思的样子,有的坐在凉亭中,掏出背着的干粮,在这峻山之上尽情享用午餐的美味。盘山公路两侧,停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私家车、出租车,司机朝那些想要下山的众人吆喝着,人群繁杂,汽车的鸣笛声与游客的叫喊掺杂在一起,完全打破古山的静谧,一片忙乱的迹象现于眼前。
      我很快朝盘山公路上山的方向找准了路,顺着公路往前看去,公路很陡,没有尽头,只是消失在石山的拐角里,向里层更深处延展开去,继续上山因为这里还不是我想来的山顶,前边还有更高的山峰,我铁定了心,一不做二不休,不达山顶不罢休,再一次迈开了脚,路上的行人少之又少,三三两两,没有了之前的嘈杂,只是边走边看,或者朝山顶,也或是往山下。四五米宽的黑黝黝的盘山公路是修在山腰的平缓的地方,顺着山势,一段曲折,一段平直,一段陡立,曲折进两侧直立一两丈高的山岩之中,在靠近山岩一侧的公路旁是人工挖凿的渠道,以供流水之用,仔细看时,每隔一段路程,就有细细的清泉从岩缝中渗露出来,叮叮咚咚落入凿渠,或是从岩缝处缓缓流下来,两侧的岩壁也被润成一片湿色。
      已经两三个小时的行路,我感觉腿脚发胀的明显,开始酥软,我告诉自己:“不能停止,不能半途而废,不达山顶不罢休。”想想来时初衷,或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再登鼓山,没有时间再来这自然之境领悟山的伟岸,树的挺拔,虫鱼鸟兽的安然。我始终没有改变步调,一路不急不缓,望望路旁陡立的深黑色的石崖和一棵棵繁茂的古木,虽已走过千年风雨路,可它们还是如此峻拔挺直,从早春的惠风细雨里依旧抽出繁茂的硕大的新叶,看看从郁郁青青的枝叶间探出来的正在盛放着的娇艳的不知道名字的花儿。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另一座山的脚底,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眼前是一座更高的山,从山顶瞭望台上游客的吆喝声里听得出来,这就是鼓山峰顶,我决定加把劲登至峰顶“一览众山小”。
      终于,曲曲折折攀到了山顶,登上正在修工完善的瞭望台,任春风自由,吹遍我全身,凭栏放眼,用尽全身力气,深吸一千米高峰的空气,凉凉的透过我的心脾,浸满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浑身内外,一片通透轻松。向远处一侧峰顶看时,是一处新的圆顶的白色的穆斯林建筑,高高矗立着。望周围群峰叠嶂,层层叠叠,此起彼伏,保持着亘古不变的雄姿交错掩映耸立在一起,葱茏的松柏古木覆盖着的石峰,有的陡峻挺拔,有的低矮平缓,周围接连不断的苍山围绕着我站立的这座主峰向四周扩散开来,方圆开外,一色的苍绿与晴空的蓝底遥相呼应,色彩是如此明显亮丽,一幅活灵活现的墨绿和浅蓝的水彩画盛于眼前。
      南方的四月,阳光尽情向大地泼洒热情,完全没有了丝毫的收敛,也没有北方的温情。阳光用无限热情呼唤自然之界,也在有意唤醒这魏巍鼓山之上的万物生灵,借以一树、一叶、一滴水之灵动而又静谧的生命和绿色装点鼓山的宏广,让一切能在这历经了千百年风雨雕饰的似母亲般的包容的胸怀里绽放自我,释放生命的芬芳。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