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酒·咖啡·茶

作者:闲池 来源: 时间:2016-04-2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酒·咖啡·茶
  
  ——人生心情之青年、中年、老年
  
  在纷繁多彩的世界里,芸芸众生有着永远也数不清的形形色色的追求:精神的、物质的;现实的、虚幻的;让人欲生欲死的、使之如痴如狂的……
  
  活着是为了创造,创造绝处逢生的奇迹,创造真理腾飞的阶梯,创造永垂不朽的伟人传奇。但处在什么位置上,就得在什么位置上寻找意义;位置的意义要靠有意义的人去挖掘、去深化。
  
  ——题记
  
  现代都市人,有些追求时尚,华丽的别墅、高消费的享受、极致的生活理念、浓郁的时尚元素;有些在意生命的过程,追求华贵典雅的现代情怀;有人则渴望寻找一份宁静和返璞归真的生活。氤氲凝重的黑檐,沧桑点点的灰墙,古风缭绕的木廊柱,攀满青苔的青石板,斑驳在木门上的铜环铁锁,仿佛都在诉说着一段又一段的历史。
  
  美酒,犹如血色的鸩毒,像黑色的火焰,燃烧。我把它喻为青年的烈性方刚。
  
  咖啡,浪漫浓郁,带着苦涩的醇香。我把它看作是中年的缩影。
  
  香茗,清雅酣畅,诗情画意。我想它则是老年的真实写照。
  
  每一种事物的背后都浓缩着一份心情,记忆中变迁的岁月依旧演绎着浪漫与时尚。青年时,我们坚信,人生就是奋斗,就是炼狱;中年时,我们开始质疑,放弃与坚持,哪个与难违的天命更凑巧;到老年,当青春燃烧后的灰烬落在了回忆上,我们终于学会了拿起,懂得了放下。
  
  一、美酒——青年——激情飞扬
  
  闹市的街角,夜晚的灯光有着魅惑的弧角。灯红酒绿,酒香氤氲,一只纤小精致的杯,晶莹剔透,在摇曳的炫彩下越发通明,浅浅的一杯酒浮动残光碎影。
  
  夜色在罅隙里升腾,强烈的灯光忽明忽暗,闪烁着暗伤的红色,激烈的音乐敲打着耳朵。吧台上,优雅的高脚杯盛满GH玛姆,就像黑夜里啼血的玫瑰,凄艳而高傲。有人一杯又一杯地,和着那些重复的痛苦、沉甸甸的过去,饮下。黑夜的铺垫,霓虹的装饰,十二点钟,思念开始泛滥。轻转酒杯,这一淌红色的液体随即旋转起来,然后随意掏出一支烟点上,看烟雾飘逸无影。这时,或许所有的估计都寄予在了那一杯醇香的烈酒和那一支小小的香烟上,眼神游离出窗外,有所思,有所感,有所悟……
  
  这只是现代都市生活气息的一缕,充斥着颓废的气味,然而这并不是我所想要强调的。其实,每一种酒都是一种艺术创造。马爹利的尊贵、伏特加的随意、轩尼诗的经典、蓝牌威士忌的完美,我们可以从中体验一种风格、一种文化、一种权威、一种传统。千百年来,悲喜之情通常都是以酒为载体,大肆渲染,一醉方休,不是浪子游侠的豪情醉酒,便是伤感骚客的倚楼销愁,如范文公的“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李白的“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酒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王翰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李贺的“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李清照的“三杯两盏淡酒”,仿佛他们天生就是属于酒的,酒中人生,便在几千年的时间里越酿越香了。推杯换盏,仰头一饮,泛起的却是一股五千年积淀的快意。
  
  我之所以把青年这一人生阶段比作酒,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初出茅庐总是激情多于理智,饱经风霜才知道理智多于激情。因为年轻,我们只是凭借一股少年侠气,仗言强辩,就天真地相信,只要呐喊几声,搏斗一场,就足以改造尘世。另一方面,我们是对的,我们有进取心,有追求,有理想,有铁一样的意志。对生命渴望来自挑战命运的乐趣,不愿成为那堆无用的垃圾,更想要挑战极限。敢于挑战,敢于拼搏,这也是我们生命的坚持。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我们就像浑身长刺的刺猬和仙人掌,又像燃烧的火球,犹如马克杯中翻滚冒着气泡的Margarita,勇敢、自信、冷傲,有棱角、有思想、充满着激情。
  
  二、咖啡——中年——成熟优雅
  
  一家颇具欧伦风格的咖啡厅,在烛光摇曳中,伴着轻歌曼舞。一杯香浓的卡布奇诺,袅起的是一份温热而飘缈的记忆,就像窗外马路对面那家木门已经泛黄的音像店一样,虽近在咫尺,但感觉却恍如隔世。
  
  喜欢咖啡,许是喜欢那一份飘散于咖啡里的浓酽的思念。每每搅动起细瓷杯中的玛琪雅朵,会有一种熟悉的气息与咖啡的香气相融。为了配合“咖啡心情”,最好是播放古典的萨克斯音乐,悠扬环绕在微弱的灯光中,散发着淡淡的忧伤,想起过去……
  
  咖啡里的故事在延续。“一窗模糊的印象,刻画出的是一个个如梦晕般的轮廓”,一帘的恍惚,掩饰不住的是我对生活的那份被光阴所凝固而成的旧事的怀念与追忆。“咖啡是越喝越有回味感,爵士乐也是越演越陈旧,萦绕着烛光婉约而来的音乐,就像是一首专为记忆而渲染起的岁月之歌,即便我不想去刻意怀旧”。
  
  中年人是比较喜欢回忆的。几经风霜,回味自己,已站在人生的中端;多少岁月,美丽忆恋,已不再是儿时幻想;不同感悟,相同依恋,人生路上与其相伴;瞬昔溜走,在不经意间,已找不到回应,只剩——过去。身边的人走了一拨又换了一拨,早已停息了过去的年轻气盛。
  
  一杯拿铁,一首慵懒致致的爵士乐,一本粉红色封面的时尚杂志,在午夜,寂静的心境,慢慢在思忆中品味人生。现实生活中,旁人的评头论足,是是非非,不知道公平的定义由谁说了算,不知道对与错之间乾坤由谁定,然后,勇往直前。需要改变,改变的应该是一种手法吧!总渴望得到更多,但在不停的人生中,却又发现自己总是一无所有,未曾有过驻足停留,现在回览,“逝时中的坚持是否已不再正确”,让放弃成为另一类美好,然后在另一个十字路口,寻找下一个路标。
  
  休闲时分咖啡作伴,淡淡的情绪,化为一首夜曲,静静流淌。香浓的咖啡漾动,思绪便消融在咖啡的旋涡中,沉溺,永生。
  
  三、香茗——老年——馥郁淡泊
  
  在檀木制成的古镇小屋里,一张方桌,一角厅堂,一把藤椅,一卷古书。
  
  在这样诗意的境界里,似乎少了点什么。的确,少的是一杯香茗。
  
  茶,本身就是诗意的化身,澄碧清澈、余香缭绕、清郁苦涩。
  
  我没有品茶高手的那种闲情逸致,风流韵雅,大部分时间与茶相伴。但我也会在夕阳的余辉中,在有几分古意的院子里,搬一张小凳,泡一壶好茶,摊开诗集,自得其乐。我有位同学这样写到:“在这静默的世界里,喜欢静静地捧起自己最爱的诗,泡一杯茶,在弥漫着茶香的空气中去感受那短小精悍所带来的震撼力。品尝那生活中的一泓清泉,寻找那心灵中的一片净土。”或许,现在享受着这般仙境的我,与他有着相同的感受吧!我注视着这杯茶!
  
  茶是“仙芝竹尖”,娥眉的。都说娥眉多药草,茶犹好,异与天下。茶罐上是这样写的:“几番沉浮,感悟人生真谛。品格高尚的茶犹如没有机巧的做人,见性见真,人品做到极致,无有它异,只是本然;文章做到极处,无有它奇,只是恰好。品仙芝竹尖,只觉人在山水间,淡然和谐。”
  
  的确,我爱这种感觉。那淡雅的茶色,犹如西湖碧波的水,虽然它不能泛起点点涟漪,却让我的内心开出了神圣的浪花。
  
  一片,两片,三片,……,我细心地数着每一片茶叶——宛若竹尖的茶叶。它们有的浮在水面上,如浮萍,人生无定局,飘摇不定,摇曳不堪;有的畅游于碧波之中,旋转于淡雅之间,似乎想抓住什么,但什么也没有,只是游荡两圈后,沉入谷底。
  
  看着那一缕缕在空气中袅袅升腾的轻烟,闻到的是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浓香,充斥着我的眼球,温暖着我的心。优雅地端起瓷杯,用盖子轻拈几下,然后轻呷一口,清新的茶香滑过舌头,透入喉咙,甘冽异常,淡然深蕴,特别是余味中的清香,更是令人回肠荡气。
  
  人生七十古来稀,当对尘俗的一切都已倦怠,我们则一直向往着一种禅静:空灵飘逸的意境、淡而幽的思绪、较为精致的情怀;山高心欲醉,云淡自生香的淡泊。
  
  木屋里,左手执古卷,右手捧香茗,要是窗外有一轮明月就更好了。清风拂过,衣袂飘飘,呷一口清茶,感受一屋书香,感悟人生真谛,体验古人仙风道骨的世界。
  
  池莉写过一篇文章《人生三境界》,文中写道:“人生有三重境界。这三重境界可以用一段充满禅机的语言来说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确,随着年龄的渐长,经历的世事渐多,就发现这个世界的问题了。她还写道:“追求一生,劳碌一生,心高气傲一生,最后发现自己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理想,于是抱恨终身。但是有一些人通过自己的修炼,终于把自己提升到了第三重人生境界。茅塞顿开,回归自然。人这个时候便会专心致志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与旁人有任何计较。任你红尘滚滚,我自清风朗月。这个时候的人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了。正是: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须精心去处世,便也就是真正的做人与处世了。”人生是一个不可倒带的过程,像酒一样激情的青年,像咖啡一样优雅的中年,像香茗一样清郁淡泊的老年,每一个生命的时段都是不可能重复的,都有着人生不同的心情。
  
  “审视天地岁月,可收获一点哲思;审视世事人生,可增添一份睿智;审视文化历史,可厚实一些底蕴。”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美酒加入咖啡,伴着融着眼泪,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旖蘼的味道;然而当葡萄酒杯与盖碗茶“哐当”相遇,“雅”与“俗”则共饮。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