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孤独的美人鱼

作者:女儿的乡 来源: 时间:2016-04-1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孤独的美人鱼
  
  在这么一座天子的陵墓地下,陪伴着仁慈的老梧桐树根的除了几千年来一直黄着,黑着的泥土外还有几只孤独的美人鱼。
  
  每年每月每天每日,同样的地方不一样的美人鱼在不同的时刻艰难的游着,伸出她们那有气无力的手,机械的向玻璃外观望的游客挥手。玻璃外,拥挤在空气中的坐满观光阶梯的游客和着麻木的喧哗打破了地下睡去灵魂的宁静;小孩们哭闹着,大人们聊着天,售货员兜售着比往日贵了一半的爆米花,烤肠,一会就得去总站在装些来,也只有这时他们才能趾高气扬涨价。美人鱼看惯了这样的场景,知道自己一出现准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现场人们的喝彩声,不谙世事的小孩子睁大明媚而又浑浊的双眼,一时竟忘了吃手中的糖。甚至有小孩贴着玻璃从近处仔仔细细的观察,他透过面具似乎看到了美人鱼被限制自由而产生的无限悲伤...
  
  小林看着笨拙的摇动着尾巴缓缓离去的美人鱼,被灯光反射着的金黄色的鱼鳞狠狠的灼烧了他的双眼,眼睛大大睁着,仿佛那只鱼缩小到了毫米级一样,不过只一会,他就被那海洋馆里的其它奇怪的鱼吸引了:瘦长的筷子般大小的鱼,身子就像是那被拉长的面团;有着蝙蝠翅膀的、脸和嘴都长在体下的假象为微笑的鱼,还有那一吸一收游动着的白色精灵,水底放了盏绿幽幽的灯,可能是想添加恐怖色彩吧!在一颗石头缝里特意卡住尾巴的、张着嘴的大鱼一动不动,小林变着法子去引诱它动,敲敲玻璃,在它面前转来转去,还哈了一口气,,它仍然没有任何“表示”,林终于放弃,准备离开,当视线收回,身子回转,林似乎察觉到那只怪鱼白了自己一眼,这些个白痴人类!顿时心里一惊,赶紧离开。随着人流到了企鹅馆,林看着“呆呆傻傻”一直在远处站着的长不大的企鹅,当空气献上一丝疲惫的恶臭,他掩鼻落荒而逃,回头一望,不少同龄小孩举着丫丫小手,向大人哭闹着想去摸一摸
  
  “萌”得过头的企鹅。晃晃悠悠到了北极熊的场馆,那只笨重的大熊贴着玻璃倒下,毛贴得稳稳当当,如果不是看到它身上持续缓慢的起伏,林一定会认为那必然是只假熊要不就是死熊,谁又知白熊是否真的渴望这样身上的起伏持续呢?转眸林撇见了一旁的阿拉斯加犬,狗儿一直走动着,在大约十平方米的“宿舍”里,耷拉着头,尾巴下垂,偶尔抬起的双眼木然无力,几秒的时间它又往回走了,嗅了嗅自己不知哪天拉下的生命必需物,如果它会数数的话,今天是走了多少圈呢?北极狐蹲坐在地,后腿挠着脑勺,起码挠了十分钟,其余的两只都像挺尸般躺在地上,用医学者的话来说那就是丝毫没有生命迹象,小林看着无论角落玻璃外的小孩怎样敲打,用热狗去引诱,小狐狸根本不为所动,呼呼睡矣,想来眼睛一闭不睁一生就过去了吧!林看着这些还活着的但却又已经死去了的生物,想着它们被迫告别家乡,告别自己的亲人家眷,甚至于没有告别,它们能在梦里相见吧,否则怎么它们只愿以年,以月,以日,以生命的形式沉睡呢!
  
  突然远方传来一阵骚动,原来是那只不停行走着的阿拉斯加犬倒下了一旁的清洁阿姨议论着:“这只狗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倒下了,唉,不知这次打针还有没有用噢?”
  
  另一个阿姨说:“哎呀,一只狗而已嘛!动物总是要死的”
  
  “这种狗好像还挺贵的呢,一年前公司花了好大力气弄来的呢,这下可要赔了....”
  
  后面的内容林再也无法听下去,当这个生命被金钱来衡量,它已经不是一个生命了,也许它本来也就不是,它只是一种食品或者观赏品吧?它自从来到这个风情万种的人世,也曾看见过一两眼的灯红酒绿,就无时无刻希翼着在雪地狂啸与奔跑,但愿它此刻的倒下是解脱,而不是一剂又一剂强心针换来的苟延残喘。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动物们拥有的不过是温饱,以及我们慷慨赐予的一片空白的日子与无数双惊讶歆羡的眼神。
  
  林怀着疲倦的心离开,与之相伴的还有那被拓宽的视野,将出门口时,咯,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脑海里快速搜索,啊!那缕紫色的头发!她不就是刚才那只美人鱼吗,那只“孤独”的美人鱼!林盯着她,像是盯着年老色衰却骚姿弄舞的妓女,那人淡淡的笑了一下,仿佛早已司空见惯,离去了。林看向这座空旷而又拥挤的地下海洋馆,时间都静止了,他听见动物们的窃窃私语,鱼,龟,熊,狼,犬,原来!原来!我们才是孤独的美人鱼啊!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