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别让岁月在你的身边无所偎依

作者:笔城子 来源: 时间:2018-04-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曾经离开的时候,以为自己再一次回成都会是很久之后,然而,时隔一年,我再次回来了,回到这个我曾经生活了几年的地方,而那几年,虽是生活,但更多的时候,似乎却不是自己在生活。

以前在这里,是在读书,是在读大学,所以,和着我一起的,是被无辜贴在身上的一些标签,很多时候,我都是跟着那些标签在行走,在约束自己的行为。比如说要合群,比如说好好学习是为了一份好的工作。

然而今天,我站在这里,走进这个学校的教室,这些东西已经无法再约束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行为该怎样,什么才是合情合理,那些外界给我的观念,或许会影响我的某些行为,但已经不再能够主导我,我已经可以自己主导自己。

就像我,曾经走进某些高校,会以为这些人很厉害,毕业了就可以更加容易的找到好的工作,因为他们在技术方面已经走在了像我这样在一般学校当中的人的前列,出来之后就是985或者211毕业生,企业青睐的机会会更多,而在一般本科的同学,前路会更加艰难一些,要想走到别人的眼里或许会更加困难。 但在走进社会之后,开始对一些东西不再像以前那样看待。

在生存之林当中,每个人对待生命的力量都是同等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不死的人,生命在生物学上即是平等,在生存状态上也是平等的活。一份工作的好坏,拿着工资的高低,再也无法决定一个人的厉害与否,同样的,手里拿着多少东西,拥有多少房多少车,也并不能说明一个人的高贵。

凡是仅为活着而努力的众生,在一定程度上平等,而那些不只是在为活着而活着的人,已经超出活着的状态。今天这个社会,很多人都习惯以获取物质的能力作为一个人优秀与否的标准,某种程度上呈现为金字塔,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只有一个,这是可以看见而且以数量来衡量的,再往下是大资本家,小资本家,最底层,当属于最低层的人,当然,这是以获取物质作为标准。

但是,最初在生态系统的食物链当中,人,却不是最顶端的。然而最后,微弱的人,成为了食物链当中的最强者,把获取能力最强大的狮子老虎通通征服。 当然,今天的社会已经不再是那个野蛮的生存时代,我们处处可见文明,处处可以看见这个社会的和平友爱,然而,透过这种生存的表象,我们却发现,这是一个最文明也最野蛮的时代,大多数人的生存法则都是最文明的野蛮暴力,或许我们行为上没有烧杀抢掠,然而,我们的精神上却是炮火连天,无所不做。

就今天来说,我们越来越看重一个人获取物质的能力,看重一个人拥有物质的多少,然而,也许在这些东西背后,什么也没有,是一片荒漠,我们成了原始生态食物链当中的狮子老虎,重复着单调的行为,所以,这是一种文明的“原始”。 同时,这个看起来约了活动越来越多的社会当中,藏着的是另一种东西的缺乏,各种约了活动层出不穷,然而,或许很多经常在做这些活动的人都不明白这些活动对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并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进行这种活动,只是看别人都在做,我凭什么例外?是一种丰富的“蒙昧”。

幸运的是,不管此种复归“原始”和“野蛮”的呼声多么重,不管这种声音多么响亮,总是还有人在坚守着一种“开化”和文明,在精神的园地里种一树花,栽一棵树。 以精神来说,人类的层次可以是一个没有顶部的金字塔,也无人敢说自己就是那个第一,所以,在精神的层级当中,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你也可以发现,这个世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一个人和你并肩站在一起,你不会孤独,智慧越走越有高朋满座。

然而,对于此种境界,总有人无法去看到,也总有人无力去看到,或者有人不敢去看到。生活当中很多人虽然生活之外尚有时间,但是并不知晓生命还有另外一些东西,因此无法看到;很多人,为了生存已经是拼尽全力,自然无余力可以看到;再有一些人,偶尔有一点时间把头伸出生活的笼子之外,看到了远处山花烂漫,但是一看自己身边的人,已经在生活笼子当中走过了一辆车,走过了一座房,于是自己也再不敢看外面了,全身心的朝着那些人看去奔去;而那些敢于奔向原野的人,也许恰是看见了某种荒芜吧。

前两种人看到的是自然的,因此也就无所谓悲喜,唯有看见而不敢去看的人,实在悲哀。盲人不知灯光故在黑暗之中摸索,是自然;而明眼人明知道有光却依然闭着眼睛摸索,实在可怜。 正如,很多看似在前进的人,其实并不知道路在哪里?

最近是川大的研究生复试,复试的人很多,愿这些前进的人,都知道自己的方向,知道自己是要通往哪里,而不是跟着别人的影子在行走。

    上一篇:三十六计走为上 下一篇:消逝的时光

    标签:
    广告位