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标题党”指南手册

作者:翊修竹 来源: 时间:2017-04-1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作为欣赏者,我们开头都是二流的水平,只有经过了培养,才变得特别好或者是特别坏。——王小波
  
  懒得追溯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流行“长标题”了,甚至出现了“标题党”这一个无比新鲜而又形象的词语。这些长标题要么文艺范十足,如《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要么直白大胆,如《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要么犀利怼愤,如《你都不帮你自己,还指望别人怎么帮助你》……在浩如烟海的长标题里,也充分发挥了问号的助攻作用;“当”字开头的状语从句、“请”开头的祈使句的领跑作用等。这些还算好一点的,有的直接来个肯定句,而且语气强硬,仿佛你不听他的,你这辈子非玩完不可。
  
  人心易变,潮流一会儿一个方向。一杆子打死这些长标题未免显得太过武断,也违背了文化创作自由的原则。但是一个真正优秀的读者或作者肯定有一个自己的评判标准。我是一个读者,我非常不喜欢这些长标题,既不利于我学习借鉴,也不利于我培养更高的欣赏能力。
  
  “党”作名词时有志同道合的人结交在一起的意思。那么“标题党”也可以先入为主地认为是在标题上追求完美的群体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长标题肆虐的现象呢?一:作者本人有偷懒之嫌。名字的精简本来就是一个技术活。我仍记得在中学时的语文课堂上,有时一节课老师讲一个缩写句子没有讲完。一段话也就六七十个字,从六七十个句子里提炼十个字以内就需要这么长时间,更不用说现在的千字文、万字文了。二、读者和作者的能力有限。读者态度太过宽容,只注意寻求文章内容在某种程度上的“共鸣”,而忽略了题目其实也是文章的眼。作者自己也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长标题会给自己的创作带来什么影响。优秀的标题下不一定有一优秀的作品,但是优秀的作品肯定都有一个好标题。不信的话可以去看看那些真正拿的出手的作品,找不到的话鲁迅的文章和中国四大名著的题目总可以说明这一点吧。三、社会整个文化市场太过于浮躁。抄袭、渴望写出“爆款文”、“包装”、更新快等。这样让一些作者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准则,让标题更好的抓住读者的眼球。平台的多样化给作者提供更多展示机会的同时也给作者带来更多其它难以想象的挑战。
  
  言必称天下,不以个人面目出现。
  
  忘记了这是哪个知识分子说过的话。天下是什么?好像战乱时刻和现在都不怎么一样。但是有一点是没有变的,就是“情怀”。一鸣的有部小说开始是叫《人在风中》,因为考虑到这个名字有些萧瑟凄凉,出版时改成了《情时有风》,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读者考虑吧,想给读者传递一些更温暖的东西。
  
  那怎样才能为自己的作品选一个好的标题呢?让自己成为真正的“标题党”呢?
  
  根据不同的作品题材,对症下药。
  
  如果是小说,可以采用“意象提取法”。看过这么多小说,发现一般里面都会有一个物品或其它东西贯穿小说始终,比如《朱雀》。有些虽然不是小说里的实体意象,但是作者赋予它以象征意义,比如《荆棘鸟》。其次,根据小说内容,可以套古诗,比如琼瑶阿姨的《还珠格格——天上人间》,李煜就有一句诗是“落花流水去也,天上人间。”比较有挑战的就是自己想了,多想想说不定灵感一现,题目就“前无古人后无来了”。中国文字精通简要,难负重,所以取名字技术肯定还是要从传统文化里学习,至于写小说的话还是要多看外国作品。特别喜欢的一个动画片名字是《秒速五厘米》,日语肯定没有这种意境,翻译过来才有这种效果呀!
  
  如果是散文的话,对文字的要求更高一些。散文讲究“意境”,如何把自己的情感通过曼妙的文字表达出来?曾读过张晓风的散文集,里面有两个标题印象深刻,它们分别是《地毯的那一端》和《只被允许的二夜情》。前者是写自己和丈夫由相识再到走进婚姻的殿堂,没有俗不可耐的用《结婚》做标题,后者更是厉害。好的散文是有灵性的,适合一字不拉的读出来,连标题也不放过。
  
  当然还有其它文体,就不一一举例了。想给作品取个好名字,只要用心,肯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